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四章 海角城最毒之人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四章 海角城最毒之人

葉默進入房間布置了神識屏蔽陣法後,這才來到金頁世界,並且拿出了時間陣盤.研究仙陣不用時間陣盤,他怕自己短時間內是無法完成的.

"千琴姐姐,你的臉是故意這樣的嗎?"解幼槐疑惑的看著猙獰的岑千琴問道,她雖然沒有去海角城轉過,但是這幾天所見卻很清楚,海角城的這些修士根本就看不得女修.岑千琴將自己弄的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的樣子,顯然是因為怕了這些海角城的高級修士.

岑千琴點了點頭說道:"嗯,不這樣的話,我早就沒命了.你們是幸運跟隨著葉前輩一起過來,如果和我一樣一個人在這里,下場也很淒慘.海角城最可怕的修士其實不是封銑,而是那個王境.只是王境的壞都壞在暗處,封銑都壞在明處,而且王境比封銑更陰毒.別人都以為封銑才是海角城最毒的修士,其實不然."

"你怎麼知道?"解幼槐疑惑的問道.

岑千琴略微一沉吟說道:"我是一個七級陣法宗師,為了離開角島,我經常在角島邊上觀察海角潮汐流的方向規律.但是我很謹慎,一般我在角島邊觀察這些的時候,我會布置一個隱匿陣法.有一天我親眼看見王境和他的雙修道侶來到了角島的邊上,我還以為他們是要抓取角魂藻.後來我才知道不是,那王境竟然在他的道侶身後偷襲他的道侶,直接殺了他的道侶……"

"啊……"解幼槐驚訝的叫了出來,她根本就想不到還有這種事情.隨即她就說道:"那王境肯定和他的道侶有了矛盾."

"不是."岑千琴搖了搖頭說道:"那個女修也是劫變修為了,來了島上後主動投靠王境,做了他的道侶的.而且對王境百依百順,絕對不可能有矛盾,況且我知道王境為什麼要殺那個女修.在王境殺了那個女修之後,他說了一句話."

"說什麼?"解幼槐急切的問道,就是洛影都有些想知道,那王境到底因為什麼殺了那個女修.

岑千琴眼里露出憎惡說道:"那王境簡直連一條狗都不如,他殺了他的雙修道侶後說,'你太浪費我的靈石了,每天修煉也需要十顆靈石,我只能送你上路了.’"

"啊……"解幼槐都不敢相信,為了每天十顆靈石就殺人?殺的還是自己的道侶.十顆靈石啊,對一個劫變修士來說恢複真元都不夠,一個化真修士為了十顆靈石去殺自己的道侶,這簡直難以想象.

"果然連豬狗都不如."就是洛影這種平和的性子都皺起眉頭罵了一句.

岑千琴卻搖了搖頭說道:"這還不是最惡心的,最惡心的,他還裝著重傷的樣子回到了海角城,為他的道侶舉辦了一場隆重的喪事,哀悼他的道侶死在了角魂藻中.他還對別人說,他為了救他的道侶被角魂藻重傷了,他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換回他的道侶.我是過了兩天回到海角城,才聽到別人說起這件事."

"請葉大哥去殺了這個畜生……"解幼槐恨恨的站起來說道.

……葉默此刻正在時間陣盤中研究仙陣,經過一年的時間,葉默才大致了解了什麼是潮汐流.

潮汐流只是布置仙陣陣旗無數走向當中的一種,利用環境來改變陣旗的位置,同時又利用陣旗位置的改變來變化變陣法所的環境,屬于仙陣中常見的一種咬合布置手段.

難怪岑千琴說要從海角走出去,需要知道潮汐流的規律,只要找到其中一個潮汐流的規律,就可以找到這個仙陣的一個陣門陣旗,然後通過這個陣旗計算出第二個陣旗的所在.

對葉默來說,這就好像西積洲的沙河一般,找到其中的一個印旗,然後計算出第二個印旗.

葉默回想起海角的情況,似乎還真的是這樣,不過這個潮汐流的規律是變化的,不是固定的規律,這樣看來岑千琴說五十年找出這個變化的規律還是保守的說法.

想到辛家兄弟才五百歲不到的樣子,而且都是凝體修為,他們真的找到了潮汐流的規律?如果那兄弟兩個人沒有找到這個規律的話,葉默知道,他要破陣,就必須自己去觀察了.

花幾十年去觀察潮汐流的規律對葉默來說明顯的不現實,讓葉默擔心的是,這里既然是一個仙陣,那就說明是有人特意布置的.如果是一個仙人布置的,那他想要撕裂這里的空間也是極其艱難.

唯一的辦法還真的只能去尋找這個仙陣的陣門了,葉默歎息了一聲,就算是幸家兄弟知道這個潮汐流的規律,岑千琴也不可靠.她似乎只是看出來了這個仙陣,甚至于她自己也不過是一個七級陣法宗師,指望她去尋找這個仙陣的出路,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看樣子還是要靠自己,想到這里,葉默定下心來,全心全意的推敲仙陣的布置手段,甚至拿出仙晶來試驗.

當全身心投入布置仙陣之中後,葉默很快就忘記了自己還在閉關當中.

……葉默閉關,海角城已經平靜下來,再沒有人敢去葉默的住處轉悠,哪怕在附件轉悠也沒有.

一個月後,葉默的時間陣盤停止了轉動,而葉默恰恰在這個時候清醒了過來.看著時間陣盤上已經成了碎灰的靈石,葉默也不敢相信他竟然閉關**年了.他從一級陣法師晉級到九級陣法宗師,加起來的時間也不過只有這點時間.而他從九級巔峰陣法宗師晉級到一級仙陣師,竟然用了將近九年的時間.

好在他已經是仙陣師了,葉默知道只要他是仙陣師了,後面要晉級二級仙陣師或者速度會更快一些.

仙陣的布置手段和修真界陣法的布置手段完全不同,當然每一個人對陣法的理解不同,也代表他布置出來的仙陣手段不同.

葉默只是借鑒岑金嶺的布陣原理,然後自己去衍生新的陣法手段.因為他沒有去過仙界,現在衍生起來還有些困難.

如今他成為一級仙陣師後,他也明白了岑千琴的意思.以岑千琴七級陣法宗師的水平,了解一些仙陣的皮毛,就想帶著他們離開海角根本就不現實.

葉默走出屋子,發現只有洛影在研究丹藥,而岑千琴和解幼槐都不在屋子里面.

看見葉默出來,洛影連忙收起了東西站了起來問道,"你已經看完那些玉簡了?"

"是的,已經大致有了一個了解,我們可以出去了,幼槐和岑千琴兩人呢?"葉默拉起洛影的手問道.

"幼槐呆著覺得無聊,讓千琴陪著去坊市了."洛影連忙回答道.

葉默有些無語,海角城的坊市有什麼好逛的,這里面絕對不可能有好東西.他隨手收了自己的真器洞府,帶著洛影准備離開海角城了.

不等葉默發出通訊,岑千琴和解幼槐還有辛家兄弟都已經過來.辛家兄弟兩人看見葉默後,連忙上前問候.

葉默已經是一級仙陣師,研究過仙陣的布置,現在已經知道了潮汐流確實是要通過長時間觀察才可以得出結論,如果辛家兄弟知道潮汐流的規律,那的確是一個極大的幫助.

幸翼雖然一副憨厚壯實的樣子,事實上極其精明,他和葉默打過招呼後,不等葉默詢問,就主動說道:"我和我弟弟辛溪來海角城已經九十年了,自從來到這里後,我們就想盡一切辦法出去.雖然我們修為很低,但已經掌握了海角東南方位角魂藻每天移動的一些規律,還有角島部分位置落潮的時間……"

"東南方位?"葉默心里一動重複了一句,在海角根本就沒有任何方位,這辛家兄弟是怎麼知道東南方位的?

辛溪聽到葉默的疑惑,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葉前輩,其實我哥說的東南方向是我們臆測的方向.我們為了便于觀察,自己將角島劃分了四個方向,所以這個方向不一定和外面的一致,但是卻不會弄混淆了."

"好辦法."葉默豎起了拇指說道,這辛家兄弟能想出自己在這里面弄一個方向出來,確實是好辦法,而且簡單有效.哪怕方向和外面的不同,也根本不影響.就算是外面的東在這里面叫南,可是至少在這里面的方向不會錯.

不過這個辦法還有一個缺點,就是靠經驗去判斷,一旦判斷失誤,那方向就完全錯誤了.羅盤海標就是通過指引陣法的辦法煉制出來的,靠陣法指引,當然不會有經驗誤差的因素在其中.因為羅盤海標在這里面失去了效果,葉默才不能使用而已.

羅盤海標為什麼失去效果?主要原因當然是海角中的陣法讓羅盤海標的指引陣法失效了而已.這卻讓葉默想起了不用陣法指引的東西來,他拿出了一把精致的梳子.

"葉大哥,你還藏著一把梳子?"解幼槐看著葉默取出一把如此精致的梳子驚訝的問了一句,不過隨即她就知道這把梳子應該是女孩子用的.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三章 三十三天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五章 指南針破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