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七章 斷了你的路  
   
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七章 斷了你的路

金衫修士的綠焰槍刺中葉默的瞬間,他就知道上當了.對方的身體甚至堪比下品仙器,再加上真元激蕩,他的綠焰槍竟然只是刺入了幾寸就卡在骨中,再也無法進入一毫.

這還不是最讓他驚駭的,最讓他感覺到驚恐的是,葉默在綠焰的包圍下,竟然無動于衷.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在葉默的體表升起一團淡淡的紫色火焰,完全將他的綠焰擋在了外面,甚至開始吞噬綠焰槍激發出來的綠色火焰.

"紫色的'霧蓮心火’…"金衫修士驚駭叫道,他完全不敢相信一個修真界的修士竟然有紫色的天火.他見過最逆天的修真界修士有一個青色的天火,可是他今天竟然看見了紫色的天火,這種天火很多仙界的修士都不一定有.

葉默經曆過煉體的殘酷,金衫虛仙的綠焰槍刺入骨頭給一般的修士完全無法忍受,可是葉默卻好像沒有看到一般,真元猶如不要命一般的注入到了紫銊當中.

"咔咔……"

金衫修士頭頂的金磚在紫銊的紫色開始四溢的時候,瞬間開裂了一道縫隙,然後迅速的縮小.

"噗……"

金磚被紫銊一刀劈飛,而葉默的刀光不見絲毫停止,直接從這金衫修士的肩膀劈下.

一道血光閃過,這金衫修士的肩膀連同手臂一起被葉默的紫銊一刀劈走,不等這手臂落在第地上,紫色的刀芒已經將這手臂攪成一團血霧.

金衫修士臉色蒼白的倒退數步,他知道不是他打不過對方,而是被對方算計到了.作為一個虛仙,他的長槍無法傷害葉默更深的時候,他就知道葉默絕對是神境的煉體修士.

一個化真八層的修士,如此年輕不說,還是一個神境的煉體修士.這種事情就算是在仙界也是讓人震驚無比的,可是自己偏偏碰上了.如果對方不是煉體修士,他那一槍早就讓眼前的這個化真修士變成血霧了.

"你的確是奸詐無比.難怪秉深會死在你的手里."金衫修士眼神冒火的盯著葉默,如果可以,此時他已經將葉默嚼碎吞了下去.自己堂堂一個虛仙,竟然被一個化真修士所傷,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葉默吞下一枚丹藥,並沒有理睬這虛仙的話,他剛才很遺憾,沒有盡興.在他被綠焰槍刺中的瞬間,他那一刀的領悟完全消失了.也就是說,如果對方的綠焰槍能晚個一息的時間,他的刀法將進階到一個全新的領域.

"可惜,你已經沒有機會了."這金衫修士說完,手一揚一個黑色的玉瓶瞬間出現在兩人的上空.隨即他張口就是一口精血噴了上去,然後單手打出無數的手勢,一陣陣輕吟,"給我輪……回……"

'輪回’兩個黑色的大字從黑色的玉瓶中緩緩飛出,然後這兩個字漸漸變大,將周圍所有的空間都籠罩了起來.周圍似乎起了一陣陣的陰風,陰風中帶著嗚咽的聲音在葉默耳邊響起.

葉默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山神廟,在廟里他手里正拿著一塊黑漆漆的饅頭,正當他要將饅頭放入口中的時候,忽然感覺到饅頭一空,一個老者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靈根一般,不過去我神藥門做一個煉丹童子卻也夠了……"那老者笑著摸了摸他的頭發.

葉默心神一凜,'三生決’運轉之下,他自動的清醒過來.他立即就知道這是一個引動心魔的法寶,可惜這金衫修士用錯人了.自己修煉的是'三生決’,而且修煉的地方是'苦竹’邊,渡劫甚至連心魔都不生,豈能懼怕這個法寶?如果不是因為這里是幻陣之中,他甚至連剛開始的那個念頭都沒有.

那金衫修士看見葉默面露癡呆的樣子,抬手一按,那兩個大字就要落在葉默的頭頂.

可是葉默這個時候卻突然睜開眼睛,看著這金衫修士微微一笑.這金衫修士瞬間就明白過來,對方根本就沒有被自己的輪回瓶控制住.

他的臉色立即就變得驚駭起來,在這之前他絕對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是如此逆天,一個修真界的化真八層修士而已.他之所以一下來就要擊碎石碑,倒並不是怕了葉默,而是因為大人的命令.大人要親自下來,就必須要擊碎石碑.

現在知道葉默不是他能對付的,這金衫修士想都沒有想,連玉瓶都不收回來了,就揭下了身上的那張符箓.

只是不等他將符箓取下收起來,葉默的紫銊已經劈出.

那金衫修士瞬間就感受到了周圍完全被束縛住,他更是不要命的催動自己的仙元力,想要讓天地規則帶他離開這個地方.

如果他不逃,祭出綠焰槍來,或者還可以和葉默打斗一番,說不定還能找個機會逃走.可惜的是一旦他逃了,在葉默的域下想要眨眼就離開,那根本就不可能.

葉默數次被人以飛升逃走,此時怎麼可能不注意?

幻云域殺刀劈出,葉默的域和刀域重疊在一起,這金衫修士更是遲緩起來,但是仙元力運轉之下,他一個呼吸不到,就再次完全掙脫了葉默的域.一個呼吸很短,一個呼吸有的時候也很長,至少葉默有這一個呼吸已經足夠了.

此時這名金衫修士已經明白,此時他最錯誤的做法就是轉身就逃.如果他不逃,他掙脫了對方的域,可以擋住對方的攻擊後任憑天地規則將他帶走.可惜的是他明白的太晚了點,葉默那門板一樣的紫虹已經劈在了這名修士的身上.

一團血霧噴起,幾乎是在同時,葉默就已經喚出了'無影’,'無影’根本就不用葉默指揮,已經到這瞬間就撲向了一個要逃走的元神.

這是一個虛仙的元神,葉默還在擔心'無影’會不會虛不受補的時候,'無影’已經吞噬掉元神搖搖晃晃的沖向了葉默.葉默趕緊隨手一帶,將'無影’送進了金頁世界,這才伸手將那斷裂的金磚和輪回瓶也收了回來,再撿起地上的綠焰槍.

讓葉默疑惑的是,他還是沒有看見戒指,這幾樣法寶估計是這個金衫修士溫養在丹田中或者通過別的辦法帶下來的.沒有拿到戒指,葉默心里很是不爽.他不知道是仙界不能帶戒指下來,還是別原因.

如果能得到一個虛仙修士的戒指,里面至少也有個數萬仙晶什麼的.可惜的是他從秉深身上和這個金衫修士身上,都沒有得到戒指,秉深身上甚至連一個法寶都沒有得到.

葉默將幾樣東西都用禁制封住,現在他沒有時間查看這幾個法寶,他要的就是快速找到出口.還有這個石碑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金衫修士一下來,首先就要打碎這個石碑?

葉默再次走到石碑面前,他越看這石碑,越覺得古怪.葉默隨手一帶,想要將石碑帶進自己的金頁世界,等以後再研究,可是卻發現他連山脈都能移走的神識根本就無法移動這個石碑.

沙魂獸應該已經殺光,可是這里又多了一個石碑.一塊青石就可以引下來一個虛神修士,那這個石碑如果碎了,會不會引下來更厲害的修士?想到這里,葉默甚至感覺有些寒意.他一個人倒也算了,可是在南安洲他有一個墨月之城.如果真的是引下來了陸正群,以陸正群心狠手辣的手段,肯定是滅光整個洛月大陸修真界.

愈發不安的情況下,葉默直接取出了時間陣盤,他這是第一次將時間陣盤拿出來用.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如果不將這個石碑研究透的話,他根本就不能安心離開這里.

時間陣盤在七枚仙晶的作用下迅速旋轉起來,將葉默和這個石碑完全包圍在了陣中.

一個月後,葉默滿臉疲憊的收起了時間陣盤,他已經完全弄清楚這個這個石碑.這個石碑不但是整個幻陣的陣心所在,更是一個類似于'魚躍龍門’的東西.

石碑中間含有一道符箓,那符箓被石碑封印住,就是葉默也無法認識這是什麼符箓,但是他肯定這符箓絕對是仙界的頂級貨.

石碑中的禁制會在一定的時間之後爆炸,當石碑爆炸後,里面的符箓會被激發,然後形成和那金衫修士下來一樣的傳送光柱,可以從仙界直接傳送到修真界.

而之前那無數的青石板組成的青石路,只是由七塊青石板組成的幻陣而已,這七塊青石板都在石碑之中.只是這個陣法已經超越了九級陣法,葉默沒有研究透之前,他也不清楚.青石板被他打碎了一塊,現在還有六塊.

這七塊青石板每一塊里面也都有一張符箓,只是符箓的顏色更淡,波動也遠遠不如石碑中間的那張符箓.

葉默猜測只有打碎了石碑後,激發的那張符箓才有可能讓陸正群下來,其余的石板打碎了,每次能下來的也只是一個虛仙修士而已.至于剛才那虛仙修士一下來,就貼在身上的那張符箓,是控制住一定的時間內不被飛升規則帶走,否則他一下來就要再次飛升.

這個幻陣布置的並不是很複雜,葉默估計充其量也只是一個下品仙陣.他沒有研究過仙陣,現在他能在一個月內研究出這個陣法,顯然這個陣法不會是仙界頂級的陣法.

但是葉默不會以為陸正群的陣法水平就是這樣了,在修真界布置陣法,或者受到了修真界的各種限制,無法布置更高級的陣法,這也是有可能的.

知道這個石碑是陸正群下來的路,又是幻陣的陣心,葉默可不會讓這樣一個定時炸彈放在這里.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六章 再戰虛仙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七八章 楛棘嶺的化真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