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二卷 第一五八三章 甄冰瑜的境界  
   
第十二卷 第一五八三章 甄冰瑜的境界

葉默不能不憤怒,他此刻就是最虛弱的時候,甚至任人魚肉了.甄冰瑜卻帶了這麼厲害的一個強敵過來,這不是白癡是什麼?而且甄冰瑜肯定不是此人的對手,等會這人殺了甄冰瑜,下一個要殺的就是他.可憐他現在最後的手段,金頁世界都進不去,這豈能不絕望?

甄冰瑜見葉默並沒有動手,立即就皺起了眉頭,等到葉默破口大罵的時候,她感覺到有些不對.

就在這個時候,她玄和劍的漫天劍霧已經被對方所破,不等她的玄和劍收回,無數烏黑的光芒射了過來.同時一道巨大的黑龍法寶嘶吼著呼嘯而來,甄冰瑜肯定,只要被這黑龍法寶纏住,她就死定了.

此刻她根本就來不及細想,一道彩云嶂被祭出,突兀的攔在了她的身前.甄冰瑜知道自己的彩云嶂無法擋住對方的黑龍法寶,可是現在她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嘭嘭…..."數道烏黑的芒線打在了彩云嶂的上面,發出了嘭嘭的聲音.但就算是這樣,彩云嶂一樣的擋不住其余烏芒

"噗…..."一道烏芒穿過她右肋的同時,又是一道烏芒打在了葉默的胸口,同樣的帶起了一篷鮮血.葉默煉體雖然厲害,卻還沒有涅槃,還在神境修為.面對玄仙中期的修士,他的身體還是擋不住.

甄冰瑜立即就明白了葉默為什麼罵她白癡了,原來葉默也重傷了,甚至比她傷的要重得多了.自己引來修士,不是找葉默幫忙,而是讓葉默送死的.

明白這個後,甄冰瑜再也顧不得別的,噴出一口精血,同時一道符箓祭出.

空間發出一陣陣劇烈的搖晃,符箓帶起狂暴的空間風暴,似乎要將人直接旋轉進去絞成碎片.那名玄仙中期的修士立即就知道甄冰瑜的這個符箓恐怖之極.毫不猶豫的祭出一道防禦法寶,同時退後.他相信甄冰瑜跑不掉,就算是有一個符箓又如何?難道她還有許多的符箓不成?

甄冰瑜卻再次取出一張符箓,又是一口精血噴了上去.

"瞬移符"葉默心里更是大罵,這個女人用瞬移符箓走了,自己還是要死.這有一個大羅仙人的師父果然不錯,連這種位仙才可以煉制的瞬移符都有.他顯然將甄冰瑜想的太差勁了點,在甄冰瑜激發符箓的瞬間,葉默就感覺到一道淡香繞過,隨即一個柔軟的身體帶起了他.

下一刻,一陣暈眩的感覺傳來,葉默心里一松,他知道自己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小命.看樣子有一個大羅金仙的師父,是真的不錯.

……

混沌星域一處極為普通的山洞中,甄冰瑜臉色蒼白的將葉默帶進洞中後,在洞口布置了幾個簡單的低級隱匿禁制,這才籲了口氣坐了下來.此刻她神識和真元消耗幾近于無,因為接連燃燒精血更是虛弱不堪.

"之前的事情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我去的時候,也不知道你受傷了."甄冰瑜喘了兩口氣說道.

葉默倒是有些不大好意思,不久前他還在罵甄冰瑜白癡的,現在人家又救了他.雖然這無妄之災也是這個女人帶來的,但是救命總是救命.

葉默咳嗽一聲擺擺手說道:"算了,你好歹也救了我一次.你怎麼惹上了這麼厲害的家伙?就算是我沒有受傷,和這個家伙打起來,也輸多贏少."

說話間,葉默已經將胸口的烏芒拔掉了,同時想著是不是應該向這個女人要幾枚丹藥.

可是讓他震撼當場的是,甄冰瑜竟然當他的面換起了衣服,那青色的衣裙很快就被她脫去.甚至連里面的褻衣也有要脫去的趨勢,葉默當然不會主動偷看一個仙子換衣服,可是這甄冰瑜根本就沒有絲毫要躲避的意思啊.

青色衣裙脫去後,里面還有一件極薄的天絡蠶絲護甲,但是那震撼無比的玲瓏曲線身體已經暴露無疑,潔白如玉的肌膚,就算是帶著些須的血跡,也無法隱藏其中的驚豔.胸前兩個堅挺鼓囊囊的小丘也是露出了半面白玉,而下面隱隱約約還現出一抹黑色.

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一直冷冰冰的,也沒有什麼挑逗的語言,葉默還以為她是在勾引自己.

"等等……"葉默叫住了甄冰瑜.

看見甄冰瑜轉過頭來盯著他,葉默咳嗽一聲說道:"冰瑜師姐,你換衣服不避一下?或者讓我避一下,就這樣在我面前換?"

甄冰瑜聽到葉默的話,頓時就皺起了眉頭,隨即就冷冷的說道:"區區一副皮囊而已,有什麼值得避一下的?如果你一直沉浸在這種皮囊的肉欲之中,不能從皮囊肉欲中解脫出來,你永遠也只能這樣.你的煉體功法確實很厲害,不過你的修為也才……"

"咦……"甄冰瑜咦了一聲後,盯著葉默說道:"你竟然在半年內就晉級到了金仙中期,這怎麼可能?"

說完,她似乎想到了什麼,點點頭說道:"你得到的功法傳承是真的很了不起,如果你可以一心求道的話……"

這句話沒有所完,她就搖了搖頭,似乎知道葉默不是那種能一心求道的人.倒不是說他害怕修煉的艱難險阻,而是因為他堪不破肉欲,這種修士她不看好.當年慕無雙如此逆天,最後還是被人圍攻而死.如果慕無雙專心大道,豈能有這種事情?

她沒有再勸說葉默,而是繼續解下自己的褻衣,同時一道去塵決下去.然後才取出一套新的褻衣,當著葉默的面換上這才說道:"我知道你的修煉傳承很了不起,不過我要告訴你的是,以後你的這種傳承絕對不能外泄,否則你必死無疑."

葉默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這個女人明知道她和風陌純一起出來,也無動于衷,原來在她看來,這只是皮囊肉欲而已.

這個女人不是不懂這些事情,只是她根本就不在意,她很清楚男女之間的那點事情,甚至勸說自己不要腳踏兩只船.她勸說自己的話,說明她不但懂人情世故,而且還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面對這樣一個絕美臉蛋和絕美身材的仙子,葉默忽然覺得索然無味.

"也就是說,如果有人找你上床你也會願意了?"葉默忽然很想知道這個甄冰瑜會不會願意這種事情.

甄冰瑜此時已經換好了褻衣,同時再次穿上了極薄的內甲,這才冷笑一聲說道:"你做夢."

"我不是陌純那種單純之人,我永遠都不會將自己的純陰元氣送給別人."甄冰瑜毫無表情的說完這句話後,不屑的看了葉默一眼.

"你經常在外人面前這樣做?或者是大街上你也敢這樣換衣服?"葉默有些好奇的問道.

"你重傷了會在大街上換衣服嗎?白癡.我敢在這里換衣服,是因為你傷的比我還重,無法對我動手."甄冰瑜居然記得葉默罵她白癡的事情,再次反罵了回來.

葉默徹底的無語,他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奇葩理由.他很清楚甄冰瑜說的動手,不是自己要對她不軌,而是要武力上的動手.這個女人看起來精明無比,而且對修道上的追逐比大多修士要執著的多.

或者說她真的是不食煙火的仙子,對身體和男女情欲的看法也和她說的那樣,確實是皮囊肉欲而已.可是葉默總感覺有些怪怪的,或者她認為她的想法才是對的.

也是,肉體不就是一個皮囊?至少對修仙者來說確實是這樣啊.很多修仙者都是因為從世俗凡人過來,所以一直無法改變那種觀念.不過葉默立即搖了搖頭,他覺得如果思想真的達到了甄冰瑜的這種境界,那是一種悲哀.

他甯可老死,也不願意修煉到和甄冰瑜一樣,除了修煉,別的都是皮囊.或者除了問鼎無上大道外,再無他物.

"能不能將你的丹藥借點給我?"葉默已經沒有心思和這個甄冰瑜再聊下去,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甄冰瑜點了點頭,取出一個玉瓶丟給葉默說道:"你傷勢好了後,我再和你談一筆交易."

葉默吞下幾枚丹藥後,神識總算是恢複了一點.恢複了神識後,葉默毫不猶豫的從戒指中取出自己的丹藥,然後大把大把的吞下去.他的丹藥比甄冰瑜的要好的多了,都是上等或者是特等的丹藥.

傷勢只要開始恢複,'三生決’就愈加顯示出來了作用.葉默感覺到自己的仙元迅速恢複,同時識海也漸漸的恢複.可是葉默總感覺自己的識海有一道陰影,這給了葉默一種極度危險的預感.

隨即葉默就取出數枚陣旗,看著一臉疑惑的甄冰瑜說道:"我也要換衣服了,可是我的境界沒有你那麼高,我需要布置一個隱匿陣法."

甄冰瑜臉色冰冷,再次閉上眼睛自己修煉,葉默說的話對她來說就好像是空氣.

葉默也不以為意,他已經知道了這個女人的追求,沒有什麼好在意的.

當葉默數十枚陣旗灑下來,他整個身形都消失不見的時候,甄冰瑜忽地站起來,嘴里喃喃自語的說道,"竟然還是一個二級仙陣師,怎麼有這種逆天之人?"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二卷 第一五八二章 你個白癡     下篇:第十二卷 第一五八四章 引敵入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