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零五章 強悍途紫真2  
   
第十卷 第一四零五章 強悍途紫真2

葉默一刀劈飛了途紫真,自己同樣不好受,真元翻湧之下,差點受到強行出手的反噬.為了避免和途紫真一樣噴出鮮血,葉默主動倒飛出去,平息了真元的翻湧.

數百米外,葉默站定後,心里才暗自心驚途紫真的厲害,無心海還有這種恐怖的女人.他判斷的沒錯,這個女人是比索安山弱一些.但是如果石遝不用陣法,不用尸傀,這個女人一點也不會比石遝差.

可是既然是戰斗,那所有的因素都要算上去,所以比起石遝來,途紫真還是稍遜一籌.此時她和葉默的第一次交手中能略微占據上風,不是她比石遝強,而是因為葉默和石遝打的時候,石遝已經是重傷,最多只剩下一半的實力,而這個女人卻是全盛狀態.可以說如果不是葉默晉級到了化真三層,還有他的煉體已經是神境,就是這一次交鋒,葉默也必定重傷無疑.

途紫真黑巾法寶幻化的那種方刃絞殺實在是厲害無比,能突破八極大鼎的防禦滲透進來,卻是葉默聞所未聞.不過對葉默來說,這也不是一件壞事,他煉體神境的修為,當然不會懼怕這被過濾了一遍的刃芒.更讓葉默對八極大鼎多了一些了解,八極大鼎不是擋不住這絞殺陣刃芒,而是沒有被他完全煉化.

葉默的八極大鼎只是煉化到第三重禁制,後來因為他修為提高,用到八極大鼎比較少了,也就沒有繼續煉化.現在看來,修真界臥虎藏龍,到處都有高手.回去後他勢必要將八極大鼎繼續煉化,能煉到第幾重禁制就是第幾重.

當然還有一個就是他的'紫銊’,'紫銊’強悍無比,但葉默卻知道他的'紫銊’也只是一個法寶的刀胚而已,到現在為止,他還沒有加入任何材料進去加工'紫銊’,'紫銊’也一直沒有晉級.

這不是葉默不願意加,主要原因是葉默感覺沒有頂級的煉器材料,第二個因為他還不是煉器宗師.當然現在不同了,他不但是一個煉器宗師,就是頂級材料也有人好幾樣.

雍藍衣心傷雍瑜兒被葉默擊殺,可是在葉默一道雷弧劍就將他的一條胳膊帶走的時候,他心里已經清楚,自己就算是能殺掉葉默,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葉默的修為似乎比他預料的高出太多太多了,雍藍衣肯定葉默在這中間有過逆天的奇遇.

本來對葉默已經生起忌憚之心的雍藍衣,看見途紫真對葉默動手,心里頓時大為暢快.他知道一旦途紫真動手,葉默那是必死無疑.

途紫真的厲害,雍藍衣是太清楚不過了.他沒有見過途紫真,可是途紫真的事跡他聽得太多.

途紫真此女頭腦極其簡單,而且主觀性太強,無論想問題和做事都是一根筋,從不多想.正因為她的這種單純心思,心無旁騖,修煉起來才一路通途,連瓶頸和心魔都看不到.領悟各種境界更是猶如呼吸喝水一般的簡單,成為無心海最年輕的化真修士.

按理說她這種人是不可能有兒子的,可是偏偏有一次她看見了一男一女兩名修士的雙修,那種事情勾動了她原始的本能欲望.途紫真甚至都沒有考慮就殺了那名女修,要求那男修一樣的對她.

途紫真這種修為,那男修豈敢不從?結果她竟然迷戀上了那種事情.整整五年時間不修煉,也不讓那男修修煉.成天除了游山玩水,就是回去和那男修攪合在一起.

五年過後,她又對這種事情厭煩了,直接殺了那個男修回到了淜島.

讓途紫真沒有想到的是,她卻因此而懷孕了.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那男修的來曆也不簡單.在男修背後的勢力查到那男修是途紫真殺的後,立即就來了五名化真修士,想要將途紫真帶走.

可是途紫真卻神威大發,一個人殺了其中四人,第五個還是靠秘法保住元神逃走.從此以後淜島威名遠鎮,無人敢惹,途紫真也因為那一戰成名.之後也有許多化真修士去淜島挑戰途紫真,可是全部被途紫真殺滅.

隨著歲月的流逝,途紫真修為越發強悍,而敢挑戰她的修士更為稀少,到了最後,就是無心海的修士經過淜島,也要繞一點路才行.

而途紫真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也漸漸的懂得多了一些,腦子也不是那麼糊塗了.之前的那種一根筋的情況雖然有所改變,可還是自認天下第一,就是她門下的弟子,她也認為無人敢當.

事實上也是這樣,這倒不是淜島的弟子真的厲害到那種地步.因為所有的人都知道淜島途紫真是一個不講道理的瘋子,而且也沒有人打的過,都不願意招惹而已.

當雍藍衣看見途紫真吐血倒飛的時候,頓時倒吸冷氣,雖然葉默也倒飛出去了.可是一個能將途紫真打的吐血的修士該是如何的逆天?此時雍藍衣才明白過來,如果不是途紫真突然出現,此時他已經化成一堆枯骨了.葉默竟然厲害到這種地步.

途紫真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冰寒的看著葉默說道:"很好,數百年來,你是第一個讓我途紫真吐血的人,也是第一個在我的黑巾方刃絞殺和八疊浪的攻擊下全身而退的人,甚至是唯一一個用域撞開我域的修士.我是小看你,但是你殺我兒,就算是追殺到九幽地獄,我途紫真要叫將你抽魂煉魄."

葉默臉色沒有半分的變化,途紫真確實是厲害.如果他現在煉體不到神境的話,他只有逃跑一途.現在就算是他打不過途紫真,也不懼怕這個女人,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必要逃走.

雍藍衣正在暗中震駭的時候,卻忽然看見途紫真盯著他說道:"此人是不是和你有仇?"

雍藍衣回過神來,連忙恭聲說道:"是的,途大姐,此人殺我兒,又殺我女兒,和我仇深似海."

"果然是一個凶悍惡毒之徒,專門滅人子女."途紫真說完對雍藍衣冷哼一聲說道:"我今日必定要斬殺此獠,你也出手幫忙.雖然你弱不禁風的樣子,但能出點力氣也是好的."

"是,途大姐."雍藍衣郁悶的回答道.他不能不郁悶,在邊海三大勢力當中,他雍藍衣好歹也算是第一高手.可是在途紫真的眼里,自己卻是弱不禁風的樣子.

雍藍衣也知道,和途紫真比起來,他確實只能算是弱不禁風的樣子,雖然郁悶,卻也麼有辦法說出來.更何況,葉默和他仇深似海,就算是面子丟盡了,他也要將葉默斬殺了.

葉默見兩人已經聯手,立即就喚出了'無影’.就是一個途紫真他就不一定打的過,現在再加一個雍藍衣.哪怕是葉默再不將雍藍衣放在眼里,也不敢忽視.

'船不加擔,擔不加斤’就是這個道理.一個能挑起一百斤東西的人,如果再在這一百斤上面加一斤,可能這個人就會被壓爬下.而裝滿了東西的船,如果再加一擔東西,可能這個船也會被壓沉.

途紫真似乎知道雍藍衣必定要答應她的要求,說完後,手里的黑色手帕再次祭出.

一陣陣比驚雷還要響的轟鳴隨著黑色的手帕被祭起滾滾而出,只是眨眼時間,那黑色的手帕已經幻化成為了一座高數百丈,方圓近千丈的巨峰向葉默砸了下來.

而這個巨峰和其余的山峰卻截然不同,因為這座山峰的周身都是凌厲的刃芒組成,就算是不被巨峰砸中,那刃芒也可以隨時收割修士的性命.

幾乎在這巨峰砸下的同時,那四面的風刃就將空氣劃動的嗤嗤作響.並且周圍的空間似乎也開始自動收縮起來,一陣陣空間被擠壓的紮紮響聲,讓人聽了很是不舒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空間裂縫,然後那裂縫就將眾人吞滅進去.

那些收縮的空間只是眨眼時間,就已經波及到了葉默,葉默心里頓時一懍.這是通過法寶幻化出來的域,這個女人的域竟然強大如斯,也能用法寶幻化出來自己的域.

而且這個女人的法寶也絕不簡單,這黑色的手帕似乎是個萬能法寶,之前幻化黑云,方刃絞殺,到現在幻化成了帶無數刃芒的巨峰.

葉默此時根本就不等那巨峰落下,'紫銊’已經劈了出去,'幻云碎域刀’.

紫虹劃過,無數的紫芒閃動間,巨峰帶起的域之束縛,在幻云碎域刀的紫芒之下寸寸破裂.幾乎在同一時間,葉默的域已經展出,同時八極大鼎瘋狂的運轉起來.

黑巾幻化的域被葉默一刀碎裂,途紫真就好像沒有看見一般,或者是早就預料到了這樣的情景,黑色的巨峰落下的速度不慢反而更快起來.甚至將葉默看成了一個待宰的羔羊,只要巨峰落下,葉默是必死無疑.

葉默見途紫真如此作為,心里頓時大怒,'紫銊’再次化成一道長虹劈出,幻云華山刀.

這是葉默第一次用'幻云華山刀’對付對方的法寶,之前他的這刀都是為了殺人而祭出.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四章 遭遇途紫真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零六章 強行擊殺雍藍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