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三卷 第一六三五章 彭敢當的托付  
   
第十三卷 第一六三五章 彭敢當的托付

葉默眼里終于閃現出一絲炙熱的光芒,盯著彭敢當手中的那花生米大小的玉石不再移開.

彭敢當就好像沒有看見葉默的眼光一般,而是平視著葉默說道:"第一個條件,如果有一天你可以證無上大道,請幫我查一下彭煜大帝是被誰陷害的,如果有能力,請你幫彭煜大帝報仇."

說完見葉默依然炙熱的盯著他手中的紫蒙種子,彭敢當繼續說道:"第二個條件……"

說到這里,彭敢當眼里露出一絲落寞,搖了搖頭說道:"第二個條件就算了吧,只要能讓彭煜大帝大仇得報,我彭敢當就算是不能輪回,也滿意了……"

葉默籲了口氣,眼光從彭敢當手中的那證道種子移開,看著彭敢當問道:"彭兄,如此珍貴的東西,我怕……"

"葉兄弟,你知道我現在無路可走了,原因我無法告訴你,因為涉及到了少主.我本來應該將翰長闐的事情告訴你,可是我師父就發了誓,絕對不能出賣少主.如果不是這次我知道出去了無法再回來,我也很難下了這個決定.我想長闐少主應該是知道我身上有一件奇寶了,只是他應該還不知道我身上的東西是混沌紫蒙種子."彭敢當眼里的落寞更甚了.

"我在這仙船上要好的朋友都是長闐少主之人,可是我卻看好你.你在玄仙初期就能斬殺玄仙後期,而且煉丹水平將來絕對不止四品仙丹大師.更何況你年紀應該很小,甚至超出我的猜測,所以我覺得你將來肯定可以證道成功."

彭敢當這話說完,葉默立即就知道對方調查過他,不過他並沒有什麼在意.以彭敢當的實力和能力,如果沒有調查他,他才會奇怪.

葉默見彭敢當等著自己回答,他點了點頭,取出一個玉盒打開雙手將玉盒捧到彭敢當的面前,眼里更是炙熱的說道:"彭兄,如此天界奇寶,你願意留給我,我絕對不會辜負了你的心願.請彭兄放心,如果我可以證道,我肯定會查清楚."

彭敢當眼里再次露出之前的那種欣賞說道:"我知道你是一個能擔當之人,我沒有看錯你.這枚種子就留給你了,我相信你可以證道成功,我也相信你能查出彭帝的事情."

說完彭敢當鄭重小心的將手中那枚證道種子放入葉默手心的玉盒中,這才說道:"我要離開仙船去虛空了,你保重……"

彭敢當毅然轉身,迅速的走到門口後才回頭對葉默說道:"長闐少主的父親曾經是一域天主,他留在這里有大事要做……總之,你對他和他的人要小心一些."

說完這句話後,彭敢當這才急匆匆的離開了葉默的丹樓,轉身消失不見.

葉默合上玉盒,臉色並不好看.之前眼里那種炙熱的光芒,早就消失的一干二淨.

"我都聽到了,難道真的有混沌紫蒙證道種子?"甄冰瑜站在二樓的門口疑惑的問道.

葉默沒有回答,直接將丹樓的門關起,打上了禁制,這才上樓帶著甄冰瑜回到房間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證道種子應該是存著的,彭敢當說的那九枚種子可能是事實."

甄冰瑜聽了葉默的話,眼里露出一絲羨慕,籲了口氣說道:"此人實在是太磊落了,竟然連這種證道種子也願意拿出來."

"你相信嗎?"葉默將手中的玉盒再次打了數個禁制,又用一個大玉盒裝起,這才盯著葉默問道.

看見葉默小心謹慎的動作,甄冰瑜吃驚的問道,"難道你懷疑他的話是假的?可是剛才他說話的時候,我也看見了,那怎麼可能是假?就算是他對你的欣賞也是發自內心."

葉默擺擺手說道:"冰瑜師姐,我們也算是比較好的朋友吧?"

"當然."甄冰瑜點點頭說道:"我沒有朋友,如果一定要說有一個朋友,那就是你了."

"好."葉默點頭繼續說道:"如果你有一枚證道種子,你要去做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甚至百分之九十九可能隕落,你會不會將證道種子事先給我?"

"會."甄冰瑜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默無力的揉了揉頭發說道,"好吧,我換一個說法,如果不是我,是另外一個和你熟悉的人,比如……比如……對了,比如是念玫師姐或者是海川武師兄,你會不會將證道種子給他?"

"不會."甄冰瑜再次毫不猶豫的說道.

葉默一拍手說道:"對啊,就是這個道理,如果真的是仙帝證道的種子,那種珍貴性將是天地間無與倫比的東西,彭敢當豈能輕易送給我?更何況他現在還沒有死去?"

說完,葉默才想起了甄冰瑜剛才的話,他心里有些奇怪,甄冰瑜為什麼會說願意在臨死前將證道種子送給他?如果換成他的話,就算是有一線生機,他也不會將這種東西送給別人的.

"啊……"甄冰瑜打斷了葉默的疑惑,盯著葉默放在一邊的那個玉盒問道:"你是說,是說……"

葉默回過神來,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我手中的這枚證道種子絕對有問題.彭敢當和我的交情還沒有好到那種地步,他和翰長闐的事情我是不知道,可是他和翰長闐的關系絕對不簡單.當初他來求丹的時候,眼里的那種焦急都是發自內心."

"可是我看見他對你的欣賞和語氣都是真的啊."甄冰瑜說完,似乎想到了什麼,再次說道:"你說彭敢當會不會已經發現我在樓梯口偷聽和偷看?然後表演給我看."

葉默傲然說道:"他還沒那麼大的本事,這小樓的陣法我已經修改過,只能從上往下看,卻不能從下往上看,所以他不知道你看見了這件事.他如果是表演的話,那只能是表演給我看的."

葉默經曆的事情太多,他知道絕對不能輕易相信好處就這樣落下來,當初他在混沌星域水潭,就差點被奪舍或者是被控制了.拿到這枚種子,他不是開心,而是忌憚和無奈.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的修煉時間並不是很長,別人應該也可以看出一些.如果有人選擇奪舍的話,他應該是最好的對象.

"那這是什麼東西?"甄冰瑜也有些忌憚的看著葉默放在一邊的玉盒.

葉默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我猜測應該不會是什麼證道種子,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就算是證道種子,也不會給我來證道的.修仙之人,只要沒死,誰會放棄這一線機緣?更何況和我只有幾面之緣的彭敢當?就算是欣賞也沒有欣賞到這種地步."

"你怕是奪舍的東西,所以沒有用手直接拿,而是用了玉盒?"甄冰瑜似乎明白了葉默為什麼不用手拿這種珍貴東西了.

"沒錯,就算是知道用手拿沒有關系,我也會注意一點."葉默說完,心里也很是無奈.

如果換成任何一個仙人,說不定都已經欣喜萬分,甚至早就忘記一切的將這種子抓在手中了.可惜的是,現在拿到種子的是葉默.

葉默的好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他對這枚還不確定的種子,並沒有他的眼神表現出來的那麼炙熱.如果沒有金頁世界里面那麼多的好東西,葉默說不定也會孤注一擲,找一個地方將這枚種子打開看看.哪怕是懷疑,他也會將種子留著,因為這種機緣不是任何人都有的.萬一錯過了,那將是永遠後悔.

可惜的是,現在葉默有'三生決’,有各種開天辟地的好東西,他豈能為一枚不確定的種子去冒險?就算是帶著種子進入金頁世界,他也不願意.

萬一種子里面真的是一個大能,他將如何?說不定奪舍之後,還會奪取他的金頁世界.他之前表現出來的煉丹能力,誰知道這枚種子會不會是來探聽他身上秘密的?

"那我們怎麼辦?要不要將這東西扔了?"甄冰瑜知道這枚種子的可怕後,眼里也露出了擔心.

葉默又對那玉盒打了數十道禁制,取出一個戒指,將玉盒送進戒指後,這才搖頭說道:"現在我沒有辦法,東西更是不能現在仍,就算是要扔掉,也要扔進虛空之中.而且一旦我們扔了東西,就再也無法回到這仙船之上了."

"那我們就一直留在虛空好了."甄冰瑜脫口而出的說道,她感覺葉默的本事一直在界域虛空之中,也不一定就會隕落.當初那種恐怖的虛空風暴空間,葉默也可以逃離出來.

她說完就知道自己的話有些不現實了,在界域虛空中,一年兩年,葉默可能保住他們沒有事情,可是一個人的仙元和神識都是有限的.沒有時間修煉,永遠都處于這種使用丹藥恢複的過程中,顯然不行.

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葉默卻點了點頭說道:"或者你說的辦法不錯,我們只能留在虛空之中了.這些王八蛋,老子幫了他們,居然來暗算老子."

(今天的更新開始,求月票!)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一六三四章 證道種子     下篇:第十三卷 第一六三六章 我出兩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