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一卷 第一九七三章 有人之處就有江湖  
   
第一卷 第一九七三章 有人之處就有江湖

弋妍仙子取出一枚丹藥遞給葉默說道:"這是一枚療傷仙丹,你吃了吧.以後出去曆練,最好是找幾個人組隊,單獨一個人在外面有些危險."

雖然拿出了療傷丹藥給葉默,可是弋妍仙子心里卻在想著如何詢問葉默關于角魂藻的事情.

葉默擺手說道:"謝謝弋妍仙子了,當年我還欠你五枚上品仙晶沒還,怎好再用你的仙丹.謝謝了,葉某就此告辭."

五枚上品仙晶對當初的葉默來說是一筆極大的財富,可是現在他知道這五枚仙晶不可能被弋妍仙子看在眼里,他干脆連還的意思都懶得說了.

"等等……"弋妍仙子看見葉默轉身,開口叫住了葉默.

葉默停了下來,疑惑的看著弋妍仙子問道,"仙子還有別的事情?"

弋妍仙子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其實我想問一下,當初在比翼仙城中拿出角魂藻的人是你嗎?"

葉默恍然,原來是這件事,此時他根本就沒有隱瞞的必要,直接承認道:"沒錯,當初那兩枚角魂藻是我拿出來的."

說完這話,葉默忽然想到了炎鴻中,這人是一個極夠意思的人,雖然相交不深,卻是一個不錯的人.既然來到了比翼仙城,有空的話順便去看看他.

弋妍仙子卻語氣微微有些顫抖的激動說道:"葉默,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角魂藻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那是修真界的時候,我偶爾去了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看見了一些角魂藻,就順便將這些角魂藻收了起來.後來才知道這東西還不錯,可以修複神識和神魂."葉默知道,就算是現在他去尋找海角,也不一定能找到,那個地方實在是有些詭異.

弋妍仙子的眼神頓時黯然下來,就是她身邊的那名男子情緒也有喜悅變得低落起來.

去修真界,如果沒有頂級神通和知道獨特的通道,根本就不可能下去.

不過弋妍仙子很快就再次激動的問道,"葉默,你現在還有沒有角魂藻?"

葉默取出兩枚普通的明藻遞給弋妍仙子說道,"我這里還有兩枚,送給你吧,感謝當初你幫我出了五枚仙晶."

"啊……"弋妍仙子真的沒有想到她這麼容易就得到了兩枚角魂藻,立即激動的接過去說道:"謝謝,謝謝你葉默.這東西很珍貴,我不能白要你的,多少仙晶你說吧."

葉默呵呵一笑說道:"我也不靠這兩枚角魂藻發財,就此告辭."

說完,任憑弋妍仙子再叫他,他也不再理睬,轉身就走,很快就從弋妍仙子和那名男修面前消失不見.

"弋妍師妹,這人倒是不錯.當初五枚仙晶,到今天還能記得."那名大乙仙看著葉默漸漸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說道.

弋妍仙子點點頭,"是的,他能記得當初五枚仙晶,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對了,我怎麼能讓他離開?父王還在到處找他呢.再說了,如果他現在去比翼仙城.一旦被別人知道他就是當初擁有角魂藻的人,那可就完蛋了."

弋妍仙子想到就立即追了上去,她想要將葉默帶去讓父親見一面,同時jǐng告葉默一聲,讓他盡早離開比翼仙城.只是她追了好久,竟然沒有再發現葉默的蹤跡,頓時疑惑的站在了原地,"咦,這才多久時間,他怎麼可能離開我的神識了?我.我要立即給我父親一個訊息,說那個葉默已經來到比翼仙城附近了."

那名大乙仙男子卻說道:"弋妍師妹,你說叔父知道了那個葉默後,會不會逼問他角魂藻的來曆?"

"為什麼逼問?葉默都說了,那角魂藻是修真界帶來的,再逼問也沒有用處啊."弋妍仙子有些不解的看著身邊那名大乙仙.

那大乙仙微微一笑說道:"也是,以叔父的氣量豈能和區區一個剛飛升一兩百年的人去計較."

……

葉默撕裂空間受到反噬,身受重傷,但他身上的仙丹就算是聖帝也不一定有.幾枚丹藥入口,他的傷勢已經迅速康複中.

葉默找到一個僻靜的地方,正想換一下衣服,然後休息片刻再去比翼仙城的,一個踉踉蹌蹌的人影跌撞了過來.

過來的人披頭散發,渾身是血,看起來似乎比葉默的傷勢還要重了幾分.

"風陌純?"葉默沒想到過來的人是風陌純,不過此時的風陌純再也沒有當初的那種清純俏麗,而是憔悴黑瘦,頭上的仙子發髻也改成了婦人發髻,顯然已為人婦.

"你是葉丹師?葉丹師,你怎麼會在這里?"風陌純停了下來,有些震驚的看著表面看起來和她傷勢一般嚴重的葉默,有些吃驚的問道.

葉默知道風陌純請他幫忙煉制'太乙丹’後,應該就會離開極劍仙門,否則她也不會讓自己幫她煉制這麼多的太乙丹.只是不知道風陌純有沒有趕上極劍仙門被滅門的災難.

"我路過這里,沒想到你也來到這里了,真是巧啊."葉默微微一笑說道,風陌純現在還是大乙仙初期,可見她離開了極劍仙門後,除了用自己幫忙煉制的'太乙丹’晉級到了大乙仙,就再無寸進了.

風陌純喘息了幾口,從戒指中取出一枚普通的療傷丹藥遞給葉默說道:"你趕緊吃了療傷吧?這里靠近比翼仙城,你是不是打算去比翼仙城?

葉默將風陌純的仙丹推了回去,反而取了一枚丹藥給風陌純笑道:"你知道我是仙丹師,怎麼會沒有丹藥?你還是用我的丹藥吧,這一枚下去你的傷勢就會盡去."

風陌純搖了搖手說道:"謝謝了,我是識海受傷,不會這麼容易恢複的,唉……"

風陌純說完,還歎了口氣.

"你吃了就知道了."葉默沒有接回丹藥,他早就看出來風陌純是識海受傷.

風陌純見葉默執意要給她丹藥,只能取回來,將丹藥放入口中.對葉默,她還是比較相信的.當初她為了'太乙丹’都願意獻出純yīn,葉丹師都毫不猶豫的拒絕了,豈能用丹藥來害她?

只是十幾個呼吸時間,她就震驚的看著葉默說道:"葉丹師,你這到底是什麼仙丹?竟然如此有效果,我的識海竟然也能恢複?"

葉默半點驚訝都沒有的說道,"我都和你說過了,我是一個仙丹師,如果連這點傷勢也不能治療的話,我還算是什麼仙丹師?"

"看樣子你的煉丹水平又有進步了,這次總應該是五品仙丹大師了吧?"風陌純驚喜不已的說道.

葉默點頭說道:"沒錯,現在五品仙丹我確實是能煉制的出來.不用問我,你怎麼弄成這般模樣了.我離開極劍仙門後,聽說極劍仙門被人滅門了,你那個時候有沒有走掉?"

風陌純感受到自己傷勢盡去,緩緩喘了口氣,對葉默躬身施禮說道,"葉丹師,多謝你救了我.你自己也服用丹藥啊,等你傷勢好了,我再告訴你吧,那實在是一言難盡."

"我的傷勢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要去換一套衣服,你也換一套衣服吧."葉默說完隨手打了一個禁制,片刻之後就將自己清洗了一遍,同時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

風陌純愣愣的看著葉默快速打起禁制,這才明白,原來這個葉丹師還是一個禁制高手.

她很快就反應過來,葉默能成為仙丹大師,要成為一個禁制大師也不是不可能.她沒有葉默那種本事,只能迅速的躲到一邊,將自己全身清洗了一遍,換了一套淡藍se的仙裙走了出來.

雖然臉上的憔悴依然還在,可是換了一套衣服後,風陌純總算是有了幾分大乙仙的樣子.

"你要去哪里?"葉默看見風陌純的樣子,心里也是暗歎.仙人本來就不容易衰老,而且修為越高越顯得年輕.

風陌純現在晉級到了大乙仙,按理說她比當年應該更為清麗一些才是,可事實上是她的臉上多了許多的風塵之se,而且膚se也有些干澀.很明顯她在這些年一直沒有時間修煉,很多時候都是元氣大傷的戰斗,用自己的元氣和jīng血為代價走過來的.

風陌純眼神有些黯然,她微微歎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我應該去哪里,當初我為了家族,請你煉制了數瓶'太乙丹’回去.我只是為了重振家族,為我哥哥報仇.可是後來我才知道,我多麼天真.他們要去了我的'太乙丹’,還好心的為我介紹道侶.可是直到我的夫君被殺,我才明白原來害死我哥哥的,就是我要去幫助的人.

這些年來,我費盡心機總算是殺了仇人為我哥哥報了仇,可是我也一直在被他們追殺中.我都逃了幾十年了,我不知道自己應該逃到什麼地方去,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葉默默然無語,無論是在世俗界還是修真界,仰或是在仙界,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只要有權的地方就有斗爭.風陌純顯然也是家族斗爭中的犧牲品,至于風陌純家族因為什麼內斗外斗,葉默都不想打聽,也不想去知道

上篇:第一卷 第一九七二章 撕裂空間失敗     下篇:第一卷 第一九七四章 我倒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