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最強棄少 第一卷 第二零三四章 葉默明道  
   
第一卷 第二零三四章 葉默明道

"夫道者,其成,先天地生,悟道乃天地相參,億萬合一,然後可以窺其成功.太初有云,其道與神同在,神即是道,此謬論亦.凡道,天下一致而百慮,同歸而殊途,無法不可成道.無根無莖,無葉無榮.萬物以生,萬物以成,命之曰道.乃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司空燦在上面論道,說到精彩處,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在論道.下面的人聽的更是沉浸其中,部分人甚至元神脫殼,用元神感悟天地道義.

葉默也聽的暗自點頭,司空燦對天地道的理解遠遠強過他了.很多他不懂的東西,經過司空燦這樣一說,他立即就融會貫通起來,神通和修為更是融在一起.司空燦的道和三生決,在某些地方觀點一致,不謀而合,這讓葉默越聽越高興.

他之前從未有師父教過,這還是第一次聽人論道,這種道義簡直是特意說給他聽的.

司空燦的意思是,道比天地還要先形成,無法捉摸.而天下萬物同一,任何選擇證道的途徑都不能說錯.也就是說大家證道選取的道路不同,但要去往的方向是一致的,最後要求的結果也是一樣.

同時司空燦也認為道即自然,在天地之中悟道,就和萬物一般.

"仙道元氣者,元氣之精者也,氣道乃生.仙道者,盈而不溢,盛而不驕,勞而不矜其功……"

司空燦從天道說道仙道,從仙道論述證道,再一一引動證道途徑.眾人聽的如癡如醉,葉默也將司空燦的道和自己的三生決結合起來,心里不由的暗自驚駭,一個道元聖帝的可怕.

很多東西,如果司空燦不說出來,靠他自己去領悟,也許過個幾十年甚至數百數萬年,他也不一定能想到.這次一枚道果可真的沒有白花,實在是值得,太值了.

司空燦說到後面,甚至不再說話,只是散逸出自己的道韻,他的聲音在這道韻中擴散出去.所有的人都能切身體會到他的道韻,同時感受到他對天地道法的理解.

一月時間匆匆而過,眾人還沉浸在以前不懂的天地大道之中,司空燦卻突然停止了論道.

此時那些沉浸在大道中的人才猛然清醒過來,紛紛感覺時間太短了,他們就好像剛剛感受到一絲道韻,司空燦的論道就結束了.

葉默籲了口氣,他收獲最多.很多道論他的三生決都可以推衍出來,可他就是不懂,現在他明白了許多.

他也漸漸的完善了自己的道,幾乎所有人的道都是從萬物中自然悟出,而三生決卻完全不同.

司空燦的道論中說道,夫道者,其成,先天地生.葉默總算是明白了怎麼回事,司空燦的論述,那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也就是說道是比天地和萬物還要更早生存的,萬物皆由道衍化而來.

可是三生決卻不是這樣的描述,三生決的開篇明義說道:"混沌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之前葉默對這句話並不是很理解,現在他算是有了一個大致的明悟.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混沌生一,這個一可能就是道,然後道生天地,此後天地才衍生出了宇宙萬物."

宇宙洪荒之中,混沌在前,道在後,其次天地,這是三生決的理論.葉默既然得到了三生決,修煉了三生決,就只能借鑒司空燦的道,卻不能聽從司空燦的話.如果按照他的方法去證道,那對葉默來說是本末倒置.就算是他證道了,也和混沌樹中的那一絲執念說的一樣,證的只是小道而已.

一道閃亮從葉默的腦海中劃過,三生決證道,要領悟萬物,超越天道,證得混沌.而不是要領悟萬物,證得天道.

混沌道和天道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混沌在前,天道在後.

葉默緩緩籲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的道太過艱難.可是修煉了三生決,擁有了混沌世界,他就必須證道混沌.否則天道的雷劫就不會放過他,他早已見識過無數遍了.到了這個時候,葉默才有些明了,為什麼他的雷劫比別人的強悍了數倍.那是因為他修煉的是三生決,需要證道混沌.天道絕對不允許超越他這種人存在的,如果不是他及時煉體,他或者早就在雷劫中消失不見了.

司空燦掃了一眼下面依然還沉醉在他道義中的人說道,"我的論道已經結束,余下時間還有其余聖帝訴說天道之義.但我需要立即前往神墳域,請十名有機緣隨我一起前往神墳域之人上來……"

司空燦說話間已經揮出了一朵深灰色的烏云,在場中立即就有十人站了出來.

葉默一看加上他竟然有十一個人,顯然司馬燦沒有提讓那些舉辦勢力少一個人的事情.不過他這種人,也不會為了這種小事去多話的.去神墳域的邊緣也是一種機緣,有機緣就去,沒有機緣就留下好了.

葉默很清楚,這個時候如果後上去,最後一個人將會被毫不留情的丟棄,因為最後上去的人就是司空燦口中說的沒有機緣之人.明白這一點後,葉默匆匆和杜啟溪說道,"杜兄,我先走了,將來有緣再見."

說完,他根本就不等杜啟溪說話,就帶起一道遁光沖上了那團深灰云中.這種機會不抓住,他又不是傻瓜.單瑛瑤一直盯著葉默,她看見葉默沖上灰云,毫不猶豫的也跟了上去,第一時間就站在了葉默的身邊.

她沒有明白為什麼葉默要這麼快沖上深灰云,但是她看見其余的人也紛紛沖上來.司馬燦將最後一個沖上來的人丟下去的時候,她終于明白過來.

也就是說如果她慢了一步,被司馬燦丟下去的就是自己了,她就是沒有機緣的那一個.

那名被司馬燦丟下來的仙帝惡狠狠的盯著葉默,葉默搶走了他的名額,他恨不得立即就將葉默生吞了.可是他此時卻不敢再上去.

"走."司馬燦看見十人已到,更是毫不猶豫的駕馭深灰云從論道場上空消失不見.

司空燦已經走了,很多人對論道再無興趣.其余的聖帝論道,就算是再精彩,也不如司空燦的精彩,一些人也主動從論道場離開.杜啟溪本來還想繼續聽一會,看見許多人離開,他也毫不猶豫的跟隨眾人離開.他和葉默一直在一起,現在葉默得罪的人太多,他雖然是一個塑道聖帝,卻也要小心一些.

……

司空燦速度飛快無比,深灰烏云周圍已經形成了一層淡淡的灰色云罩.在這云罩之中,只有葉默等十個人,而司空燦的身影根本就不在這里面.

葉默小心的用神識查看了一下烏云之外,神識一出去,就感受到了一種暈眩.葉默心里暗自驚駭,一個道元聖帝的速度竟然可怕到這種地步.他的神識都無法在灰云外面停留.這里還是有虛空裂縫,一旦沒有虛空裂縫,司空燦的速度該有多快?或者說如果司空燦不帶著他們這些人,那速度快到了何種地步?

葉默想到這里,甚至嚇出了一身冷汗,當初他被一個化道聖帝追殺,幸虧見機的早,否則可能早就被那人給滅的渣子都沒有了.化道聖帝雖然遠遠不如道元聖帝,卻也比他強了十萬八千里.

"葉兄,你在這里好像不討人喜歡呢."單瑛瑤站在葉默身邊,看見數人對葉默冷眼盯著,主動向葉默說道,語氣中帶著一絲幸災樂禍.

葉默掃了一眼那些對他冷眼或者狠厲盯著的人,若無其事的說道,"我大和尚一個,又沒有斷袖之癖,何必要他們喜歡?"

葉默忽然有些喜歡逢度和尚這個自稱的大和尚了,說起來實在是溜口.可惜的是酒壺送給杜啟溪了,否則將酒壺拿出來喝一口更是舒暢.他的金頁世界里面還有酒壺和酒,可是葉默卻不敢在司空燦面前動金頁世界.

單瑛瑤第一次感覺葉默還是如此有趣,不由的咯咯一笑,"葉兄,可是這里還有幾個極為漂亮的仙子呢."

"不感興趣."葉默這次回答的更是干脆.

不知道單瑛瑤是故意挑撥還是別的原因,她這兩句話說出來,葉默立即就惹了這上面其余八人的不爽.

一名長相不比單瑛瑤差的女子上前一步,正想說話.這個時候灰云忽然一顫,眾人下意識的將神識掃了出去.

可怕的時間漩渦和空間漩渦夾雜在一起,還有密密麻麻的裂縫和不時劃過的天地道韻瞬間就將眾人的神識絞殺的一干二淨.

此時再也沒有人想去找葉默的麻煩了,一個個都是臉色蒼白不已.可以肯定,一旦此時落出灰云之外,那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這里已經到了將進神墳域的地方了,大家小心一些.神識不能掃出去,以我們現在的修為神識一出去,就會被絞殺."一名半聖臉色發白的說道.

(第一更已經送上,請求推薦票和月票證道!)

上篇:第一卷 第二零三三章 論道開始     下篇:第一卷 第二零三五章 找葉默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