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二章 互利的交換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二章 互利的交換

岑千琴甚至做好了准備,一旦葉默來強的,她將自爆,就是那些玉簡也要跟隨著她的自爆全部爆裂.她卻不知道,如果葉默來強的,她豈能有機會自爆?

就在她極度不安的時候,葉默忽然取出十五塊角魂藻,然後又取出兩個玉瓶遞給她說道:"用這些東西換你那些玉簡,不,不是換,只是讓我在複制一份.當然我離開的時候,照樣帶你走."

岑千琴以為葉默要動手了,沒想到葉默竟然拿東西和她換.她還在想著如果不換的話,也是死路一條的時候,卻發現了葉默取出來放在她面前的東西竟然是角魂藻.

"角魂藻……"岑千琴震驚的叫了出來,很快她就發現這些角魂藻不但成色極好,而且還有五塊暗藻.這,這簡直是飛來橫財.

角魂藻的珍貴岑千琴豈能不知道?她在角島生存了十幾年了,早就想弄一塊角魂藻,可惜的是她能力有限,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角魂藻來去縱橫,連一個邊她也弄不到.而現在,葉默不但拿出來了十五塊角魂藻,還有五塊暗藻.

角魂藻的暗藻就算是在海角城也是絕無僅有的好東西,這麼多年來,岑千琴在海角島也見識過別人的交易,也見識過各種各樣的角魂藻.可就是沒有見過有葉默拿出來這種成色的,更不用說暗藻了.

岑千琴下意識的抓起其中一枚暗藻,雪白的暗藻落在她的手心,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愉悅和舒爽傳來,岑千琴就知道,眼前的角魂藻都是海角中的頂級貨色.

葉默一口氣拿出這麼多的角魂藻,他到底在海角中得到了多少角魂藻?岑千琴是第一次看見可以在海角中抓取暗藻的修士,而且第一次看見能抓到這麼多角魂藻的修士.

不要說葉默一次性拿出這麼多的角魂藻,就算是拿出一枚暗藻,她也要換了.既然葉默打算換,那就說明對方不是一個持強之人.再說了,這些玉簡對方只是複制一份,也不是全部拿走.

"前輩,我願意換,只要前輩願意帶我離開海角."岑千琴努力的要讓自己平靜下來,可是她發現她的聲音就是無法平靜下來.

葉默點點頭說道,"那當然沒有問題,離開海角是有小命危險的,你要做好這個准備."

"前輩,晚輩知道,就算是死了,晚輩也願意和前輩一起離開海角,生死不論."岑千琴堅定的說道.

葉默點點頭,他對岑千琴的態度很是滿意.如果說十幾天前他離開海角還真的有可能隕落,可是現在他離開海角根本不會有問題,大不了再次回到角島而已.那些對別的修士來說致命的角魂藻,現在在他的眼里只是一塊塊可以修煉神識的寶貝而已.

岑千琴取出六枚玉簡遞給葉默說道:"這是先祖留下來的玉簡,前輩請複制."

葉默沒有想到那個岑金嶺竟然留下來了六枚玉簡,他點點頭,取出幾枚空白玉簡開始複制.

岑千琴小心的用十五個玉盒將這十五枚角魂藻裝起收起來後,這才拿起了余下的兩個玉瓶.

"劫生丹?真靈丹……"岑千琴徹底的驚呆了,她想不到這余下的兩個玉瓶里面竟然只有兩枚丹藥,一枚劫生丹,一枚真靈丹.

十五枚角魂藻加上這兩枚丹藥,不要說在海角的角島上,就算是在外面她也千肯萬肯的願意換.仙陣玉簡當然珍貴,可是再珍貴有這些實惠的東西來的珍貴嗎?

葉默在她心里的地位陡然再次拔升,這個化真前輩年齡看起來比自己還小很多,可是他不但修為通天,而且還如此富有.

當然這對她來說是占了極大的便宜,對葉默來說同樣是占了極大的便宜.他不但可以提前接觸到仙陣,而且還可以提前了解到,魔獄禁地和西積洲的印旗是不是和岑金嶺有關系.

"多謝前輩."岑千琴對葉默躬身施禮後,這次是完全相信了葉默.她確信了葉默正是她要尋求合作的修士.

葉默點點頭,將複制好的玉簡收起來,將原本還給了岑千琴,這些玉簡等會再看不遲.

"前輩,根據我的猜測,海角的仙陣有無數個潮汐流,只要掌控了其中一個潮汐流的規律,就可以找到這個陣法的一道陣門."岑千琴這次沒有保留,直接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雖然找到一個陣門和從陣法當中出去相差太遠,可這畢竟是一個機會.

葉默看著岑千琴問道,"那你已經知道了其中一個潮汐流的規律了嗎?"

岑千琴搖了搖頭,"我現在還沒有找出來,要找出這個潮汐流規律,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需要五十年到一百年."

葉默皺起了眉頭,他不認為岑千琴說謊,岑千琴是七級陣法宗師,絕對不會在這上面判斷錯誤.

他同樣不認為自己可以在極端的時間內就可以找出潮汐流的規律,他並不比別人聰明多少.或者說經曆的事情多了,還有'三生決’的幫忙,他的頭腦比別人更清晰更冷靜,這不代表他比別人更聰明.就算是自己比別人聰明,可以縮短一半的時間找出潮汐流的規律,也需要二三十年.他絕對不可能在這里等候二三十年,然後再出去的.

看見葉默皺眉,岑千琴不慌不忙的說道:"葉前輩不用擔心,這潮汐流的規律雖然我沒有找出來,可是角島上應該有人找出來了."

"誰?"葉默幾乎是脫口而出,根本就沒有想.

岑千琴聽到葉默這個字,就知道葉默要出去的心情比她還要破切,倒也並沒有繼續隱瞞說道:"就是一直在坊市厮混的辛家兄弟幸溪和幸翼,我想那兩個兄弟也是一心要離開海角城,如果不是他們的實力實在是太低了,根本無法擋住角魂藻,我都打算和他們合作了.我懷疑辛家兄弟已經掌握了其中一條潮汐流的規律,前輩貼出來的尋求合作公告,他們之所以沒有即刻來和前輩合作,那是因為他們在等待."

頓了一下,岑千琴肯定的說道:"我敢肯定只要前輩一回到海角城,辛家兄弟會第一時間來尋找前輩合作.他們上次看見有人敢闖前輩留在海角城的府邸,肯定以為前輩……"

葉默忽地打斷了岑千琴的話,冷聲說道:"有人敢闖我的住處?"

"是,不過那名修士已經被陣法絞殺了……"岑千琴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葉默已經向海角城方向遁去了,只是一道影子閃了一下,就消失不見.岑千琴不敢怠慢,連忙跟著追了過去.

葉默一到海角城就看見自己的陣法外面站著一名乘鼎五層的修士,那修士神情倒是恭謹,站著陣法外面朗聲說道:"兩位仙子,我家府主主辦了一個拍賣大會,請兩位仙子賞臉參加."

"我們不去了,謝謝你家府主,請回吧."洛影清淡的聲音傳來.

"我家府主還設立了靈果宴,專門邀請兩位仙子,如果兩位仙子不去的話,我回去不好交代……"那乘鼎修士還拿著兩張紅色的請帖在外面喋喋不休.

洛影卻微笑著走了出來,那名修士看見洛影出來,更是欣喜不已.他以為自己的邀請成功了,心里更是激動的怦怦亂跳.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冰冰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既然你回去不好交代,你就不用回去了."

隨即一道真元大手拍了過來,那乘鼎修士聽到葉默的聲音,頓時魂飛魄散,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那真元大手已經將他拍成碎霧.

"你回來了."洛影雖然知道葉默沒事,可是十天不回來,她心里也有些擔心了.

"葉大哥,你回來了."解幼槐也驚喜的跑了出來.

葉默拉著洛影的手說道:"嗯,我們進去再說吧."

解幼槐卻不等進去就說道:"昨天和今天都討厭死了,那個什麼府主的,每天派一個修士來這里聒噪,什麼拍賣會啊,什麼靈果宴啊,煩也煩死了."

葉默心里冷笑,那什麼府主以為用這種委婉的辦法,只要沒有冒犯到洛影,他回來就不會找他算賬,可惜的是,那府主實在是瞎了眼.如果他葉默這麼好說話的話,早就被人吞的骨頭渣子都沒有了.在這種地方豈能有道理可言?如果他不是一個可以斬殺封銑的化真修士,那府主還會用這種委婉的辦法?說不定早就上來抓人了.

遠處圍觀的修士看見葉默一回來就再次殺了一名乘鼎修士,而那名乘鼎修士只是一個邀請的下人而已.這叫葉默的化真修士殺心真是太重,好些修士都開始悄然退走.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惹到了這個殺神.

同時很多人在心里暗自幸災樂禍,那個化真四層的府主完蛋了.葉默沒有死在海角,竟然回來了,實在是出乎了很多人的預料之外.

葉默只是和洛影,解幼槐說了兩句話,一道遁影就出現在了身前.這是一名肥胖的白臉修士,他一來這里,就笑眯眯的對葉默抱拳說道:"葉兄,彭火羊久仰大名,今天特意擺了一桌靈果宴,還請葉兄賞臉……"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一章 等葉默的丑女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三章 三十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