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九章 高手盡出的長清  
   
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九章 高手盡出的長清

就是洛影都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她知道穆小韻在葉默心里的位置,並不會比她們低,葉默對穆小韻的惦掛和憶墨是一樣多的,只有她心里清楚.雖然她沒有見過穆小韻,可是能想象的出來,一個能讓葉默惦掛的女子,絕對不是普通的女子.

傅舞擺擺手示意葉默坐下來後才說道:"葉兄不用急,現在你去也找不到她.當時我在小世界聽到葉兄尋找穆小韻的事情,就稍加注意了一下.有一次,我聽到兩個采集藥材的普通武者議論神洲山門派等級大比,又議論到冰湖的事情.其中有一名武者說他親眼看見冰湖的馬車進入了量磯山谷,然後他不敢說話,躲在了一邊……"(詳見750章.)葉默忽地站起,顫聲說道:"你說冰湖的那個老瘟婆沒有回到冰湖,而是中途去了量磯山谷?"

此時葉默才明白,為什麼他將冰湖翻了幾遍都沒有找到任何一個從神洲山回來的人.原來那個女人早就有了打算.好在他給小韻留了一條項鏈和丹藥,希望能讓那個老太婆自尋死路.

"是."傅舞神情凝重的說道,"我後來還出來詢問了那兩個武者,得到那兩個武者的指路後,我特意去了量磯山谷,可是我在那里面的山澗找了將近一天時間,也沒有找到任何出路.當時我很是想不通,我相信那兩個武者不會騙我,現在我已經大概明白了,那里面如果不是有什麼傳送陣的話,就有什麼別的修真陣法."

葉默呆呆的默然不語,他在小世界來來去去的尋找了數遍,他還在疑惑為什麼找不到小韻,原來是被冰湖的那個老太婆帶走了.那個老太婆帶走小韻,肯定是發現了小韻修煉功法的古怪.

此刻葉默恨不得立即再次回到小世界,去那個山谷看看,可是他知道這只是枉然而已.

洛影知道葉默的心意,過來伸手握住了葉默的手說道:"小韻吉人天相,肯定不會出事情的,總有相見的一天.你當初連地球都回去過,現在想要去小世界也不一定不行,到時候我們回去再想辦法好了."

葉默籲了口氣,看著洛影點了點頭說道:"謝謝你,素素."

說完葉默勉強將小韻的事情壓下,准備回到了墨月之城後再想辦法.他對傅舞抱了抱拳感激的說道:"傅兄,多謝你能為我帶來這個消息.我現在在南安洲,這次來東玄洲是為了辦點事情,如果傅兄願意的話,可以和我一起去南安洲的墨月之城修煉,那里靈氣充裕……"

傅舞不等葉默將話說完,就也是抱拳呵呵一笑說道:"多謝葉兄了,只是我性喜游山逛水,東玄洲靈氣可能不如南安洲,我過的倒也逍遙自在.如果哪一天,我玩累了,說不定突然就去南安洲尋找葉兄了."

傅舞拒絕了葉默的邀請在葉默的預料當中,傅舞的性格灑脫和崇尚自由,在小世界他是這樣,現在他還是這樣.

葉默本來想要拿點東西送給傅舞的,可是現在他突然改變了主意.傅舞能在東玄洲這些年沒有加入任何門派的情況下,就修煉到了元嬰,絕對有奇遇.他喜歡游山逛水,說不定給他遇見了一個遺跡傳承也是有可能的.

幾人開始喝酒談心,只是葉默心系穆小韻,氣氛稍顯的低落了一些.

"好酒,真是好酒……"靈息樓里面突然有人走到了葉默這一桌的旁邊,鼻子使勁的嗅了嗅,說了這句話後,更是驚喜的補充道,"難道是萬年石筍髓釀造?竟然用這種東西釀酒,太浪費,太浪費了……"

眼前的這名修士頭發有些亂糟糟,手里拿著一個酒壺,顯然也是一個好酒之人.他的修為卻不低,已經是劫變九層的修士了.

如果在平時,葉默也就邀請這人來喝一杯了,可惜的是現在他心情很差,沒有這個心思.

那頭發亂糟糟的修士看見葉默這一桌修為最高的也只是岑千琴,乘鼎修為而已,而葉默和他身邊的那個女修年紀很輕,雖然他看不出來葉默的修為,可是修真界隱匿修為的功法太多了,那也沒有什麼.

按理說自己一個劫變前輩來到這里,想討一杯酒喝一下,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可是幾個後輩竟然裝著不知道,這讓他心里又饞又惱火.這幾個後輩敢將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公開拿出來喝,這種膽氣他還是極度欽佩的.

正當他想要主動開口的時候,一股強大的氣勢忽然將這個靈息樓完全籠罩住,五名修士進入了靈息樓,直接來到了葉默等人所在的位置.

這頭發有些亂糟糟的劫變修士臉色微變,隨即他就抱拳說道:"原來是上清派的掌門余金暗,大長老尤勉大駕光臨."

進來的五個人當中,為首的兩人已經是劫變圓滿修士,葉默聽到這亂糟糟頭發的劫變九層修士話後,立即就知道這些人是為了桕涼過來的.來的倒是很快,他殺了長清派的那個長老也不過兩柱香不到的時間,對方就來了,肯定是坐傳送陣過來的.

其中一名長臉修士聽到這頭發凌亂的劫變修士話後,語氣森然的說道:"冉夫熙,殺我長清派桕涼長老的事情和你沒有關系吧?如果有關系,那就別走了."

那叫冉夫熙的修士聽到這長臉修士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即他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原來長清派的長老被人殺了,難怪這次長清派的高手全部出動了.

不過這冉夫熙顯然也不是一個怕事的主,明白這長臉修士的話後,冉夫熙冷笑一聲說道:"長清派好大的氣場,桕涼區區一個劫變初期的修士也值得我老人家動手?別將自己看的太了不起了.長清派也不過是一個八星宗門而已,在我眼里也就這樣罷了,尤長老,如果就這樣,也想要站在我冉夫熙頭上耀武揚威,卻也不夠."

這長臉修士臉色一怒,雖然冉夫熙明說了桕涼不是他動手的,可是這說話的語氣太讓人不舒服了.正當他要繼續說話的時候,在他旁邊的另外一名中年修士卻攔住了他,然後對冉夫熙抱了一下拳說道:"既然和冉兄沒有關系,那冉夫熙就請便吧,今天我長清派要大開殺戒."

冉夫熙已經明白過來,原來長清派如此聲勢是為了這幾個喝酒的人來的,立即疑惑的指著葉默等人說道:"余掌門不是因為他們有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就想要找個借口滅掉他們吧?這借口也太蹩腳了."

那叫著余掌門的中年修士聽到冉夫熙的話臉上頓時現出一絲戾氣,他冷冷的對冉夫熙說道:"既然冉兄願意出頭,那我長清派就接下來了."

說完他還將目光掃向了葉默等人的桌子,說實在的,如果冉夫熙不說,他還真的不知道葉默等人喝的就是'萬年石筍髓’釀造的酒.

冉夫熙看了看葉默等人,終于坐在一邊說道,"這靈息樓我在喝酒而已,你們要做什麼,關我什麼事情?"

他也清楚,和長清派斗,他還不是對手,他可惜的是葉默那邊桌子上的一壺酒而已.

那長清派的長臉修士,忽然走到了前面對葉默等人冷聲的說道:"幾個螻蟻也敢暗算我長清派的長老,找死……"

葉默心情正不好,這幾個長清派的修士來啰嗦,哪里有什麼心情,直接冷喝道,"滾."

那長臉修士再也忍不住,抬手就向葉默抓來.

不過在他的手只是抬了一半,就停滯在了空中,沒有等他臉上露出驚恐,一個真元大手已經覆蓋在了他的身上.

"化真……"這長臉修士只能驚駭的說出這兩個字,就被葉默的真元大手捏成了虛無.

葉默殺人和辛溪卻完全不同,辛溪殺人之後到處都是血腥,而葉默的真元大手過去之後,只有一片虛無,或者說只能看見一片紅霧閃動後,就什麼都沒了.

葉默一招之間就殺了長清派劫變九層圓滿的大長老,其余的人頓時驚駭無聲.長清派的掌門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冷汗沿著他的臉刷刷的往下流淌.他哪里可以想到,自己來找麻煩的竟然是一個化真修士.

他長清派只是一個八星宗門而已,雖然在八星宗門里面算是實力很強悍的一個八星宗門,可是八星宗門在化真修士面前,一樣是浮云.

冉夫熙呆呆的看著葉默,他終于明白為什麼人家敢拿出萬年石筍髓喝了,原來是化真修士.在東玄洲總共加起來也沒有多少化真修士,一個化真修士在這里喝酒,誰敢上前問他要?自己竟然酒迷心竅,想問化真修士討酒喝,這豈不是找死?

他不怕長清派,是因為他知道就算是長清派聯手,他也有機會逃走,可是在化真修士面前,他怎麼逃.

"前輩,晚輩長清派掌門余金暗……見過前輩,冒犯前輩,還請前輩恕罪……"長清派的那中年掌門此時一名滿頭大汗,在他眼里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大長老的死,而是他的命應該怎麼保住.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八章 穆小韻的消息(第五更)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零章 二塔的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