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三章 杜秀穎的義父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三章 杜秀穎的義父

千位和尚能主動提出擋住噬靈蟲,葉默對他還是很欽佩的.噬靈蟲可不是一般的東西,這東西的可怕葉默見識過.當初他見識噬靈蟲就是在冰神禁地,而現在出來的這些噬靈蟲也是冰神禁地,葉默估計除了被他滅掉的那個地方外,肯定還有一個地方有噬靈蟲,只是他沒有找到而已.

所以他滅掉沙魂獸後,必須要盡快去支援金剛寺的和尚.

親眼看見近億的沙魂獸在葉默的紫色刀光下漸漸的滅亡,而且是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消散一空.到了最後葉默還祭出了無盡的雷弧出來,合歡宗所有的修士都已經忘記了驚歎了,甚至有些驚懼.對他們來說,墨月之城葉城主的修為,已經不能用逆天來形容了.難怪雷云宗和無極宗會滅亡,竟然選擇了這樣的對手.

半天時間後,無數的沙魂獸尸體已經累積起來,形成了一條連綿不斷的山脈.葉默站在這連綿不斷的尸體山脈之上,稍稍籲了口氣.按照上次在魔獄禁地里面,要斬殺這麼多的沙魂獸尸體他至少需要大半天時間,而今天他只要了小半天時間就殺完了.

很明顯他的幻云域殺刀威力越來越大了,因為這次的沙魂獸少,對他的幻云第八刀來說,沙魂獸越少殺起來就越廢時間.

合歡宗修士反應過來的時候,才發現沙魂獸竟然在這無盡的紫芒和雷弧劍下面被殺光了.

看著合歡宗的修士紛紛過來,葉默收起了'紫銊’.

"合歡宗俞繼勇見過葉城主,感謝葉城主不辭辛苦,前來……"

葉默擺手打斷了眼前這名說話的修士,"這沒什麼,合歡宗在這里也有許多年了,你知道這附近什麼地方陰氣比較重……"

葉默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一個比較好的詞彙來形容,只好直接說道:"也就是說可以生出和魔獄禁地一樣的邪靈來?"

邪靈出現在了魔獄禁地,應該說南安洲的修士基本上都已經知道了.葉默相信,眼前這位合歡宗的修士應該可以聽懂他的意思.

沙魂獸要繁殖成活,就要靠邪靈,沙魂獸吞噬邪靈快速生長,而且還可以靠吞噬修士元神晉級.葉默猜測沙魂獸應該喜歡在陰氣重的地方修煉生存,要找到沙魂獸的老巢,必須要先找到這個地方.

合歡宗的宗主俞繼勇沒有想到葉默第一問題竟然是如此古怪,他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他還真的不知道哪里陰氣比較重.再說了,就算是陰氣比較重,也不可能有邪靈啊.邪靈多厲害?可以殺化真的存在,一旦有邪靈,那還得了?

俞繼勇是焦急萬分,葉城主問他一個問題他卻不知道,如果他知道這個問題,馬上就可以讓葉城主對他印象大好.

"我知道."就在合歡宗宗主焦急萬分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幫他解了圍.

葉默心里一喜,說實在的,他雖然問出來,其實並沒有抱多大的希望,畢竟有邪靈的地方,就算是有人知道,也不可能將消息帶出來的.那種地方進去了還有命出來?

幾乎所有的人都被這三個字吸引,卻看見杜秀穎站出來對葉默躬身說道:"葉城主,我知道那個地方."

好漂亮的一個女修,葉默驚異的發現這個說話的女修不但漂亮,而且資質還不錯,年紀估計也不會比洛影大,竟然已經是虛神四層的修為.

可是讓葉默奇怪的是,這個女修沒有儲物戒指,只是在腰間掛了一個儲物袋.資質如此好的一個女修,竟然連儲物戒指也沒有?合歡宗不可能窮到這個地步吧?

當葉默就看見邊上的元嬰修士甚至金丹修士都有儲物戒指之時,他就知道這個女修有些特例.

合歡宗的宗主俞繼勇聽到杜秀穎的話,立即就驚喜起來,他剛想說話,就聽見杜秀穎再次走到他身前躬身一禮說道:"秀穎多謝宗主收留之恩,雖然我不再是合歡宗的弟子,可是秀穎卻一直感謝合歡宗的培養."

俞繼勇心里大是不舒服,他剛想說秀穎是合歡宗的核心弟子來著,卻被杜秀穎提前說了這句話.

"你就是杜秀穎?南安十美之一?"葉默知道南安十美,最先聽到的名字就是杜秀穎.沒想到今天還見到了,難怪這麼漂亮.只是聽她的口氣,好像脫離了合歡宗了.

杜秀穎見葉默似乎知道她,立即驚喜的回答道:"是的,葉城主."

俞繼勇見自己沒有什麼可以討好葉默的,趕緊上前說道:"對對,葉城主.秀穎一直是我合歡宗的弟子,之前因為沙魂獸突然來襲,她以為必死,這才脫離了合歡宗.如今沙魂獸退去,她隨時可以再回到合歡宗."

杜秀穎抿著嘴唇,卻不敢反駁.誰都知道她根本就不願意再回合歡宗了,可是宗主偏偏這麼說.在葉城主的面前說反出合歡宗,葉城主肯定馬上就會對她極度的反感.甚至因為這樣,她再沒有辦法離開合歡宗.如果她再次留下來,那等待她的絕對沒有之前的那種待遇和地位了,以她的特殊體質,說不定會淪落到一個外門弟子的遭遇.

在合歡宗的外門弟子,無論是男修還是女修,只要合歡宗內門弟子想要雙修了,就必須要陪的.明白這個道理的杜秀穎並沒有反駁,她在等著葉默讓她帶路,只要離開了合歡宗,她將不會再回來.

葉默心里冷笑,他才不會管這種破事,可是這個合歡宗的宗主簡直拿他當傻瓜了,讓他極度的不爽.他經曆了多少事情?這種話他一聽就明白.

杜秀穎又不是白癡,要在臨死的時候脫離合歡宗?她選擇在臨死之前脫離合歡宗,肯定是之前因為什麼原因不能脫離而已.如果俞繼勇不在他的面前擠兌杜秀穎,他還懶得多說,最多讓杜秀穎帶路了事.

可是俞繼勇竟然敢在他面前擠兌杜秀穎,讓葉默火起來.敢利用他,這俞繼勇還真是夠膽量.

葉默淡聲說道:"既然你不是合歡宗的弟子了,那就和我一起走吧."

"是."杜秀穎眼里閃過驚喜,顯然聽出來了葉默在幫她,毫不猶豫的回答後,立即從合歡宗的人群中走了出來.

俞繼勇聽到葉默的語氣變冷,嚇的出了一聲冷汗,他擠兌杜秀穎,還真的沒有想到要利用葉默.現在才想起來自己的做法是多愚蠢,趕緊要對葉默道歉,可是葉默卻根本懶得理睬他,隨手帶起杜秀穎,青月化成一道青芒,已經消失不見.

……"多謝葉城主."杜秀穎當然不是傻瓜,俞繼勇觸怒葉默,葉默直接將自己帶走,她豈能看不出來?

葉默擺擺手說道:"不用,你說說那個有邪靈的地方在哪里?"

杜秀穎點點頭,"我也不確定那個地方是不是葉城主要找的地方,但是那個地方確實是陰氣極重,我根本就不敢進去."

"具體情況你先仔細的說出來,一會我去看了後再說."葉默很是干脆的說道.

杜秀穎只是略微一沉吟就說道:"當年我才十三歲,我父母被仇家追殺,雙雙死于楛棘嶺.就在我要被仇家辱殺的時候,我義父突然從冰河里面沖出來."

說到這里杜秀穎歉意的對葉默解釋了一下說道:"當時我並不認識我義父,只是我義父他看見那人要對我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施暴,立即憤怒不已,和那人拼命後將那人殺死.可是我義父沒有修真過,他修煉的是古武功法.他殺的那個人已經是練氣四層,義父殺了他,又幫我安葬了我的父母,在帶著我離開楛棘嶺的時候,被陰氣所傷,後來一直沒有康複,一年後就離世了."

葉默沒想到杜秀穎的身世還如此坎坷,他點點頭問道:"你要帶我去的地方,是不是你義父受傷的地方?"

"是的."杜秀穎立即回答道:"我義父被陰氣傷後,根本無力帶走我,我雖然年紀很小,也知道楛棘嶺不是久留之地,就背著我義父離開.可是我年紀太小,也背不動我義父,這個時候,又有仇人找了過來.就在我和我義父要被殺的時候,我遇見了我師父.我師父救了我和義父,將我們帶到了合歡宗.可是義父陰寒入體,連我師父也沒有辦法救."

"你義父是一年後死去的?"葉默忽然感覺什麼地方不對,立即就問了一句.

杜秀穎嗯了一聲,"是的,只是義父臨死之前將我師父叫了進去,他一定要讓我師父用內火在他死去的瞬間將他火化了.我師父還是同意了義父的話,在義父臨死之前用內火火化了我義父."

葉默反而松了口氣,點了點頭說道:"你義父應該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

他已經猜測到杜秀穎的義父應該是被什麼陰邪入侵,按照道理說杜秀穎的義父根本就堅持不了一年.他能堅持一年,肯定是有什麼心思未了.還有一個,他能在堅持不住的時候,讓杜秀穎的師父即刻火化了他,就是怕陰邪再次禍害杜秀穎.

"你和你義父一起從楛棘嶺出來,為什麼你沒有事情?"葉默疑惑的看著杜秀穎再問道.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二章 我知道那人是誰了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四章 楛棘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