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八章 這個我真知道  
   
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八章 這個我真知道

葉默站在已經坍塌一邊的六角大廳里面,臉色難看之極,這里坍塌的痕跡並沒有多長時間,說明這里是真的發生了問題.

葉默掃了一下六角大廳四周,立即就在大廳的一角看見了半截項鏈.隨即葉默撿起了這半截項鏈,同時取出了當初楚蕭衣留下來的半截項鏈.

兩個半截項鏈是一摸一樣,葉默第一個想起的就是奧芊蝶.聽海彤說,奧芊蝶對這半根項鏈很在意.現在這半根項鏈出現在這里,說明奧芊蝶來過這里,而且很有可能還出事情了.

葉默是一個九品煉器宗師,這兩個半截項鏈外觀一摸一樣,可是葉默一看就知道這兩個半截項鏈根本就不是同一根上面的.也就是說這兩個半根項鏈肯定有半根是仿造的.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看見這種情況,毫無疑問的認為奧芊蝶留在這里的項鏈是仿造的.葉默卻不這樣認為,他煉制宗師水平,一看就知道楚蕭衣這半根是仿造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楚蕭衣的這半根項鏈後煉制,他剛剛撿到的這半根項鏈煉煉制時間更早.

只有後出來的東西模仿前面的,不存在前面出來的東西模仿後面的.

葉默收起了這兩個半截項鏈,抬手揮出去,這里的封印和陣法已經完全破裂,葉默隨意的就將之前已經被堵住的通道分開來.

那個有假光球的大廳依然如故,葉默過了大廳就看見了大廳後面的空間,現在看起來平淡無奇,只是一個後花園一般的地方而已.

葉默沒有心事去管這個,他瞬間就來到了當初封印的祭壇邊,那祭壇上的封印果然已經破碎了.

封印破碎,被封印的東西已經離開這里.葉默想到了那半截項鏈,立即就猜測這封印絕對和奧芊蝶有關系.這個女人就是瘋子,引動獸潮攻擊北望洲的事情她都干的出來,還有什麼事情她不敢做的?

這個女人不但瘋而且蠢,甚至連封印里面是什麼東西都沒有弄清楚,就敢破開封印.如果奧芊蝶被封印中吞噬空間的幽靈給吞噬了,那就是活該.

"咦,小東西,好久不見啦,當初老夫就知道你不是個東西,果然,現在竟然還能找到這里來……"在葉默身後突兀出現的聲音只是說了一半,就頓時噎住了.

葉默已經轉過身來,他一聽到有些熟悉的聲音,就知道來人是誰了,他看了一眼眼前的這名年輕修士說道:"薛尤風,是好久不見啊,沒想到你倒是找了一副好皮囊."

"你已經是化真後期了,這,這怎麼可能……"這被葉默稱呼為薛尤風的年輕男子艱澀的說了一句.

"你也不錯,才找到這個皮囊,就將修為提升到了乘鼎,也算是年輕有為啊."葉默豎起了大拇指譏諷的說了一句.

薛尤風臉色漲的有些紅,隨即就回應道:"就算是我乘鼎修為,也不會比你差.我大不了拼著這個肉體不要,也可以殺了你."

"哦……"葉默不經意的哦了一聲,忽然間氣勢暴漲,周圍的空間瞬間就在他的氣勢中凝固起來.

這就是他的域,不用真元,隨意而發.

薛尤風被葉默的域卷住,頓時愣住了,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葉默的真元大手已經伸了過來.直接將他有如抓小雞一般的抓了起來,然後淡聲說道:"薛尤風,其實我很想知道,你是怎麼拼了不要肉體,可以殺了我的."

"你……"薛尤風被葉默抓小雞一般的抓在手里,想到剛才說的話,再想到自己的模樣,臉更是紅的猶如豬肝一般,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葉默隨手就將薛尤風丟在了地上,這才不緊不慢的說道:"要不是看在你守了這個封印這麼多年,我早就滅掉你了."

薛尤風這個時候才震撼的盯著葉默說道:"你的修為竟然已經超越了楚蕭衣,這,這怎麼可能?"

葉默懶得理睬薛尤風,直接問道:"封印被破了是不是你干的?"

薛尤風立即就回過神來,連忙大喊冤枉的說道:"天知道是哪個天殺的干的?我守住封印都這麼多年了,我怎麼可能干這種事情?如果我要干這種事情,我也不會等到現在,我早就干了.為了這個封印,我殫精極慮,日思夜想……"

說到這里,他偷偷看了一眼葉默,見葉默依然沒有說話,薛尤風沒有敢繼續吹下去,小心的賠笑說道:"那個你也知道,我對你是不錯的,當初給了你'九羽金鵬’的尾羽,還給了你五行遁術……"

如果不聽他前面的說話,葉默肯定不會以為薛尤風還有這樣的一面,或者說薛尤風說話語氣轉換的速度連別人的思維都跟不上.

葉默哼了一聲打斷了薛尤風,"你怎麼不說你還給了一瓶'天華丹’呢?"

那瓶'天華丹’葉默之前是不知道有沒有問題,不過他晉級化真,成了九品丹王後,立即就查探出來了天華丹中的問題.丹藥里面封印了一道神識氣息,一旦他吞服了丹藥後,那道神識氣息就會一直跟隨著他,很容易就會被人找到.除非自己的修為提升上去了,可以煉化那道神識氣息.

薛尤風再次賠笑著說道:"你看,我這不是喜歡你的性格嗎,這才怕將來找不到你.再說了,只是一道神識氣息而已,以你現在的修為,一息就可以煉化."

葉默沒有理睬薛尤風,自顧問道,"你還回到這里來做什麼?時間上倒是很巧啊,這封印剛剛破掉,你就回來了."

薛尤風聽到葉默將話再次說的嚴重了,趕緊又一次解釋道:"這真的和我沒有關系,你看過我留下來的玉簡,你應該知道,這個封印本來就要被破開了……我是因為看見封印被破去,進來想要拿走一樣當初我忘記拿走的東西."

"什麼東西?"葉默明知道這個家伙可能就是來拿那副山水畫的,可還是故意問道.

"只是一副山水畫而已,當初匆匆忙忙的離開,我忘記拿走了,這次正好經過這里,順便……"薛尤風小心的解釋道.

"哦."葉默不置可否的說道:"你去拿吧,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

薛尤風連忙說道:"不用,不用去拿了.我忽然覺得那山水畫里面的五行法術我都會了,再拿走也就是那樣.我現在空閑的而很,你有什麼問題,就只管問吧,就算是不知道的我也可以猜出來一些."

他的神識早就掃到那副山水畫不在了,現在葉默在這里,他哪里還不知道東西被葉默拿走了.

葉默點點頭很滿意薛尤風的態度,隨即問道:"你留下玉簡說代替你的人沒有來,那個代替你的人是誰?"

薛尤風臉色頓時就尷尬起來,葉默的第一個問題他就不知道.不過為了顯示自己剛才不是吹牛的,他只是稍微遲疑了一下就說道:"我猜測那個人不是楚九羽就是楚閑."

葉默估計這個薛尤風也是吹牛不打草稿的家伙,也沒有故意去刁難他,換了一個問題問道,"你知道封印里面封印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個我真的知道……"薛尤風說出這句話後,臉色馬上就更為尷尬起來,這句話一說,就表明了他剛才那句話是蒙的.

不過葉默反而對這個薛尤風多了一些好感,這個家伙倒也有些真小人.

見葉默並沒有生氣,薛尤風松了口氣後說道:"封印的就是洪一釁那個大魔頭,他有一個九頭噬虛蟲,可怕無比,那可是吞噬空間的上古凶蟲.有那凶蟲幫忙,就算是楚蕭衣遇見了洪一釁也沒有勝算,我也不知道楚蕭衣怎麼將洪一釁騙到這里來封印住了.不過我欠了楚蕭衣的人情,我只是答應他守住這個地方五百年,他給我一株'仙棬花’,結果我等了無數個五百年,我也沒有看見他.這次我出去,沒有'仙棬花’,只能奪舍了."

葉默點了點頭說道:"楚蕭衣前輩倒也不是有意要騙你,只是因為他已經在西積洲隕落了.而且他還交代了他的弟子楚閑來管你這件事,只是楚閑出去後,也失蹤了."

"什麼?"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聽到這個消息後,薛尤風竟然眼圈一紅.過了好半晌,他才不敢相信的說道:"還有誰能殺的了他?他的修為就算是在洛月大陸第一也不為過……"

葉默想起了楚蕭衣在沒有金頁世界的情況下,能從三十七域的入口到陣心,確實是無人能敵了.說洛月大陸第一,也不是不可以.楚九羽是他的弟子,在楚蕭衣被殺的時候,楚九羽說不定還沒有晉級化真.

"是誰殺了他?我要去拜祭楚兄."薛尤風已經完全忘記了他的小命還在葉默手里,雖然他大罵楚蕭衣不守信用,可楚蕭衣在他心里的地位還是很高的.

不等葉默說話,他就解釋道,"蕭衣兄是我薛尤風唯一尊敬欽佩的人,他的風骨無人可比."

葉默沒有見過楚蕭衣,但就沖著楚蕭衣為了北望洲奉獻一生的做法,他對楚蕭衣也同樣尊敬.現在薛尤風問起,葉默只是沉吟了片刻就回答道:"我猜測,楚前輩應該是被上面的人害的."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七章 少宮主的來曆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五九章 遭遇洪一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