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三卷 第一六五一章 天才相遇  
   
第十三卷 第一六五一章 天才相遇

"嘭"

無數的黑色棋子還沒有完全激發出,就被世界石秤砣砸中.盧姓玄仙剛感覺到自己的棋子竟然不受他控制的時候,識海中就是一陣陣的絞痛傳來.

好可怕的秤砣,好怪異的攻擊手段.這屠姓玄仙只是一招就知道他不是葉默的對手,不但不是,而且相差太遠.不要說他,就是他和自己的同伴聯手,也完全不是對方的對手.此刻他終于明白了為什麼那個姓盧的要見了葉默就走了,原來眼前這家伙比大乙仙絲毫不差.

"杭楓快走……"這屠姓玄仙只是說了半句話,就抽身要逃出房間,葉默的秤砣已經回頭砸向了那杭楓,同時一道紫光卷向了屠姓玄仙.

不等那屠姓玄仙提醒,杭楓已經明白葉默的修為和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面的.他的大幡根本就沒有完全祭出,就搶在了屠姓玄仙之前要沖出房間.也是他見機的快,付出了法寶被毀的代價後,竟然逃出了葉默的秤砣.只是他剛剛走到門口,就被無聊之極的無影一沖而上.

僅僅兩個回合,兩名玄仙就被葉默和無影秒殺.葉默收起戒指,秤砣都沒有收回來,直接對房間中間的禁制就是一下.

"咔嚓"一聲脆響,那禁制瞬間崩潰.

這次葉默看的清楚了,一把藍色飛劍法寶,還是七品仙器,這已經是上品仙器了.除此之外還有一柄散發寒氣的長刀,一樣的是七品仙器.

葉默收起長刀,將飛劍丟進了飛雪珠送給甄冰瑜煉化.這才取起那枚玉簡.

玉簡是一枚仙級功法,對葉默來說毫無用處,被他丟進了戒指.

"難怪問我有沒有地圖."葉默從屠姓玄仙的戒指中找到了一副地圖,這地圖非常清晰,在霧魔殿中具體的前進線路都清清楚楚.雖然這線路上沒有被標明哪個房間有寶物,但是經過這線路的人又不是傻瓜,看見房間肯定會進去.

"竟然有這麼清晰的地圖."甄冰瑜從飛雪珠中出來,也看見了葉默手中的地圖,驚異的說了一句.

這地圖確實是很清晰,葉默本來也在慶幸自己得到了這樣的一副地圖,但聽了甄冰瑜的話後,現在他卻疑惑起來.

這地圖確實是清晰無比,但是很奇怪的是這地圖要到盡頭的時候似乎模糊了.也就是說地圖的過程都很清楚明了,卻沒有最終目的.

"這圖模糊的地方還真有意思."葉默收起了地圖.

"你懷疑這地圖?"甄冰瑜疑惑的問道,她知道這地圖應該是真的,否則就不可能讓那屠姓玄仙找到這個房間.

"我不懷疑地圖,不過我更相信無影."葉默答道,如果沒有無影的話,他也只能跟著地圖走.但是有無影了,何必跟著地圖.反正這地圖最終也不能到達終點,還不是和無影一般?

甄冰瑜點點頭,再次進入了飛雪珠,她相信葉默的判斷是正確的.這地圖確實是有些古怪,而且無影的能力比地圖不會差,否則也不可能在九天之內就找到了這里.

……

隨後的幾天,葉默跟隨這無影一路暢通無阻,雖然沒有地圖,可是葉默感覺無影比地圖還要厲害.每次都會找到好東西,連七級仙靈草他都得到了兩株,這些不算,功法玉簡,法寶等東西葉默一路收集過來.

期間葉默對比了幾次屠姓玄仙的地圖,發現無影行走的路線除了最開始的幾處相同外,其余的線路完全不同.

第二十九天,葉默已經跟隨著無影穿過這彎彎曲曲的迷陣,來到了一個巨大的圓壇邊.

圓壇的上面有一個長方形的青色石台,青色石台上放著一枚玉簡,玉簡被兩枚若有若無的金色材料壓住.

"遁天金?"葉默不知道那玉簡是什麼內容,卻認識那兩枚金色的材料.那是煉制飛行法寶的頂級材料,仙級七品材料遁天金.

竟然有這種好東西,葉默頓時心動了.七品材料他路上也遇見了一些,可是從未遇見過遁天金.比起遁天金來,其余的七級材料根本不值一提.

被遁天金壓住的玉簡,葉默甚至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會簡單了.葉默的神識卻掃到了那青色的石台,這青色石台給他的感覺竟然不比遁天金差.似乎這青色石台對他的用處也是極大.

這是什麼東西?

葉默只是疑惑了瞬間,就准備先破去護住圓壇的禁制.不管是什麼東西,先拿到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後在慢慢研究.

世界石剛剛祭出,葉默就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危險,他來不及管眼前的禁制,世界石已經瞬間就擋在了他的身後.

"轟"

一條黑色的激流打在了葉默的世界石上面,葉默倒退出數十米遠,這才強行止住了身形.而他的世界石也被直接磕開,砸在了圓壇的一邊,爆發出一聲悶響.

葉默心里駭然,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可以劈開他世界石的家伙.這種威力強勁的偷襲,在葉默看來絕對是大乙仙無疑,而且還是出手比較厲害的大乙仙,否則不可能直接磕飛他的世界石.

可是當葉默定下神來,卻發現眼前站立的竟然是一個看起來比他還要年輕的家伙.雖然葉默不知道他的年齡多大,但葉默肯定對面的這人年齡不會太大.更讓葉默吃驚的是,對方的修為竟然是玄仙後期.

葉默一直以來都是秒殺玄仙的存在,他想不到有一天一個玄仙後期差點就偷襲到了他,還讓他受了點輕傷.

這玄仙後期表情平靜,臉色陰沉如水.站在葉默的對面,眼睛盯著葉默,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如果單論風姿英俊,葉默自付自己不如對方多了.他肯定眼前這個玄仙後期沒有隱匿修為,確確實實是玄仙後期.

葉默心里驚異無比,這剛才偷襲葉默無功而返的英俊玄仙心里更是驚濤駭浪.他的臉色是沒有半分表現出來,可是心里的驚駭卻是遠遠超過葉默.

從他出道至今,還從未有過玄仙在他的偷襲下安然無恙的.更不要說是玄仙中期了,就算是大乙仙哪又如何?他殺過的大乙仙也不是一個兩個了.

而事實上眼前這個看起來很是年輕的玄仙中期,不但擋住了他的偷襲,還絲毫沒有影響.這家伙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出來的?哪里會有這種厲害的玄仙中期?難不成和自己一樣,身上也有極大的秘密?

他這次來就是為了那個玉簡,否則葉默區區一個玄仙中期豈能讓他偷襲?就算是大乙仙他也不懼.可是那玉簡對他實在是太重要了,重要的他不允許發生任何一點點偏差.

"你是何人?又是如何出現在這里的?"偷襲了葉默的那名玄仙後期緩緩的平息了內心的驚駭,盯著葉默沉聲問道.就算是要殺葉默,他也必須要弄清楚葉默是怎麼來的.

葉默也是很疑惑,他剛才明明看見一條黑色的激流打在了世界石上面,將世界石磕開.可是現在他只看見眼前這名玄仙後期手腕上纏了一道虛無的黑色煙霧,難道剛才那可以磕飛世界石秤砣的是這黑色煙霧?

如果一道煙霧都可以磕飛世界石,這煙霧位面太可怕了點吧.

"你又是何人?怎麼出現在這個地方?"葉默召回世界石,同樣沉聲問了一句.

"本仙嚴九天,因為有師門傳下的地圖玉簡,這才到這里來."出乎葉默預料的是,這名玄仙後期竟然傲然回答,沒有辦分隱瞞.

"你師門傳下了玉簡?"葉默疑惑的問道,"那你拿給我看看."

葉默這話當然是無禮取鬧,他不相信對方會將地圖玉簡送給自己看.

可事實再讓他判斷失誤了,嚴九天毫不猶豫的取出一枚玉簡丟給葉默:"玉簡在這里,給你看也無妨,這里是我師門當初遺留下來的東西."

葉默接過玉簡心里已經明白,這嚴九天只是告訴他這里的東西是他的,自己沒份.不過在葉默心里,這嚴九天只好做夢了.既然被他看見了,先不說那個玉簡,那青色石台和遁天金他是必須要拿到的.

葉默的神識掃進玉簡,立即就發現他手中這枚玉簡地圖和之前從屠姓玄仙那里得到的地圖差不多,唯一的差別就是兩條過來的線路不是同一個方向,而且屠姓玄仙的地圖玉簡沒有指向這個圓壇所在的地方,嚴九天的玉簡卻明確的指到了這里.

看見兩個地圖的差別後,葉默開始懷疑這兩個地圖是同一個人造出來的,可是這地圖又都是真的.

將嚴九天的地圖丟還給他後,葉默淡聲說道:"我的地圖和你不同,我的地圖卻有幾條線路都可以通往這里,可是你的只有一條."

嚴九天臉色一變,但是很快就明白過來,隨即冷笑說道:"我說是怎麼回事,原來你得到了我賣出去的殘圖.你得到的地圖是不是只有線路,沒有這圓壇?"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三卷 第一六五零章 不如何     下篇:第十三卷 第一六五二章 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