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六章 再戰虛仙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六章 再戰虛仙

這個幻陣葉默根本就看不出來,哪怕他的陣法水平已經是九級巔峰,可是對這個陣法一樣沒有任何辦法.

青石板上兩個方向,本來按照葉默的想法,他要憑借自己的第六感覺選擇一個方向疾奔.然後找到沙魂獸尸體的盡頭,那里應該就是他進來的地方.可是當他要選擇的時候,他發現兩個方向都有一種呼喚,讓他快點過去.

葉默趕緊定下心來,不敢再去細想.他的目光落在了剛才被他劈碎的那塊青石板上,剛才他之所以沒有劈開那個石碑,他有一種預感,那個石碑不能劈.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幻陣和魔獄禁地這種大手筆都是仙界的那個陸正群干的.現在那株小樹苗被他取走,陸正群知道了卻沒有下來,而是提前發動了沙魂獸.

陸正群沒有下來,不代表小樹苗對他不重要,小樹苗對他絕對非常重要.他肯定是沒有辦法下來,才發動沙魂獸的.那家伙下來一次,肯定非常的不容易,他應該是准備好了在幾百年後下來,可是沒想到小樹苗提前出了問題.最好找到那個家伙下來的途徑,將他下來的路堵死,讓他氣瘋掉最好.

葉默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估計很難.他將目光轉移到了這個黃泉路的石碑上,這個石碑突兀的出現在這里,讓人有一種要毀去的沖動,而且這種沖動絕對不是本心而發,而是受到了這里面幻陣的影響,他才有這種沖動,這很不正常.為什麼幻陣要他毀去這個石碑?他的心神如此堅定也差點中招了.

就在這個時候,葉默再次發現眼前的青石路又一次消失,他只是踩在了一片細沙之上,沙上面還有無窮無盡的沙魂獸尸體.

和之前不同的是,被他破碎的那塊青石板並沒有消失,還有那個石碑也在沙石地上屹立如故.葉默這次倒是非常冷靜,他已經知道這個陣法的層次要高于他現在的陣法修為,所以他看不出來.

葉默剛想攝起一塊碎裂的青石帶到金頁世界研究一下,這到底是真的還是虛幻,就看到一陣陣刺眼的光芒在他的眼前亮起.葉默下意識的後退了數步,隨即在他劈開的青石上出現了一個圓形的光柱.

葉默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他剛想祭出'紫銊’對著那光柱一刀劈下去,卻聽到一陣大笑聲傳來.一名金衫修士突兀的出現,而那光柱也隨之消失不見,此時葉默發現那幾顆碎裂的青石已經變成了灰褐色.

虛仙?葉默看見這名修士心里立即就是一驚,眼前這修士的真元波動和他截然不同,倒是和那個自爆的秉深有些類似.

那金衫修士冷冷的看了一眼葉默,手中的一張青色符箓已經帖在了身上,然後他突地祭出一杆綠色的長槍,手一抖,那長槍忽然幻化成了一道綠線.

當葉默看見那道綠線並不是向他而來,而是向那個寫有'黃泉路’的石碑而去時,心里立即更是有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甚至想都沒有想,'紫銊’全力劈出,直接攔在了那石碑前面.

"轟"

巨響聲中,紫色的刀芒和綠色的槍芒四溢,一道道清晰明顯的空間裂縫出現,數十道空間風刃射出.這些空間風刃就算是打在了葉默的身上,葉默也不會在意,甚至都不會撕破他的護甲,可是葉默卻偏偏感覺到他應該躲過這些空間風刃.

他並沒有猶豫,直接躲過了那幾道對他不能造成任何傷害的空間風刃.然後抓住'紫銊’站在了石碑之前,他有一種直覺,這個石碑絕對不能被打碎.

剛才他打碎了一塊青石,就被光柱傳送陣送來了一個虛仙,如果他打碎了這塊石碑,那會怎樣?

"咦……"

那金衫修士看見葉默和他硬拼一招,竟然沒有被劈飛,只是稍顯狼狽的躲了幾道空間風刃就沒事了,頓時驚異出聲.修真界什麼時候有這種厲害的修士了?他就算是在修真界修為被壓制了一些,無法發揮出虛仙百分之百的實力,可他是一個虛仙啊.哪怕真元還沒有完全轉化為仙元,也算是仙人.

"難怪敢動大人的東西,原來是覺得自己有幾下了."那金衫修士盯著葉默譏諷的說了一句.

葉默暗中提防這這個虛仙,沉聲問道:"剛才是不是因為我打碎了一塊青石,這才讓你下來?"

那金衫修士淡聲說道:"你倒是不笨,看在你修為不錯的份上,如果你願意為天主效力,交出你不應該得到的東西,天主大人說不定會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葉默不置可否的說道:"你一下來就要打碎這石碑是什麼意思?難道打碎石碑後會有更厲害的人下來不成?"

那金衫修士冷聲說道:"這些不是你應該管的,你是同意還是不願意?說吧?"

"你做夢吧,你要做陸正群的狗是你的事情,別牽扯上你大爺."葉默譏諷的說道.

葉默說這句話也是試探,他還不敢肯定這些是不是和陸正群有關系.

"果然是你干的,小子,秉深為什麼會死?東西是不是被你拿走了?"金衫修士忽然露出猙獰的表情,手里的長槍嗡嗡嗚咽起來,似乎隨時都要將葉默撕裂.

果然是和陸正群有關系,葉默只是稍微一試就試出來了,反而不驚,直接祭出一個下品真器護盾,繼續不屑的說道:"要打就打,少廢話."

那金衫修士聽到葉默的話更是怒火難以遏制,區區一個化真八層修士也敢對自己說要打就打的話.

此時他更是不再說話,手里的長槍帶起一團綠色的槍焰,這一次沒有攻擊石碑,而是直接殺向了葉默.槍還沒到,綠色的槍焰已經將周圍的空間燒的噼啪作響.對他來說,葉默那下品真器護盾的防禦效果和沒有防禦護盾的效果是一樣的,他的一點槍焰就可以將葉默的下品真器融化了.

這一槍比起剛才他要毀滅石碑的那一槍要凶猛的太多了,葉默感受到大氣磅礴的槍勢席卷而來,周圍所有的空間都在這一槍的籠罩之下,可是葉默心里卻偏偏湧起一種古怪的感覺.

對方這一槍超越了和葉默以往打斗的任何修士,比各種各樣的法寶都簡單明了,竟然讓葉默在這一刻有了一絲明悟.

下一刻,葉默的'紫銊’已經劈出,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是,葉默的這一刀沒有帶起絲毫的紫芒,就好像一把普普通通的菜刀,就這樣一刀劈了出去.

刀剛剛出來的時候,那金衫修士還在冷笑,他知道葉默不錯,之前他倉促下的一槍對方竟然可以擋住.可是自己這一槍可不是倉促之下的,區區一個化真八層修士,也敢和他這一槍相斗?

可是片刻之後,他的臉色就是一變,葉默這一刀竟然帶動了周圍的殺勢,無窮無盡的殺意向他狂卷而至.刀出來的時候,還是普普通通的一刀,可是他感覺到那刀的殺勢和殺意的時候,這一刀已經完成形成了刀勢,氣勢恢弘龐大似乎直接要劈中他最弱的那一點.

他不知道葉默是第一次感悟到刀勢,而葉默之前就對境有一定的理解,所以葉默的這一刀不但刀勢驚人還直接攻擊弱點所在.

自己一個虛仙修士,竟然對一個化真修士露出膽怯,這金衫修士心里大是不忿.他毫不猶豫的祭出了一塊方磚形狀的防禦法寶,手里的長槍去勢更急,他要在葉默的刀勢徹底完成之前,先殺了葉默.

就算是殺不掉葉默,自己的這種槍勢,對方也必須要躲避防禦.之前他連幾道風刃都要躲避,自己的這一槍他不躲,那只有死.

金衫修士的金磚法寶瞬間就變成了方圓數丈大小,完全將這金衫虛仙遮掩起來,就算是葉默再厲害,這一刀也必須要經過這金磚法寶.

葉默目無表情,手中'紫銊’帶起的刀勢和殺意更是越來越強烈,他有一種感覺,就是他這一刀和幻云刀法完全不同.這不是幻云刀法,可是他對這一刀的欲望偏偏很強烈.不要說他已經預料到了要和對方硬拼一招,就算是沒有預料到,葉默也打算將這一刀劈下去.

金衫虛仙愈發感覺到不對勁,他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唯一能做的只是將手里的綠槍激發的更快.

說來話長,其實半息時間都不到.

"咔"的一聲,綠色長槍撞擊在葉默的下品真器護盾上,那下品真器護盾猶如一張曬干了的白紙一般,四分五裂,沒有擋住綠色長槍的半分.

金衫修士心里一喜,他知道對方完了,他這一槍可不是幾道風刃了,被綠焰槍刺中,根本就不可能活命.不要說是槍刺中了,就算是槍尖的綠焰也要將對方燃燒成為灰燼.

可是這金衫修士發現對方依然沒有絲毫躲避的念頭時,忽然感覺到了一些不妥.至于什麼地方不妥,他又說不出來.按理說這個時候對方應該會極力躲避才是,而不是一味的攻擊自己.對方躲不開是一回事,躲不躲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相信葉默就算是躲也躲不開,可是他偏偏沒有躲避.

"轟……"

葉默的'紫銊’直接劈中了對方的金磚防禦法寶,而一直沒有紫芒出來的'紫銊’在劈中金磚的同時,就激發出了無數的紫色刀芒.

"噗……"

金衫修士的綠色長槍同時擊在了葉默的身上,綠焰四溢,那火焰瞬間就將葉默完全裹住.

上篇:第十一卷 為求月票,我不擇手段了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七章 斷了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