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四卷 第一七六二章 無須再忍,驚豔一拳  
   
第十四卷 第一七六二章 無須再忍,驚豔一拳

"是嗎?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崖弋你去挑戰這修為低下的小子,我看看誰敢找你挑戰,我先挑戰他.我妙成天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欺負?任何人都想上來挑戰?"一個冷厲不屑的聲音響起,直接將葉默說成了修為低下的小子,向長雍和殷琿立即閉口.

這個人他們惹不起,妙成天位仙之下第一高手帝炆成,也是妙成天第一帝宗久乾帝宗的弟子.

向長雍都惹不起的人,殷琿更是惹不起,更不用說殷琿旁邊的齊北蒼等人了.薊婫眼眉一挑,還想說話,卻被葉默攔住.

"曦月姐,不用你來,我就可以了."葉默心里殺機已盛,在這仙船上一味隱忍根本就不是辦法.如果只有他一個人,他還好說點,現在他也有朋友在這上面.

忍不下去,就無須再忍.神識功法已經暴露給那個仙王知道,就算是繼續隱匿,也會被花茹雪宣傳,他還不如來的干脆痛快點.

"快點,我時間有限."葉默飛身落在台上,對崖弋平靜的說道.

葉默的語氣很平靜,崖弋卻豪氣萬丈,他想不到自己竟然因為被多人挑戰,惹來了帝炆成的同仇敵愾.現在葉默已經上了擂台,有了帝炆成的助威,他的底氣立即就上來了,毫不猶豫的也飛身上台.

"如果你現在認輸,還有一絲機會,否則別怪我殺你如殺雞了."崖弋上台後,卻沒有立即動手,反而多說了一句.

如果沒有向長雍,殷琿和薊婫等人為葉默助威.他早就動手了,哪里還會主動說讓葉默認輸?

帝炆成卻有些不耐煩了,他有些不舒服的對崖弋說道:"既然主動挑戰了,就拿出全部的實力出來.該殺就殺,有什麼好怕的."

有了帝炆成的這句話,崖弋僅有的一絲擔心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不等葉默回答他的話.一道數丈長的黑se方戟已經被他祭出.

數萬道戟影在崖弋祭出方戟的同時,已經憑空而生,戟風四起,殺意彌漫開來,近一些的仙人下意識的走的遠了一點.

葉默是一個干脆之人,既然決定不再退縮,更不留手.他的戰斗經驗豐富無比,而且他的仙元和神識也遠遠強于崖弋,此時他根本就不等崖弋的方戟殺勢形成.已經是一拳擊出.

"嗡……"

葉默這一拳幾乎是全力擊出.就是有留手也是有限.這一拳擊出後.整個挑戰台周圍方圓數十里的地方立即被拳風挾裹.漫天的殺機完全遮掩了戟影那還沒有形成的氣勢.

就算是在擂台下旁觀的仙人,也都被這一拳帶的下意識的心里一繃,似乎這一拳正砸向了自己的胸口.一陣陣的氣悶傳來.

帝炆成看見葉默的這一拳之後,臉se立即大變.他是妙成天大仙之下的第一高手,當然明白葉默這一拳的厲害.

確切的說,這不是一拳法術,而是一拳神通.這一拳神通已經席卷了周圍的殺勢,再加上出拳者本身的充沛仙元和磅礴威勢,這一拳根本就勢不可擋.

"轟……"

崖弋的方戟還沒有完全祭出,就被拳風挾裹,變成了重若千斤,根本就帶不起來.

"咔……"

拳風擊中了方戟,發出可怕的巨響.崖弋臉se一變,仙元同時燃燒,一旦他的方戟被對方的拳勢挾裹,他根本就只能等死.

恐怖的殺機已經被葉默完全挾裹了過來,崖弋發現他想要掙脫,已經太晚了.一道道肉眼看不見的殺勢漩渦被葉默的拳勢帶起,猶如一個巨大的碾盤壓了過來.崖弋竟然感覺自己的呼吸都困難起來,那碾盤似乎已經壓住了他的胸口.

"嘭嘭"殺勢漩渦將周圍的空間炸裂的嘭嘭作響,崖弋瞳孔睜大,他似乎感覺到了毀滅和死亡的氣息.

此刻的崖弋再也忍不住驚駭,這一拳是大羅仙初期發出來的,還是仙王打出來的?怎麼有如此可怕的拳道神通?他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第一招主動攻擊了,他應該先祭出防禦盾牌的,為什麼要選擇主動攻擊?

"我認輸……"崖弋驚恐之下大聲叫道,可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的聲音被對方的殺勢漩渦裹住,根本連一個字都發不出來.

"嘭……"

被葉默席卷過來的恐怖殺勢漩渦結結實實的將崖弋碾壓,在這拳勢漩渦當中發出一聲沉悶的悶響.

一道道血肉四處橫飛,轉眼就在這殺勢漩渦中化成了虛無,一根黑se的方戟被激飛起數十丈高,再次落下,直接插入了挑戰台的一角,戟尾兀自還在晃動不停.

"叮當"

一枚戒指落了下來,打在了挑戰台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殺勢漩渦消失不見,擂台再次恢複了平靜,而擂台上的崖弋已經消失不見,只有數灘血跡和插在擂台邊上的方戟,表示崖弋是在擂台上消失的.

周圍鴉雀無聲,寂靜一片.幾乎所有的人都震驚的盯著葉默,連呼吸也被壓抑起來.

此時葉默卻伸出了一道仙元凝聚而成的手,緩緩的撿起一枚戒指.這場景就好像一個在夕陽之下散步的人,忽然發現路上有一枚戒指,他隨手撿起來那麼安詳和自如,沒有一分強勢和殺意.

寂靜,依然還是寂靜.

一個大羅仙初期,一招,或者說是一拳就殺了一名挑戰他的大羅仙後期.沒有用任何計謀,沒有用任何法寶,他用的是拳頭,是一拳擊殺.

又是幾息之後,擂台外才爆發出驚天的掌聲,那掌聲幾乎要將整個挑戰他都掀翻了.

打斗的過程一點都不jīng彩,可是在這里的人沒有人認為這一場戰斗不jīng彩.這里的人都認為,他們從未見過如此驚豔的一拳,從未見過如此神通的一拳.這才是真正的拳道神通,沒有半分折扣.

"好……"

"漂亮……."

高昂的贊揚聲和吼叫聲震天而起,這里是強者的世界,只有強者才能贏得支持,只有強者才能贏得尊重.至于死去的失敗者,早就沒有人記得.

葉默籲了口氣,站在挑戰台上對下面抱了抱拳,他感覺自己並沒有做錯.別人都刺刀見血了,他也沒有必要唯唯諾諾.尊重是建立在實力之上的,如果一味隱忍,他和他的朋友都將無法得到任何尊重.

暴露了實力或者他很危險,但是那又如何?至少在仙船上,還沒有人敢動他,在虛空中他只要小心一些,不被仙王攔截就行.至于到了清微天,天高任鳥飛,何處去不得?

薊婫握緊了拳頭,心里充滿了驕傲,她就知道葉默行的,如今果然是這樣.而且她還知道,葉默的實力比起當初和那大羅仙中期鳴才交手的時候,強了數倍都不止.

此時她確信當初葉默沒有隱匿實力,不過這個秘密她不會告訴任何人.她知道這個秘密關系到葉默的生死,一旦說出去了,葉默再也無法安穩的留在這仙船之上,甚至無法在任何天域露面.她和風曦的命都是葉默賜予的,就算是她自己將命送出去,也不會泄露這唯一弟弟的秘密,雖然她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什麼秘密.

齊北蒼愣愣的盯著葉默,良久才喃喃說道:"我終于明白了."

他終于明白葉默為什麼可以勸說向長雍來道歉了,根本就不是葉默會說,而是他的拳頭太可怕了點.這一拳,就是讓他上去,悴不及防下,他也躲不開.面對這一拳,他只能等死.向長雍不想死,只有道歉.

季舒和殷琿一樣愣愣的盯著葉默,哪怕季舒知道葉默是仙涅體的巔峰,他也不敢相信葉默的拳道神通如此可怕.如果他知道葉默已經是仙靈體的煉體仙人了,或者他更為震驚.

向長雍長長的籲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確實很明智.他沒有猜測,葉默有輕易秒殺他的能力,就算是葉默不能秒殺他,一旦挑戰他的話,也可以輕松的斬殺他.他只感覺到慶幸,沒有讓葉默主動來挑戰自己.

花茹雪張大了嘴巴,她忽然感覺葉默身上的秘密絕對不止是神識功法,葉默絕對有別的秘密.

站在一角的嚴九天看見葉默一拳將崖弋擊成血霧,頓時皺起了眉頭.他知道葉默的本事,葉默能一拳將崖弋擊斃,他根本就沒有絲毫意外.如果葉默沒有這個本事,就算是葉默知道自己的秘密,也無法威脅到他嚴九天.他擔心的是葉默這麼做會讓更多的人注意他,這對他來說不是好事.

他關心葉默,不是關心他的生死,而是關心葉默身上的東西,無論是否有時間陣盤.葉默身上還有神識九轉,還有世界石,還有他的時空梭,這些東西都是他的,他不能讓給別人.

縱容崖弋殺了葉默的帝炆成臉seyīn沉,他感覺這個大羅仙初期有些古怪,這種恐怖的神通拳法,就是他要破解起來,也不見得多輕松.他盯著葉默,眼神冰寒,他在想著自己是否需要上台殺掉這個能威脅到他的大羅仙初期.

(晚上一到家就碼字,第三更送上.少更了一點,渾身不舒服啊.)

......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六一章 葉默被挑戰     下篇:第十四卷 到家後,補上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