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十四卷 第一七八二章 作弊也要有本事  
   
第十四卷 第一七八二章 作弊也要有本事

拍賣會還在繼續,甲71號包廂中,一名年輕的英俊大羅仙忽然站起來說道:"師叔,要不我先派一個人出去,在拍賣會外面的廣場上等著,防止那人突然離開."

被叫著師叔的方臉男子冷哼一聲說道:"想從我的神識中離開,哼.不過你說的也好,我的神識也無法時時刻刻都監視著他,你派……"

那方臉男子說道這里,臉se突然一變,忽地站了起來,咬著牙恨恨的說道:"好,好,好jiān猾的東西……"

"怎麼回事?"那英俊大羅仙聽到這話,頓時湧起一種不好的預感,臉se也是一變.

"此人剛才已經走了,立即派人去抓他."那方臉的師叔臉se有些難看,他剛才說被他監控的人走不掉,這眨眼間就消失了,簡直等于當面打臉.

那英俊大羅仙已經顧不得這些,立即站起來對身邊的兩名中年男子說道:"你們兩個現在就和我一起出去,那買走'真溟泥’的家伙,就算是逃到了天邊,我也要將他抓回來."

……

葉默被傳送到廣場後,立即迅速離開,只是眨眼間,他的面容和衣服全部換掉.

數個呼吸後,他已經夾雜在密集的人群當中離開了洪禹仙城.半柱香後,葉默已經祭出了時空梭.

兩個時辰後,葉默在一處密林之中停下了時空梭.這里距離洪禹仙城已經非常遠了,葉默相信,就算是仙帝,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來的也找不到他.而且他的時間有限,沒有必要再往前飛.

為了預防萬一,葉默將自己所在的地方當成中心,然後祭出時空梭分四個方向各自飛出半柱香,在這四個方向的位置留下了一個極為隱匿的監控陣法.

這些監控陣法被他刻畫在了普通的岩石,或者是刻畫在了一些樹葉之上.葉默相信,就算是仙帝用神識掃一遍,如果不刻意,也不會知道那樹葉上的紋路和岩石上的紋路是他刻畫的監控陣盤.

刻畫這些監控陣盤,當然是為了避免自己被人跟蹤過來,一旦他在監控陣盤上發現自己被跟蹤了,他甯可留在金頁世界中不出來.哪怕被覓云聖女認為他偷走了玉牌,那也顧不得了.比起自己的小命,其余的都是次要的.

做完這些後,葉默再次回到了原點,在密密麻麻的樹木中找到了一株大樹,遁土進入樹底,到達最深處後,又布置了一個極為隱匿的隱蔽陣法,然後進入金頁世界.

在金頁世界中,葉默讓時間陣盤運轉後,這才取出了那龍眼大小的'真溟泥’.事實上他根本就要不了這麼多的'真溟泥’,對他來說,只要一絲'真溟泥’就夠了.可是他又無法和別人去商量,說自己只要一點點.

手中這塊'真溟泥’確實是上等品,而且是非常不錯的上等品,比起當初他購買的那塊更大的'真溟泥’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了.上次他煉制的那個粗糙的藥園送給甄冰瑜了,這次他花大價錢購買'真溟泥’,要煉制的當然不是藥園.

將'真溟泥’放在一邊後,葉默取出了覓云聖女給的那個玉牌.當初他粗略研究過這個玉牌中刻畫的傳送陣法,葉默相信,如果給他半年的時間專門研究這個玉牌,他完全可以將自己的陣法提升到六級陣法仙師,然後煉制出這一摸一樣的玉牌.

半年時間別人沒有,可是他有.他有時間陣盤,進入小天域是在十天之後,對他來說,那就是還有兩三年的時間.

就算是可以煉制一摸一樣的玉牌,葉默也不會傻到真去煉制一個玉牌.他要做的是用一絲一毫的'真溟泥’在這玉牌的傳送陣法里面刻畫一毫陣法紋路,然後將這個陣紋融合在了玉牌的傳送陣盤里面.葉默相信,如果他融合了陣紋氣息,就算是將玉牌拿在手中用神識掃,也要好一會才可以看出來.他就不相信,那些仙帝會仔細的去掃他們發出去的玉牌.

要作弊進入小天域,葉默認為無論是小世界,還是別的東西煉制的空間,在仙帝的神識下,也很危險.再說了,誰知道到了小天域開啟的時候,仙帝會不會突然再制定一些規則?如果用覓云說的小世界帶人進去這種白癡辦法,他甯可不作弊.

……

時間陣盤里面,半年時間匆匆而過,葉默一直在研究玉牌中的傳送陣盤.他還很少花如此多的時間,用'三生決’來推演一個普通的傳送陣盤.可是這次涉及到他進入小天域,他不得不小心.

半年時間後,葉默不但推演出了這個傳送陣盤的每一步刻畫方案,還找到了這傳送陣盤里面的一個神識印記.

這得益于當初那個中年文士給他下的那個印記,那個印記被中年文士藏進了星核炎當中,葉默還是在自己的金頁世界當中才查看到.或者被人下印記下多了,現在葉默對印記是非常敏感.他甚至可以看出這個印記不是追蹤印記,而是標識印記.

也就是說就算是你能煉制一摸一樣的玉牌,沒有這個印記也是不行.

葉默沒有動這個印記,他開始修補這個陣盤刻畫的傳送陣法,小心的用一絲'真溟泥’刻畫陣紋,然後在慢慢融合進入了這個傳送陣盤.

這些對葉默來說都很簡單,他甚至只要半個月就可以搞定,但是對他來說最複雜的就是讓'真溟泥’的氣息完全消失殆盡,甚至完全融合進入玉牌,變得和玉牌中的氣息一摸一樣.

就算是葉默已經是煉器宗師,又是接近仙陣宗師.還用'三生決’推演出了這個陣盤的全部手段,他也需要慢慢的去煉制.這是一個浪費時間的過程,至少需要一年多的時間,才能不碰到那個印記,然後融入自己的陣紋.如果沒有時間陣盤,葉默相信,沒有任何人能在幾天內辦到這一點.

……

洪禹仙城的拍賣會jīng彩紛呈,五天的時間不但拍出了下品神器,更是拍出了各種頂級的好東西.五行石墩甚至拍出了一條極品仙靈脈加幾十億仙晶的價格,這種恐怖的價格,就算是經曆過無數拍賣會的人都不一定能遇見.

眼看拍賣會就要結束,在拍賣會中一間不起眼的包廂里面,一名紫袍男子皺眉坐在這里動也沒動.用神識掃過的人都知道,這人就是用一條極品仙靈脈,幾十億仙晶購買下五行石墩的人.

他在反複思考自己之前調查的一些細節,參加這場拍賣會的人不少,可是他每一個人都調查過,根據他的經驗來說,這些人應該不會有石墩.因為這些人的反應都在他的預料之中,如果擁有石墩,那就不是這種反應了.

雖然還有一些人的神識在監控著他,可是他並沒有放在眼里.他甚至在等著,等會自己出城後,有誰會追殺他.

在他身邊,還有一名看似仆人一般的男子站立著.

這紫袍男子想了許久後,忽然問道,"季良,你有沒有要補充的?"

那仆人躬身說道:"主人,丙453號房間的那名大羅仙後期略微有些可疑."

"哦,怎麼說?"紫袍男子立即問道,丙453號房間的那個粗狂男子他也用神識掃過,大羅仙後期,表現正常,並沒有什麼可疑的.不過他知道自己這個仆人,對人和事觀察非常入微,跟了他幾十萬年了,有的時候他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季良也會注意到.

那叫季良的仆人連忙答道:"丙453號之前購買過一個殘破的極品仙器八極伽鼎,當時甲71號包廂中有人和他競爭過,不過競爭並不激烈.之後出現的'真溟泥’,甲71號包廂和丙453號包廂中的人競爭激烈,最後丙453號以高出'真溟泥’本身價格數倍成交."

紫袍男子點點頭,這些他都知道,對季良的細微觀察,他也比較滿意.他嗯了一聲說道:"你繼續說."

"是."季良應後,繼續說道:"之後那丙453號的大羅仙一下加了三億購買下了'真溟泥’,看似很賭氣,而且氣盛無比,直到剛才我才感覺事情似乎並不是這樣."

"哦"那紫袍男子也露出了凝重的態度,更為仔細的凝聽.

季良緩緩說道:"因為丙453號看似賭氣的行動,讓甲71號包廂放棄了繼續爭奪'真溟泥’,但是甲71號的主人卻是劍玄帝宗的少主,有人在他口中奪食,還不是一次,讓他惱火不已.那少主身邊還有一名仙尊在,那仙尊我認識,修煉有一門不錯的神念功法.這神念功法可以在別人感覺不到的時候監視別人,所以那仙尊一直在監視丙453號包廂的那名大羅仙."

紫袍男子似乎有些明白了季良的意思,眼里戾氣立即加重,連呼吸也變得粗重起來,

"你繼續說."

"可是丙453號那大羅仙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甚至對後面的物品還非常感興趣,但是劍玄帝宗的那名仙尊將神識剛剛一移走,丙453號的大羅仙立即就從包廂里面走了."

季良的話說完後,紫袍男子已經冷靜了下來,他冷聲說道:"你的意思是說,此人對神識查探早已知道,甚至我們的查探他也知道?"

紫袍男子說完後,已經不需要季良回答,他已經猜測到了.此時他回想起丙453號的那個大羅仙,才感覺到有一絲古怪,他看到石墩的激動和平靜的時間段似乎太准確了點.

(昨天的單章我們的力量其實很強大了,求的票也不算少了,但是前面兩名求的票更多,將我們丟在了第三的位置.不過沒有關系,最強是不會放棄的.今天更新開始,最強請求朋友們月票支持,再次發起進攻!)

......(未完待續.)

上篇:第十四卷 再求一票,再進一步     下篇:第十四卷 第一七八三章 葉默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