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六七章 大權在握  
   
第十一卷 第一四六七章 大權在握

安芷琪最先反應過來,她連忙對牧心說道:"牧心,你不用擔心,你先回去等候消息,婷婷宮主肯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

看見牧心被安芷琪勸走,婷婷疑惑的問道,"琪琪姐,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

安芷琪眼里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震驚,甚至有些驚喜的抓住婷婷的手說道:'婷婷,這是一個機會,宮主靈魂牌碎裂肯定是出了事情,你趕緊召開會議,通過這件事將水神宮的大權抓在手中.我想至于怎麼說,你應該不用我教你來吧,快點去,這事情越急越好."

"啊……"婷婷愣住了,下意識的問道:"就算是宮主出事情了,還有大長老,剛才沒有問一下牧心……"

安芷琪連忙說道:"我特意不問的,你就說你太關心宮主了,沒有心思詢問大長老的事情,宮主出事情了,大長老肯定不會好到哪里去,等會你在長老會上問出來,這樣效果更好."

說完安芷琪再次補充了一句說道:"其實我還有一個擔心沒有告訴你,就是宮主已經有了讓你下去的意思,一旦你不是少宮主了.你就會成為宮主那兩個廢物兒子的玩物,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必須要抓住這次機會.那個殺了宮主的人等于救了我們一命,那可真是個好人."

"好……."婷婷這次沒有半分猶豫,堅定的點了點頭.她完全明白了琪琪姐的意思,只有先掌握了權力,她才會安全,才會有大量的修煉資源.有了大量的修煉資源,她才可以快速的晉級,從而保證自己的權力.

……水神宮最豪華的大殿,和上次一樣,幾乎是所有的長老和執事都出現在了這里.唯一和上次不同的就是當初的宮主已經不在座位上了,取而代之的是曾經坐在宮主旁邊的那個少女.

之前那個叫牧心的少女正跪在大殿的中間,渾身都在哆嗦.

大殿里面一片寂靜,就算是幾名長老也都是皺著眉頭,沒有人說話.

婷婷有些緊張,不過想到之前和琪琪姐商量的事情,她強行將自己內心的緊張拋棄到了一邊.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放的低緩說道:"我們水神宮最近接二連三的出事情,繼二少爺在南安洲隕落之後,我們的宮主也隕落在了南安洲.我心里很悲傷,完全沒有了主張,請各位長老大人明示,我水神宮應該怎麼辦?"

這是她和琪琪商量好的說法,在這些長老面前現在一定要放低姿態,一定要讓長老們知道,水神宮現在只有她繼續坐在宮主的位置,他們才可以得到最大的利益.而且還不能讓長老們感受到自己的權力欲望,否則得不償失.

一名化真九層的長老點了點頭,對婷婷的姿態有些滿意.他即將化真圓滿,對權力根本沒有任何欲望,他需要的是尊敬和修煉資源.

之前知道朗月去南安洲的化真六層長老柳奚笙看見這種情況後,站出來對跪在地上的牧心問道:"覅文大長老可有消息?"

牧心顫聲答道,我看見宮主的靈魂牌碎裂後,當時就六神無主了,事後我才看到大長老的靈魂牌雖然沒有碎裂,卻已經變成了純白色."

"飛升了……"幾名化真長老一聽到靈魂牌變成了白色,立即就知道大長老飛升了.他們互相看了看,眼里露出不解,按理說大長老靈魂牌碎裂,宮主飛升了,那才是正常.可是事實卻恰好相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牧心回答完後,心里很緊張.可是沒有人在意她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也沒有人提出讓她陪葬的事情.

婷婷見狀對牧心揮揮手說道:"你先回去,繼續看守靈魂牌,有什麼情況要第一時間向各位長老或者是我彙報."

"是."牧心強忍住心里的激動就要退下,她無法不激動,因為她沒有聽到宮主和各位長老要讓她陪葬的話.少宮主最後那句話的意思就是,她可以繼續守護靈魂牌,不用擔心別的事情.

有幾位執事也聽出來了婷婷的意思,竟然沒有命令讓這位看守靈魂牌的女婢陪葬宮主,這不符合道理啊.沒多久之前,宮主還交代了看守的靈魂牌碎裂後,看守人要陪葬,這是水神宮的規矩,為什麼不遵守規矩?

雖然這里還輪不到一些執事說話,可是這種破壞規矩的事情,還是讓一名乘鼎修為的執事無法忍受.他走了出來,先是對各位長老抱拳行禮,這才對婷婷隨意的行了一下禮.顯然他的這個動作意思就是,少宮主要排在幾位長老之下.

看見這一幕,婷婷心里卻是有些緊張,她知道這個時候必須要立威才可以確定自己的地位.可惜的是,她沒有半分資本立威啊.

那執事行禮完畢後開口說道:"少宮主,上次宮主已經說了,我水神宮的規矩不能破.可是這才幾天,我水神宮的規矩就破了?宮主的靈魂牌碎裂,少宮主竟然不讓這看守靈魂牌的女婢陪葬,言苗斐不懂,請少宮主賜教."

上次宮主說如果代云再犯這種錯誤,代云自己就陪葬.雖然這執事沒有說,可是大家都聽得懂.

站在一邊還沒有退走的牧心聽到這話,頓時腿一軟,差點又跪倒在地了.

婷婷見所有的人都看向她,她知道自己必須要立威了,否則不要說以後了,她馬上就要死翹翹.就算是沒有長老支持她,她也必須要拿出氣勢來,否則有什麼資格讓別人支持?

想到這里婷婷冷笑一聲說道:"言執事,我問你,當宮主飛升或者是不幸隕落後,我水神宮的規矩是什麼樣的?是不是就不要宮主了?"

言苗斐心里一驚,他想到自己剛才好像說錯了一句話.不過現在幾位長老都在邊上,他根本不敢不回答婷婷的話.他沒有半分猶豫的就回答道:"當然不是,如果宮主飛升或者出事後,宮主的位置立即就由少宮主擔任.如果沒有少宮主,宮主將由幾位長老共同選出."

婷婷淒然說道:"上任宮主就是我師父,她不幸隕落,我心里非常傷痛……"

只是她說了這半句後,話鋒忽然一轉,拍了一下桌子甚至站了起來指著剛才說話的言執事怒聲喝道:"我水神宮規矩森嚴,可你又是如何做的?根據我水神宮的規矩,我已經是宮主,你口口聲聲都是少宮主.莫非你的權力比幾位長老還要大?要將我的宮主位拿走嗎?"

言苗斐心里更是驚慌,他想不到一直唯唯諾諾的少宮主在宮主死了後,變化會如此之大.他偷偷的看了一眼周圍的其余執事和幾位長老,發現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說話,都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雖然心里有些後悔,言苗斐還是硬著頭皮說道:"宮主,剛才是我失言了.可是我水神宮的規矩……"

婷婷見第一個回合占了上風,更是冷哼一聲打斷了言苗斐的話,"水神宮的規矩是誰定的?"

"當然是前任宮主大人……"言苗斐說完後,又感覺這話似乎有些漏洞.

婷婷根本就不理言苗斐,淒然說道:"我水神宮傳承數萬年,如今再遭磨難.如果我們再因為這種事情殺自己的人,那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

此時一名化真長老嗯了一聲站出來說道:"宮主說的沒錯,倒是言苗斐以下犯上,需要宮主責罰."

婷婷見說話的長老是琪琪的師祖朋長老,立即心里大喜,還是琪琪的師祖不錯,關鍵時候幫了自己一把.如果剛才自己的話說出來,沒有長老應承,那才是一拳打空,更是沒有半點說服力.

言苗斐聽到化真長老站出來支持婷婷,立即就知道自己犯了大錯,連忙躬身說道:"是我的錯誤,還請宮主責罰……"

一個冷冷的聲音立即響起說道:"既然敢在這里冒犯宮主,那也就別責罰了."

這聲音剛剛說完,一只真元大手就伸了過來.言執事驚駭欲絕的看著這真元大手將他捏住,轉眼就變成了一團血霧.

讓婷婷和其余執事驚異的是,這出手殺了言苗斐的長老不是宮主的授業師父堰長老,也不是朋長老,而是柳奚笙長老.

婷婷很快就知道這是柳奚笙要幫助她的信號,她連忙說道:"現在我水神宮遭遇大難,好在還有幾位長老在.可是對方能讓我們宮主隕落,我們貿然出手只是讓他們有可乘之機而已.為了幫宮主報仇,我建議水神宮再次恢複以前的規矩,暫時封宮五十年,各位長老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五十年後,當我們實力達到一定的程度後,我們堅決要為宮主複仇."

封宮五十年是她和安芷琪暗中商量的,有這五十年的時間,她們也該成長起來了.至少只要修為提升上去,那就什麼都不怕了.

幾名執事面面相覷,封宮五十年,那出去的兩位少爺怎麼辦?宮主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不讓出去的兩位少爺回來.況且什麼等五十年再去報仇,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他們想不到這少宮主不上位就算了,上位了竟然如此果斷.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六六章 靈魂牌再碎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六八章 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