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二章 隱忍期怡蓉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二章 隱忍期怡蓉

期怡蓉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就開口說道:"當年門主並不知道藏刀宗有傳承在,有一次門主心里突然有感,閉關出來的第一時間沒有告知任何人,而是去拜祭曆代藏刀宗的仙位.可是門主這個時候卻發現了偷偷潛入藏刀宗曆代宗主仙位的閔向天,當時此人還是劫變九層修為……"

化真一層的閔向天聽到期怡蓉的話臉色一變,他終于明白為什麼自己一直沒有從邊向新身上找到傳承了,那個時候,邊向新就已經關注到了他.

期怡蓉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絲毫不能動彈的閔向天繼續說道:"當時宗主也很是疑惑,因為藏刀宗曆代宗主都是邊家的之人,無論是否飛升,都會留有仙位在藏刀宗.閔向天只是一個外姓長老,他要來這里干什麼?之後門主開始小心起來,每次閉關的時候,都躲在藏刀宗仙位祠堂,時間久了,終于被門主知道了原因,原來在藏刀宗還有邊家留下來的頂級功法傳承."

閔向天臉色愈發灰敗,他知道今天已經難以討好,邊鳳塔的朋友竟然是一個化真後期,之前他根本沒有想到.哪個化真後期吃飽了沒事干,去和一個低級修士成為朋友的?

"門主心里大是驚怒,他想不到閔向天竟然敢隱瞞這種事情.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邊家上任門主都不知道的事情,閔向天會知道.但是門主已經決心除去閔向天……"

期怡蓉說到這里的時候,閔向天眼角露出一絲不屑,這讓期怡蓉更是憤怒,她恨聲的說道:"可是門主准備殺掉閔向天的時候,才發現藏刀宗早已不是之前的那個藏刀宗.門主一心閉關修煉,竟然沒有發現這種事情."

"為什麼不是之前的藏刀宗了?"解幼槐好奇心大,她第一個疑惑的問了出來.

期怡蓉不知道解幼槐和葉默是什麼關系,還是對她微微欠身,然後說道:"門主發現藏刀宗的里長老在閉關的時候,突然入魔而亡,而之前出去游曆的風長老被人圍攻,莫名其妙隕落.再之後暉長老被人尋仇隕落,房長老去無心海的時候失蹤……"

"那邊門主也太笨了吧,死的死失蹤的失蹤,都這麼多的長老了,他是傻瓜啊?到了最後需要這些長老幫忙的時候才想起來?"解幼槐不屑的撇撇嘴說道.

期怡蓉卻搖頭說道:"不是門主笨,而是因為門主太信任閔向天了,而且他一心要突破劫變後期,也一直在閉關當中,哪里能知道發生了那麼多的事情?如果不是無意中發現了閔向天去藏刀宗的仙位祠堂,門主可能還不會發現這件事.門主已經知道,閔向天早已動手了,如果他發現了問題,說不定閔向天會先將他和二塔除去.藏刀宗的老人都去的差不多了,余下的南長老和敏長老都是心向閔向天之人."

期怡蓉緩緩的籲了口氣,語氣變得有些失落的說道:"門主沒有再對付閔向天,而是繼續查找藏刀宗的傳承.好在門主是六級的陣法宗師,又是邊家血脈,雖然起步比閔向天晚點,卻比閔向天先找到了藏刀宗的傳承.門主也是找到了傳承後,才明白為什麼藏刀宗的門主必須要是陣法大師了.不懂陣法,根本就找不到傳承……"

閔向天臉色難看之極,不知道心里在想什麼,他將所有的時間都用去修煉了.哪里還會去研究陣法?再說了修為越高研究陣法越簡單,他還打算晉級化真後,將自己的陣法水平提升到陣法大師的.

"總算是還好."岑千琴聽的都有些緊張,現在聽說門主找到了傳承,心里一樣為那個邊門主感到高興.

期怡蓉點點頭說道:"是的,總算是找到了,可是門主在這個時候卻發現他竟然早就被人下毒了.而下毒之人,就是他最為器重的大弟子姚善."

姚善頭一縮,哪里還敢說半個字?

期怡蓉冷冷的盯著姚善說道:"門主每次出關的時候都會在靜室中靜坐數天,而姚善為了討好門主,主動承擔了靜室的焚香清掃事務.姚善當時區區一個元嬰修士,根本沒有能力在在焚香中下毒而不被門主察覺到,事實上姚善就是受到了閔向天的指示."

"怡蓉,真的不關我的事情啊,閔長老說,說讓我幫助門主,我不知道有毒啊……我,我……"姚善顫聲的解釋道,似乎想要期怡蓉明白他的意思.

"你知道."期怡蓉只是說了三個字後,並沒有去解釋.而是再次說道:"門主當時已經無人可用,他沒有告訴二塔.他知道二塔當時的性情還不穩重.如果告訴了他,只是讓他們父子死的更快而已.于是門主找到了我……"

葉默點點頭明白過來,歎了口氣問道,"這麼說你和姚善之間的事情,是故意做給二塔看的了?"

"是的,我都是二塔的未婚妻了,如果不是門主無路可走,豈能讓我離開二塔和姚善在一起?再說了,二塔當時半點錯誤也沒有,門主更是不可能這麼做.二塔憤怒之下找到我解釋,我只能硬著心沒有理睬他.後來他找到了門主,被門主一通臭罵,說他不配我……"期怡蓉的語氣愈發傷感起來.

過了好半晌後,她才抬頭繼續說道:"二塔以為門主惱怒他不求上進,他一怒之下離開了藏刀宗.門主卻松了口氣,門主期望二塔離開的越遠越好.因為門主在二塔身上留有了印記,那個印記我可以感應到.如果不是門主的要求,我早就去尋找二塔了."

"二塔第二次回來,你知道?"葉默見期怡蓉的神情愈發落寞,心里也有些黯然.為了自己愛的人,隱忍委屈數十年,還要被誤解,這種心情無論誰都無法開心起來.

期怡蓉點點頭說道:"二塔第二次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乘鼎修為了,我和門主都很開心,可是門主卻越發希望二塔走的越遠越好,根本就不希望二塔回來."

"所以你就約了姚善一起出去,然後竊竊私語故意讓二塔看見.結果二塔甚至沒有回宗門,就再次離開了?"葉默繼續問道.

期怡蓉站起來對葉默再次躬身一禮說道:"葉前輩,你確實是二塔非常好的朋友.如果你不是二塔非常好的朋友,他肯定不會對你說這些的.二塔身上有門主做的印記,當二塔晉級到劫變的時候,那些印記將被他感應到."

葉默嗯了一聲說道:"那二塔現在應該知道印記了."

"啊……"期怡蓉驚喜的看著葉默問道,"葉前輩,二塔已經劫變了?"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是的,二塔晉級很快,他現在確實是劫變了.等這次事畢,你可以跟隨我們一起去見二塔.不過我和二塔是朋友,你也別一口一個前輩了.我修為比你高,你還是和最初一般,叫師兄也就可以了."

"是,葉師兄."期怡蓉強忍著內心的激動,她以為有生之年再也見不到二塔了,沒想到還可以再次見到他.

雖然她很想忍住不問,可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葉師兄,二塔師兄現在在哪里?"

葉默點點頭說道:"二塔在南安洲,我來東玄洲是辦事的,辦完事情後,我去南安洲,至于藏刀宗,到時候你找個人隨便接管一下吧."

說完,葉默又想起了傳承的事情,這傳承是二塔的,既然有的,他就打算帶給二塔了.

想到這件事,葉默直接問道:"那藏刀宗的傳承現在在什麼地方?二塔沒有回來,是不是可以帶給他?"

期怡蓉立即就明白了葉默的意思,她知道葉默這種前輩如果要二塔的傳承,就算是她阻止也阻止不了.所以她並沒有隱瞞,直接說道:"二塔第二次離開後不久,閔向天就找到了傳承的地方,這才知道傳承早被門主發現了.同時他也知道自己的事情早就暴露了,就在閔向天想要動手的時候,門主卻自己兵解了.

門主在兵解前,讓我找時間離開藏刀宗,去尋找二塔.雖然門主沒有主動說出來,我已經知道,門主很早就將傳承給二塔帶走了,只是二塔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那你為什麼到現在沒有離開?"解幼槐疑惑的問道.

岑千琴代替期怡蓉說道:"因為她被軟禁在藏刀宗了,你沒看見我們來的時候,那個敏長老跟隨她寸步不離的."

期怡蓉點頭說道:"是的,只有我在這里,二塔才可能找回來,如果我也走了,閔向天將可能再無找到二塔的機會."

閔向天面色蒼白,沒有反駁,不要說期怡蓉說的都是真的,就算是期怡蓉全是說的假話,他也沒有能力反抗.曾經他以為到了化真一層後,在東玄洲,除了聊聊幾名化真修士外,他已經站在了巔峰,如今他才知道,化真一層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什麼都不是.

……在葉默的域下,閔向天等三位長老全部被期怡蓉殺滅.姚善對期怡蓉的喜歡卻是真心的,期怡蓉無法下手,最後被辛溪所殺.

藏刀宗的劫變修士已經一個沒有,最後期怡蓉將門主的位置交給了一個乘鼎後期的修士.

一天後,葉默等人離開了藏刀宗,期怡蓉沒有留在藏刀宗,和葉默等人一起離開.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一章 化真如小雞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三章 藥鼎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