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七九章 我認輸  
   
第一卷 第二一七九章 我認輸

有人挑戰人族的葉默,立即再次引起了眾人的關注。雖然知道最後肯定有人會挑戰人族,卻沒有想到最先出來的是陰冥族。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他還有事要找陰冥商量,沒想到陰冥族竟然想要搶奪他手中的名額。這名上來挑戰的聖帝不是之前他關注的那名道元聖帝,但只要是陰冥族的挑戰他,那就必定要結下梁子。

哪怕葉默不想和陰冥族結下仇恨,可是人家挑戰到頭上來了,葉默也不會退縮,他毫不猶豫的站了起來說道,“想我人族的名額就別做夢了,至于你的挑戰,我接受。”

看見葉默這次並沒有向陰冥族反要名額,只是接受挑戰上台,旁觀的人都有些疑惑了。之前魔族鞏項挑戰人族的時候,葉默沒有半分猶豫的也選擇了挑戰魔族,並且硬生生的從魔族手中取走了五個名額。

現在陰冥族挑戰葉默,葉默竟然沒有反挑戰回去,實在是有些古怪。該不會這個人族的化道聖帝,知道陰冥族實力最強大,所以不敢過分激怒陰冥族了吧?

鍾離霍蔭道元巔峰修為,雖然是陰冥族出來的,卻絲毫都不像陰冥族的人。他身上也帶著一些陰冷氣息,身形卻極為凝實,臉色有些泛紅,更像一個人族或者是一個妖族聖帝。

鍾離霍蔭等斗法賽台邊的禁制被激發起來後,並沒有即刻動手,反而冷眼盯著葉默問道,“你剛才拿出的那把紫刀是不是先天法寶?”

葉默臉色一沉,他想要交好陰冥族,不代表陰冥族就可以站在他頭上指手畫腳。鍾離霍蔭顯然是看中了紫銊,這才上台來挑戰他。估計這家伙是怕紫銊被別人搶走,又怕搶了一樣不是先天法寶的東西引起別人的誤會。所以在挑戰他之前,還要確認一下紫銊是不是先天法寶。

“問我問題可以,不過在這之前,我也要問你一個問題。”葉默用同樣沒有半分情感的語氣說道。

鍾離霍蔭皺起了眉頭,不屑的說道,“你算是什麼東西?敢問我問題?快點回答。別以為自己有神識**偷襲,就將自己真的當回事了。”

還有這種狂妄的家伙,竟然以為他斬殺鞏項是用的神識**偷襲,這才得手。

隨即葉默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之前他斬殺了鞏項之後,有一道神識**偷襲他,被他絞殺了。當時那個偷襲的人也算是有本事,竟然沒有被他抓到。現在葉默終于知道,偷襲他的就是這個鍾離霍蔭。他說鍾離霍蔭的膽子怎麼這麼大了,在自己瞬殺鞏項之後,還敢來挑戰自己。

葉默連話都懶得說了,紫銊已經祭出,已經有界雛形的領域毫無顧忌的伸展了出去。

鍾離霍蔭在葉默沒有說出也要陰冥族名額的時候,就知道葉默忌憚他了,或者說葉默忌憚陰冥族,不敢得罪陰冥族。

此時他沒有想到一個在他眼里害怕陰冥族的化道聖帝竟然敢主動出手。鍾離霍蔭來不及憤怒,強大的界域也伸展了出去。**到了道元,大都領域都**為了界域。而混元聖帝的界域已經大致成型,都快要形成一界了。

鍾離霍蔭全力出手,沒有絲毫留手。他要用自己的界域將葉默碾壓,然後將這個化道聖帝的脖子捏在手中掐碎。他要讓葉默知道,神識**並不是誰都可以暗算到的。

“轟……”

兩個人的界域轟在了一起,強大的空間波紋激蕩開來,在賽台這一片空間形成了一道連著一道的空間震蕩。

葉默的界域絲毫無損,而鍾離霍蔭的界域卻產生了一些無法看清的裂紋。兩人只是界域對轟了一下,鍾離霍蔭心里就是一懍,他感覺自己有些冒失了。葉默的本事絕對不僅僅是神識偷襲,他已經將自己的領域形成了界域的雛形。盡管葉默的界域看起來不如他,可是堅韌姓甚至比他的界域還要強,這說明葉默已經有了不下于道元聖帝的修為。

紫色的刀芒落下,鍾離霍蔭頭頂突兀的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巨鼓,巨鼓剛剛出現就瞬息移位到了紫色刀芒之下。

紫銊強大到毫無縫隙的磅礴殺勢竟然被巨鼓轟開了一道縫隙,鍾離霍蔭瞬間就從這道縫隙中脫身而出。

“嘭”紫色的刀芒轟在了巨鼓之上,白色的巨鼓發出一聲咔嚓的刺耳聲音,然後幻化成為數百道白色的光芒消散在了這個賽台之上。

早已到另外一邊的鍾離霍蔭呆滯的看著一個回合就碎裂的法寶,默然無語。此人絕對不是化道聖帝,這是鍾離霍蔭得出來的唯一結論。

紫銊強大到極點的磅礴先天殺勢,葉默早就知道了。之前鞏項就是被紫銊的強大殺勢**住,加上又小看了自己,這才一舉被殺。而鍾離霍蔭同樣沒有將他看在眼里,倒是他的白鼓不簡單,居然可以撕開紫銊的殺勢領域,幫他擋住了一劫。

不過既然已經開打了,葉默可沒有半分要罷手的意思,他的紫銊再次祭出,這一次卻是刀道神通落痕刀紋。

葉默之前用紫銊對敵,從未有今天這樣暢快。紫銊的強大先天殺勢直接將對手的法寶給壓制下去了,再不是之前一和別人打,他的攻擊法寶就落後的局面。

一道似乎將整個比斗賽台都扭曲了的紫色刀紋轟然而下,在賽台外的聖帝,雖然無法用神識掃到這道刀紋,可是這到刀紋帶起的強大殺勢和撕裂氣息用肉眼都可以看見。

這根本就不是刀紋,而是毀滅的殺勢,給人的感覺就是,一旦被這殺勢卷住,就再也無法走脫,一切都會成為灰燼。

就連葉默都震驚起來,他甚至有些掌控不住這道刀紋的感覺。這一道刀紋似乎要裂開擂台上的禁制,想要撕裂這片天地而去。一道驚雷在葉默的識海中閃過,葉默心里升起一絲警惕。他的神識立即就卷住了落痕刀紋,讓落痕刀紋毫無破綻的紫芒,微微滯遁了一下。

紫銊已經被他煉化,可是葉默依然感覺到,他控制紫銊刀紋殺勢蔓延開來的這一下,讓給他渾身發軟。這一刻之後,他的識海都有些震動損傷,神元更是大損。

盡管如此,感覺到紫銊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之中,葉默還是下意識的松了口氣。他心里暗自驚駭讓紫銊升級的這塊先天材料,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塊先天材料形成了弑道槍,結果弑道槍不知道弑殺了多少主人。現在被他升級了紫銊,依然還有這種可怕的毀滅氣勢。如果換成一個普通的聖帝,一旦紫銊失控,誰都無法肯定,紫銊會不會成為第二把弑道槍。

葉默並不擔心紫銊會成為第二把弑道槍,紫銊是他自己升級來的,一直也是他用的。剛才之所以出現那個情況,是因為紫銊太過強大,而他的修為太低了一點。如果他沒有完全煉化紫銊還好點,現在他完全煉化紫銊了,紫銊也就會發揮出完全的威勢,這就可能造成他控制不住的情況。

以後他用紫銊的時候倒是要稍微注意一點,不要全力激發。等他真正晉級道元的時候,或者紫銊就是完全被他激發,也不會有任何無法掌控的感覺了。

鍾離霍蔭本來就已經有些裂縫的界域在紫銊那強大的扭曲刀紋下,瞬間碎裂起來。

紫色的刀紋扭曲了賽台內的整個虛空,甚至連賽台禁制的空間都出現了一道道的細痕。這道扭曲虛空的紫色刀紋出現在了鍾離霍蔭的眼前,鍾離霍蔭竟然無法掙脫這種磅礴的虛空刀紋殺勢,同樣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紫銊向眉心劈來。

這一刻鍾離霍蔭終于體會到了鞏項的感受,這絕對不是神識**偷襲,這是強大的壓制。先天法寶加上刀道神通的壓制,這一道扭曲的刀紋竟然讓他想起了凶名遠播的太初神紋。

如果可以後悔,他絕不會出來挑戰葉默。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卻感覺到了那一道扭曲的刀紋滯頓了一下,這滯頓的一下連十分之一息都沒有,可是這一下對他鍾離霍蔭來說已經足夠。

鍾離霍蔭作為一個道元強者,如果不是葉默用先天法寶紫銊壓制住了他,他還不至于等著被殺。

在這十分之一息都不到的時間,鍾離霍蔭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他所在的位置的身影變得稍微淡薄了起來。

“嘭”扭曲的刀紋將那已經淡薄的影子轟成虛無,而鍾離霍蔭卻在這瞬間使用轉換空間神通掙脫了紫銊的束縛,逃出了這必殺的一招。

落痕刀紋雖然沒有將鍾離霍蔭斬殺,卻將鍾離霍蔭的魂魄都驚嚇出來了。刀紋中途被葉默生生阻止了一下,就算是這樣,依然將賽台周圍的禁制轟的一陣陣的搖晃,似乎再來一下,這些禁制就會完全跨掉。

站在賽台一角處的鍾離霍蔭呆滯的看著葉默,等葉默轉過身來之時,他才想起自己還在比斗,這才又祭出了一柄綠色的長槍。雖然祭出了一柄綠色長槍,鍾離霍蔭卻並沒有再出手。

當他看見葉默要繼續攻擊的時候,他終于忍不住了,“葉仙友,等等,我認輸。”

(第二更送上,感謝過油羊肉拌面、Ekoml、余慧、飛翔的心願等等仙友萬幣送票,今天還有第三更,在22點之前。)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七八章 紫銊之威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八零章 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