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七八章 紫銊之威  
   
第一卷 第二一七八章 紫銊之威

就算是這樣,他也沒有想讓葉默死的輕松一些,幾乎是在他那血色煞氣界形成的瞬間,他的法寶魔血斬已經被祭出,同時一道跨越了空間的血色長痕已經來到了葉默頭頂。

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毀去了葉默的肉身,然後將葉默的元神禁制住,再慢慢的炮制。一個化道聖帝敢對他一個道元強者如此囂張,他豈能不讓對方付出代價?

葉默感受到鞏項的血色煞氣界,就知道鞏項比起當初他斬殺的那個魔聖甚至還弱了一些。此時他就算是不用紫銊,也可以將其斬殺。

不過葉默卻沒有打算不用紫銊,來到這個地方一味的隱匿自己的實力,並不是一件好事。他要在雷霆之間將鞏項斬殺,起到震攝作用,否則今天他說不定會面臨不斷的挑戰。雖然這些挑戰他不懼,可是每殺一人,就會得罪一個勢力。葉默不怕得罪別人,但是也不想得罪太多的人。立威固然也會得罪別人,卻比斬殺對方的聖帝要緩和了許多。

在鞏項血色煞氣界形成的瞬間,葉默的領域也突然爆發了出去,此時他的領域赫然也有了界的雛形。已經不能稱之為領域,就是叫著界域也可以了。為了讓鞏項的界域迅速瓦解,葉默連強大的神識界域都疊加了上去。

鞏項的血紅煞界在葉默的界域下瞬間瓦解粉碎開來,蘊繞在他身邊的血色煞氣猶如突然被風吹過的鵝毛一般,四分五散。

下一刻鞏項就感覺到他和葉默之間的空間被冰凍住了,他之所以剛剛祭出魔血斬,那血色長痕就來到了葉默的頭頂,是因為他用了空間神通。

在鞏項看來,他的血色煞氣界域配合空間法則神通,魔血斬甚至在一招之內就可以將葉默劈殺。一個化道聖帝,如何可以逃出他的界域和空間神通?

可是在他感覺到周圍空間的冰凍瞬間,他立即就知道自己小看了葉默。這是冰空神通,冰空神通是將空間法則和冰系法則理解到一定的程度後才可以施展的神通。不要說他對空間法則的理解不足,現在施展出凝固空間的神通還不能形成這樣的實質,就算是他能這樣施展了,他也無法施展出冰空。

同樣是空間法則形成的神通,他的神通在葉默的冰空面前立即相形見拙。魔血斬的血色長虹,在這一息間就停頓了下來。

而在他血色煞氣界域中的葉默似乎沒有受到半分影響,在周圍空間被冰凍住的瞬間,一道紫色刀芒就被他轟了出來。

鞏項瞬息就掙脫了葉默的冰空,在他想要封住葉默的紫色刀芒之時,卻發現這道紫色刀芒竟然帶著磅礴到極致的殺勢壓抑,幾乎將這周圍一切的殺機都牽引走了,讓他沒有半分轉圜的余地。

這不但是刀域殺勢,更是天地間的殺意轟壓。這一刀葉默根本就沒有用神通,不要說落痕刀紋,就算是裂痕葉默也沒有用。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刀,再加上那已經被鞏項破開的冰空神通。

冰空雖然已經被破開,卻還是影響到了鞏項。但是置鞏項死地的不是冰空,而是這一道紫色的刀芒。

“先天法寶……”鞏項絕望的看著紫色刀芒在瞬息間劈過他的身體,竟然毫無反抗的余地。如此強大的先天磅礴殺勢,除了最頂級的先天法寶,還有什麼?

他眼里的螻蟻,竟然在和他斗法的時候將他瞬殺了,鞏項的元神剛剛溢出,就被回環的紫色刀芒一絞,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時賽台上的血色煞氣隨著鞏項隕落也自動消失不見,唯有一柄魔血斬落在地上。紫銊再次返回了原來平淡無奇的樣子,被葉默收進了戒指中。

葉默抬手攝取了魔血斬和一枚戒指,不慌不忙的走下了斗法賽台。他心里也是驚喜不已,他知道自己的實力提升了數個層次,直到和鞏項一戰,他才知道自己提升到了什麼程度。

紫銊固然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原因,但葉默肯定,就算是沒有紫銊,他一樣可以殺掉鞏項。這就是一種自信,毫無道理可言。但是紫銊的強大,依然給了葉默另外一種驚喜。

在葉默斬殺鞏項,到葉默走出賽台,整個大殿都是一片寂靜,直到葉默走出賽台,大殿中才再次嘈雜起來。

所有看向葉默的目光都變了,就是那兩名半步混元聖帝看向葉默的目光也變得有些古怪起來。他們要殺一個道元聖帝或者也很簡單,可是一個化道聖帝殺一個道元聖帝這麼簡單,那就太不可思議了點。

在虛市不是沒有證道第一步的化道聖帝斬殺證道第二步道元聖帝的存在,可那太鳳毛麟角了,而且每一個都是驚才豔豔的絕世英傑。這還不算,就算是可以斬殺,最後也是經過一番拼斗才可以。

但是葉默這算什麼?一個化道初期,斬殺一個道元聖帝竟然輕松到這般模樣,實在是太可怕了一點。除非葉默隱匿了修為,卻又沒有一個人能看出葉默隱匿了修為。

兩人斗法的時間很短,這一點大殿中的人都沒有想錯,想來也只有這點時間。所有人想錯的只是結果對調了而已,原本該被殺的還在這里,原本該站在這里的已經被殺了。整個斗法過程,眾人只看見了鞏項氣勢逼人的血色煞氣和那一道血紅色的魔血斬。除此之外,還有中間的一道紫色刀芒。

刀芒之後?之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這一戰,人族葉默勝,魔族讓出五個名額給人族。”

當葉默走到座位上的時候,空瀚聖帝才宣布了結果。

羅青河和王南霜也是等葉默走到了座位,這才驚喜的站了起來。

“葉丹聖,你竟然贏了,還如此輕松?”羅青河直到現在還有些不大相信這是真的。

王南霜當初就知道葉默的逆天,葉默在塑道的時候,就有能力斬殺化道聖帝。現在他化道了,要斬殺道元聖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葉默斬殺道元聖帝如此簡單而已。

對她和羅青河來說,葉默的實力當然是越高越好。

魔族另外兩名道元聖帝依然還不敢相信他們的一個道元魔聖被一個人族化道殺了,而且還是瞬殺。

鞏項雖然代表魔族來參加了道果塔的名額分配大會,卻不是主導的。原先那名坐在他身邊的道元魔聖忽地站了起來,渾身殺氣澎湃的盯著葉默。不過他剛想說話,就被前面的那名道元魔聖用手壓了下去,“你不是他的對手,他那把很普通的紫刀應該是一件先天法寶。我們先看看其余族的態度,如果沒有人動手,我會出手。”

這名魔聖冷靜了下來,他知道自己不是葉默的對手。可是魔族的道元被人族的化道殺了,這隨便怎麼說,他都咽不下這口氣。

當葉默在座位上坐下來的時候,他頭頂上的名額已經從三十四變成了三十九個。

大殿經曆了寂靜、嘈雜又變得清冷寂靜下來,只是氣氛比之前更為肅穆了許多。葉默的紫銊雖然平凡,依然有許多人認出來了那至少是一柄先天法寶。

浩瀚宇宙中先天法寶是有數的,幾乎九成九的先天法寶大家都認識,唯獨葉默的這把紫刀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認識。

在許多人都在觀察葉默的時候,一道強悍無比的神識也掃向了葉默。這道神識似乎要偷襲到葉默的識海中,葉默的神念九轉立即運行,下意識的祭出了一道神識網,將這道偷襲過來的神識絞殺的無影無蹤。不過之後葉默竟然發現,他沒有找到這道神識是誰偷襲的。

肅穆的寂靜並沒有堅持多久的時間,又有一名渾身上下都如在一片水氣當中的道元聖帝走到了大殿中間尖聲說道,“海族荀泰要占翼族一個名額,不服氣就上來。”

這名上來的海族道元聖帝說話沒有半分客氣,就是要名額,也沒有說海族要,而是說自己要,直接讓對方不服氣就上來。

葉默的目光也掃向了翼族的三人,三人確實都是道元聖帝,葉默只要用神識一掃就知道翼族三人中的任何一人都打不過荀泰。翼族看樣子善于在寬闊的空間打斗,在這種狹小的地方斗法,那是輸多贏少。

翼族似乎也知道他們不如海族的人,為首的那名翼族道元代表干脆站起來說道,“翼族不願比斗,名額想要就拿去。”

翼族本來四個名額,已經送出去了三個,沒有想到最後一個還是有人要去了。估計海族是對翼族送出的三個名額中沒有他們的份,心里不爽,這才站起來挑戰。

隨後又有一些其余各族的聖帝進行挑戰,卻沒有一個人挑戰到葉默這里來。葉默本來就不打算挑戰別人,沒有人挑戰他,他當然不會去多事。

“陰冥族想要人族的五個名額,若人族有異議,可上來挑戰我鍾離霍蔭。”出言挑戰的是陰冥族的道元聖帝鍾離霍蔭,他是經曆了鞏項被殺之後,第一個出言挑戰人族的聖帝。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七七章 名額分配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七九章 我認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