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二二章 不急著滾  
   
第一卷 第二一二二章 不急著滾

“噗”一聲,祝光啟的水色光華祭出太過倉促,終于沒有能夠完全擋住葉默的落痕刀紋,刀紋直接從祝光啟的肩膀劈下,祝光啟半邊身體已經被劈飛。

“董堡主,救我。”祝光啟此時哪里還會想到之前說的是什麼,第一時間就向董晏求救。

董晏周身已經自動布置起來一個護罩,那些狂暴的炸裂元氣被他的護罩擋住,再也無法進入他周圍五尺之內。他就好像沒有看見這個會客大殿的屋頂被掀開了一般,不緊不慢的說道,“我在祝城主動手之前就說過兩邊不幫的,我董晏別的不敢說,說到做到還是可以的。”

“衡仙友……”

看見董晏見死不救,祝光啟立即就將目光看向了衡然,同時勉強將自己的水色光華再次祭出。

“嘭。”一聲炸響,祝光啟只是叫了這三個字,他還沒有祭出的水色光華就炸裂了開來,同時祝光啟也被裂空拳的空間殺勢完全卷起,炸裂成為一片血霧。

下一刻,葉默已經收起了戒指,回到了座位上。

一群人坐在沒有屋頂,也沒有牆壁的殘牆斷壁中顯得有些滑稽,可是卻沒有人在這個時候說話。除了認識葉默的人之外,衡氏神角所有的人都被葉默可怕的出手驚呆了。

葉默殺一個育道聖帝,前後只是用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剛才還活生生在這里叫著要找葉默算賬的一個育道城主,十幾個呼吸之後,已經被葉默滅的渣子都不剩了。

葉默看了看還有些不敢相信的衡然說道,“你是衡氏神角修為最高的那個?剛才我一不小心將你衡氏神角的會客殿給拆了……”

“沒關系,沒關系,這是小事情,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等會我重新建立一個會客大殿就好。”衡然此時哪里不明白葉默的厲害?看樣子葉默斬殺都亭神門的宗主也是他讀力完成的,和董晏沒有任何關系。

葉默連都亭神門的宗主都敢殺,殺水云神城的二城主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等會說他要滅掉衡氏神角,衡然絕對不會懷疑。

不過葉默根本就不領情,臉色一沉說道,“你沒關系,我可有關系。我剛才就和你說過了,今天我是來找麻煩的。人我已經殺了一個了,如果讓我多殺幾個,我也不介意。”

葉默很清楚這里的生存規則,如果他沒有實力,別人早就殺了他。如果他有實力,還畏畏縮縮,那別人也會看低他一截。這個地方,有實力就不用裝孫子。

衡然心里暗歎,該來的總要來的。他根本就沒有想過向董晏求情,只要隨眼看一下,他就知道董晏和葉默的關系比和他的關系要好的太多。

“葉閣主有事情請吩咐,如果我衡氏神角有人冒犯了葉閣主,我衡然絕對不會放過。”衡然說完,抬手一巴掌就拍了出去,剛才他進門時看見的那個想要對葉默動手的塑道聖帝,被他這一巴掌直接拍飛出數千米遠。

看那塑道聖帝空中就噴出鮮血,別人就知道,衡然這一下沒有留情。

葉默根本就沒有看衡然的表演,只是看了一眼鈕如南的母親說道,“我和如南是朋友,在路上遇見如南,卻聽說你被衡氏神角強行扣押了,同時還打劫了你們的一枚天命道果,是不是這樣?”

衡然聽了葉默的話臉色一變,他終于明白葉默為什麼過來衡氏神角了。葉默也是為了天命道果而來,如果說葉默真是為了救鈕如南母女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衡然明白這個道理後,立即盯著另外兩名育道聖帝臉色一沉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換成一個人來幫鈕如南母女出頭,這名育道聖帝還敢硬著頭皮說瞎話,可是葉默的強悍和直接,他剛才已經看的清清楚楚了。只要有半個字的謊話,那就是立即被殺的下場。就算是太上宗主衡然也沒有辦法救他。

明白這個道理後,他立即站起來說道,“因為我們知道如南和她母親得到了一枚道果,所以起了齷齪心思……我們已經知道這件事做的錯的厲害,我願意做出最大的賠償……”

“丟人現眼。”這名化道聖帝冷哼了一聲喝罵了這名育道聖帝一句,同時心里卻暗自惱怒。一枚天命道果,如果被他得到,說不定還有尋求道元之機,可惜卻讓這個葉默知道了。

鈕如南此時立即站起來說道,“那天命道果不在我們身上,已經被一個育道聖帝取走了,然後那個育道聖帝故意泄露道果氣息,讓我們背了黑鍋。”

鈕如南的母親鈕芊葉知道這個時候必須要將真話說出來,否則葉默一走,她們母女還是任人宰割的存在。所以鈕如南話音剛剛落下,她就趕緊補充說道,“那道果確實是被人拿走了,而且拿走的人我還有一點點印象。”

葉默一聽鈕如南母親的這話,就知道她之前是不敢說出來是誰,既然她不敢說,那說明這個育道聖帝很有可能就在這里。

“你說吧,哪怕你認為是衡然拿走的,也沒有人敢動你。”葉默語氣有些森然。對衡氏神角,他是沒有丁點好感。

面對葉默的如此藐視,衡然幾乎憤怒到了極點,可是他卻不敢動手。葉默說這話,就是想要滅掉他衡氏神角,只是沒有找到借口而已。

鈕芊葉指著沒有說話的那名育道聖帝說道,“我相信我不會弄錯,那個人就是他。”

“你胡說,我根本就沒有看見過天命道果。”這名育道聖帝一直沒有多話,現在鈕芊葉指著說他拿了天命道果,他立即就站起來厲聲反駁道。這可不是說著玩的,一旦惹怒了葉默,那是要丟命的。

衡然的臉色也沉了下來,盯著那名育道聖帝問道,“簡瑎,你說老實話,到底是不是你拿了天命道果?”

“宗上,絕對不是我拿的。”這叫簡瑎的育道聖帝立即肯定的說道,語氣沒有半分的猶豫。

鈕芊葉經驗老道,她知道既然說了,那就必須要堅定立場,否則最後說不定還會讓她吃虧。她毫不猶豫的站起來說道,“我有一個本事,那就是任何男人只要和我接觸過,他身上的氣息我就不會忘記。”

鈕如南聽了母親的話,滿臉通紅。她明白自己老媽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因為老媽很是風流,和很多人都有過一些瓜葛,所以對男子的氣息是特別敏感。

葉默倒是沒有想到這里,他知道修煉到仙帝界別之後,身上就幾乎沒有氣味了,除非特殊體質之人。但是因為各人修煉的功法和道路不同,氣息還是有的。

簡瑎顯得極為憤怒,他剛想指責鈕芊葉,就感覺到一道強大的扭曲波紋憑空而降。滲入骨髓的殺意,在這道扭曲波紋當中將他完完全全的鎖定了。

“太初神紋……”這一刻簡瑎魂飛魄散,太初神紋凶名赫赫,竟然出現在了衡氏神角。

在這瞬間,他就要強行逃開,只是此時葉默的太初神紋比起當初來何止強大了數十倍?

他身體確實是掙脫了太初神紋的殺機鎖定,可是那扭曲的空間依然從他的胳膊上劃過,帶去一篷血霧。

下一刻他的那條胳膊已經出現在了葉默的面前,一枚戒指被葉默強行從斷臂的手指上取下,那斷臂被葉默如棄草芥一般的丟在了地上。

衡然的怒火被那一道太初神紋澆的丁點不剩,只有無盡的恐懼。葉默竟然有大神通太初神紋,這種凶名赫赫的神紋,他根本就不夠看。他肯定如果他和葉默打起來,就算不是被瞬殺,最後也是必死的下場。

這個葉默不知道是什麼來曆,簡直太可怕了。此時他只想將葉默早點送出衡氏神角,葉默這種人不是他衡氏神角能夠對抗的。至于和水云神城聯手干掉葉默的想法,在葉默施展出太初神紋之後,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葉默的神識刃已經快刀斬亂麻的破開了簡瑎戒指的禁制,同時從戒指中取出一個玉盒來。

玉盒打開,一枚黃色的道果在玉盒中間,散發出一陣陣的道韻香味。

“天命道果。”幾乎所有的人都認出來了,這枚黃色的道果正是天命道果。

簡瑎臉色頓時變得極為蒼白,這里是衡氏神角不錯,可是他得罪的人太可怕了。一個可以簡單斬殺育道聖帝的存在,甚至連化道巔峰強者人家也斬殺過。他一個不入流的育道在人家眼里,什麼都算不上。剛才輕易被斬斷掉一臂,就是證明。

“混蛋,滾。”衡然看起來憤怒之極,再次一巴掌拍在了簡瑎的身上,簡瑎被拍飛出去。

只是簡瑎飛出去的中途就被葉默一拳轟了回來,“不急著滾,先算算賬再說。”

(第三更送上,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朋友們晚安了。月票越拉越遠,棄少還是要請求一張月票支持,有月票的朋友,請在這月底最後幾天給我們的棄少支持一下吧,感謝!)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二一章 先看我一刀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二三章 葉默的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