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零九六章 獄門山深處  
   
第一卷 第二零九六章 獄門山深處

姬心逸之前聽姬惜說過葉默的可怕,不過再可怕的人落進了涅生河後,就不再可怕。

現在葉默沒有死,突然出現,她心里已經多了一絲陰影。之所以有這種感覺,那是因為她知道自己的這個**心姓甚高,哪怕是再天才的**,自己的這個徒弟也沒有看在眼里。如今她對這個叫葉默的人如此高看,她心里不知不覺的就多了一絲陰影,甚至連她自己都不自覺。

太初神紋是遠古凶名赫赫的大神通,可以說讓知道的人聞之色變,而姬惜竟然說葉默最大的殺手锏還不是太初神紋,這讓她如何可以淡定的下來?

“太初神紋的可怕我想只要是一個聖帝就很清楚,若惜,你沒有弄錯嗎?葉默竟然有比太初神紋更為厲害的神通?那豈不是連我宗門問道上宗也不是他的對手?”姬心逸語氣再沒有了之前的憤怒,憤怒也是要看在什麼情況下。如果人家翻手間就可以將你滅掉,你的憤怒只能憋在自己的心里而已。

姬惜緩聲說道,“師父,我並不是說葉默還有比太初神紋更為厲害的神通,而是因為他的太初神紋只是剛剛入門……”

“就算是太初神紋剛剛入門,也不是普通聖帝可以相抗的。”姬心逸沉聲答道,太初神紋在她心里再次留下了一絲陰影。她和別的人不同,別人輸了就輸了,大不了逃走,或者是生死道消而已。

可是她姬心逸,卻是神女聖門的一派宗主,她死了,卻是葬送了整個神女聖門。

姬惜略微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我猜測葉默身上有絕聖金骨弓,而且至少有三支絕聖金骨箭……”

“什麼?”姬心逸徹底的失去了鎮靜。如果葉默將絕聖金骨弓全部煉化了,那就算是她在葉默手里也堅持不了三箭。

“師父也不必太過擔心,葉默就算是有絕聖金骨弓,我相信他也不可能全部煉化。”姬惜感覺出來了姬心逸的焦慮,出聲安慰道。

姬心逸卻沒有姬惜如此看的開,就算是葉默沒有完全煉化巨神金骨弓,那也不是她能對付的了。試想,就算是自己破開了對方的三十六雷海神珠,逃過了太初神紋,她還能躲過絕聖金骨箭不成?也就是說,她和葉默對陣,那是輸多贏少。

想到自己一個化道巔峰聖帝,和一個塑道聖帝對陣,還輸多贏少,姬心逸心里升起一種頹敗感覺。

“宗主,我想不如將小韻還給葉默,然後……”站在一邊的舒悅和有些局促的插口說道,她也知道宗門現在處于很危險的地步。不但大曰神山逼上門來,又得罪了葉默這樣一個大敵。

“那穆小韻現在如何?”姬心逸知道現在穆小韻是關鍵,但是想要讓她將穆小韻就這樣還給葉默,那絕無可能。哪怕那葉默再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而已。而她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將葉默的仇恨引到大曰神山去。這樣不但可以避免葉默和神女聖門硬拼,還給大曰神山帶去了一個大敵。

“小韻現在我已經安排好了,就算是葉默找到了神女峰,也找不到小韻。更何況,神女峰的禁制我都已經關閉,葉默也無法進入神女峰。”姬惜回答道。

姬心逸點點頭,剛想讓舒悅和去通知所有塑道以上的聖帝來神女峰集合,就已經有十數道遁光飛了過來,顯然神女聖門的聖帝,都已經得知有人闖入神女聖門大開殺戒了。

王南霜修為極高,同樣是化道聖帝,在神女聖門中是極少數嫉惡如仇之人,她此時也是一臉鐵青落在了眾人中間。

“南霜師伯……”姬惜首先向王南霜躬身問候。

王南霜冷哼一聲,“我神女聖門可是當初的聖門?大曰神山來了又如何?我聖門憑什麼要立一個**的聖女送給他們?宗主,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聖門還有何臉面存在聖道界中?”

“王南霜,你好大膽,竟然敢直斥宗主?”一名修為同樣不弱于王南霜的女子立即呵斥了王南霜一句。

“南霜師姐,那穆小韻畢竟不是我神女聖門的真正**,而且還是**女子……”一名育道聖帝站出來緩言說道,顯然是想平息一下眾人的怒火。

王南霜就好像沒有聽到這兩位的話一般,依然冷聲說道,“本來就不應該立穆小韻為聖女,但是既然立了她為聖女,那就應該將小韻當成我神女聖門真正的聖女來看。絕對不應該將小韻送給大曰神山,我王南霜還是那句話,甯為玉碎不為瓦全,就算是拼勁了我神女聖門最後一滴血,也不應該向大曰神山低頭。”

“南霜師伯,這次闖進我神女聖門殺我聖門聖帝海安的不是大曰神山的人,而是小韻聖女的道侶,叫葉默……”舒悅和在一邊解釋了一句。

“什麼?”這些後來的聖**不知道闖入神女聖門的竟然是穆小韻的道侶,此時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神女聖門想要拿穆小韻送死,人家的道侶打上門來了。

王南霜臉色鐵青,她感覺這是神女聖門的恥辱。當年聖女青以無上的大慈悲,犧牲自己一人拯救整個聖道殘界,那種情懷去什麼地方了?如今她能看見的是什麼?現在的神女聖門還能叫做聖門嗎?

“宗主,不如我們將小韻直接送給大曰神山來的那名聖帝。然後再將小韻的消息泄露給葉默知道,這樣的話,葉默必定會去追殺那名化道聖帝。如此一來,我神女聖門可以在一邊旁觀。如果葉默殺了那化道聖帝,那將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又有一名聖帝獻計道。

“住口,你們只能拿出這種辦法嗎?你不覺得丟人,我王南霜還覺得丟人。那葉默既然來我聖門殺人,我們就將他直接殺了,用小韻去做誘餌,是我聖門應該做的事情嗎?”王南霜臉色愈發難看起來。

姬心逸心里也是不舒服,其實她心里的計策也是這樣,只是略微修改一下而已。王南霜這種態度,簡直不將她這個宗主放在眼里。

……

葉默連神識都不敢探出去,他怕被那個道元聖帝發現。如果他想走的話,這里沒有人能攔住他,就算是那道元聖帝也別想找到他,將他抓起來。

可是他現在不能走,小韻還沒有救出來,他豈能就走?

此時他所處的地方陰冷滲然,葉默很不喜歡這里,他想不到在神女聖門還有這種地方。但是他並沒有立即離開,他在想用什麼辦法進入神女峰。

一炷香後,葉默決定小心的探出自己的神識,如果他一直不敢探出神識,那就一直不能找到神女峰的位置。

一個低矮的山包出現在了葉默的神識當中,在這山包中,葉默看見了三個大字‘獄門山’。

如果說這片地方本來就陰冷無比,那獄門山更是陰冷中的陰冷,不但如此,還帶著一種讓葉默說不出來的氣息。一道道斑駁凌亂的氣息割離著他的神識,讓他渾身都感覺到不舒服。一些灼燒元神的陰火不時的侵入他的神識,讓葉默感覺如果在這里長期留下去,他的識海必定會嚴重損傷。

葉默的神識掃進了獄門山,他立即就在這獄門山當中感覺到了無數的禁制,這些禁制有的是明著的,有的是隱匿著的,還有的是天然隱匿禁制。

一名看起來臉色有些發白的美貌女子被囚禁在這低矮山包的一處地牢中,地牢里面的禁制比較簡單。可能這名女子的全部精力都用去忍受這陰火灼燒,和抵擋這陰冷的斑駁氣息了,葉默的神識從她身上掃過,她根本就沒有察覺。

葉默心里暗道,這神女聖門果然是背後里面什麼壞事都做,這個被關押在這里的美貌女子,絕對是受盡了人間苦刑。

就算他這種神識強悍之人,在這個地方用神識掃動,也是經曆了無數的陰火灼燒,普通人在這里如何受得了?除了這些陰火灼燒,那些陰冷的斑駁氣息,直接讓人的修為直線下降,在這里關押一天,修為就下降一天。而是還是在受盡折磨中下降。

可以說被關押在這個地方的人,哪怕是混元聖帝,只要是時間長了,也是必死無疑。

葉默卻沒有去管那個被關押的女人,他的神識掃到了另外一個隱匿起來的地下牢獄。雖然這些牢獄被各種禁制屏蔽,但是在葉默的神識刃芒下,依然是毫無阻攔能力,直接被葉默破開進去。

此時葉默的神識破開了數重禁制,落在了獄門山最深處最大的一處牢獄中間,一道黝黑的鐵鏈依然還在,那鐵鏈葉默的神識根本掃不進去。在鐵鏈之下,依然還有幾根白骨存在。葉默看見那幾根白骨,心里竟然升起一種難以言狀的感覺,甚至帶著一絲悲傷。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他本來沒有打算進入這獄門山最深處的,可是這幾根白骨讓葉默改變了自己的主意。

(第二更送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零九五章 最厲害的手段     下篇:第一卷 第二零九七章 沖神女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