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零零 帶走小韻  
   
第一卷 第二一零零 帶走小韻

在神女聖門極為偏僻的一處角落洞府中,一名滿頭白發的女子靜靜的坐在一塊烏黑的石蒲團之上,臉帶悲傷。

這名白發女子正是當初姬心逸讓舒悅和來求助的那名道元聖帝,只是她的身體自膝蓋之下已經消失不見了。就是她的上身,也失去了一條胳膊。如若不是為了給神女聖門一絲希望,或者她早就步入了輪回。

“也許我真的該走了……”半晌之後,這名白發女子才喃喃自語道。大曰神山的聖帝在神女聖門囂張,葉默在神女聖門肆意妄為,這些事情,沒有一樣可以隱瞞過她。可是她雖然知道,卻無能為力。

所有的人都知道神女聖門有問道聖帝,所有的人都不知道,神女聖門的問道聖帝已經是一個只能威脅別人,卻不能動手的存在。

……

葉默的傷勢遠遠沒有恢複,就已經再次悄悄的返回了神女峰。雖然他依然重傷在身,但是混沌樹卻在源源不斷的為他療傷。

之所以急著回到神女峰,是因為葉默知道他必須盡快帶走小韻,否則一旦小韻被轉走,他再也難以找到。

神女聖門的底蘊,葉默已經見識過了。不要說暗中還有一個沒有動手的問道聖帝,就算是這些已經動手的聖帝,一旦將他圍住,他也根本就走不掉。

之前十幾名聖帝圍攻他,葉默心里非常清楚。那十幾名聖帝真正下殺手的並不多,充其量也只是姬心逸和幾個育道聖帝而已。否則他根本就沒有辦法逃走,那些聖帝只是在他斬殺了姬心逸小半邊身體後,才全力對他出手。所以他身上受的傷都是在重創了姬心逸之後得到的。

由此可見縈懷在神女聖門並不得人心,雖然自己殺了縈懷,但是仇恨自己的人依然不多。當他重創姬心逸的時候,才引起了那些聖帝的全力出手。就算是姬惜,也是在他重創姬心逸之後,九瓣蓮台才完全轟出的。

葉默知道這里面的情況,這才急著帶走穆小韻。一個聖門的底蘊,遠遠不是他一個剛剛塑道的聖帝能相比的。

神女峰此時甚至沒有一個人守護,葉默很容易就再次來到了之前大戰的地方。他的神識釋放出去,只是數息之間,他就找到了那一絲熟悉的感覺。

一塊尋常之極的石塊被葉默撲捉到,這石塊上竟然是一個天然的空間,而且還蘊含著一個天然的隱匿屏蔽陣法。如果不是葉默感受到了自己煉制那項鏈的氣息,他還真的很難找到這個石塊。

葉默沒有用神識刀強行劈開這個石塊,他只是取出了數枚陣旗。數枚陣旗被葉默撒下去後,一道黑黝黝的大門出現在了葉默的眼前。葉默一步就跨入了這個大門,里面只有一張石床。

穆小韻皺著眉頭睡在床上,顯然五識已經被人屏蔽。

葉默看著在小世界就分別了的穆小韻,鼻尖有了一些堵慌感,他一步跨了過去,伸手就將穆小韻抱了起來。

“小韻,我來了。”葉默內心有些發慌,以他證道修為,竟然無法讓自己徹底的鎮定下來。素素、輕雪、靜雯和映竹的修煉都是在他的幫助下,就算是靜雯經曆了許多的磨難,最後也去了墨月之城。

唯有穆小韻,他從未給過她什麼幫助,充其量就是一部‘鴻蒙造化決’而已。

葉默甚至可以想象小韻從小世界找到修真界到仙界,再到聖道殘界,這一路上經過了多少思念和折磨。他了解小韻,小韻和別的女子不同。在小韻心里,自己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世界。

如果小韻得知自己出了事情,她絕對不會獨活。他最怕的就是找到小韻後,小韻和婉青一樣。

“小韻,以後就留在我的身邊,我們回去吧。和靜雯、素素、輕雪還有映竹都在一起不再分開。”葉默喃喃說道。

小韻在葉默的懷里,皺著的眉頭似乎也漸漸的舒展開來。葉默沒有去解開穆小韻的禁制,他將穆小韻送進了金頁世界,此時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是要遠遠離開神女聖門。

小韻已經找到,葉默對神女聖門的仇恨已經消散了一大半。

葉默離開這隱匿的石塊空間,收起了自己的陣旗,迅速向神女聖門外圍遁走。

……

在神女聖門的主殿中,此時所有的證道聖**已經聚集,足足有三十一人。聖道殘界神靈氣如此匱乏,資源如此欠缺,在一個宗門中竟然有三十一名證道聖帝,可見這個宗門是非常了不起了。

神女聖門確實是了不起的一個宗門,至少在大曰神山隱匿期間,都是聖道殘界的坐標。是整個聖道殘界的象征所在,可是現在神女聖門的主殿中卻顯得有些頹敗。

這種頹敗並不是實力損傷了多少,而是一種氣勢上的頹敗。葉默在神女聖門大肆破壞,也只是殺了一個塑道聖帝和一個育道聖帝而已。損失了兩名聖帝,對神女聖門來說,根本無關緊要,遠遠不到傷筋動骨的地步。

可是神女聖門的信仰和堅持卻在今天被分化了,一些人心里的堅持卻被打破,她們是整個聖道殘界的象征,而現在連她們自己對自己做的事情都感覺到迷茫和不解。

“葉默已經離開宗門了,悅和你去將宗門的防禦大陣開啟吧,暫時封閉宗門。”坐在宗主位置上的姬心逸依然虛弱無比,葉默離開神女聖門本身就沒有隱匿身形,加上整個大陣都在她的掌控之中,所以葉默剛走,她就知道了。

“宗主,我們邀請了眾多的聖帝來我聖門舉行聖女祈道觀禮,如果現在封住山門,等那些聖帝過來,豈不是……”一名育道聖帝站出來說道。

姬心逸歎了口氣,緩緩說道,“你去向那些聖帝解釋一下,就說隱匿無數年的大曰神山突然出世。他們想要掌控整個聖道殘界,我神女聖門不允許,結果他們借口用我聖門聖女祈道,直接殺了我神女聖門的聖女和數名聖帝……”

這里沒有傻瓜,宗主的話一說出來,大家都已經明白了。神女聖門已經是聖道殘界的象征,是別人敬仰的所在。現在聖門為了保護聖道殘界,竟然被大曰神山重創,那任何聖帝也會站在神女聖門這邊。

說不定立即就有人會領頭去攻打大曰神山,或者是有人請求神女聖門站出來領頭去攻打大曰神山。

“如果他們要去攻打大曰神山,要求我聖門也參加,我們……”這名育道聖帝明白了宗主的意思後,立即問道。

姬心逸沉聲說道,“大曰神山包藏禍心,我聖門本來就是聖道殘界的榜樣,豈能在此事上落後與人?”

“我明白了。”這名育道聖帝說完立即退出大殿,轉身迅速向神女聖門之外遁去。

大殿中一片沉默,王南霜眼里露出一絲痛苦,她實在不願意這樣去計算那些普通的聖帝。這些普通的聖帝就算是打上了大曰神山,也是送死的份。最多消耗一些大曰神山的力量而已。宗主姬心逸顯然沒有想讓神女聖門和大曰神山硬拼,硬拼完全是拼不過的。她口中這樣說,心里已經存在了封山的念頭。

這一刻,王南霜根本不明白宗主做的是對是錯。如果將她換成神女聖門的宗主,她一樣不知道如何去做。

“冷玉,我只是讓你告訴大曰神山的那個化道,說我神女聖門會在隨後將聖女送過去。你為何要送一名神女給他帶走?”姬惜卻皺著眉頭盯著另外一名育道女子問道,語氣有些不是很客氣。

姬心逸打斷了姬惜的話,“若惜,這件事不關冷玉。是我讓冷玉將半煙送給對方的,如果不送給他們一個聖女,那大曰神山的人豈能就走?若他不走,葉默如何去追他?”

“師父,你將聖女青佩戴的竹心玨讓大曰神山帶走了?”姬惜驚聲問道。

沒有在神女峰呆過的神女,絕對沒有聖女氣息。如果想要騙過大曰神山,擁有一絲聖女氣息,唯一的可能就是將聖女青的竹心玨戴在身上。現在宗主說送了一個聖女給大曰神山,那顯然是將竹心玨送出去了。

姬心逸又是一聲歎息說道,“這已經是我神女聖門生死存亡的時刻了,我已經讓如容追了過去。只要大曰神山的化道和葉默打起來就可以了。如果葉默贏了,那如容會斬殺葉默帶回竹心玨,如果大曰神山的人贏了,如容也會斬殺那人,同樣可以帶回竹心玨。”

眾人默然,顯然葉默是一個犧牲品,無論輸贏都是必死而已。最後還要背上殺了大曰神山化道聖帝的名聲。

……

葉默此時已經祭出了時空梭,他現在都出了神女聖門的范圍,依然沒有道元聖帝來攔截他,他也沒有必要去挪移。

在聖道殘界挪移,還是極其危險的。聖道殘界到處都是虛空裂縫和空間錯亂,一不小心,就會挪移進入裂縫當中。

葉默的神識強大,甚至已經修煉到了神念九轉的五轉,形成了神識界。時空梭雖然極快,卻不用擔心卷入裂縫之中。

大半曰後,葉默正打算找一個地方停下來,然後進入金頁世界將穆小韻喚醒。一道強橫的神識突兀間掃了過來,那道神識落在了葉默身上觀察了好一會,忽然向葉默這邊迅速移來。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零九九章 俱傷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零一章 再殺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