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四卷 第一七五六章 當然是我去  
   
第十四卷 第一七五六章 當然是我去

"這仙船上都是各大天域的佼佼者,怎麼可以殺人?"葉默疑惑的問了一句.

薊婫連忙說道:"他是被人挑戰了,仙船上如果有矛盾的仙人可以通過挑戰,去挑戰台和對方斗法.在挑戰台上,生死勿論.如果拒絕挑戰,就要主動認輸,一旦主動認輸,就必須接受挑戰者的一個侮辱條件.齊北蒼就是被人挑戰,以他少城主的地位,無法接受別人的侮辱條件?不過時間被我壓下來了,我說等你出來再說."

葉默聽到這里倒是松了口氣,說明齊北蒼現在還沒事.在仙船上被挑戰,上挑戰台葉默也見識過.他自己就在挑戰台上連殺了幾人,最後通過挑戰勝利離開了堂鳳仙船的下等艙.

"是誰挑戰他?"葉默問道.

見葉默不再著急,薊婫這才解釋道,"齊北蒼得罪了梵度天東溟帝宗的向長雍,向長雍是大羅仙巔峰修為,距離大羅仙圓滿也只差一步.而且向長雍的實力強悍無比,在梵度天的大仙之中極為有名.但是他的性情卻很是暴戾,動輒殺人.就是這兩個月在仙船上,他借口挑戰都殺了不少人了."

葉默點點頭,將房間的禁制打上後,和薊婫一起去看齊北蒼.齊北蒼雖然是少城主,卻和季舒差不多,沒有多少惡習.而且為人也不錯,對朋友很真誠.唯一的缺點,就是太喜歡女色了一些.

……

葉默和薊婫進入齊北蒼房間的時候,發現房間里面已經有十幾個人了,都是一起從常融天過來的,連甯娥和她的那個男友方城都在這里.

齊北蒼坐在一邊,臉色有些難看.顯然他自己也知道,不是向長雍的對手.他看見葉默進來,點了點頭.沒有心思去詢問葉默怎麼閉關了幾個月.

季舒等人倒是立即起來和葉默,薊婫兩人打招呼.

"季兄,這是怎麼回事?"葉默看著季舒問道.

季舒歎了口氣看了一眼齊北蒼,這才說道:"只能說那向長雍太過囂張了,北蒼也太不小心,去和魔歡宗的花茹雪套近乎.那花茹雪根就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女人,騙了北蒼的東西後,還唆使向長雍殺掉北蒼.之前仙船上幾個被向長雍以挑戰名義殺掉的人,好幾個都是花茹雪干的壞事."

魔歡宗葉默聽薊婫說起過,是一個聲名狼藉的宗門.宗門里面男盜女娼,沒有一個好東西.當然這些都是葉默從薊婫口中聽來的.至于具體是不是這樣,和他沒有關系.但是現在齊北蒼被魔歡宗的女人盯上了,還要讓向長雍去殺.葉默決定不再坐視.

當初嚴九天威脅他的時候,齊北蒼就是第一個站出來幫忙的.葉默從來都不是讓朋友吃虧的人,這種事情顯然要幫忙.

"其實我們的想法是選擇一個實力不比向長雍差的人去和向長雍談判,只要向長雍知道我們這邊並不比他們差,或者就會主動讓一步."季舒說完看了看甯娥仙子身邊的方城.那個眼光很明顯,就是這里的人方城實力最強,接近大羅仙圓滿,而且手段厲害無比.

葉默記得這里還有一個半步仙王的家伙,不過很明顯那家伙沒有過來,看樣子就是怕麻煩上自己的身上.

方城不是傻瓜.現在大家都看著他,他只能咳嗽一聲說道:"那向長雍是東溟帝宗的人,東溟帝宗的實力不比我方金山差.而且他身邊的人都是梵度天的頂級大仙.九梵仙池的聖女依依更是只差一絲就要晉級仙王的存在,我們的實力和他們相差太遠了.我覺得大丈夫能屈能伸,北蒼師弟沒有必要和他硬拼."

方城就差沒有說出讓齊北蒼直接投降認輸了,但是他的意思誰都明白,就是讓齊北蒼投降認輸的意思.雖然大家都明白方城的意思.可是卻沒有人附和方城的話.

挑戰賽上一旦認輸,那不但毀了自己的一生.也毀了所在門派的名望.

因為一旦一方認輸,勝者可以提出任何一個條件,有的人提出讓失敗者從跨下鑽過去,或者讓失敗者磕頭求饒等等,只要能侮辱對方的手段,都會被提出了.

可以說齊北蒼一旦認輸,估計活著還不如去死了.那向長雍絕對會提出極度侮辱他的條件,那個時候他齊北蒼將生不如死.

"齊兄,如此小事何必放在心上,區區一個向長雍而已,何足掛齒?"葉默當然不會理睬方城的餿主意,這主意簡直就是白癡主意.

齊北蒼雖然臉色還是難看,聽了葉默的話卻哈哈一笑說道:"葉兄說的對,只有戰死的齊北蒼,哪有屈膝的齊北蒼.那向長雍我戰了,我齊北蒼也是大羅仙後期,豈會怕他區區向長雍.誰可為我去下戰書?"

整個屋子里面的人都愣住了,大家都知道齊北蒼必須要戰,可是主動鼓動齊北蒼去戰斗的人還沒有.這主動鼓動,等于讓齊北蒼去送死.這個葉默倒好,無論說話做事都是那麼無厘頭,一來就鼓動齊北蒼去送死.

季舒等人歎了口氣,他和齊北蒼關系不一般,當然知道葉默說的是對的.這個時候只能鼓動齊北蒼提起士氣,而不是打擊士氣.

甯娥仙子看著葉默,無語的搖了搖頭.方城冷笑一聲,沒有說話.他都不是向長雍的對手,齊北蒼與其去送死,還不如去自殺.他能站在這里主要是因為甯娥仙子的關系,否則他根不會留在這個地方.甯娥能出現在這里,主要還是因為薊婫的關系.

葉默哈哈一笑,朗聲說道:"這種事情,當然是我去."

甯娥仙子擔心的看著薊婫小聲問了一句,"曦月,你弟弟他……"

薊婫微微一笑,卻並不擔心.葉默的戰斗力她太清楚了,絕對不會比向長雍差,葉默的性格她也了解一些.同樣不是讓朋友送死的那種人,所以葉默說去送信,她並沒有多說什麼.

"他住在梵度天區域,甲138號房間,你就幫我定在三天後."齊北蒼補充了一句,因為已經決心戰死,倒了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彷徨.

"我陪你去."季舒立即也站了起來.

葉默擺擺手說道,"不用,只要我一個人去就好了,區區一個戰書而已."

說完葉默再次對薊婫說道,"曦月姐,你在這里等我好了,我去找向長雍,一會就會回來."

兩句話後,葉默轉身就走,連半分鍾都沒有耽誤.

看見葉默來了就離開,而且還是去幫助齊北蒼送口頭上的挑戰書,屋子里面的人都沉默起來.

之前那名幫助葉默解釋精通空間法則的大羅仙卻打破了沉寂說道:"我覺得這個葉師弟雖然沖動了點,可是說的話卻沒錯.我輩修仙,何懼一戰?戰死也好過苟活."

"好,今天來這里的人都是我齊北蒼的朋友,感謝朋友們在我齊北蒼最困難的時候沒有離開,今天我請客."

說完,齊北蒼取出十幾壇仙酒.酒壇打開,清香四溢.大家都知道這應該是齊北蒼的珍藏,估計是知道自己必輸,這才舍得拿出來大家一起分享.

酒很香,但是大家喝酒的興致卻並不高,甚至有些慚愧.齊北蒼說他最困難的時候,大家沒離開是真的,事實上能幫助他的倒是沒有,反而那個鼓動他戰斗的葉默去幫他送戰書.

"如果我們這里也有一個和臚芒一樣的高手,誰敢向我們中間的人挑戰?"殷琿一口氣喝完一壇酒後,氣的將手里的酒壇一把拍碎了.

屋子里面的人都沉默下來,大家都知道殷琿說的對.如果這十幾個人當中也有一個和小仙王臚芒一樣的高手,絕對沒有人敢來挑戰這個團體.大家之所以抱成團,就是為了增加實力,不允許被別人隨便欺負.而現在齊北蒼即將被人以挑戰的名義殺掉,等于欺負上門了,卻沒有人敢出來說話.

……

仙船上的各大天域涇渭分明,葉默出了常融天區域後,很容易就找到了梵度天區域.

甲138號房間更是容易找,葉默根就不用問人,遠遠就可以用神識掃到.而且這個甲138號房間連禁制都沒有打上,房間里面喧鬧無比.比起齊北蒼的房間來,這里除了熱鬧還是熱鬧.

葉默走到房間門口,房間里面二三十名仙人一起看向了葉默,因為沒有人認識葉默.

"你是誰?來這里有什麼事情?"一個冷厲的聲音喝問道,問話的是一名大羅仙後期仙人.

"我是誰不必管,只要知道我是來下戰書的就可以."葉默冷聲說道,面對二三十名大羅仙,他根就沒有半分懼意.

短暫的沉默後,屋子里面是一陣的哄堂大笑,似乎被葉默認真的態度弄笑了.

葉默等屋子里面的笑聲停下來後,這才不緊不慢的問道,"誰是向長雍?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一名魁梧大漢忽地站起來,同一時間,他身上的殺氣爆出,直接化成了一條直線沖向葉默.這道殺氣帶著蓄而未發的殺機,直接沖到了葉默的身前,然後猛的爆裂開來.

葉默站在門口,動都沒動,那殺氣在他的身前就好像遇見了一道無形壁壘一般,爆裂的聲勢確實嚇人.可是那種聲勢只是將周圍空間撕裂的嗤嗤作響,而葉默連一根頭發都沒有動一下.

(感謝書友們的訂閱和打賞,感謝金牙2013的萬幣送票!)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五五章 有人要殺齊北蒼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五七章 散修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