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感受到幾位化真修士的強大壓力,余金暗再也忍不住,竟然跪了下來.此刻他恨不得給自己幾百個耳光,他沒有將葉默的來曆完全打聽到,就來這里自尋死路.

那瘦小的化真修士盯著余金暗冰冷的說道:"你是否在後悔沒有打聽葉前輩的來曆……"

余金暗聽到這句話,身體差點一軟,連化真五層的柯武孜都叫那個年輕修士前輩,他到底是什麼來曆?自己瘋了,竟然為了一個死去的桕涼惹上了這樣一個人.

"柯前輩,晚輩,晚輩……"余金暗此刻完全沒有了想要找葉默報複的任何心思,只想早點回到長清派閉關,不到化真不出來.不到化真,在這些化真修士面前,他連一個螻蟻都不如.那種憋屈的感覺,讓他這樣一個久居上位的修士如何可以忍受?

那瘦小的化真修士正是東玄洲化真五層的柯武孜,他沒有理睬余金暗,直接說道:"葉默前輩就是來為東玄洲布置洲際傳送陣的,你惹上了葉前輩,沒有人救得了你."

說完柯武孜抬手就是一道烏芒射出,那道烏芒正打在余金暗的胸口,余金暗頓時動彈不得.柯武孜回頭對一名劫變七層的修士說道:"商飛,你將他帶到後面先關起來,等葉前輩來了再發落."

"是."立即就有一名修士過來,將余金暗帶走.

余金暗卻認識商飛,不要說此時他被柯武孜封住了丹田,就算是沒有被封住,他也不敢怎麼樣.

商飛將他帶離屋子,他反而松了口氣,那種壓力讓他實在是受不了.

商飛將余金暗帶到旁邊的一間屋子抱了抱拳說道:"對不起了,余門主,你只能先委屈在這里等候葉前輩來了後再發落了."

余金暗取出一個玉瓶遞給商飛說道:"商兄,念及我們認識一場,能否告訴我那葉前輩的來曆?"

商飛看了看余金暗遞給他的玉瓶,終于沒有忍住,將那玉瓶收起說道:"余門主,我也只知道一些簡單的東西.東玄洲到南安洲的傳送陣已經嚴重損壞,那個葉前輩就是來修複傳送陣的九級陣法宗師."

余金暗愣住了,九級陣法宗師確實是尊貴無比,可也不至于讓柯武孜叫前輩吧.

看余金暗還沒有反應過來,商飛歎息了一聲說道:"余掌門,你長清派雖然是八星宗門,那葉前輩估計半柱香不要就可以將你的宗門完全鏟平.東玄洲的傳送陣壞了,還可以傳送玉簡.南安洲九星宗門天魔門的惜鸞掌門和池前輩是朋友,惜鸞前輩這次去了北望洲,她在臨走之前給池掌門傳送過來一枚玉簡.玉簡上就簡介了葉前輩的一些脾氣和本事."

說完商飛更是看著余金暗搖了搖頭說道:"余掌門,如果你知道南安洲大劫是葉前輩一己之力平定的,如果你知道南安洲兩個九星宗門被葉前輩翻手之間就滅掉,如果你知道南安洲十星勢力丹城的十一名化真修士圍攻葉前輩,也被葉前輩全部殺光,而丹城連報複的心事都沒有,你就不會去尋找葉前輩的麻煩了."

"啊……"余金暗完全呆住了,他想不到自己要找麻煩的這個年輕修士竟然如此逆天,這簡直完全超越了化真修士的范疇.難怪連柯武孜也叫人家前輩了.

商飛臨走的時候,一句話傳來,"池前輩等人在這里就是等候葉前輩過來的,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了……"

余金暗徹底的癱坐在地,他知道只要那個葉前輩一句話,他就徹底的完了,甚至連長清派都完了.

……靈息樓里面本來融洽熱烈的氣氛,被余金暗來這樣一弄,立即變得沉悶起來.

池斐心里暗怒,這個余金暗簡直就是一個掃把星,別人來不及巴結葉默的時候,這個混蛋還處處捅簍子.

惜鸞和他的關系不錯,當初在建立東玄洲到南安洲傳送陣的時候,兩人就相見恨晚.惜鸞給他的玉簡說的很詳細,他告訴其余人的只是一些簡單的事情而已.

葉默如今在南安洲甚至可以說是第一人,九級陣法宗師還是一個九級丹王.除此之外,他一個人滅掉了千里的噬靈蟲,斬殺數億沙魂獸.連殺十一名化真,這當中還包括了一名有下品仙器的化真九層圓滿修士.

和這樣的一個人作對,豈不是找死?

就在池斐還在郁悶的時候,剛才那報信的凝體修士再次來到了這里,這次和上次不同的是,他的神情有些緊張.他一到門口,就急切的說道:"池前輩,各位前輩,那葉前輩已經到了傳送陣旁邊,現在正在研究傳送陣……"

"快去."池斐不等這凝體修士說完,已經當先出了靈息樓,其余的修士紛紛跟隨了上去.其實他們都想看看,這個葉默前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葉默帶著洛影等人從西流門離開後,就准備回去南安洲了.他了解洛影的心思,洛影想回去了.

再回去葉默當然不可能繼續從無心海飛過去,他只要將傳送陣修好了後,就可以直接從傳送陣離開.

葉默等人來到傳送陣還沒有多久,池斐帶著眾人就過來了.

"東玄洲池斐見過葉宗師……"池斐雖然有心要叫葉默前輩,可是葉默的年齡比他小的太多了,而且修為也只比他高了一層.雖然他知道自己在葉默手里估計是被秒殺的份,可是當著葉默的面依然不大好意思叫出來前輩兩個字.

葉默聽說過池斐,惜鸞仙子走的時候告訴他,池斐是她的朋友.

就算不是惜鸞的朋友,對東玄洲的化真修士,葉默也不會不給面子.所以他很是客氣,和池斐等人一一打招呼,就是幾個劫變修為的陣法宗師,葉默也很是客氣.

池斐等人和葉默招呼過後,才明白傳言有時候不一定是真的.惜鸞說葉默修為高絕,讓池斐等人千萬不要去得罪葉默,否則是自討苦吃.這個先入為主,就給東玄洲的修士一種錯覺,葉默因為修為高絕,所以不近人情.

可是事實完全相反,葉默對池斐和那凝體修士的態度都是一樣的,沒有任何的不近人情.

松了一口氣的池斐這才簡單的將長清派余金暗的事情說出來,他不用去悉通城問,也知道和葉默打起來的事情,肯定是余金暗不對.長清派強橫慣了,那個桕涼他也知道,雖然資質很好,可是因為太好色了,到現在也只是劫變三層的修為.

眼前葉默的這個妻子根本就是人間絕色,以桕涼的那種無恥之徒看見了絕對不會輕易放過的,被葉默斬殺也是情理之中.

池斐沒有想到,雖然他猜測的不完全正確,卻也大致猜測出來了一些.桕涼不是為了洛影而和葉默起沖突的,不過他到了悉通城後,確實是因為洛影讓葉默動了殺機.

葉默聽完池斐的話後,這才知道他放過了那個余金暗,那家伙還不知好歹,竟然要找人來幫忙殺他.

見葉默臉色立即沉了下來,池斐瞬間就明白過來.如葉默這種高人,他不去找你的麻煩是他的立場,可是如果你要找他的麻煩,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不等葉默說話,池斐就明白該怎麼做了.他立即對身後的那名化真二層的修士說道:"余門主犯下大錯,必死,長清派的掌門就換一個吧."

"是,掌門."那化真修士說完後,轉身就走.

葉默倒是沒有想到池斐如此果斷,自己還沒有發話,他就領悟了自己的意思.他沒有殺余金暗,不代表他會面對別人的暗算也無動于衷.余金暗來找池斐,如果他的修為差一點的話,那就等著被殺了.這種人,葉默會放過他才是怪事.

"葉前輩,這個陣法應該如何布置,你盡管指示,我們動手就可以了."過來說話的修士是東玄洲唯一的九級陣法宗師,他一過來就先請示葉默.

葉默點點頭說道:"這個陣法我來布置就好了,這里的靈氣太差,布置陣法的材料也太差,我會全部更換掉."

說完葉默轉身對洛影說道:"素素,你和千琴等人去靈息樓休息幾天,這個陣法我大概需要五到六天的時間."

葉默現在是一級仙陣師,要布置這個傳送陣完全沒有了任何瓶頸,就算是材料,他的戒指里面也多的是.況且,為了東玄洲,他也願意這樣做.他希望將東玄洲的傳送陣布置好了後,任何修士都可以通過傳送陣進入南安洲,而不是和之前一樣,還有限制.

"嗯."洛影知道她在這里也幫不上忙,和期怡蓉,岑千琴等人先去靈息樓休息了.

看見葉默取出一條極品靈脈置入陣法當中,就連池斐都驚呆了.極品靈脈,就算是他的莽海宗也沒有,葉默隨隨便便就拿出一條來布置傳送陣,這豈止是富有能概括的?

隨即幾名陣法宗師看見葉默當場煉制陣旗,就都知道他們完全幫不上忙,葉默布置的陣法根本就不能算是修補,而是一個全新的傳送陣.

上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三章 藥鼎蓋子     下篇:第十一卷 第一五一五章 奮斗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