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六章 殺人奪弓  
   
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六章 殺人奪弓

那化真九層的副城主冷笑一聲,忽然祭出一把鋼傘,對身後一起過來的兩名劫變修士說道,"將那兩個女修拿了,帶回去再說."

說完,他手里的鋼傘已經發出了一聲沉悶的爆響,那傘面的黑布竟然幻化成了一個巨大的黑網消失不見.而鋼傘打開後將近千根的白芒一閃而出,這些白芒射出後,立即又幻化開來.每一條白芒重新分裂成為無數的銀色芒刺,就好像葉默的幻云分裂刀一般無窮無盡,只是瞬間,就將葉默周身空間完全籠罩住.

而此時那名化真修士手中烏黑色的傘柄卻還沒有出手,顯然在等候時機,或者是認為這把傘柄根本就不需要出手.

周圍的空間隨著這名化真九層的修士動手,瞬間就凝固起來,似乎就是被那些芒刺圈起,然後形成了凝固狀態.

一塊直徑十數丈的黑色大網被這無數的銀色芒刺照射後,隱約出現在了葉默的頭頂.很明顯,這塊黑色的大網就是剛才隱匿的傘面黑布.只是此時比剛才隱匿的時候,要大了數倍,而且也封住了葉默周圍的空間.

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能逃出這種恐怖的銀色芒刺,也會被那等待多時的黑色巨網網住.或者說哪怕沒有被網住,邊上還有一把烏黑擇人而噬的傘柄長槍等著.

那兩名劫變修士看見副城主已經動手,更是毫不客氣的一左一右繞開了這銀芒閃爍的戰斗中心,向洛影和解幼槐而去.

葉默冷哼一聲,銀芒還在幻化分裂的時候,紫銊已經祭出,他甚至都沒有看鋼傘白芒傘骨和幻化出來的銀芒所在,就是這樣平平一刀劈出.以他對境的理解,這一刀根本就不需要去看.

一道紫芒閃過,那些白芒就好像送到紫銊前面一般,被紫虹掃了一遍.

"咔咔"的刺耳聲傳來,鋼傘的扇骨斷裂,無數的銀芒頓時消散一空.而紫芒卻並沒有停下,只是突然中分開來,變成了一左一右.

"噗噗……"

兩道血光飛濺,剛才還一左一右的兩名劫變修士就被紫芒帶成了血霧,連元神也被紫芒融化.

那化真九層的副城主臉色大變,手里的傘骨更是不敢保留,毫不猶豫的帶起一篷烏芒刺了出去,同時黑色大網也更是迅速的罩了下來.之前他手里的傘骨之所以沒有刺出,不是留情也不是小看葉默,而是想要等候最佳時機.一旦葉默要躲避他的銀芒空間,他就催動黑網束縛葉默.

這樣一來葉默必定要選擇一個方向逃走,那個時候,就是他斬殺葉默的時機.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葉默的強悍遠遠出乎他的預料,他根本就不用躲閃,只要一道紫芒就破去了自己的銀芒空間.還從未有人能用一道紫芒能破去他的銀芒空間,甚至直接毀了他鋼傘上白芒扇骨的.

正因為這樣,這化真九層的修士才會如此自信.也正因為這樣,葉默破去他的扇骨後,他才會驚慌失措,直接刺出了手里的烏黑傘柄.

那傘柄一刺出,就帶起了一道烏色的光暈,同時一聲巨響從光暈中爆裂而出,似乎要將這片空間所有的東西都化為齏粉.

葉默伸出手,竟然直接抓向了那爆炸的中心,同時紫銊卻毫不停留的再次劈了下去.

這化真九層修士見葉默竟然敢用手抓他的傘骨爆,心里頓時一喜.

"嘭"一聲悶響,那烏黑傘柄的爆炸在葉默的手心被捏住了,而葉默的紫銊卻將空中落下來的黑網攪得粉碎.

這化真九層完全呆住了,他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還有人可以用手抓住他的傘骨爆?他此時才明白自己和對方相差有多大,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的.此刻他甚至連求饒的時間都沒有,一咬牙手中已經出現了一把紅色的大弓,幾乎是在同時,那大弓上就又多了一把紅色的粗箭.

根本就看不到他手的動作,只能看見他接連噴出數口鮮血,同時弓上的粗箭已經射出.刺耳的裂空聲音響起,一道比水桶還要粗的紅色箭芒射出,瞬間就封住了整個空間.

葉默第一次露出凝重的表情,這修士的修為倒也罷了,這把弓倒是很了不起.他竟然收起了紫銊,同時兩手帶起,周圍的空間瞬間就緩慢起來,就好像被阻擋的流水一般.

"咔咔……"一陣陣的細響發出,這化真九層的修士陡然感覺到自己的域寸寸破裂,而剛才射出的紅色大箭也變的緩慢了起來.

剛才對方根本就沒有全力出手,這化真九層的修士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驚駭叫道:"朋友住手,封某認輸……"

葉默冷笑,你說動手就動手,你說住手就住手,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多的好事?他根本就毫不理會,真元大手已經抓向了那支紅色的粗箭.

封姓的化真九層修士立即就知道葉默已經要殺他了,心里一狠,就要自爆,他很快就發現他連自爆都不能,對方的域太強大的了,而且越來越強大.

"這位朋友,封城主已經認輸了,就請住手吧……"又是一個聲音響起,隨即一道人影快速的過來.

葉默就好像沒有聽到的一般,真元大手已經抓住了那緩慢下來的紅色大箭,就算是這根紅色的粗箭被他的域束縛住,變得緩慢起來,可是葉默抓住這箭的時候,真元大手依然潰散了.甚至他的真元也一陣陣的翻湧,葉默毫不猶豫的直接伸手,再次抓住了這把紅箭,然後一拳擊出.

"箭是好箭,弓也是好弓,可惜你太弱了,連弓都沒有拉起來,也想用這弓箭殺人?"那封姓化真九層的修士看見一個真元拳頭來到他丹田的時候,同時聽見了這句話.

這是他這輩子聽見的最後一句話,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被一名化真修士的真元大拳擊殺.

"嘭"

血霧噴出,這封姓的化真九層修士被葉默一拳擊成了一片血霧,那把紅色的大弓和這化真修士的儲物戒指已經落在了葉默的手里.

此時那名叫葉默住手的人影才落在了葉默的面前,他呆呆的看著地上的三堆血霧,半天也沒有說出一個字來.

從他說話到過來,也不過兩息的時間,而這兩息的時間,葉默就已經殺了這名化真九層的副城主.這不是強悍,這實在是太強悍了.

葉默還把玩了一下手里的紅色大弓和這只紅色的粗箭,越看越感覺這弓箭不簡單.好一會,他才慢悠悠的將弓箭收起來,此刻周圍圍觀的修士一個個都噤若寒蟬,封副城主在角島城根本就是無人敢當面大聲說話的存在.他在角島城看中了誰的東西,只要他稍微多看了一眼,你就要將東西送給他.別說東西了,就算是他看中了任何一個女人,那這個女人也只能乖乖的去陪他.

角島城根本就是一個死城,這里沒有飛升的希望,沒有靈氣修煉,沒有靈石來源.就算是女人,在角島城也是有限的.而這些女人只要姿色稍微好一點的,沒有誰可以逃的過角島城的副城主,或者是副城主手下的幾個人.

如果在別的地方,沒有人會沉迷于女色上面,可是角島城這個不能修煉不能飛升的地方,或者女人才是他們唯一的樂趣.

木無琿更是心驚膽顫,他慶幸自己剛才沒有得罪這個外來的狠人,以後這個外來的狠人肯定是角島的第一人.要是得罪他了,還不如自盡來的痛快.

"你是城主?"葉默掃了一下眼前的這名後來的修士問道,眼前這個叫他住手的修士也是化真九層.之前他和封姓的城主在打斗的時候,這個化真九層的修士一直在邊上看著,直到他要殺封姓城主的時候,這名修士才出來.卻不知道葉默的神識強悍,就算是有屏蔽神識的陣法,他的神識刀也攻破了.

這化真九層的修士聽到葉默問話,連忙抱拳說道:"是,本人不才,是角島城的城主王境.朋友莫非剛剛來到角島?"

王境說話的語氣很是客氣,就好像剛才副城主和另外兩個人不是葉默殺的,葉默只是一個新來的客人而已.

雖然他沒有說,可是周圍的人都明白,王境是害怕葉默.葉默呼吸間,就斬殺了修為和他差不多的副城主,如果他敢得罪葉默,那就是尋死.

"沒錯,我是剛到角島,幾個討厭的蒼蠅被我拍死了."葉默淡聲說道,這種封閉的地方,完全沒有任何道理可言.

王境訕訕一笑說道:"沒錯,那封銑仗著修為不錯,在角島城欺壓修為低的修士,還縱容手下的人欺壓.如果不是這里根本無處可逃的話,角島城的修士早就走光了."

見葉默並沒有任何表示,王境只好繼續說道:"現在朋友殺了王境,也算是給我角島城一片安甯.以後朋友就是我角島城的城主,王某願意讓出這個城主的位子,當一個副手.只是沒請教朋友如何稱呼?"

葉默一來就強勢殺了封銑,角島窮的叮當響,他這個城主也沒有幾顆靈石能拿出來,在角島城能拿出上萬靈石的修士是寥寥無幾的.唯一能拉攏葉默的只能是這個城主的位置了,所以王境開口就邀請葉默當角島城的城主.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五章 角魂藻和海角城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七章 海角,沒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