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零三章 擊殺雍瑜兒  
   
第十卷 第一四零三章 擊殺雍瑜兒

看見自己的人已經動手,雍瑜兒氣的發紫的嘴唇才稍微緩和了一些.眼角更是露出殘忍不屑的神色,她要讓葉默明白,有的時候能死去其實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想到葉默淒慘的樣子,雍瑜兒甚至伸出紅豔的舌頭在嘴唇邊舔了一下,就是被她攔住的那一男一女兩名修士看見這個動作也暗自感歎,這個雍瑜兒還真的是一個天生的尤物.

只是可惜,這個漂亮的女人,卻有這樣一幅蛇蠍心腸.

那劫變修士見自己的大網已經毫無阻礙的罩向了葉默,頓時松了口氣.看樣子之前他太小心了,一個如此年輕的修士,就算是有極品真器飛行法寶,那又如何?

還沒等他完全緩過神來,他就看見眼前突然憑空出現一只巨大的真元大手,頓時呆住了.

"化真修士……"那劫變五層的修士驚駭中叫出了這四個字,隨即他就感覺到自己和他的網同時被那真元大手捏在了手中,連半分都不能移動.

就算是傻瓜,他也知道對面這個化真修士的真元大手先是捏住了他的網,然後再捏住了他整個人.

"噗"的一聲,血霧四濺,葉默連儲物戒指都沒有要,這劫變五層的修士連同他的法寶一起被葉默的真元大手捏成了齏粉.

"化真修士……"還在風車法寶上的另外一名劫變三層修士也喃喃的叫了一句,片刻之後就反應過來.他反應過來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沖出風車法寶,同時一張符箓已經被激發,根本就不管雍瑜兒的死活.

葉默豈能讓他激發挪移符,一道雷弧劍過去,這名劫變三層的修士連哼都沒有哼一聲,就被葉默的雷弧劍擊的粉碎.

而被雍瑜兒攔住那飛船上的兩名修士同樣呆呆的叫了一句化真修士後,不知所措.

"化真,你,你竟然已經是化真了……"雍瑜兒反應過來,驚慌的看著葉默,反複說道:"怎麼可能,之前你還是一個凝體……"

此時她再也沒有了剛才氣的嘴唇發紫的樣子了,取而代之的卻是驚慌和失措.好一會她才想起了什麼,取出一張符箓哆哆嗦嗦的激發了出去.

葉默沒有阻止雍瑜兒發符箓,他知道雍瑜兒是去通知雍藍衣,他來就是要殺雍藍衣的,能在這里殺,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前輩,晚輩兩人也是從通靈島逃出,那雍藍衣就是一個惡魔……"此時那名被雍瑜兒攔住的男修也回過神來,連忙站出來對葉默抱拳恭聲說道.

葉默知道雍瑜兒的德行,這一男一女兩名修士都只有乘鼎初期修為,說不定還是夫妻.所以不等那男修說完,他就一擺手說道:"你們先走吧,等會雍藍衣來了,你們在這里容易被波及到.""

"是,多謝前輩大恩."那兩名修士趕緊對葉默再次躬身施禮後,駕馭著飛船從雍瑜兒的眼前逃走,而雍瑜兒卻根本不敢看一眼,更別說去攔住對方了.

"大哥,我,瑜兒知道錯了……"雍瑜兒發現自己的符箓發出去後,父親竟然沒有及時過來,頓時就有些焦急了.連忙低聲下氣的對葉默說道,她怕葉默一下不爽,立即就殺了她.

葉默冷笑一聲說道:"你不用在我面前裝可憐,我知道你是什麼人.你放心,雍藍衣沒有來之前,我不會殺你."

葉默本來就打算等雍藍衣過來,然後當著雍藍衣的面殺了雍瑜兒.當初他被雍藍衣逼的要借助海修盟脫身,雍藍衣當著海修盟的面說,就是殺了他葉默又如何?而海修盟卻猶如孫子一般不敢說話,今天他要向雍藍衣找回來.

"葉大哥,我可以做你的女人,你看吧,你可以盡情的看我."說完雍瑜兒直接脫下了自己的衣裙,露出粉紅色的褻衣.此刻她哪里還顧得上別人不能看她一眼?只要能保命,就算是將她扒光她也心甘情願.

不得不說雍瑜兒的身材已經豐滿到了一個極致,就是葉默也是暗自贊歎.如果這個女人稍有可取之處,他真的不願意下手殺這樣一個女人,這是對美好事物的欣賞.可是對雍瑜兒,葉默已經鐵了心要殺.

當初她左一句姑奶奶,右一句要將自己抽魂煉魄,如果不是因為她相信雍烏子可以在羅曲十八盤殺了自己,此時他葉默的尸骨早就寒了.

不要說雍瑜兒脫了自己的外衣,就算是她將自己扒了個精光,也無法阻止葉默殺她的決心.

雍瑜兒雖然狠毒蠻橫,卻並不是不清楚自己的魅力.她非常了解自己的本錢,只是她作為通靈島的公主,還有誰能讓她出賣自己的本錢?所以現在她見自己脫了衣服後,葉默也只是冷笑,似乎並沒有理睬她的意思,她頓時就慌神了.

如果她的父親不來,葉默再看不上她,那等她的就是死路一條.剛才自己發出去了通訊,卻根本不見葉默阻攔,雍瑜兒就知道,葉默甚至連她的父親雍藍衣都不懼.

就在雍瑜兒還要拉下褻衣的時候,一道遁光迅速的過來,轉眼就已經到了葉默和雍瑜兒的不遠處.

"瑜兒,你怎麼了?"雍藍衣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已經脫下外衣的雍瑜兒,甚至還要解開自己的褻衣,頓時大驚的叫道.

"父親……"雍瑜兒看見雍藍衣來了後,忽然尖聲嘶叫一聲哭道,"葉默想要強暴女兒,父親救救我……"

"葉默,我今天要不讓你後悔為什麼還活著,我雍藍衣必定死于雷下……"雍藍衣早已看見了葉默,只是心急自己的女兒,沒有時間去管葉默而已,現在葉默竟然如此大膽,還敢調戲他雍藍衣的女兒,豈能讓他簡單死了?

修士發誓自己死于雷下,是最毒辣的誓言了,可見雍藍衣對葉默的恨已經到了什麼地步.

葉默卻淡然說道:"雍藍衣,當初我走的時候就說過要來看你的.在羅曲十八盤的外面,你就當著三海勢力對我說過,'本教主要殺你,你又如何?’."

不等葉默說完,雍藍衣就哈哈大笑說道:"別說在羅曲十八盤,就算是現在,本教主要殺你,你又能如何?"大笑完畢,雍藍衣臉上全是陰冷的表情,哪里有半分的笑意.

葉默嘿嘿一笑說道:"那本城主今天要殺先你女兒雍瑜兒後再殺你,你又能如何?"

"你敢……"雍藍衣根本不等葉默動手,就一步跨出,可是隨即他的臉色就是大變,他發現自己的這一步並沒有跨到自己的女兒面前,而只是跨出了一小步而已.

"域……"雍藍衣大驚說道:"你竟然是域大成的化真修士……"

隨即他就知道現在不是應該管這些的時候,救自己的女兒要緊.一個化真修士要殺他的女兒,根本就是抬手之間.

雍藍衣全身的真元瘋狂的湧動起來,片刻之間就破開了葉默的域,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前閃過一道黑色的雷弧……雍瑜兒看見自己的父親來了後,頓時放下了心思,在趁葉默說話的空閑就要催動風車靠向父親.可是隨即她就感覺到自己的風車法寶緩慢的猶如蝸牛一般,下一刻,一道黑色的雷弧劍就落了下來.

"不要……"雍瑜兒只來得及說出這兩個字,就被這道黑色的雷弧擊成飛灰,剛才完美無比的身體,在這道雷弧劍下化成了飛灰,一道暗影從飛灰中迅速飛出.

看見那道灰影,葉默立即就知道那是雍瑜兒的元神,雍瑜兒虛神修為,之所以可以逃出元神,是因為她的體內有一件極為珍貴的護元符.當身死的時候,護元符就可以保住元神迅速逃走.

葉默一看見這道護元符,立即就又是一道雷弧過去,既然動手了,就算是雍瑜兒的元神,他也不想放過.

雍藍衣看見女兒被葉默擊成飛灰,現在連元神也不放過,頓時睚眦欲裂.他雖然殘忍無比,可是對自己的兒女卻是極度的溺愛.在他掙脫了葉默的域後,甚至想都沒有想,就擋在了葉默的那道黑色的雷弧劍前面.

此時他既來不及祭出防禦法寶,也來不及做出別的反應,除了用自己的身體幫雍瑜兒擋住葉默的雷弧外,他別無辦法.

"轟"

雷弧劍擊在了雍藍衣的身上頓時就將雍藍衣的一條手臂給帶飛,雍藍衣狂噴一口鮮血,倒飛出數百米遠.

因為雍藍衣的這一擋,護住雍瑜兒元神的灰色護元符已經飛出數千米遠,只要雍藍衣能繼續擋住葉默,那雍瑜兒的元神是肯定可以逃脫.至于雍瑜兒的元神在無心海能不能活下來,那是另外一回事.

"葉默,我要活吞了你."雍藍衣爆喝一聲,一道同樣是紫色的法寶就被祭出.

而就在這個時候,又是一道遁光飛了過來,這卻是一道粉紅色的遁光,那道遁光一把抓住了雍瑜兒還在飛逸的元神,說了一句,"咦,竟然還是一個小女娃的元神."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二章 給我殺了他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四章 遭遇途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