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五章 這個誓言有問題嗎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五章 這個誓言有問題嗎

這消瘦的中年男子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驚異的盯著葉默說道:"你果然聰明剔透,竟然能想到我在這里看守一樣東西."

雖然猜測對了,可是葉默依然有些不解的問道:"你知道那些沙魂獸是我殺的,可是你在這里看守東西,飼養那些沙魂獸干什麼?難道你將來完成任務了不飛升仙界,還要稱霸洛月大陸不成?"

這中年男子似乎知道葉默無法從他的手上逃走,只是沉默了片刻後就說道:"那些沙魂獸和邪靈都不是我飼養的,我的任務只是留在這里看守石台,別的都和我無關."

葉默也知道那些沙魂獸應該不是眼前的這個修士養的,如果是他養的,之前自己瘋狂殺滅沙魂獸的時候,就算是這人無法離開,也不會讓那些沙魂獸傻瓜一般的送死.

"你覺得要稱霸洛月大陸,需要那麼多的沙魂獸?"見葉默似乎開始沉思,這名男子冷笑著補充了一句.

這點說法葉默倒是同意,那麼多的沙魂獸,何止稱霸洛月大陸?一旦那些沙魂獸沖出魔獄禁地,就算是將洛月大陸翻來覆去的滅個數遍也夠了.

滅掉洛月大陸的所有修士?葉默被自己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隨即他就知道自己的想法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也不是不可能的.一旦這麼多的沙魂獸出了禁地,洛月大陸的修士豈能不被殺光?

想到這里,葉默腦海中忽然清晰了起來.仙界的一個大能在這里封印了一個混沌至寶,至于為什麼不帶到仙界去?葉默估計應該是怕被人知道.

而這個喪心病狂的大能也知道這個混沌至寶一旦泄露,人人都會瘋狂的搶奪.所以他將這個東西封印在了修真界,然後將飛升通道也封住了,就是怕混沌氣息外露.至于那些沙魂獸,估計還真的是絞殺整個洛月大陸修士的.

畢竟一旦那空間封印消失,洛月大陸的修士就會飛升仙界,然後就會帶去洛月大陸之前一直無法飛升的事實上去.仙界就很有可能有人下來查看,最後說不定會查到這個混沌至寶的頭上.

所以這個大能將東西拿走後,還要將整個洛月大陸滅口.葉默都被自己瘋狂的想法嚇了一跳,這太離譜了點,也完全不可能啊.

"你破壞了大人的部分計劃,留下來幫助大人完成其余的,或者還可以挽救一命."中年男子繼續說道.

葉默冷笑一聲,讓自己留下來幫忙封印,讓洛月大陸的修士永遠不能飛升,這簡直就是做夢.

"這里的修士不能飛升應該是你背後的那個人干的吧?你讓我將那些印旗重新封印起來是不是?那些沙魂獸是要滅掉整個洛月大陸的修士是不是?"葉默越想越可能,沙魂獸在這個魔獄禁地里面,如果通冥河真的通往東玄洲和北望洲.那就是說魔獄禁地里面的沙魂獸可以同時快速的前往四個洲,同時滅掉四個洲的修士.

中年男修驚異的看了看葉默說道:"難怪你能這麼年輕就修煉到化真七層,你比普通人聰明的太多了.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洛月大陸不能飛升卻並不是我家大人做的,我家大人布置的印旗只是阻止洛月大陸修士感受到飛升召喚而已.你破壞了印旗,修士就可以感受到飛升的召喚信息."

見葉默似乎有些懷疑,這中年男修再次說道:"再說了,不能飛升的修真界並不是洛月大陸一個,周圍的幾個修真界一樣不能飛升."

葉默想起了方億宗和黑石城的修士,他們並不是來自洛月大陸,似乎他們也無法飛升.

"那既然不是封印飛升的印旗,為什麼我打破印旗後,就有人可以飛升了?"葉默冷聲問道.他是絕對不相信那些印旗只是封住飛升召喚,他作為一個九級陣法宗師,已經明確無誤的知道,那些印旗是阻止修士飛升的.

中年男修也皺了一下眉頭,片刻後才說道:"應該是飛升的通道正好已經被別人打開了,你破了印旗就讓修士感受到了飛升,如此而已.""

這中年男修似乎很久沒有和別人說過話了,葉默詢問的時候,他竟然很是耐心.

當這些問題全部解釋完畢後,這消瘦中年男修才沉聲說道:"該讓你知道的,我都說了,現在你敞開自己的神魂,讓我做一個印記.然後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將那幾個印旗在封印起來.我想,只要你能做到這些,大人會放過你的."

葉默帶著可憐的眼光看著這消瘦男修說道:"說實在話,我並不怕你.我之所以要和你說這些話,是真的覺得你很可憐而已.我肯定的告訴你,那些印旗不僅僅只是封住飛升的召喚信息,同時也是阻止修士飛升的印旗信不信由你.你家大人能不惜一切代價阻止洛月大陸的修士飛升,甚至用殺光整個洛也大陸修士來阻止這個東西的泄露,你說他將來會放過你?你簡直天真的像一個傻瓜."

葉默這話倒是由衷而發,這混沌至寶如此珍貴,這中年修士背後的大能為了防止仙界的人知道,甚至打算滅掉整個洛月大陸.到時候他得到了這東西後,會放過眼前這個中年男子?放過那才是怪事.如此心狠手辣的一個人,不殺人滅口,葉默絕對不會相信的.

這消瘦的中年男修聽了葉默的話後,頓時愣住了,過了好一會,他才喃喃的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對我發過誓的,修士發誓絕對不會隨隨便便."

"他發誓了?"葉默也有些疑惑起來,修士發誓可不是說說就算了的,除非是逆天到極點的修士.一般的修士發誓如果不遵守的話,都會產生心魔,如果說眼前這個修士背後的那人真的發誓了,那還真的有可能不會殺這個看守修士.

看見葉默愣住了,這名消瘦的中年男修忽然冷哼一聲說道:"你剛才想要故意挑撥,讓我背叛大人."

葉默譏諷了一句說道:"我有空,去挑撥你,別將自己當回事了."

那中年男修忽然抬手向葉默抓來,"既然你不願意敞開神魂,那就讓我強行烙印吧."

這中年修士明明只是隨意的一伸手,可是葉默卻感覺周圍所有的空間都向他擠壓過來.讓他呼吸不暢,甚至無處可退.

這不是域,葉默心神大驚,這修士一揮手帶動的不是空間束縛,而是天地元氣,虛仙修士這麼厲害?

葉默來不及細想,'紫銊’已經劈了出去,全力施展的'幻云華山刀’.

"嘭!"

一聲沉悶的巨響,周圍的空間在這刀掌相交之中,激蕩起來,甚至變得不穩.一些碎裂的紫芒刀氣甚至劃出了一道道的黑色裂縫.

葉默的華山刀劈中這手影的同時,就感覺到強大的力量撞擊而來,他很想穩住自己的身形,可是依然被劈的倒飛了出去,直接撞在了九級辟水大陣上.

丹田一陣陣的翻湧,葉默強行穩住了身形,差點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下一刻,葉默立即就飛身而上,他知道自己不是眼前這人的對手.

可是葉默立即就感受到強大的壓力傳來,他竟然也被封在了這個空間里面.這個辟水陣還是他布置的,他卻出不去.葉默已經明白過來,在他進入通冥河的時候,就已經在對方的掌控之下了,難怪他不怕自己逃走.

就是那辟水陣也是他故意讓自己布置起來的,否則自己根本就無法在這里布置陣法.葉默知道虛仙比起化真修士肯定要高出一個極大的檔次,可是也沒有想到這個差距竟然是這麼大.

沒有辦法逃走,葉默干脆落了下來,就算是拼命打一場,他也不見得就輸給這個家伙了.他是虛仙不錯,可是自己也有太多的手段沒有施展出來.

此時這名虛仙卻比葉默更為震驚,他知道葉默厲害,否則也不會殺滅了數億沙魂獸.而且他知道葉默手中的那個菜刀很不一般,可是他想不到對方竟然能夠讓他受傷.

他正盯著自己血淋淋的手,似乎忘了運功止住流血.被葉默劈了一刀,他竟然感覺清醒了不少.在這通冥河底,他停留了無數年,無法修煉,只能呆呆的坐著,這也是他沒有將葉默殺掉的原因.

他最不願意想起來的事情,就是留在這里的原因,因為一想起這件事,他就覺得煩躁.

葉默見這虛神修士只是看著他受傷的手掌,似乎並沒有繼續要戰斗的意思,索性也停了下來.這里沒有辦法逃走,他遲早要和這個虛仙大戰一場,他也在想,應該用什麼辦法可以殺了這個虛仙.

這受傷的虛仙修士忽然抬起頭看著葉默說道:"你知道我的修為嗎?"

"知道,你是一個虛仙修士."葉默不明白這家伙為什麼沒有繼續動手,反而問了這樣一句毫不相干的話.

那消瘦的中年修士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我是一個虛仙修士,可是我秉深卻不是一個一般的虛仙修士.我在同階當中很少遇見對手,你能一刀讓我受傷,也就是說,以你的修為,就算是普通的虛仙也可以殺掉.所以,我知道你沒有必要挑撥我."

頓了一下,他再次說道:"當時大人是這樣和我說的,'如果秉深能遵守諾言,在修真界留一萬兩千年守住通冥河石台的一切,我陸正群決不傷害秉深半分,如違此誓,我陸正群必遭天誅,雷劫之下神魂俱滅,永世不能翻身.’"

說完他盯著葉默問道,"你覺得這個誓言有問題嗎?"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四章 河底的虛仙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六章 混沌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