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四卷 第一七七一章 誰在說謊  
   
第十四卷 第一七七一章 誰在說謊

葉默趁機瘋狂的燃燒仙元,一拳轟出,想要擋住這季伯的這一抓.

"轟……"

仙元炸裂開來,周圍虛空一陣陣的搖晃.葉默被直接擊飛了出去,虛空中灑下血雨.

仙元和神識從葉默的身體消失不見,以葉默仙靈體的煉體修為,都被季伯打的胸骨截斷.他仙靈體的煉體修為,再次救了他一命.

葉默心里一沉,他剛將世界石收回來,就渾身軟弱無力,再也祭不出去.此時只要一個普通築基修士甚至就可以一劍殺了他,更不用說面對一個仙王巔峰了.

季伯心里卻同樣是一沉,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抓,葉默必死無疑.不要說一個大羅仙初期,就是一個大羅仙圓滿在自己的仙王領域下,也無法逃脫自己的這一抓.只能睜著眼睛等著被自己抓死.

而葉默區區一個大羅仙初期,不但將他的仙王領域掙脫出一絲裂縫,還用法寶擋住了他這一抓的鋒芒,然後再燃燒仙元借助自己的力量掙脫了仙王領域.這說出去,簡直太駭人聽聞了.

他心里之所以一沉,主要不是因為葉默能逃出這一下,他也知道葉默逃出這一下,也無法活命.他沒想到要殺區區一個大羅仙初期,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這和他想象中,殺死一只螞蟻那麼輕松完全不同.

如此大的動靜,萬一驚動了仙帝大人,他季伯將死無葬身之地.想到這里,季伯冷汗直冒,更是一步上前,就要將葉默化成齏粉.

葉默看見季伯再次上來,心里一歎,自己已經用神識刀攪動過仙船的禁制了.為什麼到現在沒有消息?就在他想著是不是躲進金頁世界,就聽見一聲冷哼傳來.葉默立即驚喜起來,更是動也不動,看樣子自己的神識刀攪動仙船禁制起作用了.

這一聲冷哼他聽得出來就是麓寬仙帝發出來的,他就不相信麓寬仙帝知道這件事了,還會讓一個仙王當他的面殺人.

這一聲冷哼傳來,季伯顯然也聽見了,因為這一聲冷哼是針對他來的.仙元反噬之下,他的嘴角立即就溢出一絲鮮血,眼里露出驚懼.此時他也不敢繼續對葉默動手.趕緊虛空垂手而立說道:"季伯見過麓寬仙帝大人."

一只大手根本就不允許季伯有任何反抗,直接將季伯捏住,同時拎起葉默.只是數步間就來到了仙船甲板之上.

此時仙船甲板上已經擠滿了回來的仙人,葉默心里微微一松,只要在大庭廣眾之下,他就沒有死亡威脅.

葉默被丟到甲板上的瞬間,薊婫就驚叫一聲沖了過來.一把扶住了葉默.同時取出丹藥放入葉默的口中.

"弟弟,你是怎麼回事?"薊婫驚怒交加之下,連聲問道.

周圍的人看見葉默這樣的人都被打成重傷,立即都驚異不已的關注起來,都很想知道到底是誰將葉默打成如此重傷的.

一些人看見被麓寬仙帝丟在甲板上的季伯,立即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但是依然很多人不大相信葉默是被一個仙王打的.如果是仙王動手的,葉默怎麼可能到現在還活著?仙王一擊打不死一個大羅仙初期,也太駭人聽聞了.

季舒和齊北蒼很快都圍了過來.薊婫此時已經明白打傷葉默的是季伯了,她憤怒的站起來盯著季伯寒聲問道,"你堂堂一個仙王,竟然對大羅仙動手,難道不知道麓寬仙帝大人指定的仙船規則嗎?"

數名仙尊.還有麓寬仙帝在這里,薊婫也不敢罵季伯.

季伯一個仙王竟然敢對葉默動手.而且還是在仙船邊上,麓寬仙帝本來心里就不舒服,這簡直就是拿他的話當放屁.現在薊婫的責問等于說他沒有半分威信,讓麓寬仙帝更是不舒服.

九絮雁連忙將薊婫拉住低聲說道:"曦月姐,你放心好了,麓寬仙帝大人會為葉大哥做主的."

九絮雁這話雖然輕,連周圍的大羅仙都聽見了,麓寬仙帝豈能不知道九絮雁的意思.他也沒有理睬薊婫和九絮雁,只是冷冷的盯著季伯說道:"你一個仙王,居然無視仙船的規則,敢動手殺一個大羅仙,莫非我麓寬的話就是耳邊風不成?還是你是聖帝大人?"

麓寬仙帝的話說到後面愈發嚴厲起來,在一邊的花茹雪連忙上前躬身說道:"仙帝大人,季伯對葉默動手肯定是有原因的,請仙帝大人開恩.哪怕是葉默先行無禮,我花茹雪也會責令季伯賠禮道歉……"

葉默在一邊聽了冷笑,也不出言辯解.對花茹雪的秉性他早就知道,此女萬般變化,比影後還要影後.

對花茹雪的這一招他根本就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嚴九天竟然沒事.他早就在人群中看見了嚴九天,嚴九天臉色難看之極,似乎因為失血太多,有些蒼白.

在葉默盯著嚴九天的時候,嚴九天盯葉默的目光更是殺意森森.

葉默心里倒是暗歎,這嚴九天實在是了不起啊.自己距離仙船只有這點路,都沒有逃走,要不是麓寬仙帝,他差點就被化灰了.嚴九天被季伯專門追過去,現在不但逃回來了,還沒有缺胳膊少腿.這家伙逃跑的本事比自己還要強悍,簡直就是一個逃跑專家.

嚴九天看見葉默傷勢可怕,恐怕連識海都有受傷了,心里也是有些舒坦.可是他一想到葉默讓他差點死在了季伯的手中,就恨得牙癢癢的.當初他被季伯逼迫,處境比葉默現在不會差,如果不是他的血祭秘法,現在他根本就沒有辦法站在這里了.

麓寬仙帝雖然很想直接殺了季伯,可是他也知道花茹雪的後台,雖然他不怕魔歡宗,可是得罪這樣的宗門畢竟不是理智行為.

季伯哪里不知道花茹雪的意思,連忙躬身說道:"回稟麓寬仙帝大人,我在回來的路上遇見葉默,我見他只有一個人,就好心的詢問了一句,未曾想此人卻對我惡語相加,甚至各種惡毒的話都罵出來了.我作為一個仙王被一個大羅仙如此侮辱,實在是忍不下這口氣,一怒之下小小教訓了他一下."

麓寬仙帝面色稍緩,雖然他也不相信葉默會如此白癡的罵一個仙王,可畢竟這是一個正當理由的說法.一旦這個說法出來,季伯也不算是太過不守仙船規定,他的面子上也好看一些.畢竟以下犯上是仙界大忌,特別是大仙敢對位仙無禮,任何時候都可以殺無赦.

"我弟弟絕對不會罵你,你空口無憑……"薊婫心急之下,連反駁的話都顯得蒼白無力.

葉默擺擺手示意薊婫不要再說,然後取出幾枚丹藥再次吞下後,這才對麓寬仙帝躬身施禮說道:"麓寬仙帝大人,晚輩對季伯仙王絕對是恭謹有加,至于罵人的話純屬無稽之談……"

季伯立即打斷葉默的話說道:"你現在當然不會承認,之前你破口大罵的時候怎麼不說了?"

"哦,不知道我罵過你什麼?"葉默不緊不慢的問道.

看見季伯臉色一頓,花茹雪立即就說道:"葉默,季伯比你年紀大多了,你罵他的話,他心里不舒服,難道還要再說一遍不成?"

葉默淡聲答道,"既然說不出來,那就是我沒有罵他.如果他說出來了,我又拿不出來證據,那就是他說的對,我不追究也可以."

"哼,你不追究,你當然沒有資格追究,現在是我們要追究你的事情.季伯,你將葉默罵你的話說出來."花茹雪聽了葉默的話後,立即說道.她是仙帝宗門,麓寬仙帝雖然是仙帝,就算是她稍微無禮一點,也不至于對她如何.

麓寬仙帝臉色陰沉,卻並不說話,顯然是想讓雙方拿出證據來.

季伯聽了花茹雪的話後,臉上立即現出憤懣說道:"他一個大羅仙不但罵我是垃圾畜生,還罵我是勾欄女所養,我聽到這里,實在是忍無可忍,立即就動手了……"

在場的仙人頓時都靜了下來,葉默罵的這些話,完全可以死罪了.一個大羅仙對位仙如此不尊重,必死無疑.

麓寬仙帝雖然不相信,可是在仙界的邏輯上,雙方都拿不出來證據,誰的境界高,誰說的話就有道理.

他看了看葉默冷聲說道:"葉默,你區區一個大羅仙,竟然敢如此辱罵一個仙王,死不足惜"

葉默不慌不忙的的躬身說道:"仙帝大人,我不但沒有罵他,而且還對他禮貌有加.他卻說,'你繼續逃啊?莫非以為到了這里我就不敢殺你了?’然後立即就對我動殺手."

"仙帝大人,我從未說過這句話,葉默也從未對我有過半個字的恭敬."季伯連忙辯解道.

葉默卻根本不理季伯,繼續躬身說道:"仙帝大人,晚輩有證據."

"哦……"麓寬仙帝疑惑的看著葉默說道,"你有證據為何不早點拿出來?"

"是,晚輩被人冤枉,一時心急,心思就有些愚魯."說完葉默取出一個水晶球,將水晶球祭出懸浮在了虛空之中.同時心里冷笑,我早點拿出來,就聽不到這老東西自罵了.

......

上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七零章 戰仙王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七二章 殺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