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四七章 艱辛之戰  
   
第一卷 第二一四七章 艱辛之戰

這名魔聖已經證道道元,見識當然不差,各種稀奇古怪,甚至不可能的事情他都見過,可是卻從未見過葉默這種逆天的第一步聖帝。

身上的寶貝之富有簡直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絕聖金骨弓他曾經聽說過,流落在了聖道界。而且聽說只剩下五支骨箭,而現在葉默竟然拿出了第七支箭,這實在是太駭人聽聞了點。

好在他沒有再看見第八支骨箭,如果是一個道元聖帝對他射出七支絕聖金骨箭,他或者已經絕望了。可是葉默不是道元聖帝,區區一個證道第一步的聖帝,就算是有七支絕聖金骨箭,那又如何?他自信還可以擋住這七支骨箭,哪怕是受點傷,也不會太嚴重。

在他思慮間,他體表的黑色漣漪已經形成了實質,甚至要將周圍的虛空擠開。他肯定自己的道元黑霧漣漪可以擋住第六支箭,第七支箭他就用化血邪剪擋住。絕聖金骨箭威力太大速度太快,就算是他的化血邪剪倉促間無法完全祭出,他最多也只是受點傷而已。

如果這七支就是對方的殺手锏,他今天必定要讓這個小小的第一步證道聖帝弄清楚,這個殺手锏在他眼里還算不上什麼。

他的念頭還沒有閃動完,立即就感覺到了不對。按照道理說第七支骨箭應該是最後到才是,可是對方的第七支骨箭後射出,卻已經在覺察不到的間隙中超越了第六支箭,來到了他的面前。

不對,第七支箭比前面六支箭加起來都要厲害。這名道元魔聖來不及去細想其中的差別,化血邪剪已經轟了出去。

原本被他用來擋住第六支骨箭的道元黑霧漣漪在第七支箭面前,猶如一面極薄的黑鏡一般,直接被轟開撕裂。

幾乎是在金色的骨箭撕裂道元黑霧漣漪的瞬間,就已經轟在了還沒有完全激發的化血邪剪上面。

“轟……”神元四溢,化血邪剪被直接射開,這名道元魔聖第一次嘴角溢出一絲血跡,眼神猙獰的抬手抓向了第七支骨箭。

可是他能抓住第六支骨箭,卻無法抓住這第七支骨箭。骨箭入他手的瞬間,就將他的手掌撕裂開來。不過就算是這樣,這名道元魔聖已經將第七支箭的威勢擋住了。

“咻”此時先發後至的第六支箭已經轟了過來,這名道元魔聖只能勉強控制自己的神元護罩去擋住這最後一支到來的骨箭。

“噗”第六支骨箭緊跟著第七支骨箭,轟在了這名道元魔聖的左胸,直接將這名道元魔聖的小半邊身體轟成了碎渣。

這名道元魔聖再也沒有之前那種一切都在掌控之中的神情,臉色烏黑的厲聲喝叫道,“我要生吞了你……”

化血邪剪在呼吸之間,就已經形成了兩面巨大的剪芒。只是因為他已經重傷,神元也受損,剪芒形成的速度緩了數倍都不止。

葉默臉色猶如一張白紙一般,識海一陣陣的脹痛,神元已經萎縮到了極致。就算是這樣,葉默依然瘋狂的燃燒精血,抬手丟出數枚陣旗。

這道元魔聖的剪芒還沒有完全轟出,就感覺到了不對,他感覺自己所處的空間有些變化。

葉默幾乎是在丟出陣旗的同時,抬手就抓了出去,神通一方。一方虛空在瞬間形成,將這道元魔聖圍在了這片虛空中。

“空間禁錮神通……”這道元魔聖震驚的叫道,不過隨即他就明白過來,這不是空間禁錮神通,這是空間抓取,他所在的這一片空間已經不是宇宙中的,這一片空間在這片刻是屬于對手的。

站在對手的空間里面,那豈不是找死?這道元魔聖瞬息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如果是在和葉默動手之前,就算是被葉默的一方空間籠罩住,他也絲毫都不會在意。可是現在,他哪里還敢有半分的遲疑。

幾乎是在刹那間他就轟開了葉默的這一方空間,在他轟開這一方空間的同時,他看見了終生難忘,或者是這一生最後看見的一樣東西。

這是一杆短槍,一杆只有三尺長的短槍。他看見短槍的時候,短槍已經到了他的面前,那種撕裂虛空宇宙的殺意瞬息間就將他的心神奪走。他在這杆短槍的面前甚至不敢反抗下去,此時虛空消失了,宇宙消失了,就是對手都消失了。他的整個身心中,都只有一樣東西,三尺短槍。

“弑道槍……”這名道元魔聖沒有繼續掙紮,他知道已經被弑道槍感覺到了血氣,他就算是修為再提高一些,也無濟于事。或者說就算是此時他沒有重傷,也無法逃脫。

他終于明白了葉默之前那些層出不窮的手段,甚至不惜自己根基受傷也不逃走,原來對方的殺手锏不是太初神紋,也不是絕聖金骨箭,而是那種掌控空間再加上弑道槍。

他的道已經被弑道槍盯上,此時就算是他能逃出這一槍,他也沒有了自己的道。

任憑弑道槍轟在了他的胸口,他的眼神卻盯著葉默。就算是到死了,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宇宙空間還有這麼富有的人,有這麼**的聖帝。他拿出來的哪一樣東西不是逆天無比?不是讓人拼命去爭奪的寶物?只要對方少一樣,不,哪怕是只少一支骨箭,他就不會這麼慘。

可惜的是,自己在追殺對方之前竟然不知道這些。甚至不知道對方還是一個頂級的陣法宗師。

“嘭……”弑道槍轟在了這道元魔聖的身體之上,爆發出一聲爆裂的嘭聲。

血霧竟然沒有四濺開來,而是被弑道槍完全吞噬掉。弑道槍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似乎有一種極度的興奮在跳躍,無法安分下來。

一枚戒指和一個手鐲落下,葉默搖搖晃晃的收起這兩樣東西。抓住弑道槍,打上幾道禁制後,這才虛空中抓走自己的七支骨箭。然後一個挪移消失的無影無蹤,連那些虛空陣旗他都沒有精力去管了。

葉默此時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會挪移到什麼地方,他也沒有心情去管,他挪移之後,立即就進入了金頁世界,然後倒在了金頁世界中,再無半分聲息。和這道元魔聖一戰,他底牌盡出,差一點不但殺不掉對方,還將自己搭了進去。

如果這個道元魔聖對他稍微重視一點點,沒有讓他的太初神紋掌控主動,或者是說沒有被他的冰空神通阻止了一息時間,那最後的結果可能是完全兩樣了。

此時他雖然斬殺了道元魔聖,可是他自己也是損傷了根基。如果沒有混沌樹,他的修為就到此為止了。

好在他有混沌樹,就算是根基受損,元氣重傷,混沌樹也可以慢慢的讓他恢複過來。

“相公……”穆小韻看見葉默進了金頁世界,就再無動靜,立即就驚駭無比的沖了過來,一把將葉默抱住。

小冰參和無影等人都已經過來,看見穆小韻驚駭無比的樣子,小冰參立即說道,“小韻姐不用擔心,老大只要有元神在,就安然無恙。我們只要將老大送到苦竹之下,然後讓他自己慢慢的靜養,最多半年時間,老大就會有行動能力了。

沒有人比小冰參清楚混沌樹的逆天之處,只要再過一段時間,他自己的胳膊都可以借助混沌樹修複。

穆小韻此時六神無主,聽了小冰參的話,趕緊抱起葉默,送到了苦竹下面。不過當她將葉默送到苦竹下的時候,就微微松了口氣,她感受到了葉默身上濃郁的生機。想來小冰參說的應該沒有錯。

葉默重傷,在金頁世界中療傷。其余的人都不敢再出去,任憑金頁世界在虛空中飄蕩。隨著一波隕石流過來,金頁世界被這隕石流帶到了更偏的位置。

……

在葉默和那名道元魔聖大戰的地方,此時同樣有一名道元修為的女子站在了這里。如果葉默幾人在這里,立即就可以認出,這名女子就是蒼虛道易會的那個化道主持女聖帝。

她在這里站立了許久,這才皺著眉頭自語的說道,“沒有道理啊,漠付就算是我也不是對手,怎麼可能在這里消失不見了。難道那個小小的仙帝真的深藏不漏?”

她自語說完後立即就搖了搖頭,“這絕對不可能,就算是那個仙帝隱匿了修為,最多也只是一個證道第一步的化道聖帝,一個化道聖帝就算是用盡一切的辦法,哪怕是來陰的,也不可能是漠付的對手。”

這名女聖帝想了各種可能,就是找不出那名道元魔聖消失的理由。可是她又確定那道元魔聖是在這里消失的。

“不對……”又過了好一會,她再次說了一句,同時抬手抓回了幾枚陣旗。當她仔細的觀察了這幾枚陣旗後,更為震駭的說道,“這是頂級陣旗,只有最頂級的陣法宗師才可以煉制出這種陣旗,在虛空布置虛空陣法。”

仔細的觀察了手中的幾枚陣旗後,她確信這些陣旗是葉默的。而且還是剛剛煉制不久。這名化道女聖帝倒吸了一口冷氣,葉默看起來年齡並不大,竟然不是什麼大宗門的不知好歹的**,而是一個強者中的強者。

(今天的第一更送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四六章 手段盡出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四八章 道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