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零章 二塔的宗門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零章 二塔的宗門

余金暗哪里會想到在悉通城這個莫名其妙的角落還有化真修士?東玄洲雖然比北望洲的修真水平高一些,可也只是高一些而已.在東玄洲,長清派已經是第一流的門派,一名劫變長老的隕落更是天大的事情,所以長清派才傾派而出,沒想到遇見的卻是一個化真修士.

"滾."葉默實在是沒有心情再殺人.

長清派的實力相對東玄洲來說,實力太強大了,也是囂張慣了的.這是環境造成的,就算是殺的再多,之後的門派一樣會這樣.

如果在南安洲,八星宗門豈敢如此囂張?同樣的,在南安州的九星宗門也是囂張慣了.當你沒有惹到他們的時候,你會感覺他們看起來也不是很難說話,當你一不小心惹到這些人的時候,你才發現,原來他們不是很難說話只是不屑去和你計較而已,眼下的長清派就是這種典型的例子.

余金暗聽到葉默說了一個滾字,差點跪了下來,連忙躬身感謝後,倒退出靈息樓.

長清派的四名修士一離開悉通城,余金暗的臉色就再次難看起來,他對其余三人說道:"你們馬上回門派,我去尋找孟前輩和黃前輩."

另外三人一聽就知道掌門並沒有將這件事真的罷休了,只能先行離開.

冉夫熙雖然不拘小節,卻也知道化真修士不是他能惹的.現在長清派的修士走了後,他連忙也上前抱拳說道:"晚輩冉夫熙不知道化真前輩駕臨,剛才多有得罪."

葉默雖然沒有和冉夫熙喝酒的心情,對冉夫熙這個人的感覺卻是不錯.他取出一個小酒壺倒了一點石筍髓酒說道:"這個送給你吧."

"啊……"冉夫熙愣住了,他沒有想到葉默竟然會送一小壺酒給他,他有心去拒絕,可是那酒的吸引力太高了.

葉默已經沒有了閑聊的心情,直接站起來說道:"走吧,去將事情辦完後,我們回南安洲."

冉夫熙這才明白,原來這位前輩來自南安洲.

"葉前輩,你離開的時候,還會經過悉通城嗎?如果還經過這里,我就在這里等你和洛影妹子."岑千琴先站起來說道,她感覺葉默有私人的事情要做,自己總跟隨著不大好,只要在這里等著就行了.

辛氏兄弟本來沒有反應過來,現在岑千琴這樣一說他們就醒悟了過來,辛翼連忙說道:"岑姐說的是,葉前輩如果有事的話,我們可以在悉通城等著."

唯有解幼槐經曆的事情少,生活閱曆遠遠不如其余三人,卻不想留在這里等.

葉默明白幾人的意思,擺擺手說道:"大家一起走吧,也沒有什麼的,只是去一個老地方看看而已."

傅舞見葉默要走,也起身告辭.他的志向是游遍山川,顯然不可能和葉默等人一起.

……葉默離開悉通城後,青月直接帶起一道遁光前往神藥門,因為洛影的緣故,葉默的速度並不快.

"那是藏刀宗."辛溪指著青月下方的一個大宗門說道.

葉默愣了一下,下意識的問道,"藏刀宗,是那個八星宗門?宗主是邊向新?"

這次沒等辛溪回答,洛影就笑著說道:"是的,藏刀宗和之前被你殺了兩個長老的長清派都是八星宗門.東玄洲有三大八星宗門一個九星宗門,除了這兩個八星門派外,還有一個東梁派也是八星宗門.東梁派的實力最強,藏刀宗的實力最弱."

"是的,藏刀宗確實是東玄洲最弱的一個八星宗門.現在長清派被葉前輩殺了兩名劫變修士,藏刀宗說不定會後來居上."辛溪立即點頭同意說道.

竟然是邊鳳塔所在的門派,當初邊鳳塔說他的未婚妻和師兄姚善走的近,而且他的父親竟然幫助姚善,他一怒之下就離開了藏刀宗,最後橫渡無心海.如今邊鳳塔在墨月之城瘋狂的修煉,已經是劫變一層的修士了.葉默卻知道他對那個未婚妻期怡蓉心里依然沒有忘記,只是不願意說出來而已.

二塔和大藤都是葉默的朋友,現在來到了二塔的老家,葉默無論如何也要下去看看.想到這里,他對洛影說道:"這里是二塔的門派,邊向新就是二塔的父親,我們下去看看,也順便告訴二塔的父親,二塔現在很好."

葉默的提議,當然沒有人拒絕,青月落在了藏刀宗的山門外圍.

作為東玄洲的八星宗門,藏刀宗的山門氣魄半點也不比南安洲的宗門差,甚至藏刀宗宗門附近的靈氣也是濃郁無比,可見在藏刀宗下面至少有一條上品靈脈.

"請幾位前輩請留步."葉默幾人剛走到藏刀宗的山門入口處,就有藏刀宗的弟子前來攔住了葉默等人.

葉默抱拳說道:"我和藏刀宗的邊鳳塔是朋友,順便來看望一下藏刀宗的邊門主,請通報一聲.

那攔住葉默等人的弟子聽了葉默的話,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反而有些驚異的打量著葉默等人,半晌後那弟子才說道:"我藏刀宗的門主是雷門主,上任老門主已經化仙了.況且邊師兄早已離開宗門數十年了,現在也不在宗門."

葉默聽到這句話頓時皺起了眉頭,化仙的意思只是隕落的一種委婉說法而已.他和二塔相識的時候,就從二塔的口中得知了他父親的情況.邊向新作為藏刀宗的門主,劫變八層的修為,而且年齡並不大,遠遠沒有到壽命,這才多少年?怎麼可能突然死掉?

"什麼事情?"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兩名女修從宗門里面走了出來.其中年紀大的女修看見葉默等人後,立即向那弟子問道.

那弟子看見這兩名女修後,連忙躬身說道:"弟子見過敏長老,見過期師姐……"

這弟子問候完畢後,馬上接著說道:"回敏長老,這幾位說是邊鳳塔師兄的朋友,要來見老門主,我正向這幾位朋友解釋."

"哦……"那叫敏長老的女修盯著葉默幾人看了又看,最後將目光落在了岑千琴的身上,抱拳說道:"幾位和二塔一起,想必知道二塔的下落了?"

岑千琴當然不知道,不過葉默已經接口說道:"沒錯,二塔是我的朋友,他的下落我知道,二塔忙著修煉沒有回來,我正好經過藏刀宗,也就順便來看看."

那一直沒有說話的女修聽了葉默的話後,眼里露出一絲驚色,只是那驚色瞬間即逝.

敏長老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露出欣喜的表情說道:"原來二塔的朋友,幾位請進,正好還有一個月就是我們少門主接任掌門之位的大喜之日,幾位正好可以參加我們少門主接任掌門之喜."

說完那敏長老對身邊的那名女修說道:"怡蓉,你去叫一下長老和少門主一起來歡迎二塔的幾位朋友到來,我帶這幾位朋友先去藏刀宗的會客大殿."

那叫怡蓉的女修下意識的打了個激靈,連忙說道:"是,長老."

"怡蓉,你都馬上是門主夫人了,不要總叫我長老,叫我敏姐就可以了."那敏長老嗔怪的責備了一句.

葉默立即明白了這叫怡蓉的女修就是二塔念念不忘的期怡蓉了,可是他感覺這個期怡蓉似乎並不是邊鳳塔口中說的那種水性楊花之人,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想到這里,葉默立即就接口說道:"這位應該就是二塔口中的期仙子吧,因為二塔說你說的比較多,所以我對你很熟悉."

說完葉默的話音一轉,又對那敏長老說道:"敏長老,要不,讓期仙子帶我們去大殿吧,有個熟人也好說說話."

那敏長老眼里閃過一絲怒色,但是轉眼她就微笑著說道:"也好,怡蓉,貴客不可怠慢了.如果要是讓貴客對我藏刀宗不滿意,轉身就走了,大長老肯定會不高興的."

"是,敏長老."期怡蓉連忙回答道,依然稱呼敏長老,並沒有叫敏姐姐.

那敏長老似乎並沒有在意,只是對葉默等人點點頭後,轉身就走,連半秒都沒有多等.

期怡蓉帶著葉默等人走了幾步後,忽然停下急切的說道:"你們趕緊走吧,告訴二塔,我沒有對不起他,讓他不要再回來了."

事情果然和二塔說的有些不符合,葉默皺起了眉頭問道,"二塔是我的朋友,沒有弄清楚他父親是怎麼死的,我們不能就這樣走了."

"你怎麼如此不聽忠言?藏刀宗的大長老已經是……"

期怡蓉的話被一陣哈哈大笑打斷,一個身影快速的由遠及近,眨眼就來到了眾人的面前.

"怡蓉,來了貴客為什麼不及早帶到大殿,這樣冷落了客人可不是好事情."那人來了後,先是責備了期怡蓉一句後,轉身對葉默等人一舉手說道:"幾位朋友請,二塔的朋友,就是我藏刀宗的朋友."

葉默愈發感覺到不對勁,來的這名劫變六層修士雖然客氣,可是葉默卻感受不到那種被歡迎的氣氛.聯想到期怡蓉的話,他將自己的修為隱匿了起來.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零九章 高手盡出的長清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一章 化真如小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