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零四章 遭遇途紫真  
   
第十卷 第一四零四章 遭遇途紫真

失去一條胳膊的雍藍衣再也顧不得向葉默攻擊,連忙對過來的修士說道:"這位朋友,那是小女的元神,多謝朋友相助."

如果是普通的修士,雍藍衣早就將這修士滅掉,然後搶回自己女兒的元神了.可是這個瘦小的紅衣女子給雍藍衣的感覺,卻是無比強大.他甚至想到了無心海的一個人,只是不敢肯定而已.

葉默的眼光卻一陣陣的收縮,這過來的修士竟然同樣是一名化真圓滿的修士,而且還是一名女修.這無心海的化真修士什麼時候這麼多了?隨便出來一個也是化真圓滿.

讓葉默眼光收縮的不是因為這女修是化真圓滿修士,而是這女修過來的速度,和她帶起雍瑜兒元神的手段.葉默肯定這個女修就算是比索安山稍差,也是有限,甚至可以和石遝相比.

在索安山沒有絲毫受傷的情況下,葉默自付他還不是索安山的對手,如果煉體沒有晉級神境之前,他只有受死的份.不過現在他煉體已經是神境了,就算打不過索安山,保住一命也沒有多大的問題.

眼前的這個瘦小的女人給葉默的感覺竟然比索安山都不差,顯然是一個勁敵當中的勁敵.這種人,只要不招惹到頭上來,葉默是不想招惹的.

這瘦小的女修並沒有將手中的護元符交給雍藍衣,而是盯著雍藍衣的斷臂看了半天後,這才冷聲問道,"你的手臂是怎麼回事?"

雍藍衣心里疑惑,他不明白這個女修為什麼一來就詢問他的手臂,要知道他和這個女修從來都不認識,甚至毫無瓜葛.他可不相信,一個從未見過面的女修對他會有這麼關心.

但是女兒的元神還在對方的手里,雍藍衣只能勉強回答道:"我女兒就是被此人所殺,我的手臂也是因為要救我女兒的元神被斬去的."

"是雷擊的?"那紅衣服女修再次冷冷的問了一句.

"是."雍藍衣盯著這紅衣女修手里的元神符箓,卻不敢輕易動手搶,只能應聲回答道.

那紅衣女子忽然收起手里的護元符,不再理睬雍藍衣,反而轉過頭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好,很好,我找了數天了,原來是你干的,今天我就看你還往哪里走?"

葉默皺起了眉頭,說實在的,他被這個紅衣女子說的莫名其妙,什麼是自己干的?這紅衣女子自己還是第一次見到.

那紅衣女子說完後,根本就不再等葉默說話,手里的黑色手帕就已經祭出,呼吸間,那黑色的手帕就化成了一團黑色的烏云,將葉默完全籠罩起來.

葉默冷哼一聲,這女人毫無道理,自己本來不想惹她的,她倒是好,一上來就動手,莫非以為自己怕她不成?

葉默的'紫銊’隨即就被祭出,只是不等葉默劈出'紫銊’,就感覺到了周身的遲鈍.

對域的了解,葉默自認就算他是一個化真三層修士,可不會比任何的化真九層修士差.現在他立即就知道自己已經被對方的域籠罩起來,葉默心里大驚,他果然沒有看錯這個紅衣女修.

這紅衣女修的域就不會比他的差分毫,顯然也是達到完美的域,而且對域的理解也不比他少半分.無心海竟然有這種人物?就憑借這域的強悍,這個女人就不比索安山差.天下修士,果然是能人輩出.

在這眨眼的時間那黑色的烏云已經籠罩到了葉默的頭頂,葉默冷哼一聲,氣勢暴漲,域也同時伸展開了,雖然他無法及時破開對方的域,可是對方想要靠域束縛住他葉默,那也太小看他了.

葉默的域一伸展出來,瞬間就脫離了對方的束縛,同一時間,他的'紫銊’已經劈出,幻云碎域刀.

"淜島途紫真……"在那紅衣瘦小女修的黑色手帕被施展出來後,雍藍衣忽然醒悟過來,脫口而出.

雍藍衣說的不錯,這個追來的女修正是途紫真,她本來是想去茵竹島的.沒想到,她的運氣不錯,在路上遇見了一個妖修.從那妖修的口中,她得知了一道飛船法寶前往了南安洲的方向.途紫真當機立斷,就改變了方向,沒想到,還真的讓她追上葉默了.

"嘭"

此時葉默的'紫銊’和黑色的烏云已經完全撞擊在一起,發出一聲驚天的爆響.

黑色烏云和'紫銊’的紫色刀芒撞擊在一起,卻連搖晃一下都沒有,更不要說被擊潰了,反倒是葉默'紫銊’的紫芒四溢,顯示出被擊潰的樣子.

可是途紫真卻是臉色大變,她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不受她域的控制,而且一刀就破碎了她的域.別看她的黑色手帕化成的烏云並沒有被葉默擊潰,可是同樣的烏云,現在和剛才卻截然不同了.

剛才她的手帕在域的控制下,只要葉默無法掙脫她的域,她就可以輕易將葉默卷走.而現在她的域被葉默破去,她的手帕也只剩下了形,而沒有了神,對葉默已經完全沒有了威脅.

"難怪可以在落魂墟殺我兒,果然有幾下."途紫真並沒有用烏云繼續卷走葉默,她現在非常清楚,想要活捉葉默很難.

葉默聽了途紫真這句話後,立即就明白過來,原來自己和這個女修還真的有仇.自己在落魂墟殺的那兩個劫變修士,有一人竟然是這個女修的兒子.很明顯的,那個尖嘴稀疏頭發的劫變修士就是眼前這個女修的兒子了,因為這個女修一樣是一個妖修.

不過這途紫真也太高看她兒子了吧?自己這幾下就是難怪可以殺她兒子,她的那個兒子就算是一個最普通的化真修士也都可以輕易斬殺掉.

途紫真可不管葉默怎麼想的,她說了這句話後,手里的手帕再次祭出,只是這次卻不是黑色的烏云了,那手帕完全幻化成了密密麻麻的巨大的黑色方刃.那些方刃帶著破裂虛空的威勢,將周圍方圓數千丈的地方都完全籠罩起來,驚人無比.

在外人看來,這麼多黑色的巨大方刃夾雜在一起,就算是刃芒也會將身在其中的人絞殺.可是葉默卻知道,這些巨大的方刃不但夾雜著無數的隱匿刃芒,還在對方域的配合下,將方圓千丈的地方變成了一片死地.

這種方刃就算是化真九層的修士被絞進其中,也是必死無疑.葉默自認他是一個例外,他已經是神境的煉體修為,被這種方刃絞殺也沒有多大的影響.在葉默估計,最多也只是一些皮肉傷而已.

可是葉默卻不想受這個罪,別人在這種密密麻麻的黑色方刃殺勢和域的籠罩下,無法脫身,不代表他也無法脫身.

幾乎在這無數黑色方刃要將葉默籠罩住的瞬間,葉默的八極大鼎就已經祭出,同時自己的域再次伸展開來.

看見葉默祭出八極大鼎想要擋住自己黑巾幻化的方刃絞殺陣,途紫真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無論是誰,也不能通過這種辦法擋住自己的黑巾絞殺陣.如果她的這種絞殺陣可以這麼容易被擋住,她途紫真的淜島也不能在無心海威震一方,無人敢惹了.

"咔咔……"

域和域對撞之下,發出了陣陣的破裂之聲.葉默無法將周圍的域全部撕裂開來,可是在他身周圍的域已經完全被他的域破碎,再也無法束縛住他.

途紫真悶哼一聲,心里暗驚.之前葉默用域破開她的域恢複自由,還可以說是她沒有在意,現在對方再一次破開了她域,雖然沒有和第一次一般撕裂,可是途紫真已經非常清楚,這個年輕化真修士的域似乎並不比她的差.

"轟轟轟……"此時那黑巾化成的無數方刃才完全絞在了葉默的八極大鼎之上,葉默感覺到自己的八極大鼎一陣陣的搖晃.同時葉默也有了一陣陣的暈眩感,他甚至感覺到一道道黑巾方刃傳來的殺氣透過八極大鼎,然後毫無遺漏的擊打在他的身上.

葉默心里卻是大駭,他肯定,如果不是因為他煉體已經是神境,不要說那些從八極大鼎中透進來的殺氣,就是那八極大鼎的搖晃,就可以讓他的神識重傷.剛才那一片密密麻麻的方刃果然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

葉默剛想到這里,還沒有回過神來,又是一陣陣的"轟轟"鳴響,那些黑巾幻化的方刃似乎無窮無盡一般,又一次擊打在葉默的八極大鼎上.葉默立即就知道,要是靠這種防守的辦法,他根本就只能處于挨打的地步.

明白這個道理後,葉默沒有片刻的猶豫,'紫銊’就是一刀劈出.

途紫真心里正在暗驚葉默的韌性,在她的黑巾絞殺陣和八疊浪下竟然還能堅持下去的時候,就看見一道長長的紫虹從八極大鼎之下劈出.

"轟"那紫虹速度奇快無比,在剛剛劈出,就和途紫真的黑色手帕撞擊在一起,途紫真完全沒有想到此時葉默還有反抗的能力,頓時被劈的倒飛了出去,空中噴出一口血來.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三章 擊殺雍瑜兒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五章 強悍途紫真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