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零一章 烏彬的秘術  
   
第十卷 第一四零一章 烏彬的秘術

"卓襄……"烏彬下意識的叫了兩個字後,才感覺自己的稱呼有問題,他止住了要說的話,盯向了站在荊卓襄身邊的葉默.荊卓襄能走到這里來,顯然和她身邊的這個年輕人有關系.

烏彬疑惑的是,哪怕滄海殿現在的實力已經是降到了最低,也不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可以進來的啊?之前滄海殿有六大化真,除了三位殿主外還有兩名供奉,外加一名執事司木麟.

在他引入雍藍衣發動內變後,兩位殿主被殺,兩名供奉遠走,最後跟在他身邊的只有司木麟.司木麟就算是只有化真一層,好歹也是一名化真修士,豈能是眼前這個年輕修士可以擋住的?既然不是對方能擋住的,對方為什麼可以安然無恙的來到黃金大殿?

烏彬來不及管荊卓襄,神識就已經掃了出去.但是下一刻,他的臉色就是大變,因為他發現自己的神識竟然無法掃出這個黃金大殿.也就是說在這黃金大殿的外面,早就有人布置了陣法.

"你不用動神識了,你的神識是掃不出去的,我已經在這大殿外面布置了一個陣法."葉默淡淡的說道.

荊海和王翰要去聯合滄海殿剩余的修士,沒有跟隨葉默一起進來,葉默當然不想讓這種事情被烏彬知道.從王翰的口中,葉默已經知道滄海殿除了烏彬外,就是司木麟一名化真修士,現在司木麟被他殺了,滄海殿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化真修士.

荊海劫變後期七層,加上劫變中期的王翰幫助,打著老殿主的旗號,完全可以再次收回滄海殿.

"烏彬你這個奸賊,我父親和成叔什麼地方對不住你了?你竟然引賊入室,勾結雍藍衣這惡賊滅我滄海殿,畜生……"荊卓襄實在是知道自己不是烏彬的對手,如果她可以打的過烏彬,說不一定她早就上前動手了.

烏彬臉色很是難看,卻沒有理睬荊卓襄.如果可以回到之前,他肯定是不會這樣做的.

葉默的神識掃過自己的陣法,發現外面王翰和荊海的情況似乎並不是很好.倒不是有人對他們動手,而是因為他們的凝聚力不夠.隨即他就對荊卓襄說道:"卓襄妹子,要不你出去幫忙吧,這里我來對付就好了."

荊卓襄一聽葉默的話,立即就明白了,葉默是讓她出去收攏曾經滄海殿的老人.當下二話都沒說,立即點了點頭離開了大殿.

此時烏彬也明白外面有人動手了,荊卓襄還沒有走到大殿門口,他的真元大手就已經伸出來了,他哪里能讓荊卓襄離開大殿?

下一刻烏彬的臉色就是大變,荊卓襄沒有絲毫影響的走出了大殿,而他的真元大手就好像一個笑話一般,在距離荊卓襄還有很遠距離的時候,就已經消散一空.

"域……你竟然是化真修士?"烏彬忽地站起,一道白芒已經出現在他的手中,卻是一把無柄白劍.

葉默淡然說道:"不是化真?你以為我來做什麼?"

同一時間,葉默手里的'紫銊’同樣祭出.葉默雖然自負,卻也只是一個化真三層的修士而已,面對化真九層,他還沒有輕視到不用法寶的地步.

比他厲害的化真九層修士也不是沒有,當初的索安山,還有那個石遝,甚至那個惡靈都比他要厲害一些.

在虛空裂縫石遝的困陣下,索安山如果不是重傷剛剛愈合,實力只是恢複了部分,自己肯定不是他的對手.那個石遝和他打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算計,實力同樣只剩下了一半,甚至一半都不到.否則尸傀可以發動的更多,自己的'無影’也不能完全解決,最後鹿死誰手還很難預料.

不過葉默也知道,索安山之所以通過飛升通道逃走,是因為知道那個時候他如果還要留下,那是必死無疑了.當時石遝幾乎喪失了繼續戰斗的能力,根本無法和他聯手.

索安山的真元和神識也只是恢複了部分,而且還在困陣下面,自己又是一個陣法宗師.當時他選擇逃走,那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如果索安山不受傷,就算是他煉體已經是神境了,最多也只是保住不被殺而已,想要干掉索安山,那也是不可能.

眼前的這個烏彬在葉默看來最多只是相當于耿學銘的修為,就算是這樣,葉默也沒有小看對方.黑石城的石遝在葉默看來也是一樣的差,可是最後自己差點死在他的手里.

烏彬知道葉默是化真修士後,沒有一點留情的意思,無柄白劍被祭出後的瞬間就已經化成了千百道的劍芒.

這些劍芒竟然從葉默的域中劃過,並沒有受到絲毫影響.眨眼時間已經將葉默團團圍住,剛剛還站在大殿門口的葉默在這劍芒下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團白色的劍芒在閃耀.

葉默在這些劍芒穿過自己域的同時,心里就是一驚,修真界果然是什麼事情都有,竟然還有不受域影響的劍芒.這種速度和種威勢,葉默連八極大鼎都來不及祭出.

"嘭嘭嘭……"

接連數聲爆炸後,無數的白色劍芒四溢,葉默竟然在措手不及的情況下被烏彬的劍芒圍住,然後烏彬的劍芒爆裂.

烏彬臉色有些卡白,卻松了口氣.他一上來就動用了自己的秘術,那是因為他知道葉默既然敢來這里,肯定不是簡單的角色.剛才他不動聲色就用域化去自己的真元大手,表明了對方不但是化真修士,還不是普通的化真修士.

之前荊卓襄出去明顯的是為了策反滄海殿的人,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干掉葉默.只要葉默死了,荊卓襄只是一個螻蟻而已.

千百道真元和劍氣組成的劍芒自爆,威力驚人無比,嘭嘭的爆炸聲將整個黃金大殿激蕩的一陣搖晃.

葉默確實是沒有想到烏彬還有這種秘術,那些白色劍芒在瞬間將他罩住的時候,他甚至來不及退走.

如果是之前,葉默只能躲進金頁世界,可是現在那些白色劍芒雖然凶狠,葉默卻並沒有感受到被殺的危急.

一道道猶如細刃切割的感覺在身上肆虐,葉默甚至聽見了自己衣甲和肌膚被劃破的聲音,只是那最厲害的爆炸劍氣也只能將他的肌膚劃出一道紅色的痕跡而已.

就算是葉默也是感歎,神境的煉體實在是太強大了,就算是自己不是烏彬的對手,烏彬想要殺了他,也是千難萬難.

那無數劍芒四溢的爆炸來的快,去的也快.只是片刻時間,白色的劍芒就完全消散在空中.

而烏彬卻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葉默,葉默除了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碎和手臂上一些已經開始消失的血痕外,只有頭發有些凌亂.

這是什麼人?竟然在自己的秘法萬劍爆芒下安然無恙?他的肌膚有劃痕,而且衣服也有破碎,肯定不是用防禦法寶的效果,而是用自己的肉體擋住了萬劍爆芒.

這怎麼可能?就算是再強大的修士,也不可能在萬劍爆芒的下面毫發無損.

萬劍爆芒最難的一步不是爆芒,而是用萬道劍芒裹住對手.有的對手反應迅速,在要被劍芒裹住的同時,就已經逃開了.這樣一來,萬劍爆芒雖然厲害,也不能竟全功.

葉默被他的劍芒困住,在烏彬看來已經是肯定成功了,可眼下他看見葉默安然無恙的站在他的面前,豈能不震驚無比?在萬劍爆芒下安然無恙,除非是一個煉體高手,而且煉體還要達到了頂級的水平,但烏彬絕對不相信葉默會是一個頂級的煉體高手.

不等烏彬說話,葉默的'紫銊’就已經劈出,甚至還說了一句,"這次輪到我來了."

烏彬雖然是化真九層的修為,可絕對不敢和葉默一樣,硬生生的承受這一下.只是他念頭閃動間,那紫色的長虹已經來到了他的眼前.

白劍被烏彬瞬間祭出,幻化成了一道白色的屏障,擋在了身前.

"咔"

一聲清越的脆鳴,紫虹和烏彬的白色屏障撞擊在一起.那白色的屏障立即就多了幾道黑色的皺紋,幾乎是在出現黑色皺紋的同時,那白色的屏障就再次發出一聲'咔咔’,消失不見,一柄極為細小的無柄白劍被紫虹劈飛.

烏彬大駭,葉默的這紫虹速度太快了,他剛剛再次祭出一個盾牌,就又聽見'咔嚓’一聲.

盾牌被紫虹劈成兩半,一道血線就飚射而出.

"好厲害……"烏彬倒退數十步撞在了黃金大殿的後壁上,一臉驚駭的盯著葉默.

見葉默要再次出手,烏彬忽然伸手攔住說道:"等等,我不是你的對手,我也不指望你可以饒我.你的本事就算是在無心海也可以縱橫無敵,你這種人為什麼會來幫荊卓襄?如果你可以告訴我,我死了也瞑目."

荊卓襄如此難看,烏彬絕對不相信葉默會看中她,然後過來幫忙.

葉默冷笑一聲說道:"我不是來幫荊卓襄的,我是來殺雍藍衣的.當然荊向東也是我的朋友."

"荊向東竟然有你這種朋友……"烏彬滿臉絕望的說完這句話後,整個人猶如枯木一般,散發出了一種灰敗的氣息.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零章 郁悶的三殿主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二章 給我殺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