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一卷 第二零二五章 無妄之災  
   
第一卷 第二零二五章 無妄之災

葉默清楚,以他的資源和感悟,修煉到了半聖已經到達極點了,就算是他再閉關無數年,只要沒有新的感悟,他依然還是半聖.

想要證道,他必須要離開金頁世界,回到大千世界去體會.葉默卻並不沮喪,他得到了混沌樹的認主,實力再次上升一個檔次.而且只要他沒有被人轟成碎渣,有混沌樹在紫府之中,他必定不會神魂俱滅.

再次從金頁世界出來,站在了聖府的大殿之中.想從暮華神山出去,唯有一條路,只有這個神秘的聖府大殿.

葉默沒有繼續去打開陰陽魚的那個通道,他知道就算是自己現在的實力再次上升一個檔次,晉級到了半聖,但絕對無法通過那個台階.就算是他多下了幾階,最後依然是被轟出來的份.

而且葉默也肯定陰陽魚下面的那個階梯不是通往外面的通道,那個通道的強大阻力,不要說他,就算是拓拔飛揚也絕對沒有辦法下去.

這個聖府大殿空蕩蕩的,只有這個陰陽魚圖案和周圍石壁刻畫的各種各樣的圖.陰陽魚圖葉默已經打開過,里面是一個搖搖晃晃的階梯,那個階梯有無數的台階,那些台階他下不去.

葉默走到了這大殿石壁的第一幅圖案處,這圖看起來就好像雕刻上去的一般,凹凸不平.葉默下意識的用手去撫摸了一下,卻感覺平滑無比,沒有絲毫的凹凸感覺.

這第一幅圖畫的也很簡單,一個頭戴小厮帽的奴仆正在吃力的擔水.葉默看的聚精會神,數分鍾後,他忽然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鑲嵌進去,頓時大驚,下意識的用力後退.

"轟……"圖中轟出強大的力量將他砸飛了出去,葉默卻籲了口氣,他的心神已經從這幅圖中出來,否則他懷疑自己整個人都會變成圖畫的一部分.

葉默沒有再敢看這第一幅圖畫,來到第二副圖前.第二圖是兩個人在狂奔,葉默不敢將神識掃進去,他感覺這也不是他要找的去路.

第三幅,第四幅……

直到葉默走到第七副圖前,再次停了下來.他感覺這幅圖給他的心神壓力最小,圖很簡單,畫的是一個極為氣勢宏偉的宗門.在宗門之外,雄偉的山脈連綿起伏,宗門前有四個懸浮的金色大字'旭月聖道’,一名身穿灰衣的男子虛空站在這個宗門之前,看著這四個字.這灰衣男子只有一個背影,他的雙手背在背後,衣襟似乎還在隨風擺動.

雖然只是一個畫像的影子,沒有任何元神和意念,葉默依然感覺到這個背影男子的可怕修為.似乎他只要隨手就可以將自己化成灰塵,這種感覺讓葉默極度的不舒服.

他的眼光正要離開這個背影,卻忽然在這背影的旁邊看見了一面鐵牌圖案.這個鐵牌圖案,正是自己得到的幽冥鐵牌圖案.葉默沒有猶豫,立即就取出了幽冥鐵牌.

他的神識從幽冥鐵牌上掃到了這幅圖畫上的那個鐵牌圖案,在他的神識掃到的同時,就感覺到一股烏黑的光華從圖畫中流轉出來,和鐵牌上的烏黑光華瞬間連在了一起.

一種強大到極點的力量傳來,葉默直接被這烏黑的光華裹住.

不好,又要被拖到這圖畫中去.葉默全力運轉神元,想要從這種光華中脫身出來.可是哪怕他再出力,也無法在這光華之中掙脫分毫.

下一刻,葉默就感覺到這道光華將他卷入一個虛空通道.

葉默停止了掙紮,他感覺這道光華並沒有將他卷入那個圖畫,而是真的將他傳送走了.

"轟"葉默的腳落在了實地之上,他第一時間就是護住了全身,同時握緊了紫銊.

片刻之後,葉默才緩緩的放松心神,在他的周圍全是溝壑縱橫,殘牆斷壁.周圍的雄偉山脈不是被轟的只剩下一半,就是半倒在地.

葉默看了看手中的鐵牌,鐵牌似乎泛起一種悲哀的氣息.不過這種氣息很快就消散一空,連在鐵牌上流轉的光華也消失不見,這個鐵牌再次變成了原來的冰冰涼涼.

這個陰冥鐵牌不簡單,看樣子那第一幅圖畫也不是要將自己吸進去,而是要將他傳送到另外一個地方,或者那大殿中的每一副圖畫都可以傳送一個地方.葉默收起鐵牌,再次開始打量周圍.他肯定自己被傳送出了暮華神山,只是他不敢肯定自己被傳送到什麼地方來了.

在這縱橫溝壑和被毀的凌亂的山脈中,葉默感覺到了一絲熟悉.很快他就明白過來,眼前的地方就是之前他在嵊正湖底那個聖府大殿牆壁上看到的第七副圖.

當時那副圖是一個氣勢宏偉的宗門,在宗門的周圍有連綿起伏高大雄偉的山脈.而此時,圖畫中那個氣勢宏偉的宗門早已消失不見,或者說變成了一片縱橫溝壑.那高大雄偉的連綿山脈也被轟的東倒西歪.

同時葉默也明白了,他站立的地方正是當初那個背影虛空站立的宗門大門之處,只是此時早已看不見當初的宏偉大門.

葉默倒吸了一口冷氣,這種神識都掃不到底的溝壑,還有毀滅了這周圍數萬里的山脈地勢,這需要多大的神通?

這旭月聖道宗門一看就知道是一個遠古的強大門派,現在也被毀的這般模樣了.

一道黑色的影子突兀的從溝壑中沖了過來,葉默抬手就是一拳轟了出去.這道影子被葉默一拳轟中,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頓時四分五裂消散開來.一枚灰黑色的妖核落在地上,葉默撿起妖核,立即明白過來,"原來我再次回到了神墳域."

剛才被他一拳轟殺的影子就是霧魔獸,只是此時他的實力比起當初剛到神墳域的時候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了.

葉默沒有去想陰冥鐵牌的各種古怪之處,立即飛遁離開了這個殘破的宗門所在.

數天後,葉默這才遠離了這片溝壑縱橫的地方,同時他的神識掃到了一處並不小的坊市.

確認坊市周圍沒有頂級的證道大能,葉默這才來到了坊市之外,他想要打聽一下這里距離暮華神山有多遠.同時他也要去大的城市去尋找一些證道途徑,還有別人證道的方法.

對葉默來說,他根本就不明白什麼是證道.至于混沌樹里面的那絲執念告訴他,發誓言證道,葉默直接當成沒聽到.他證自己的道,豈能發誓言受制于冥冥天道?

如果他沒有混沌世界,沒有苦竹和混沌樹,或者他還會考慮發誓言證道.現在他只想證外界無法干擾,以自己的本心出發的道.

至于那絲執念說什麼大道和小道,葉默更是沒有放在心上.什麼是大道?什麼又是小道?只要符合自己的本心之道,那就是他的大道.如果只是為人利用,為誓言去束縛,就算是在無上的道,在葉默看來,那也是小道.

在神墳域,很多證道者證的道或者是小道,不過這並不影響葉默去吸取別人的證道經驗.他的三生決,可以吸取別人的證道經驗,最終走出自己大道來.

這個坊市雖然看起來很是簡陋,不過因為面積不小,人來人往,卻顯得極為熱鬧.

葉默走進坊市,攔住了一名普通的仙尊後期,抱拳問道,"這位道友,請問一下……"

只是葉默的話還未說完,那仙尊後期立即就臉色大變,根本就不等葉默將話說完就說道,"前輩,晚輩不知……"

說完他迅速的退後,轉眼就進入了人群中消失不見,前後他只是看了葉默一眼而已.

葉默疑惑的看著這名轉身而去的仙尊,自己還沒有問出來,他就說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葉默剛想再找一個人問一下,卻忽然發現周圍的人看見他過來之後,紛紛遠離.似乎他就是一個惡魔,沒有人願意和他說一句話.就連距離他比較近的一些攤位也紛紛搬走.

葉默恍然明白過來,是自己戴著的這個面具作怪.這個面具是拓拔飛揚身上取下來的,看來當初那個拓跋飛揚干了很多的壞事啊,簡直弄的猶如過街老鼠.

但是葉默轉念一想,這也不對啊.當初拓拔飛揚指揮別人進入嵊正湖底攻擊那個聖府,他沒有看見別人對拓拔飛揚如何.

"拓拔飛揚,受死吧……"數道強悍之極的遁光飛了過來,葉默甚至懷疑其中的一道遁光已經是聖帝修為.

幾道遁光還沒有過來,就已經將他的去路包圍住.各種法寶祭出的五彩光芒,讓葉默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

葉默暗叫晦氣,他戴了面具就是怕那個化道聖帝找到他.現在想不到這拓拔飛揚得罪的人比他還多,難怪這家伙躲在了暮華神山不敢出來.葉默想都沒有想,直接帶起一道遁光轉身就逃.

不是他怕這些人,是他實在不想打這種毫無意義的架,這分明就和他沒有半分關系,完全是無妄之災.

(今天的第一更送上,請求推薦票和月票支持,推薦票嘩嘩的滑落啊.)

上篇:第一卷 第二零二四章 我欲證道     下篇:第一卷 第二零二六章 多出來的師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