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七章 與其見面不如懷念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七章 與其見面不如懷念

"這是落魂墟的東邊,再過去一點點就是我茵竹島了."不等別人詢問,解幼槐已經急切的說了出來,說完她更是直接看著葉默,顯然想要回去茵竹島看看.

葉默沒想到從海角出來,竟然到了茵竹島,眾人回頭看去,哪里還有海角的影子?就好像他們本來就出現在這里一般.海角果然是無處不在,沒有人知道海角會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出現.

"幼槐你帶路,我們去茵竹島看看."葉默明白解幼槐的意思,對她說道.

……茵竹島葉默是第一次來,但是解葑這個人葉默卻很是欣賞的.葉默不知道茵竹島之前是什麼樣子,他肯定茵竹島絕對不是現在的這樣,島上被轟的七零八落,早就看不出來原樣了,幾道極大的溝壑表明這個島上有靈脈被抽走了.

解幼槐直接沖到島上扶著那些殘牆斷壁失聲痛哭,她在這個島上生活了幾十年,可是現在回來卻變成了這樣,父親生死不明,大姐和小妹一樣的生死不明.這實在是讓她難以接受.

洛影和岑千琴下去安慰解幼槐,葉默和辛氏兄弟也來到了茵竹島.從茵竹島的位置,葉默就可以看出這里絕對是無心海修煉的極佳地方,沒想到這途紫真還真的狠,竟然將茵竹島毀成這樣.

"我一定要找那個女人報仇."好容易被洛影和岑千琴勸住後的解幼槐握緊拳頭說道,語氣中的恨意已經是無法遏制.

如果是解幼凝說這個話,葉默還覺得正常,解幼槐說出這種話來,可見她對途紫真的仇恨了.她好好的一個家,就這樣硬生生的被途紫真完全毀滅掉了.

葉默卻感覺解葑不一定就會被途紫真殺掉,雖然他沒有見過解葑出手,他卻知道解葑絕對不簡單.他不是途紫真的對手是肯定的,不過要說通過什麼秘術從途紫真手中逃走,也是有可能的.

解幼槐請葉默將茵竹島用一個陣法封了起來後,又讓葉默在這陣法中加入精血辨認的辦法,只有解家的人才可以進入這個陣法.然後她才在陣法當中留下了玉簡,告訴進入陣法的解家人,要找她就去南安洲墨月之城.

本來葉默還打算去尋一下途紫真的晦氣,可是解幼槐都這麼說了,葉默決定讓解幼槐自己去報仇.如果他去滅掉了淜島,解幼槐反而沒有了修煉的動力了.

到時候他再將神識功法傳給解幼槐,以全和解葑朋友一場.至于解幼槐修煉到如何會不會是途紫真的對手,葉默完全知道.途紫真的本事很厲害,可葉默相信經過自己調教出來後,解幼槐不會比途紫真差.

只是解幼槐想要報仇,估計在修真界很難了,因為途紫真可能早就飛升了,但她至少也可以反殺回去滅掉途紫真的淜島.

離開茵竹島後,青月的速度才真正的快了起來,此刻辛氏兄弟才明白,原來之前青月的速度一直沒有到最大.以這種速度,就算是從東玄洲到南安洲估計也要不了多久吧?

他們已經在猜測青月的等級到底是什麼了,是半仙器還是仙器?

青月一路上呼嘯而過,一些妖獸不要說攔截了,看見青月如此速度,早就躲在了一邊.好的飛行法寶確實是惹人眼紅,可是一旦你的飛行法寶好到了一定的程度後,那就不會惹人眼紅,而只會讓看見的人害怕.

沒有一定的本事,哪里還這種飛行真器?哪有這種底氣在無心海大搖大擺的呼嘯而過.

辛氏兄弟完全沒有心思留在艙中休息,一個月都呆在了青月的前端.此刻他們心里更是壯懷激烈,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東西想要爆發出來.

當初他們來到無心海的時候,處處小心謹慎,生怕被高級修士或者是妖修發現了蹤跡.

哪有現在這樣囂張的在無心海上空呼嘯而過?根本沒有任何隱匿,根本沒有任何的避讓,這就是實力啊.此刻他們對葉默的欽佩已經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了,更是下定了決心去東玄洲辦完事情後,立即就跟隨葉默去南安洲修煉.

青月一路上如此囂張的不加遮掩的呼嘯而過,確實是遇見了幾個高級妖獸,甚至還有一頭十一級的妖獸,也遇見了幾名化真修士.中途沒有一個人敢來攔截青月,先不說能不能攔截的住,這種飛行法寶上的人豈能簡單?一旦惹怒了這個飛行法寶上的人,那就是找死的行為.

葉默可真的沒有和辛氏兄弟想的一般,他之所以如此光明正大的囂張而過,是因為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必要去隱匿形跡.當初他是凝體修為橫渡無心海的時候,還要隱匿蹤跡,現在他完全沒有這個必要了.這樣做的話是稍顯囂張了點,卻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到達東玄洲.

……一個月後,東玄洲靠近南邊的海邊城市悉通城外走進來了六名修士,三男三女.這六人顯然就是葉默等人,他們只是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就從茵竹島來到了東玄洲的邊緣,悉通城.

之所以進入悉通城,是因為辛氏兄弟有一個商號在悉通城,他們常年在靠近無心海的地方求生存,到了後來,兩個人修為高了,干脆就在悉通城也辦了一個自己的商號.

他們兩人就是因為一次離開悉通城,和幾位朋友組隊去無心海一起不小心進入了海角.

"大哥,翼溪商號的名字怎麼換了?"辛溪看著眼前庚莓商號的牌子疑惑的看著辛翼問道.

辛翼也皺了皺眉頭,他們出去的時間雖然百年了,可是修真界一個商號就算是主人不在,過個千里都在的例子也有,更何況區區百年不到?

"進去問問."辛翼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他雖然不在了,可是他還有伙計,而且他的道侶也會過問這個商號的.商號的名字改了,那就是說這里肯定出了什麼事情.

辛翼和辛溪走進商號,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個根本不認識的伙計.辛翼愣了一下,隨即問道:"這家商號的東家呢?"

那伙計見辛翼一進來就問東家,而且修為比他遠遠的要高,至少他看不出來,連忙很是客氣的說道:"朋友要什麼,找我就可以了."

辛溪有些忍不住的說道:"這里不是翼溪商號嗎?怎麼變成了庚莓商號了?"

那伙計連忙說道:"這商號就是翼溪商號的老板改的,至于為什麼要改,我就不知道了."

辛翼和辛溪互相看了看,立即就說道:"將你們東家叫出來,否則我就要砸掉這個商號了."

"是,我馬上就去叫."這伙計也聽出來了人家是來肇事的,趕緊匆匆的發出了一道通訊信息.

過了好一會時間,才從樓上匆忙的疾步走下來兩名修士,一男一女.那男修第一眼看見的不是辛家兄弟,而是站在葉默身邊的洛影,頓時眼睛就直了.

葉默皺起了眉頭,心里大是不喜.

"路炫庚,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我的店里面?我的店什麼時候變成你的了?"辛溪怒聲喝罵道,眼前這個叫路旋庚的修士是他們的仇人,怎麼他們沒有回來,卻變成了他們店鋪的主人了?

那盯著洛影的修士這才看見了辛溪,立即臉色一變,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眼珠閃爍之間,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哥……"辛溪這才發現辛翼盯著那個女修手里已經青筋畢露,他這才反應過來叫了一句,"大嫂."

"你們回來了?"那女修干澀的叫了一句後,再無動作.

葉默在邊上聽著有些疑惑,他聽辛溪說過,他大哥和大嫂感情非常好,而且辛翼確實是處處惦記著他的妻子,沒想到回來後卻是這種見面方式.這個女修雖然不算是絕色,卻也眉清目秀,還帶著一絲絲的媚色.

辛翼臉色鐵青,嘴唇發紫,半晌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辛溪連忙扶住了辛翼,"哥,你沒事吧?就算是商號被拿走了,我們回來後,一樣能拿回來啊.況且,這商號我們馬上就不需要了.我們要和葉前輩一起去南安洲了,要這個破商號干什麼?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辛翼依然一個字都沒說,別人不知道他為什麼憤怒,可是他心里卻是太清楚了.眼前這個女修是他的道侶毋莓,在一起一百多年了,豈能不了解自己道侶?

毋莓耳垂下端通紅,下巴一道青色,就意味著她剛剛和別的男修歡好過.因為每次他們歡好之後,她就是這樣的情景.

百年不回來,一回來就遇見了這種事情.辛翼豈能不憤怒無比,當初的恩恩愛愛,簡直就是一記極大的諷刺.

"毋莓,你很好,很好……"辛翼說了這幾個字後,再也說不出來,甚至連手都顫抖的有些無法忍住.

當初那個口口聲聲不能離開他半分,而且處處都為他著想的女人,在他走了後,不但將他的店鋪交出去了,還將店鋪交給了自己的仇人.

辛溪立即就明白了過來,路炫庚不但將他們的店鋪奪取了,還和大嫂攪合在了一起.這瞬間辛溪的怒氣就爆發了出來,手里的短锏法寶已經祭出.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六章 沖出海角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八章 穆小韻的消息(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