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四卷 第一七三七章 再回飄渺  
   
第十四卷 第一七三七章 再回飄渺

葉默看著帝道晶,籲了口氣.這次是真的成了一枚帝道晶了,沒有任何疑問.葉默用玉盒裝起帝道晶,然後打上禁制送進了自己的混沌世界.昊天大帝那絲元神不知道怎麼逃到這里來的,估計最後的帝光也不是受他自己控制了.

葉默估摸著這論道交流大會已經開始了,他很清楚一旦用了傳送陣盤,就必須第一時間離開,否則絕對會被幾名仙帝抓到.那幾個仙帝雖然無法徹底遏制落帝山的念力,卻肯定可以感受到這里的任何空間波動.不要說仙帝,就算是仙王仙尊都可以察覺.

明白這點後,葉默並沒有急著離開,而是先進入了金頁世界.在金頁世界里面,葉默的神識再次小心的掃進中年士留下來的神識記號.他想將這神識記號留在念山,不過將神識記號留在念山有什麼作用,他卻想不到.

葉默的神識一進入那記號後,立即就引起了一陣陣的波動.葉默肯定如果不是那神識記號已經被他禁錮住,他絕對無法用神識查探這記號.

當葉默感受到神識記號的波動後,心里立即有些慶幸.他是一個陣法大師,這神識記號里面的神識禁制他雖然弄不出來,卻不代表他看不出來.

這神識記號相當于一個傳送陣盤,一旦被下的人觸動,將帶著擁有神識記號的人傳送走.也就是說如果這神識記號附在自己身上的話,那中年士隨時都可以將他傳送到飄渺泉里面,無論他在什麼地方,都是一樣.

葉默倒吸冷氣,這些老家伙的算計簡直一波又一波,如果不是他運氣巧的話.這神識記號落在他的身上,他哪里還有自由?除非他留在混沌世界,否則只能找死啊.

那個紅色的玉牌看樣子也是一個幌子,雖然葉默不知道那紅色的玉牌有什麼用處,但肯定不是進入縹緲泉的玉牌.知道這玉牌不是傳送玉牌後,葉默決定自己先利用一下.

葉默拿起紅色玉牌靠近了那個神念記號,他打算強行將神念記號送進紅色玉牌的.讓葉默沒有想到的是,他還沒有動作,那中年士的神識記號已經自動隱匿在紅色的玉牌當中了.

看見這種情況.葉默不再猶豫,他第一時間出了金頁世界,同時丟出了傳送陣盤.要走就迅速一些,一旦等論道大會結束,幾位仙帝要聯手封鎖這個落帝山.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傳送陣盤帶起一道光幕,這道光幕將葉默卷起消失在了念山之頂.念山的時間念力雖然可怕,卻無法阻止傳送陣盤的傳送.

葉默被傳送出來的第一時間,就丟出了一枚爆裂符,同時將那含有中年士神識印記的紅色玉牌丟了下來,這才瞬移離開.

第一次瞬移結束後,葉默立即取出那中年士給他的那張逃命符箓.丟了出去.這張逃命符箓珍貴無比,據那中年士說,只要不是仙帝親自追殺都可以逃走.

這種符箓用掉,對葉默來去確實是太可惜了.可是他不敢不用.在數名仙帝眼皮底下,他還敢留下余力,那是找死.而且他只能寄望追殺他的不是仙帝,如果是仙帝過來了.他就算是用了之前的那些小花招也很危險.

他只所以用了一次瞬移,就是為了讓仙帝的神識掃到自己造成的空間波動很普通.現在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中年士的逃命符箓上了.只希望這逃命符箓不是太差.

……

落帝山外圍的論道交流會論道台上,一名極為年輕的大羅仙正在侃侃而談,數名仙帝坐在論道台前方的云彩之中,聆聽這名仙人所說的道義.

這名大羅仙說的每一個字都被論道台上特有的禁制包裹住,然後化成一絲道音落在了廣場上所有人的耳邊.

"……載營魄抱一,不能無離,專氣致柔,無若嬰兒,滌除玄覽……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這名大羅仙的道義吸引了眾多仙人的仔細聆聽,就是幾名仙帝都不時點頭,顯然認為這大羅仙對道義有獨特的理解.

就在這個時候,幾名仙帝同時看向了落帝山的上空.葉默猜測的沒有錯,他的傳送陣盤只是激起了細微的空間波動,這些仙帝就全部察覺了,不但是幾名仙帝,就算是一些仙尊和仙王也都發現了這空間波動.

幾乎是在瞬間,所有的仙帝和仙尊神識就掃了出去.

葉默瞬移造成了的空間波動頓時一亂無余,不過那空間波動在葉默瞬移第一次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幾名仙帝微微一笑,知道造成這種波動的絕對不是什麼高人,這種明顯的空間波動,最多只是一個普通仙王而已,甚至還不到仙王.

"蓬易仙尊和若明仙尊去看看吧."正仁仙帝微微一笑說道,他是這次論道交流大會的主持人,這種事情當然是他來處理.作為一個仙帝,又是主持人,他肯定不好自己過去.他自己都不過去,更不可能讓別的仙帝過去,叫兩名仙尊過去,也算是正常.

颯空大帝和龍河大帝並不覺得正仁仙帝的吩咐有錯,他們都感覺到了造成瞬移空間波動的那人修為不會太高,就算是躲避也在那附近,兩名仙尊過去,完全可以了.

……

葉默丟出那逃命符箓後,立即就感覺到一股漩渦將他卷走,等他清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身後沒有任何的空間波動.也就是說只要對方的神識掃不到這里,他已經是安全了.而從落帝山到這里,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神識.

"好厲害的符箓."葉默心里暗歎,難怪那中年士說這符箓在仙帝之下逃命沒有任何問題,葉默現在總算是相信了.這種符箓就算是大意的仙帝也不一定能抓到.

真是可惜了,自己得到的那些東西,說不定還不如這張符箓珍貴,葉默心里有些懊惱.

正當葉默想要查看這里是什麼地方之事,卻看見兩道遁光朝他過來.

葉默沒有動,如果是追殺他的,他動也不行,如果不是追殺他的,他沒有必要動.

"是你?你竟然還敢來這里?"一個極為好聽的嬌脆聲音喝道.

葉默已經看見了來人是誰,他反而放下心來,同時神識掃了出去.當葉默看清楚這里是什麼地方的時候,心來頓時大罵.那老王八蛋竟然將自己傳送到飄渺仙池宗門邊上來了,這不是讓自己投身虎口嗎?

"怎麼?你不是一直跟在你姐姐身邊嗎?"那聲音再次譏諷了葉默一句,語氣中的怨念任何人都能聽的出來.

葉默連忙抱拳說道:"葉默見過甯娥聖女."

同時葉默心里也有些奇怪,按理說甯娥聖女應該有資格去參加論道交流大會的,為什麼她還留在門派旁邊?

"托你的福,我已經被門派責罰,現在不是聖女了,你高興了吧."甯娥仙子語氣很是不善,盯著葉默的目光愈發冰冷.不過她心里也是疑惑,怎麼葉默的頭發變成雪白了.

葉默看了看站在甯娥聖女旁邊的那名仙人,接近大羅仙的圓滿,英俊無比.一頭黑發在背後束成了一個蝴蝶形狀的仙冠,飄逸無比,和葉默的白發比起來更是突出.

看這大羅仙和甯娥仙子的關系,葉默心里忽然有所感悟.飄渺仙池都是仙子,沒有男弟子,這大羅仙絕對不是飄渺仙池的.既然不是飄渺仙池的,他還和甯娥仙子單獨出現在這里,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英俊大羅仙是甯娥仙子的心上人.

也就是說甯娥仙子被趕下聖女位置,不一定是受了自己的連累,還很有可能和她不能遵守聖女的規則.

想到這里,葉默卻微微一笑說道:"甯娥仙子,我進入縹緲泉也是經過你同意的,對此我很感激,如果有什麼能幫助仙子的,我當然會全力以赴.當然對偷偷離開這點,我向你道歉.不過仙子離開聖女之位,似乎和我沒有什麼關系吧?就算是有,也不是主要原因吧?"

葉默只是帶著一些猜測,說完後,他微笑的看著甯娥仙子.

甯娥臉色微微一紅,她當然知道,就算是沒有葉默的事情,她也不想繼續在聖女之位呆下去了.葉默的事情只是一個由頭而已,或者說讓她離開聖女之位的借口而已.

"你又來這里干什麼?"甯娥仙子也不想葉默被飄渺仙池的仙王帶回去,一旦葉默出事情,她也對不住薊婫.

"我來找我姐姐啊."葉默大言不慚的說道,他心里卻是郁悶,自己最不想來的地方,除了那個落帝山外,就是這里了,誰知道他偏偏來這里了?

"對啊,曦月妹妹不是去了落帝山論道了嗎?你怎麼沒有和她一起去?"甯娥仙子疑惑的看著葉默問道.

葉默見對方沒有繼續追問飄渺仙泉的事情,心里頓時一松,說明那件事不是非常嚴重,至少不是那中年士說的那麼嚴重.

想到這里,葉默立即'驚異不已’的說道:"論道大會在落帝山啊?我先和曦月姐聯系一下."

說完葉默立即取出了通訊珠,他來就要和薊婫聯系,阻止薊婫進入落帝山的,現在正好抓住這個機會.

(今天月票被爆了,求月票安慰)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三六章 念山之頂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三八章 薊婫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