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七零章 索要三寶葫蘆  
   
第一卷 第二一七零章 索要三寶葫蘆

“咦,葉丹聖……”一個驚喜的聲音傳來,聲音未落下,一名灰色男子已經出現在了葉默的面前。說他是灰色,是因為他從頭發到皮膚再到仙袍全是灰色的。

這灰色的男子一落下,大曰神山這名道元聖帝散發出來的殺勢瞬間就被瓦解。只要稍微明白一些的人,就可以看出是因為這名灰色男子的聖帝領域將這周圍的殺勢直接瓦解掉了。

葉默抱了抱拳說道,“原來是邢兄,確實是有段時間沒見面了。”

來的人正是虛市商樓的邢鴻,葉默之所以得到光明心的訊息,還是邢鴻告訴他的,對邢鴻葉默還是有些感激的。現在邢鴻過來,葉默倒也沒有失去了禮數。葉默當然知道邢鴻為什麼對他客氣,那完全是因為他的煉丹水平。

“葉丹聖晉級化道聖帝,實在是可喜可賀。如果葉丹聖不介意的話,我虛市商樓願意為葉丹聖舉辦一個賀喜仙果大會。”

邢鴻極為開心的說道,比起當初他見到葉默的那種淡然,這一次他的表情要豐富很多了。當初他以為葉默絕對會同意他的要求,所以當時說過了也並沒有盯著葉默。

他以為這個葉丹聖很快就會來找他,卻沒有想到葉默竟然一消失就是一百多年。雖然虛市傳言,葉丹聖是被萬彤彤追殺致死。邢鴻作為一個虛市的道元聖帝當然不會相信一個丹聖會這麼容易死掉,如果丹聖這麼容易就死掉,那也不可能晉級丹聖了。

事後邢鴻特意去調查了情況,發現情況果然和事實有些出入。因為葉默從虛市離開的時候,沿途有故意留下的一些痕跡,正因為這些痕跡,百里宏這才能追到葉默和萬彤彤。

萬彤彤為了殺葉默,當然不可能留下這些痕跡,那這些痕跡肯定就是葉默留下來的。知道葉默可能沒死,邢鴻保留了葉默的攤位。讓他失望的是,那次葉默離開後,真的沒有再回來。

現在一百多年過去,葉默又回到了虛市,他豈能不激動。一個化道丹聖啊,虛市商樓怎麼能讓他說走就走的。欲擒故縱的辦法不行,這次看見了葉默,他哪里還會放手。

周圍的人聽了邢鴻的話後,看葉默的眼光已經有些變了。在虛市中落下一塊磚頭也可以打好幾個化道聖帝,葉默僅僅化道聖帝了值得慶祝嗎?人家之所以說慶祝,那是為了討好葉默。

“恭賀大會暫時就不需要了,我現在還有些私事沒有處理完畢,等我將這些私事處理完畢後,會主動去虛市商樓拜訪邢兄。”葉默很是平淡的說道,他知道邢鴻對他這麼熱情的意思。不過想要讓他幫助虛市商樓長期煉丹,那就別想了。

邢鴻趕緊說道,“我不忙,我就陪葉丹聖辦事好了。”

說完後,他根本就不等葉默回答,笑容瞬間收斂冷冷的盯著大曰神山的那名道元聖帝問道,“你剛才對葉丹聖無禮?莫非以為自己是一個道元聖帝,所以敢在虛市如此囂張?”

大曰神山的這名道元聖帝在邢鴻過來對葉默極為客氣的時候,就已經有些不敢相信的愣住了。

虛市商樓的道元強者意味者什麼?那是虛市的粗胳膊粗腿啊。不要說是虛市商樓的道元聖帝,就算是虛市商樓的一個普通仙帝過來,他也不敢廢話一個字。

“不敢,我只是因為看見葉丹聖是聖道殘界來的,這才主動想要打一個招呼而已。”這道元聖帝趕緊說道。葉默是一個能煉制普通神丹的丹聖,他剛才就聽董晏說過了。所以見邢鴻稱呼葉默葉丹聖倒是不奇怪,他奇怪的是為什麼邢鴻這樣一個大人物會對葉默這樣一個小小的塑道丹聖如此客氣。

邢鴻根本就懶得理睬這名道元強者,直接向葉默問道,“葉丹聖,要不要我幫忙斬殺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他的語氣就好像,要不要捏死一只蒼蠅一般簡單。

大曰神山這名道元聖帝聽了邢鴻的話,頓時嚇的打了個激靈。這隨意的一句話,就要斬殺自己,這簡直是太凶殘了點吧。但他卻又知道虛市商樓還真的有這個資格說這個話。

葉默微微一笑說道,“多謝邢兄,不過暫時不用了。”

說完葉默轉頭盯著大曰神山這名道元聖帝說道,“你招呼也打過了,可以滾了。過一段時間,我會帶著小韻去大曰神山做客。對了,大曰神山有一個大曰神峰不錯,我打算將那山峰鏟了煉一個尿壺。”

大曰神山的這名道元聖帝臉色漲的鐵青,卻不敢對葉默發作,只能強忍著滔天的怒火轉身就走。他心里發誓,如果單獨遇見葉默,他必定要將葉默煉化成為灰燼,甚至連魂魄也要放在陰火中灼燒。

“不自量力。”邢鴻看見大曰神山的這名道元聖帝離開,冷哼了一聲,他這冷哼也是為了討好葉默。

葉默笑著對邢鴻說道,“邢兄,虛市最近人似乎增多了,而且人族也比以前多許多,到底是因為什麼事情?”

葉默看見大曰神山和神女聖門的人都過來了,就已經猜測虛市應該有什麼事情才對。他本來可以詢問神女聖門的人,不過他和神女聖門不大對頭,也懶得去詢問姬惜,還不如直接詢問邢鴻。

邢鴻見葉默問起,灰臉上立即閃出一些笑容說道,“這事你應該知道啊,因為虛市的道果塔要開啟了,很多人都是來參加道果塔開啟的,還有些是來看看有沒有參加的機會。當然,如果葉丹聖想要一個道果塔的名額,那就包在我邢鴻的身上。”

葉默現在修為根本就不會比道元聖帝差,道果塔里面有頂級道果,他還真的沒有在意。現在聽了邢鴻的話後,趕緊擺了擺手說道,“名額我暫時不需要,如果實在是需要,我會去找邢兄幫忙的。”

葉默並不在意道果塔的名額,還留在邊上的王南霜三人卻驚呆了。王南霜聽到葉默說不要的時候,差點要沖上去抓住葉默的衣襟責問葉默是不是瘋了。她們都是為了道果塔名額而來,就算是不能進入道果塔,也想要交換到道果塔出來的一枚道果。

正因為如此,她們都帶來了宗門最珍貴的東西,目的就是要為了交換道果塔出來的道果。當然,還有一點就是如果不能交換到道果,也要乘虛市開啟道果塔的機會交換一些好東西帶回宗門。

當然王南霜也只是想想而已,現在哪怕她們再想責問葉默為什麼不要道果塔的名額,也不敢說話。她們來虛市不是一天兩天了,當然知道虛市商樓在虛市的地位。連虛市商樓的道元聖帝對葉默都客氣尊敬有加,她們哪里敢造次?只是她們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為什麼邢鴻會對葉默如此客氣。

邢鴻看了看站在葉默身邊的姬惜,又看了看王南霜兩名女子,立即笑著點頭說道,“好,葉丹聖先去忙,等忙完了我會再來邀請葉丹聖。我先走了。”

邢鴻說完,立即退後,轉眼消失在人群中。他不是沒有見識的人,這三個女人在他的眼里修為雖然一般般。可是這三個女人身上流轉著一種極為神聖純淨的氣息,讓他以為葉默和這三個女人有什麼瓜葛,或者是想有什麼瓜葛。這個時候去打攪葉默,那就是惹人嫌了。

看見邢鴻離開,王南霜忽然對葉默抱拳說道,“葉丹聖,你和若惜去談吧,我和悅和師妹先回息樓了。”

說完王南霜主動拉著另外一名育道聖帝轉身就走,姬惜知道師叔的意思,不過她心里卻是微微歎了口氣。她和葉默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對葉默的脾氣秉姓早就了解了一些。

無論她說什麼話,葉默也不會同意送神女聖門一個道果塔名額的。哪怕她犧牲自己的色相去**葉默,也不能讓葉默動心。更何況,她根本就不會這樣做。

……

半炷香之後,葉默和姬惜已經坐在了一家仙息樓的包廂中。就是姬惜也暗自欽佩葉默,這個時間,想要找到仙息樓的包廂,那是絕無可能的事情。而葉默剛剛帶著她走進這家仙息樓,伙計就主動詢問葉默要不要包廂了。

在姬惜心里,只要是和葉默在一起做事,就好像沒有遇見過困難。當初在神墳域里面,她就是看准了這一點,這才要和葉默組隊過涅生橋的。結果雖然沒有過去涅生橋,卻逃了一命。

包廂的門關上,葉默隨意的打了一個禁制,平靜的看著姬惜說道,“我們之間沒有廢話,將你欠我的東西拿來。”

姬惜趕緊歉意的回答道,“葉師兄,如果三寶葫蘆的另外一半現在在我身上,我肯定馬上就送給葉師兄……

“你是什麼意思?”葉默的語氣有些冰寒起來,說實在的,在姬惜沒有算計小韻之前,葉默對姬惜還算是有些好感。現在在他的眼里,姬惜和那個叫姬心逸的沒有什麼區別。

(一個兄弟投了502張明天一萬二的催更票,老五一直在流汗中。)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六八章 再回虛市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七一章 我沒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