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三章 三十三天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三章 三十三天

葉默直接打斷了他的話說道:"剛才被我殺了的那個乘鼎修士就是你的人,他說每天來這里騷擾的府主也是你?"

"是,是,我那下人說話不懂道理,多謝葉兄幫忙清理.我的意思其實是想通過結交兩位仙子來結交葉兄,葉兄可千萬不要……"

肥胖修士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感覺到周身一陣的冰冷,隨即他臉色就變了,再也不是剛才的那種笑眯眯的胖臉.

"嘭……."還沒有等他掙脫開來,一團紫色的火霧就將他包圍,一聲淒厲的慘叫傳來,那火焰在慘叫聲中消失的無影無蹤,似乎那火焰就是慘叫叫滅的.

可惜的是火焰消失之後,那肥胖的身影一樣的消失的無影無蹤.不要說灰渣了,連儲物戒指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一邊偷偷觀看的王境看見這一幕,背後再次出了一身的冷汗.在不久前他心里還在惱火彭火羊不守規矩,三個化真後期的高手還沒有出來,他竟然敢先動手.可是這種惱火此時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葉默回來了,而且一回來再殺一名化真修士.或者說只是呼吸間,就殺了一名化真中期的修士,彭火羊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王境勉強平複了自己的緊張,這才飛身快速的來到葉默面前笑著抱拳說道:"葉兄,那彭火羊自尋死路,我正要收拾他的,沒想到葉兄就回來了……"

葉默掃了一眼王境,王境下意識的僵直了一下,卻聽到葉默淡聲說道:"滾……"

王境剛才還帶著一絲笑意的臉頓時僵硬起來,他想不到葉默竟然如此不給臉面,這是什麼意思?自己好心來打招呼難道還錯了?這世界還有如此不講情面之人.

就算是棱角已經被磨平了,王境還是感覺到心里一陣陣的屈辱和堵悶,他一個化真九層的修士什麼時候被這樣的侮辱過?他感覺到自己的臉是一陣陣的發紅發熱,一股火氣蹭蹭的上升.只是當他再次看到葉默掃來的目光時,那火氣竟然一下就冰涼起來.

他知道如果要動手,估計也只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這個世界就再無王境此人.明白這個道理後,王境鐵著臉對葉默抱了抱拳,飛速的退去.

王境躲在一邊也就罷了,還來說漂亮話.這種修士這輩子也注定了在海角老死的份,兩面三刀的家伙,葉默連稍加辭色也懶得去做.

此刻岑千琴正好來到這里,看見了葉默叫王境滾,而王境一個字都不敢說,心里頓時感覺到了一陣陣的舒爽.

不單單是岑千琴感覺到舒爽,就是邊上其余一些修士也感覺到一陣陣的舒爽.被王境和封銑欺壓過的修士多了,來到這個角島,就意味著身上大半的靈石就會被角島幾個修為高的人弄走.

"前輩……"岑千琴上前叫了一句.

葉默點點頭說道,"進去再說吧."

……"我說幸虧沒有沖動吧,那葉前輩身手確實是不錯,可是去海角深處撲捉角魂藻,唉……"此刻在海角城角落處的屋子里面,幸翼歎了口氣說道.

辛溪也沒有想到葉默如此強勢的一個人,進入了海角深處也有回來,此刻他也有些佩服大哥的嗅覺了.按照他的想法的話,他早就找那個化真前輩去了,哪里還會等到現在?

"可是哥哥,如果這樣的話,我們這輩子豈不是出不去了?"辛溪有些不甘的說道.

"如果再過十年我們還找不到好的合作對象的話,我們自己就去試一下,死在這個地方,我實在是不甘心啊."幸翼眼里閃過一絲不甘,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之前……"辛溪有些疑惑為問道,之前他好像勸了哥哥好一會,哥哥才答應下來和那個葉默合作的,怎麼現在聽哥哥的意思,他早就想找人合作了?

幸翼沉聲說道:"辛溪,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那個葉前輩殺性很重,一來就殺了好幾個人,連副城主封銑都被他殺了.我們要和這種人合作的話,弄不好會粉碎聲碎骨的."

"可是葉前輩殺的那個封銑根本就該殺啊,我修為太低了,要是我的修為高點,我早就殺了他.那個畜生奪走了麻宇的妻子不說,還直接殺了麻宇,麻宇的妻子也自殺,這種人殺了又有什麼,殺的好."辛溪立即說道.

幸翼搖了搖頭,"你不懂我的意思,我不是說那個葉默殺了封銑殺錯了,而是他動輒殺人說明了他是一個極其嗜殺之人,一旦我們提供的消息沒有任何價值,他說不定立即會將我們兩人殺了.我們只是掌握了海角角魂藻每天移動的一些規律和角島部分位置落潮的時間而已,這東西誰知道對出去有沒有作用?"

幸翼說完這句話後,忽然站了起來,辛溪也站了起來,顯然兩人的神識都看見了外面的嘈雜,好像又出了什麼事情.

兩人急忙走出來,卻看見許多修士正聚攏在一起議論紛紛.

"什麼事情?"辛溪急忙擠了過去問道.

"彭火羊的洞府被哄搶了,現在他的洞府已經被另外一名劫變九層的修士占據了."一名同樣是凝體的修士隨口回答道,他並沒有看清楚是誰在問話.

"彭前輩不是化真中期……"幸翼小心的問道.

那剛才回答辛溪話的修士回過頭來不屑的對幸翼說道:"還化真中期?他早就被葉前輩滅掉了,一個呼吸……不對,一個呼吸好不到,就被葉前輩滅掉了.他也不想想,連封銑都被葉前輩滅掉了,他區區一個化真四層的家伙,也敢去葉前輩的洞府耀武揚威,這不是找死?"

"什麼?葉前輩回來了?"幸翼驚聲問道,問完後,他和辛溪對看了一眼,眼里都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那修士更是大聲說道:"葉前輩怎麼可能有事情?葉前輩修為通天,區區海角……"

只是他還在表達自己對葉默的敬仰之情時,辛氏兄弟早已消失不見了.

……此時葉默卻握住其中的一枚玉簡沉默不語,他想不到魔獄禁地的封印真的是岑金嶺布置的,岑金嶺被陸正群強行拉到洛月修真界布置封印和魔獄禁地的陣法.

主要是因為岑金嶺是從洛月大陸飛升的,而且對魔獄禁地很熟悉.這才是陸正群選擇岑金嶺的主要原因,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岑金嶺是一個散修.

葉默也明白了為什麼那封印的印旗被他打碎其中一個後,還有機會去打碎第二個,那是因為這本來就是岑金嶺留給他後人的修煉資源.

岑金嶺在所有的印旗當中都留下了破綻,就連那青石板路和石碑,也是他故意留下破綻來的.否則的話,葉默打碎第一個印旗的時候,其余的印旗就會自動潰散或者隱匿了.

岑金嶺留給後人的玉簡中明確的指出了,如果修為不到化真九層,陣法水平不到九級陣法宗師的巔峰,絕對不允許去動封印的印旗.如果到了這個程度後,岑家的後人去破印旗將不會受到反噬,而且那印旗更不會爆炸.

只要有岑家血脈的後人,去了魔獄禁地後,可以拿他留下來的玉簡去解開封印,然後取走封印里面的仙晶.並且岑金嶺在玉簡中反複叮囑了岑家的後人不要去碰通冥河中的那個秉深,顯然他也知道那小樹苗雖然好,卻不是岑家應該得到的東西.

岑金嶺甚至連岑家躲避沙魂獸的後路都想到了,但是讓葉默疑惑的是岑金嶺並沒有在玉簡中提及噬靈蟲.他只是提醒岑家的人飛升後,立即前往恭華天,切記不可去越衡天.

通過岑金嶺的玉簡,葉默也大致了解到仙界有三十三天,越衡天和恭華天只是其中兩塊天域而已.每一個天域都有天主,陸正群就是越衡天天域的天主,修為高絕.

玉簡還記載了仙界的一些規矩和勢力,葉默沒有心情去看,丟在了一邊.其余五枚玉簡都是介紹陣法的,而且每一枚玉簡都是介紹一個等級的仙陣布置,從一級仙陣到五級仙陣的都有,還有一些仙陣的示例.

岑金嶺留下了五枚玉簡記錄仙陣,顯然認為掌握了仙陣在仙界很重要.葉默大致看了一下,立即就知道這些玉簡他要研究透徹沒有數年的時間根本就不行.

葉默相信岑千琴的話,也相信海角是一個仙陣,而且還是一個等級不低的仙陣.不過他現在有機會研究仙陣的布置手段,他就不會將希望寄托在岑千琴的身上.

只有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是最把握的,哪怕他明知道岑千琴不會出蛾子,他也不會這麼做.

就在這個時候,葉默的神識掃到了辛家兄弟的到來.

岑千琴顯然也看見了辛溪和幸翼,立即對葉默說道:"葉前輩,外面來的兩人就是辛家兄弟,我猜想的沒錯,他們兩個在得知前輩回來後,已經找來了."

葉默點點頭拿出一個通訊珠給解幼槐說道:"幼槐,你將這個通訊球留給他們,告訴他們回去等候,我走的時候,會給他們消息."

葉默現在還沒有理解岑千琴說的潮汐流是什麼意思,他必須要研究一下那幾枚玉簡,然後才會決定需不需要這兄弟兩人的幫忙.如果不需要,在海角這里面他可不會做濫好人.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二章 互利的交換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四章 海角城最毒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