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三九章 站住  
   
第一卷 第二一三九章 站住

“葉兄,也只有你這種人物才可以單獨橫渡虛空,前往虛市。當初在艦神塢,很多人都以為葉兄無知者無畏,只有我知道葉兄必定能成功。現在影虛堡已經有單獨的船艦前往虛市了,就算是葉兄自己不飛行,也可以坐影虛堡的船艦。”鮮于學見葉默坐下,更是極為開心的說道。

葉默笑道,“我也是沒有船票,如果有船票,誰願意單獨橫渡虛空啊。鮮于兄在這里,難道你們的船艦也剛剛到影虛堡?”

雖然口中在說,但是葉默對這次單獨前來虛市卻半分後悔都沒有。就算是找不到虛市,再次回去,他也賺大了。

十大靈根之一的黃中李已經被他收入金頁世界,且不管黃中李的前一任主人是誰,現在在他的手中,那可沒有人能拿得走。他有些疑惑的是,按理說船艦比他要快才對。他是先走一年,可是他在路上耽擱了可不止一年時間,甚至四五年都有了,怎麼鮮于學現在還在影虛堡?

鮮于學歎了口氣說道,“這事情一言難盡,我們的船艦來這里快一年了,估計也要離開了。因為路上出了一些事情,這才耽擱了幾年時間。”

“莫非你們也遇見了虛空盜?”伏飛脫口問道。

他閉關出來,早就聽青如說過他們的時空梭遭遇虛空盜的事情。

“虛空盜倒是沒有遇見,再說虛空盜一般很少對大型船艦動手。畢竟實力相差過大,當然也有極少數實力可怕的虛空盜會對大型船艦動手。這種虛空盜也有自己的船艦,他們的實力並不比一般的虛空船艦差。我們的船艦因為遇見了隕石流,船艦受創,現在停在影虛堡進行修補。”鮮于學略微有些郁悶的說道。

原來遇見了虛空隕石流,看樣子從艦神塢出來的那個船艦遇見隕石流後速度銳減了,否則也應該早就到了影虛堡。

“單獨的飛行法寶在前往虛市的途中很少有不遇見虛空盜的,葉兄沒有遇見虛空盜,運氣實在是不錯。”鮮于學以為葉默過來的途中沒有遇見虛空盜。在他的想法里,葉默固然厲害,但就算是葉默再厲害,也無法面對虛空盜安然退開。

葉默疑惑的看著鮮于學問道,“鮮于兄,你怎麼知道我沒有遇見虛空盜?還有,為什麼你說前往虛市的途中很少有不遇見虛空盜的?虛空浩瀚無比,虛空盜畢竟是少數啊。”

鮮于學卻歎道,“葉兄你有所不知,在虛空中各條前往虛市的線路都是相差不大。而且虛空盜都有自己的掃描陣盤,這種陣盤價格極為高昂,貴的一塊陣盤甚至需要十數億神晶之多,就算是便宜的也要近億以上的神晶。當然最貴的那種頂級虛空掃描陣盤,可以掃到極大范圍內的任何飛行法寶或者是仙人氣息。”

“原來如此。”葉默這才明白過來。

看樣子那個紫se的飛行法寶可能是被人家掃到的,而自己卻是真正撞到虛空盜手中去的。

“如果葉兄遇見虛空盜,那就沒有這麼愜意了。虛空盜實力最差的也有六七個人一伙,化道聖帝最低的也有三人以上。單打獨斗,葉兄當然不懼,可是他們人多,而且經常在虛空打斗,實力和經驗都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鮮于學委婉的說道。

葉默點點頭,倒是同意鮮于學的話。他遇見的那些虛空盜在攻擊他的時候,可以將虛空的優勢利用到最高。而且就算是逃走的時候,也沒有半分的滯遁。甚至他們聯手起來攻擊,也是將威力發揮到了最大。

正當葉默想要繼續咨詢一下鮮于學關于影虛堡的事情,一男一女兩名聖帝就急匆匆的走了過來。

兩人一個塑道聖帝,一個育道聖帝。其中那名塑道聖帝是女子,臉上竟然有幾條烏黑的痕跡,而且痕跡新鮮,顯然是剛被人打了一巴掌。

按理說一個塑道聖帝,就算是臉被人打的皮開肉綻,也是瞬間就會康複過來。可是這名女聖帝的臉上痕跡不退,一看就知道是被人下了暗手。

“古仙友、莘仙友,你們是怎麼回事?”鮮于學已經在第一時間站了起來。

那名育道聖帝修為的男子急匆匆的走到了鮮于學面前小聲的說道,“我們在街邊看見了一個攤位,攤位上有六株煉心仙草。碧瑩仙友就和攤主說好了,用拳頭大的一枚雷火寶砂換取煉心仙草。碧瑩仙友的意思是一枚雷火寶砂換取六株煉心仙草……”

“雷火寶砂?”葉默頓時驚聲問道。

雷火寶砂這東西可絕對是好東西,十二級仙材,也是頂級仙材的范疇。最主要的是,這東西是煉器至寶。如果他有一枚雷火寶砂用來融入他的紫銊,那是最適合不過了。就算是不能讓紫銊晉級到上品神器,也足以讓紫銊晉級到中品神器。

再說了,就算是他不用雷火寶砂煉制紫銊,加上一些別的頂級仙材,也可以幫助雷靈根的憶墨煉制一件上品神器。

一塊拳頭大小的雷火寶砂不要說換取六株煉心仙草,就算是換取十六株煉心仙草,也是虧本買賣。

不過葉默也能理解那個女修的意思,煉心仙草是塑道聖帝需要的重要神靈草之一。可以煉制成為‘煉心丹’,‘煉心丹’是塑道聖帝最佳的感悟丹藥,對晉級育道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

可是那也要煉制成為‘煉心丹’才行啊,如果不煉制成為‘煉心丹’,單純的煉心仙草價值卻是極低的。而這種神靈草想要變成‘煉心丹’的難度,絕對不比晉級育道難度小。煉心丹是需要育道丹聖才可以煉制出來的,就算是葉默,現在也不敢保證能煉制出‘煉心丹’。

本來那名育道聖帝並沒有在意葉默幾人,現在葉默突然插話,而鮮于學卻沒有責怪或者是沒有露出特殊的神態,他這才注意到葉默幾人。

隨即他就認出來了葉默,頓時有些震驚的說道,“你不是……”

鮮于學微微一笑說道,“莘仙友沒有看錯,葉兄就是之前單獨駕馭飛行法寶從艦神塢進入虛空要前往虛市的人,沒想到幾十年後,我們在影虛堡再次碰頭了。”

說完,鮮于學又指著這過來的兩名聖帝對葉默說道,“古碧瑩、莘卓是和我一起坐艦船從艦神塢出來的……”

這男女兩名聖帝已經明白過來,如果他們還以為葉默是一個仙帝,那就是豬了。一個仙帝能平安橫渡虛空到達影虛堡?這要有多大的運氣?

兩人趕緊向葉默行了一個仙首禮,在聖道殘界,他們哪怕身份地位再高,在影虛堡也是最底層的存在。能結好葉默這樣一個大能,顯然是好事情。

葉默也回了一禮,直截了當的問道,“兩位仙友,剛才你們說雷火寶砂,那雷火寶砂已經換出去了嗎?

古碧瑩連忙答道,“那個攤主極為無恥,他丟給我一株煉心仙草,竟然想要用一株煉心仙草換取我的雷火神沙。我立即就知道不對,就說一株我不換。那人竟然對我就是一巴掌,他化道修為,我卻沒有辦法躲開。莘仙友看見情況不對,趕緊拉著我就走。好在我的雷火寶砂還沒有給他,當時那里正好來了另外一名化道前輩問他攤位上的東西,我們及時逃到了這里。”

葉默見這叫古碧瑩的女聖帝也算是美貌,身穿一件粉紅se刺繡仙裙,望仙九鬟髻下的瓜子臉極為**。只是此時**的瓜子臉已經有一邊多了幾條黑痕,對比起來顯得尤其刺眼。

鮮于學立即就明白過來,他雖然嗜酒,卻並傻瓜,急忙說道,“我們趕緊走,我肯定那人會追到這里來的。”

“哼,拿走了我的一株煉心仙草,東西不給我,反而想走?你走的掉嗎?我就不信在影虛堡還有你這種狠人。”一個帶著寒意的聲音傳來打斷了鮮于學的話,隨即一道灰se的人影走進仙息樓。

古碧瑩打了個冷戰,下意識的說道,“我並沒有拿走你的煉心仙草,再說了,就算是一株我也不會換的。”

這話說的一點底氣都沒有,古碧瑩已經打算好了,如果眼前這個化道聖帝強行要她的雷火寶砂,那她也只能屈服。

在影虛堡中到處都是神識禁制,直到這人走進這家仙息樓,葉默才看清楚這人是誰。一頭長發,正是當初他遇見的那一群虛空盜中的一員,也是最先逃走的那個化道初期聖帝。

讓古碧瑩疑惑的是,這名追過來的長發化道聖帝聽了她的話後,眼里竟然閃過了一絲驚懼,並沒有繼續回答,反而轉身就要離開。

葉默冷哼一聲,“站住。”

這長發化道聖帝顯然認出來了葉默,他的第一反應就是立即發動遁術,有多遠就逃多遠。葉默出現在了這里,他的那幾個伙伴必定沒有什麼好下場了。

不過隨即他就想到了這里是影虛堡,在影虛堡,對方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將自己怎麼樣。反而是一旦他逃出影虛堡,那才是有危險。

(第三更送上了,朋友們晚安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三八章 神通一方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四零章 蒼虛道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