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七章 海角,沒有出路  
   
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七章 海角,沒有出路

葉默知道王境的心思,他怕自己想要城主的位置,直接殺了他.這個地方葉默怎麼可能留下來當城主?就算是實在走不掉,他甯可撕裂虛空進入虛空裂縫,也不願意留在這里終老.

葉默一擺手打斷了王境的話說道:"我叫葉默,王城主,我不會留在這里當副城主.只是想向王城主打聽一件事,不知道王城主在角島過了這麼多年,對離開海角有沒有一點線索?"

王境苦笑道:"葉兄,我不知道在我之前的那些前輩有沒有想過怎麼出去,可是我卻試過數次,每次都是差點隕落在海角的角魂藻之下,特別是那些暗藻更是防不勝防.後來我就淡了這個心思,但是每年海角島都會有許多修士離開海角島尋找出去的道路,可是這些修士一個都沒有回來.我知道他們不是已經找到出去的路了,而是都隕落在了海角之中.海角,是沒有出路的."

葉默頓時皺起了眉頭,他想不到王境作為海角城的城主,在海角島住了這麼多年,竟然連一絲線索都沒有.一個住了數百甚至有數千年的修士都沒有線索,自己幾天就能找出線索來,這根本就不現實啊.

"葉兄,封銑現在已經不在,他的住處卻是極盡豪華,那片地方現在就歸葉兄……"王境再次對葉默進行拉攏.

葉默不等王境的話說完,就直接打斷拒絕道:"不用了,我自己有住處,多謝王城主了."

對王境這種人,葉默是沒有半分好感的,再說這海角城里面別的不多,就是空地多.

說完葉默帶著洛影和解幼槐走到一片空地處,祭出了一個房屋形狀的法寶.只是瞬間,那房屋真器法寶就變成了一個占地數百平分米的別墅.

不要說王境和其余的角島修士都愣住了,就是解幼槐也有些愣神的看著葉默.誰會花錢去買這種真器?還是極品真器,靈石多了沒地方花嗎?

只有洛影知道這個房屋真器是葉默自己煉制的,房屋真器里面的東西還真的很齊全.這種空間極品真器尤為珍貴,可是別人煉制空間真器都是盡量加大空間,然後存儲東西.從未有人像葉默這樣,煉制一個空間真器房屋.

葉默帶著洛影和解幼槐三人進入別墅,他絲毫不在意房屋外面有什麼危險,這個空間真器,他在外面布置了一個九級的防禦陣法,就算是化真修士也不可能很快就打破這個九級陣法.

看著葉默三人進入屋子,王境半晌才搖了搖頭,這修士太富有了.極品真器房屋隨身帶,這簡直就是奢侈品當中的奢侈品.這東西完全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只有傻瓜才會將大把的靈石花在這種極品真器上面.

"葉大哥,你還有這種好東西?我爹說極品真器價格非常貴的……"說到這里解幼槐似乎想起了之前葉默還借了一件極品真器給她,連忙取出那極品真器遞給葉默說道:"葉大哥,這是你借給我的,現在我不用了."

葉默將極品真器推給她說道:"這東西我多的很,送給你了."

"啊……"解幼槐第一次聽人說極品真器多的很,就算是一個頂級的煉器宗師,也不可能說極品真器多的很吧?

洛影微微一笑說道:"葉默這東西確實是很多,你就收起來吧."

葉默是一個頂級煉器宗師,而且在索安山那里雖然沒有得到什麼靈丹和靈草,卻有許多的煉器材料.而且索安山的東西都是頂級的,他那里會沒有材料煉器?更何況當初他自己也在虛空裂縫中收集了許多,可以說論材料和靈草,比葉默富裕的還真很難找出來.

聽了洛影的話,解幼槐沒有再推辭.她看見葉默隨便拿出來的都是極品真器,再推就是矯情了.

"葉大哥,現在我們怎麼辦?"解幼槐得到了一件極品真器雖然很開心,但一輩子困在這個荒涼不能修煉的角島上等死,實在是一種煎熬的事情.

洛影卻並沒有任何著急,表情甚至都很平靜,她相信葉默會有辦法的,再說就算是葉默沒有辦法,她和葉默在一起,也並不擔心.

"不用擔心,那王境早就被歲月磨去了棱角,只想就這樣活過幾年就算了.但是海角城還有許多不甘心的修士,他們肯定會千方百計的尋找出路.這些修士就算是找到了出路的線索,也不會隨便告訴別人的.我們只要放一個牌子在外面,如果有願意出去的修士,並且知道一些海角出去線索的,可以和我們合作."葉默胸有成竹的回答道,看來並不著急.

見葉默和素素姐都不急,解幼槐也收起了焦急的心態.

……角島雖然不小,可是角島城卻不大,而且城中總共才十數萬人,消息傳遞起來就非常迅速.

只是短短的半日時間,角島城來了一個一流高手,十個呼吸不到就斬殺了角島城副城主封銑的消息就傳出去了,一些和封銑有仇的修士更是暗中慶祝.

而葉默三人住在極品真器的法寶洞府里面,這個消息傳的更快了.所以當葉默在住處貼出尋找離開角島的合作修士時,這個消息也是片刻間傳遍了所有的人.

王境當然時時刻刻在關注著葉默的消息,當他看見葉默貼出這個消息後,立即不屑的搖了搖頭.古往今來,多少人想要離開角島,可是有誰能做到?古往今來,有多少人被困在海角之中,誰不想來到角島?可是又有幾個幸運的人能來到角島的?現在他們已經在角島了,應該慶幸,而不是以尋找出路的方式去尋死.

"不用管他了,等過段時間,他明白海角是沒有辦法出去的,他就會安心再回到角島城."王境對前來稟報消息的修士擺了擺手,並沒有在意葉默的一舉一動.

不單單是角島城的城主王境,角島城幾乎是所有的人都在議論葉默三人.角島只有這麼大的地方,只有這麼多的人,發生了一點事情,又有誰會不去關注?

"那個叫葉默的修士居然要找人合作離開角島,你說會有傻子去合作嗎?"在角島的坊市中,幾名無聊的凝體修士也在議論葉默的事情.說葉默傻子的是一名身材極高的男修,說話間語氣中還帶著不屑.

"那你會去合作嗎?"旁邊有人反問道.

"我是白癡嗎?明知道是死,也去送死?"那高個男修立即不高興的反駁了一句.

"可惜了……"又有一名修士插口說道.

"可惜什麼?"

"可惜那兩個女修,特別是那個身穿黃衣的女修,絕對是我生平見過最漂亮的女修了.她們和那個叫葉默的人一起去海角找出路,還有活著的機會嗎?"

"你不想活了?時修武因為敢出一千靈石買那個女修,被那個姓葉的化真前輩一巴掌差點拍死,封銑為他出頭,結果一樣被殺了.城主王境為了討好那個葉前輩,已經殺了時修武,你還敢說那女修……"

"你小聲點成不?我們在這里說說也沒有人知道,難不成你會去告密?咦,幸溪去什麼地方了?他不會去告密吧?"

"幸溪不是那種人,你要說他願意去和那個葉默前輩合作倒是有可能,要說他會告密,我不大相信."

……海角城的一處極其簡單的房屋里面,一名黑瘦的男修和一名方臉壯實的男修正相對而坐.而那名黑瘦的男修就是剛才從坊市里面悄然離開的辛溪,他聽到葉默說找人合作要離開角島的消息後,立即就坐不住了.只是別人談性正濃,他也沒有去打攪.

"你說我們去和那個剛來的葉默合作?"半晌後,那方臉男修才沉悶的回了一句.此人正是辛溪的哥哥幸翼,幾十年前,兄弟兩人因為追殺一頭妖獸,同時陷進了無心海的海角.

"是,哥哥,難道你不想回家?我們都是凝體修士,如果再留在海角蹉跎下去,只能等死."辛溪沉聲說道.

幸翼搖頭說道:"你也知道我一直在想著出去的路,怎麼不想回家?如果不想回家的話,我怎麼可能每天早出晚歸的,就是為了尋找如何離開海角.只是那葉默修為太過高絕,而且殺伐也果斷.萬一我們和他一起走,哪里不下心冒犯了他,在海角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辛溪立即回答道:"那葉前輩是一個修為高絕的大能不錯,否則也不可能簡單就殺了封銑.可是他的修為越高越好啊,這是我們的機會.否則靠我們兩人,就算是有了一些線索,也無法走出海角.再說了,大丈夫死就死了,留在這里面活受罪干什麼?大嫂在家等你幾十年了,難道你就不想?"

幸翼歎了口氣說道:"你見我每天都出去尋找出路,幾十年如一日,就知道我不是不想.可是我們兩人才凝體修為,對方化真前輩,我們憑什麼和他合作?"

"就憑我們對海角幾十年的探索和經驗,而且還有一些出去的心得.如果這次機會不把握住,以後絕對不再有機會."辛溪肯定的說道.

幸翼沉默了好一會才突然站起來說道:"好,不過我們要觀望一段時間,看看那個葉前輩為人怎麼樣,畢竟我們也只有這一次機會."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六章 殺人奪弓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四九八章 海角中抓角魂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