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四章 河底的虛仙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四章 河底的虛仙

葉默經曆的事情太多了,這種突然的襲擊對他來說並沒有多奇怪.幾乎是在青月貼近通冥河的瞬間,葉默的神識刀就切了出去.

神識刀切出去的同時,葉默就再次感受到了青月的輕松,呼吸間還不到,青月急速而起,在打過來的巨浪頂端定住了.

那剛才還轟起數十丈高巨浪的通冥河此時竟然安靜了下來,如果不是河水還有些波動激蕩,葉默幾乎都會以為剛才是他的幻覺了.

葉默收起了青月,祭出了'紫銊’.他怕麻煩,不進通冥河,不代表他願意吃悶虧.就算是剛才他並沒有吃虧,可是這樣被襲擊一下,他心里都是極度的不爽.

神識無法掃進通冥河,但是葉默的'紫銊’卻已經劈出,幻云域殺刀.

巨大的紫色刀氣劈出一道百丈長數十丈寬的刀幕,這道刀幕斜著劈進了通冥河.

"轟……"

刀幕劈在河中激出巨浪的恐怖聲響在通明河上空炸起,通冥河的河水猶如一塊豆腐一般,被葉默這一刀憑空切去一大片.而那些零碎的水花卻猶如爆裂的爆米花,漫天灑了出去.葉默這才發現,這些河水並不是黑色,而是灰褐的顏色,只是他的神識無法掃進河水中,才顯得顏色漆黑無比.

葉默這一刀下去,甚至半邊河水都被他劈走,因為葉默的刀幕太快,太迅疾,其余的河水一時間無法填充過來,整個河面似乎憑空被葉默這一刀削去了一個巨大的坑窪一般.

這個坑窪卻有數百丈之深,原本葉默神識看不見的通冥河,此刻卻像一個被剝去一件外衣的小娘一般,露出了一絲痕跡.

"轟……"

被葉默切開的河水,在瞬間就再次恢複過來,蜂擁而至,將葉默剛才切開的那一塊河面填充了起來.

激蕩不已的河面顯示著剛才的不平靜,葉默憑空站在通冥河上,並沒有繼續出刀.

剛才這通冥河被他劈開,他清晰的看見了在河下面的一個巨大的石台.那個石台遠古滄桑,似乎經曆了無數的歲月,可惜的是,葉默只能看見那石台的一角而已.

在河面上站立了片刻之後,葉默取出陣旗,開始在這里布置陣法.這個石台有些詭異,葉默很想知道這個石台到底是干什麼用的.更何況,剛才偷襲他的力量就是從石台上發出來的.

別人遇見這種情況沒有辦法,可是不代表他也沒有辦法.

一天後,一個九級的辟水大陣就在這片區域被葉默布置出來,隨著葉默丟出主陣旗,那平靜無波的河面忽然從中間斷裂了開來.就好像被人憑空斬斷一般,而斷裂開來的河水並沒有再次回來,而是迅速的向兩邊分去.

"轟隆隆"的巨響持續了陣陣一炷香的時間,通冥河中間硬生生的被葉默的辟水陣法分開來.

一些邪靈的影子似乎還想來干涉葉默,只是片刻間就被葉默的天火九陽給焚成煙霧消失不見.

轟隆的聲音消失之後,剛才還黑漆一片的通冥河,此刻已經被葉默的陣法生生的分出了一截數千丈長數百丈寬的中間地帶.這一片失去河水的通冥河段,徹底的裸露在了葉默的面前.

一種有些熟悉的混沌氣息被葉默感受到,葉默有過金頁世界,金頁世界也是混沌之物,所以他感受到這種混沌氣息後,就有種直覺,這里也有一種混沌之物.他雖然不知道這種氣息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但是他肯定自己的感受無誤.

這失去河水的地段,一個方圓數十丈的滄桑石台徹底的顯露在了葉默的面前.在這個石台的中間,是一個巨大的八卦圓盤.

"印旗圓盤?"葉默看見這個圓盤後,頓時失聲叫了出來.

"你見識不錯,這確實是印旗圓盤……"一個突兀的聲音在葉默的耳邊響起.

葉默心里一驚,八極大鼎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同時沉聲問道,"是誰?"

雖然葉默的表情還是很鎮定,可是他心里卻驚駭無比,以他的修為和神識竟然無法覺察到這個人躲在什麼地方.

他的神識在這一刻鋪天蓋地的掃了出去,只是不等他的神識完全搜索到這一片地方,一個突兀的人影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消瘦無比的中年男子,他表情很冷的盯著葉默,很顯然剛才的聲音就是他說的.

不等葉默詢問,他就再次冷然說道:"破去西積洲和南安洲的空間封印印旗,使得洛月大陸的氣息外泄,甚至還收取了我的一個八卦印旗旗盤.這還不算,在魔獄禁殺滅無數的沙魂獸,現在還能布置九級的辟水陣法讓祭台出現."

這些說完後,他哼了一聲盯著葉默再次說道:"你確實是我從未見過的天才修士,就算是仙界如此多驚才豔豔的修士中,我也沒有看過能和你相比的.我想你身上的秘密一定很多,否則,你絕對無法逆天到這種地步."

葉默一直沒有說話,因為他心里的震驚一直沒有平靜下來.眼前這個修士的修為他確實可以看透,可是對方竟然遠遠的超出了化真圓滿,也就是說對方比修真界站在巔峰的化真修士還要高一個層次.

此時他也明白了自己之前殺的那數億沙石妖獸竟然叫沙魂獸,一時間無數的疑問出現在葉默的腦海里.這些沙魂獸難道就是眼前這個人飼養的?既然這樣,為什麼自己殺滅沙魂獸的時候,這個人不去阻止?

而且聽這人的口氣,那阻止洛月大陸飛升的封印似乎是他做的,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既然做了,還留在這個河底不走干什麼?還有就是他對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似乎都很清楚,他到底是什麼修為了?

"你不是化真修士."葉默沒有回答這消瘦男子的話,忽然說道.

那消瘦男子驚異的看了葉默一眼,眼里的震驚比葉默絲毫不少,"你竟然可以看出我的修為來?"

"你果然不是化真修士."葉默反而籲了口氣,他沒有看錯,這名修士絕對超過了化真修為.剛才暗算自己的,應該就是這個人.

葉默見對方並沒有要動手的意思,再次問道,"你的修為超越了化真,為什麼還能在修真界停留?"

葉默知道,就算是化真修士到了飛升時間,也無法長時間留在修真界,這是天地法則.當你的修為已經超越了這片規則的時候,你將無法再次在這片規則下繼續停留,除非這個規則是你自己掌控的.

可是天地規則自己掌控,那就是一個笑話,至少葉默現在聽來,那是一個笑話.

出乎葉默預料的是,這男子並沒有覺得葉默的話奇怪,而且還很平淡的回答道:"等你到了我這個修為,在我這個地方,你就知道,你也一樣不能飛升."

"這片空間有問題?"葉默立即問道.

那消瘦男子依然平淡的說道:"不是這片空間有問題,是這片地方的天地規則被改變過了,所以虛仙之下,任何人都無法飛升.不但不能飛升,連離開通冥河也不行,將來你就知道了."

"你果然是虛仙修為,這說明你去過仙界是不是?"葉默驚異的問道,他沒有想到在通冥河的河底竟然遇見了一個無法離開的仙人.

"沒錯,我是去過仙界,本來再有數百年,我就可以重新返回仙界,可是因為你,我很有可能再無返回仙界的機會,你說我應該怎麼報答你……"那消瘦的中年男子盯著葉默冷聲問道.

葉默恢複了冷靜,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在通冥河底還遇見了一個被天地規則束縛住的虛仙,這實在是太詭異了點.此刻他也明白了眼前這個男子應該不是主動要留在這里的,他應該也是被別人束縛在這里.到底是誰?要將一個虛仙束縛在這里?目的是做什麼?

"剛才我經過這上面,你是故意出手,然後引我下來的,是不是?"葉默明白了其中的緣故後,心里有了一些明了.

那消瘦男子面無表情的說道:"沒錯,既然你斷送了我的路,我就要留下你將功贖罪.我將在你身上做一些靈魂烙印,你去將我交代的事情辦完後,再回到這里來."

葉默忽然想起了之前他剛剛布置完辟水陣法的時候,感受到的那股遠古的混沌氣息,此時他依然可以感受到,甚至更為清晰了些.

"你在這里看守一樣東西,對不對?"葉默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心里豁然開朗.他當然明白混沌之物的無比珍貴,就比如他的金頁世界,那就是混沌之物,這是比十大靈根還要珍貴的東西.

這個虛仙在這里看守的很有可能就是一樣混沌之物,之所以封鎖住飛升通道,是怕這種混沌氣息泄露出去,引來了仙界大能.難怪這人開始說,自己破去了空間印旗,造成洛月大陸的氣息外泄了,原來是這麼回事.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三章 飛渡通冥河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五章 這個誓言有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