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一四章 城主永遠都是葉默  
   
第十卷 第一四一四章 城主永遠都是葉默

"好大的口氣,你還以為你是墨月之城的城主呢."葉默的話音剛落,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就傳來了.

葉默早已看見過來的修士,是一名乘鼎三層的男修.頭發濃密,真元渾厚,一看就知道這不是一名普通的乘鼎修士.

"于管事."那兩名元嬰修士看見這乘鼎修士過來,連忙都是上來見禮,可見這名姓于的管事地位不低.

葉默冷冷的說道:"你說對了,我就是墨月之城的城主."

"敢來墨月撒野,你找死."那于管事聽到葉默的話後,立即憤怒起來,同時已經祭出了一把厚重的鐵劍.墨月之城的城主是旈歐藍旈城主,什麼時候出來了這樣一個狂妄之徒,妄自敢稱呼自己是墨月之城的城主?

葉默根本不等這于管事動手,'紫銊’就有已經劈了過去.

在墨月之城城門口內內外外的修士都只看見一道紫光閃過,根本就沒有看清楚葉默的'紫銊’,就聽到"啊"的一聲慘叫.隨即所有的人都看見剛才說葉默找死的于管事,連法寶都沒有完全祭出,就變成了一具尸體.

于管事的元神逃逸出來,驚恐不已的看著葉默,同時放出了一道璀璨的煙花.

葉默沒有殺掉于管事的元神,而是等著他放煙花,卻根本無動于衷.

剛才葉默抬手之間就殺了兩名凝體修士,現在葉默再次抬手之間又殺了一名乘鼎修士.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葉默根本就不是普通修士了,而且葉默來這里就是為了尋事的.

只是眨眼時間,數十道遁光就已經來到了城門口,一名三十多歲滿臉橫肉的大漢還沒有到城門口,聲音就已經傳來,"何人敢在我墨月之城鬧事?莫非嫌自己活得太久."

于管事的元神看見這橫肉大漢過來,連忙沖上去顫聲叫道:"旈城主,就是此人,他在我墨月之城門口亂殺修士,我說了一句,連我的肉身也被此人斬殺."

葉默看著這名大漢,心里有些疑惑,這大漢看起來不像一個精明之人,怎麼能成為墨月之城的城主?而且修為也只有乘鼎六層,可以說比于管事高不了多少.

剛才那憤怒不已的大漢聽了于管事的話,反而冷靜了下來.眼前這個年輕修士能隨手之間殺了于管事,那就意味著他可以隨手之間殺了自己.現在跟隨自己來的修為最高者也不過是劫變中期,就算是要對付葉默,至少要來一兩個化真修士.否則的話,他需要啟動陣法.

想到這里他冷冷的盯著葉默說道:"本人墨月之城城主旈歐藍,不知道你是何人,敢在我墨月之城亂殺無辜?莫非以為我墨月之城不能斬殺閣下不成?朋友你相信不相信,我只要丟下幾枚陣旗,你立即就會被九級困陣困住,只要任意一個金丹修士都可以斬殺你."

葉默淡淡一笑說道:"我不相信."

"你……"旈歐藍被葉默的話氣的七竅生煙,他沒有發動困陣,是因為對這個困陣他掌控的還不是很好,而且困陣消耗太大.

現在葉默說出了不相信的話,周圍如此多的修士都在旁觀,旈歐藍再也忍不住了,隨即取出數枚陣旗就丟了出去.

看見旈歐藍丟出陣旗,旁邊的一些修士甚至都緊張起來,他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旈城主的困陣困住了.

可是很快所以的人都安穩了下來,因為他們發現旈歐藍根本就是騙人的,那些陣旗丟出去後,周圍的陣法沒有任何的改變.

旈歐藍臉色青紅整整,他等會一定要問問紀稟,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個紀老頭莫非還在困陣上動了手腳?他以為是化真一層的修士就很了不起了?自己要趕他出墨月之城,一樣的是揮手之間.

葉默心里冷笑,用他布置的陣法來困住他,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他見旈歐藍氣的臉色鐵青,卻故意問了一句道:"姓旈的,我怎麼還沒有被困住?"

周圍的人聽到葉默這句話,頓時忍不住大笑出聲.

旈歐藍羞怒交加之下,冷冷的說道:"你到底是誰?"

葉默朗聲說道:"墨月之城城主葉默,你連我都不認識,還敢在墨月之城妄稱城主?"說完,葉默手一揮,剛才旈歐藍丟出去的幾枚陣旗已經被他抓在手中,只是輕輕一捏,那幾枚陣旗就化成了虛無.

葉默的這話一說出來,周圍所有的修士都轟了起來.有些早就認出來葉默的修士,只是不敢出聲,現在周圍所有的人都轟動起來,那些修士才敢炫耀說道:"我早就說過吧,那個人就是葉默葉城主."

"兩個城主,這下好看了."

"嘿嘿,我不看好葉丹王,銀月丹王和硯田丹王都不在,葉丹王只手難撐啊……"

"不一定,我看葉丹王很有可能是化真前輩了,你看剛才的手段."

……林知深震驚的看著葉默,他想不到自己竟然是和墨月之城的城主葉默一起過來的.想到自己一路上說葉默如何如何,背後更是冷汗直冒.隨即他就想到,幸虧自己沒有暗中去貶葉默,否則就算是葉默不殺他,他也沒有臉留在這里了.

隨即他就想到,如今葉默已經回來,那墨月之城怎麼辦?是繼續由旈歐藍當城主,還是葉默當城主?還是要經過一場火並?

"啊……"慕青秀卻是一聲驚叫,轉而就大聲說道:"原來葉師兄就是墨月之城的城主?我們和城主一起來的?我竟然和墨月之城的城主一起來到了墨月,天啊……"

"住口."林知深連忙再次止住了慕青秀的大叫,現在墨月之城的城主還不知道是誰,很有可能會出現流血事件.

看見慕青秀有些委屈的住口了,林知深似乎知道自己說的太重了,放緩了語氣小聲的說道:"青秀師妹,師兄不會對你瞎說的.你知道那個田傲風是誰殺掉的?就是葉城主.因為那田傲風傲氣無邊惹上了葉城主,這才惹來了葉城主的殺機,所以青秀師妹,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話."

出乎林知深預料的是,這次慕青秀竟然沒有反駁,反而低著頭嗯了一聲說道:"我知道了,師兄,"

而此時的旈歐藍卻愣了一下,立即就震驚的問道:"你就是葉默?"

說完後,旈歐藍似乎感覺到自己的氣勢有些弱,又再次大聲喝問道:"就算你是葉默,那又如何?現在墨月之城我是城主,你不但不支持我墨月之城,還殺我手下管事……"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再次看見一道雷弧閃過,只有元神縮在一邊的于管事已經在這一道雷弧之下,變成了飛灰.

此時葉默才淡然說道:"這才叫殺了他,剛才不是."

如果不是顧念銀月丹王和硯田丹王的面子,葉默連旈歐藍都殺了.他現在還不知道旈歐藍和銀月丹王是什麼關系,這才忍到現在.

"你,你……"旈歐藍氣的臉色鐵青,差點就是一口血噴出,葉默簡直欺人太甚了.自己是墨月之城的城主,可是葉默卻在他的面前如此囂張.

"葉默……"

"老公."

"哥哥"

"哈哈,葉老弟……"

"葉城主……"

"師父"

數聲呼叫夾雜在一起,跟著又是數道遁光過來.葉默看著這數道遁光,心里充滿了溫暖和歡喜.一種久違的溫馨感覺湧入他的心底,這才是自己的家.無論是誰敢在自己的地盤作祟,他也絕對不會姑且.這里是他辛苦建立起來,給自己的人修煉的地方,任何人想要占據他的地盤也不行.

洛影,甯輕雪,蘇靜雯,葉菱,唐北薇,宋映竹,紀稟,林異半夫婦,蒙寒安,許昌吉,石鐵,葉無才,靳芷姮等人都過來了,更讓葉默驚喜的是他看見了許平也在其中.顯然許平聽到了葉默的名聲,特意趕到了墨月之城.

大家都沒事,葉默心里總算是放下心來,當初在無心海他雖然看見青月脫離了海震,依然有些擔心,現在所有的人都在,他徹底的放下心來.

葉默和眾人見面後,早就將旈歐藍忘到一邊了,虛月華和許多熟人見面,更是欣喜不已.

蘇靜雯和落素素幾人看見葉默沒事,那眼光差點要將葉默融化開來,如果這里不是在城門口,估計情已經融化不開了.

好一會眾人才漸漸的從剛見面的欣喜和激動中平息下來,葉默和素素等人根本就不用說出來,只要一個眼神就知道,有些事情需要回去再說.

見葉默和許平還在說話,旈歐藍有些忍不住了,他語氣提高了說道:"紀前輩,葉默一到墨月之城就殺墨月之城的管事,這難道是立威嗎?我旈歐藍好歹也是墨月之城的城主."

因為旈歐藍的話,周圍議論的聲音小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想聽聽紀稟的回答,或者說葉默是不是承認了這個新城主.

紀稟淡淡的說道:"墨月之城是葉默老弟一手建立起來的,下來的靈脈和外面的陣法都是葉默老弟一手布置的,如果葉默老弟沒有親口將墨月之城讓給別人,那墨月之城的城主永遠都是葉默.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一三章 好大的口氣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一五章 我就殺了,你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