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卷 第一四一五章 我就殺了,你又如何  
   
第十卷 第一四一五章 我就殺了,你又如何

"哈哈……"一個大笑的聲音傳來,那聲音還沒有到城門口,一道黃色的遁光就已經落了下來.

遁光閃去,一名黑臉長須的男子出現在城門口,這黑臉長須的男子剛剛落下,又從城里出來了十二道遁光,這十二道遁光一樣的迅速無比,沒有一絲遲鈍.

葉默看的很清楚,加上最先來的那名黑臉長須的男子,這十三人全是化真修士,化真七層的兩人,化真中期的三人,化真初期的八人.看見沒有一個化真圓滿,甚至連一個化真八層都沒有,葉默心里搖了搖頭,暗道自己太過小心了點.

從虛空裂縫開始,他遇見的最差的化真都是攬其涚和宮踅這種修士,一下就變得小心謹慎起來.事實上天下哪有那麼多的化真圓滿修士?就是化真七層之後的修士也是鳳毛麟角了.不要說是宮踅,就是攬其涚在這里,也是無人敢惹的存在.

眼下之所以出現了十幾名化真修士,倒不是說南安洲的化真修士一下變得如此之多了,而是因為這些化真修士大部分都是丹城過來的.丹城作為一個十星宗門,二三十個化真修士總是有的,或者是更多.

不過連化真七層都不到,在葉默眼里,真的和螻蟻沒有什麼差別.現在只要不出現途紫真這種修士,葉默根本就是絲毫不懼.就算是途紫真來了,他也不見得害怕了.

那黃色遁光的黑臉長須修士一來就哈哈一笑,然後說道:"紀掌門此話差矣,雖然我墨月之城和萬陣門這種老宗門無法相比,可沒有規矩不成方圓.葉默丹王不在墨月之城,墨月之城總是要管理起來的."

一句話,就將紀稟推出了墨月之城的位置,那意思就是說你紀稟是一個外來的人,不用管我墨月之城的事情了.

葉默見這黑臉老者化真七層的修為,根本就不用問也知道,此人應該就是武鳴六刀了.

葉菱卻不舒服的說了一句,"武鳴長老,紀前輩是我哥哥邀請來的,為什麼不能管理墨月之城?再說,我哥哥已經回來了,旈歐藍憑什麼再稱城主?"

"原來是葉城主回來了,武鳴剛才沒有看見,葉城主見諒."武鳴六刀好像才看見葉默一般,立即抱拳歉意的說道.在武鳴六刀看來,葉默就算是知道自己是故意的,也必須要以晚輩之禮見過.

他確實是故意的,葉默一回來就要給別人下馬威,他武鳴六刀是墨月之城的第一長老,心里有些不爽了.

葉默根本就不甩這個武鳴六刀,冷冷的看著武鳴六刀說道,"你是何人?來我墨月之城指手畫腳?"

"大膽葉默,你就算是一個丹王,又憑什麼敢對武鳴兄用這種語氣?"站在武鳴六刀背後的一名化真一層修士,立即就不滿意的大聲呵斥道.

"是的,師父,剛才于管事也被葉默斬殺了."旈歐藍連忙在一邊補充了一句.

武鳴六刀對旈歐藍呵斥說道:"葉默是墨月之城的城主又是丹王,于管事對葉城主不敬一,被殺是應該,不得再說這種話."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武鳴六刀的話一般,而是冷冷的看著剛才說他大膽的化真一層修士問道,"你又是何人,看你的樣子,好像不是我墨月之城的人吧?憑什麼也來我墨月之城指手畫腳?"

那化真一層的修士冷哼一聲說道:"你說對了,老夫確實不是墨月之城的人,老夫來自丹城.受到邀請來墨月之城參加聯合大會的,武鳴兄性情溫和,不與你這後輩計較,老夫卻嫉惡如仇,看不慣後輩敢如此囂張的."

葉默淡淡一笑,"更囂張的你還沒有看見."

那化真一層修士哈哈大笑,"很好,老夫今天就要看看什麼才是更囂張的.我郭武品活了數百上千年,還真的沒有見過如你這麼囂張的後輩.今天你就讓我郭某人見識一下吧,別到了臨頭,要做烏龜……"

"哥哥,這個人非常凶,上次如果不是紀前輩出頭,徐彤姐姐已經被他殺了."葉菱立即就在葉默耳邊說道.徐彤葉默當然知道,林異半的妻子.一個丹城過來的修士,敢在墨月之城殺人,其囂張程度可見一斑了.

葉默忽然邁前一步,真元大手已經伸了出去.

"化真修士……"

"化真前輩……"

看見葉默的真元大手後,幾乎所有的人都呆滯了,在城門口看見葉默出手的人都知道葉默是一個不簡單的修士,很有可能是劫變修為,可是沒有一個人能想到,葉默竟然已經是化真修士了.

旈歐藍臉色煞白,他一直以為葉默就算是頂天了也是一個劫變一層的修士,就算是師父不過來,他也殺不掉自己,因為自己的身邊就有幾個劫變修士.現在看來,葉默要殺他早就殺了.

"好膽,就算是化真又如何,以為天下只有你一個化真嗎?是不是剛剛學會用真元大手,就敢如此囂張……"知道葉默是化真修士後,那郭武品看見葉默的真元大手確實是震驚了一下,隨即就是大怒.自己也是一個化真修士,他竟然敢對自己這個化真修士用真元大手,簡直將別人都不放在眼里了.太囂張,太狂傲了,真元大手可以對付化真修士嗎?

可是他的話沒有說完,就臉現驚色,他發現自己已經深陷泥潭了,這瞬間郭武品就驚叫起來,"域,竟然是大成的域,武鳴兄助我……."

在葉默伸出真元大手的瞬間,不但是郭武品震驚呆滯了片刻,除了紀稟等人外,其余的人都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是化真修士了,全都震驚當場.

不過不用郭武品求救,在他附近的幾個化真修士已經動手了.只是那幾個動手的化真修士,在下一刻和郭武品一樣臉上露出驚駭的表情,他們都無法動彈,或者是移動變得極其困難了.雖然他們沒有和郭武品一樣驚叫出聲,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束縛住他們無法動彈的是域,是化真修士大成的域.

武鳴六刀和另外一名化真七層的修士臉色驚駭大變的同時,就要掙脫葉默的域,可是下一刻他們感覺到渾身一松,域已經自動消失不見了.

而此時的郭武品卻被一個巨大的真元大手捏住在空中掙紮不已,就好像一個被捏住背部,四肢還在掙紮的大青蛙一樣,看起來滑稽好笑.

但沒有一個人能笑的出來,這一點也不好笑,一名化真一層的修士,被別人輕易的用真元大手抓住了.而且還是在十幾名化真修士當中被抓住的,無論如何也笑不出來.

郭武品被葉默捏住了,還能掙紮不已,顯然是葉默故意的,否則郭武品早就動彈不了了.這一刻,幾乎所有的化真修士都是倒吸冷氣,城門內外變得一片死寂.

葉默看著掙紮不已的郭武品,冷冷的說道:"你活了數百上千年,現在看見什麼是囂張了嗎?"

郭武品臉色漲的猶如豬肝一般,卻絲毫顧不得臉面了,連聲說道:"看見了,前輩放過晚輩一次.晚輩再也不敢干涉墨月之城的事情……"

葉默卻寒聲說道:"你錯了,你看見的不是最囂張的,最囂張的我讓你看看."

葉默說完,真元大手已經收緊了起來,血霧噴灑之中,就算是郭武品是化真一層的修為,在葉默神境的煉體功力下,也是變成了一篷血霧."

郭武品的元神驚聲嘶叫,從血霧當中溢出,那元神驚恐不已的盯著葉默,"你敢殺我,你敢……"

"轟……"

一道閃雷過後,郭武品還在嘶叫的元神徹底的湮滅,消散的無影無蹤.

一個化真一層的修士,眨眼間就神魂俱滅.周圍所有的修士都噤若寒蟬,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一句話.

武鳴六刀臉色有些卡白,他想不到回來的葉默是如此恐怖,如此逆天.剛才的那種域,還有用真元大手直接捏死了化真修士的本事,不要說是他一個人,就算是十二名化真修士全部加起來,也不一定是葉默的對手.更何況葉默那邊也還有兩名化真修士.

"葉默,你,你竟然敢殺我丹城的化真長老,你……"此時一名化真五層的修士心驚膽戰指著葉默說道,顯然他不敢對葉默呵斥,也不敢說什麼難聽的話,他怕葉默的真元大手再次捏向他.

作為一個化真修士,竟然害怕對方的真元大手,這種消息傳出去很可笑,可是事實是他真的怕了.

有了一個人出頭,另外那名化真七層的修士也站出來說道:"葉城主,你修為通天,確實是無人能敵,可是我丹城的長老來墨月之城是參加聯合大會的.你不分青紅皂白,就殺我丹城的長老,如此下去,豈不是要跳動丹城和墨月之城的仇恨?還請葉城主給我們丹城一個說法."

葉默殺了丹城的一個化真長老,而丹城出來的兩個長老並沒有敢直接問罪,只是間接的向葉默要說法.甚至連葉默收起郭武品的戒指,也沒有人敢說話.周圍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很顯然,丹城的化真長老心懼了.

葉默收起郭武品的戒指,冷冷的看著那名化真七層的修士說道:"我就殺了丹城的長老,你又如何?"

上篇:第十卷 第一四一四章 城主永遠都是葉默     下篇:第十卷 第一四一六章 我比你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