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一九四章 想要葉默的攤位  
   
第一卷 第二一九四章 想要葉默的攤位

“漠付是他殺的?”少堡主婁泰震驚的說了一句,隨即又恍然道,“難怪司徒宏要在我面前挑撥離間,想讓我出頭找他麻煩。”

眾人都明白少堡主婁泰的意思,司徒宏說那人族聖帝只是因為煉丹認識了邢鴻和空瀚聖帝。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在影虛堡眼里,還真的不算什麼。就算是少堡主將對方趕走了,面對影虛堡的少堡主,對方也無法跳天。

“少堡主,我覺得漠付是那人殺的司徒宏應該不知道。如果司徒宏知道漠付是那人族聖帝殺的,就算是他認識天瑞聖帝,司徒宏也不會讓他安穩的在這里。”少堡主身邊那名叫須峁的化道聖帝說道。

少堡主點點頭,“既然已經知道他的來曆了,我們叫他讓一下也可以。或者留一小塊地方給他好了,最多補充一點神晶給他罷了。一個人族的道元聖帝,倒也沒有放在我的眼中。”

少堡主說了這話很是正常,人族地位低下,沒有什麼底氣。就算那個商鋪的鋪主是一個道元聖帝,哪怕他認識半步混元聖帝空瀚和道元聖帝邢鴻,但是在影虛堡面前還不夠看。

所以少堡主說出這話後,那奚姓道元聖帝和化道聖帝須峁都沒有出言反對。那名道元女聖帝浦後忻說道,“少堡主,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去多事。那人族聖帝真的只有這點底氣,司徒宏就不會假借你的手了。”

她之所以被這樣說,那是因為她心底對葉默有一種深深的忌憚。葉默當初和漠付打斗的具體情況,她沒有看見。可是葉默留下來的虛空陣旗,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那就說明葉默是借助了陣法擊殺漠付的,葉默之所以借助陣法,就是說他的實力不如漠付。

一個實力不如漠付,最後卻利用各種手段,將漠付擊殺的人,會不知道在道果塔廣場占據如此顯眼的位置擺攤鋪之危險?只是她已經勸說過少堡主,更何況,她並不是影虛堡的人,而是蒼虛道易會的人。該說的說了就行,至于少堡主怎麼做那是少堡主的事情。

想到這里浦後忻看了一眼奚姓道元老者,心里有些不以為然。雖然此人也是道元聖帝,可是他大部分時間都在閉關中。很多事情遠遠沒有別人看的清楚,或者說他以為影虛堡堡主實力強大,就算是這個人族的聖帝再逆天也無法將影虛堡怎樣。

婁泰笑道,“浦長老你放心,這件事肯定不會連累到蒼虛道易會,再說了有那樣一個商鋪,我們這次絕對是收獲巨豐。司徒宏也不一定真的是挑撥離間,我父親的面子他還不敢不看。再說了,那司徒宏從邢鴻這里拿走多少好處還少嗎?他不好意思得罪邢鴻也是正常的,就看我的吧。”

看見少堡主帶著數人走向洛月道果商鋪,浦後忻只能跟隨一起走了過去。

葉默之所以現在還是一個人在這里,是因為他請鮮于學和古碧瑩幾人幫忙去虛市采購各種建宗材料去了。為了讓幾人不吃虧,葉默還讓岙赫一起過去了。

雖然說邢鴻大力在幫助他們,但是很多東西還是需要自己去采購。因為道果塔關閉後,葉默打算收完道果就走,是沒有時間去虛市采購東西的。

葉默從他的商鋪中剛剛走出來,就看見了浦後忻。哪怕影虛堡的少堡主走在最前面,但葉默只認識浦後忻。當初他參加蒼虛道易會的時候,這個道元女聖帝就是蒼虛道易會的主持者。

至于走在最前面的影虛堡少堡主,葉默直接忽略掉了。

“這位人族的仙友應該是一個丹聖吧?不知道如何稱呼?我是來自影虛堡的,叫婁泰,也是影虛堡的少堡主。”婁泰說話倒也客氣,甚至還抱了一個仙首禮。

葉默立即就以為婁泰是來請他幫忙煉丹的,也抱拳說道,“我叫葉默,少堡主是不是請我幫忙煉丹?”

婁泰指著葉默的牌子笑了笑說道,“葉丹聖的膽子還真大啊,這種牌子可不是什麼人都敢立的。雖然邢鴻長老是虛市的大人物,不過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在意邢鴻長老的。”

葉默皺了一下眉頭,他不大明白婁泰的意思。他什麼牌子都敢立,就算是虛假的,又關邢鴻什麼事情?

婁泰不等葉默回答,再次說道,“葉仙友,我影虛堡因為路上耽擱了時間,所以來的晚了一些。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將鋪位讓出部分給我,我出一些神晶或者是別的東西給你。當然,如果有人因為你的牌子找你麻煩,我影虛堡也可以幫你說幾句話。”

“你是來問我要攤位的?”葉默立即就明白了這個少堡主的意思,敢情他眼紅自己的攤位顯眼,面積大,所以來要攤位了。

婁泰笑著點頭說道,“是的,你放心好了,我會補償部分神晶給你。你劃出十分之一出來……”

葉默聽到這里倒並沒有反感,自己的攤位很大,劃個十分之一給影虛堡,弄點神晶回來也不錯。再說了,當初他被漠付追殺,還是影虛堡的影虛仙息樓幫了他一把。雖然他付出了一堆堆的神晶,和他的小命比起來,神晶倒也算不上什麼。

“……我影虛堡要收的東西多,所以占據稍微大一些的面積。你有十分之一,應該也差不多了。葉仙友,你看怎麼樣……”婁泰說完,很有信心的看著葉默。他不相信葉默能煉制他說的那些神丹,葉默這個攤位完全是為了騙人道果。

既然是騙人,等會絕對會有沖突。現在他以影虛堡少堡主的身份給葉默撐腰,葉默肯定巴不得這樣。畢竟如空瀚聖帝這種大人物也不是每時每刻都會在道果塔廣場,等道果塔開啟的時候邢鴻自己也很忙了。倒是他,因為攤位距的近,那是真的可以幫忙。

葉默猶如看白癡一般的看著婁泰,他還以為對方只要占據自己所在地方的十分之一。沒想到那十分之一是劃給自己的,這少堡主要占據十分之九。這白癡怎麼有這麼良好的自我感覺?如果不是他說話還算是客氣,葉默早就一腳踢他多遠了。

“不怎麼樣。”葉默不想得罪影虛堡,卻也沒有了將攤位劃出個十分之一給這個白癡少堡主的想法了。

婁泰聽了葉默的話後,臉色一冷。他以為自己已經足夠客氣和耐心了,沒想到這個人族出來的聖帝還如此不給面子。人族什麼時候如此囂張了?

“奚長老……”婁泰沒有再說話,只是叫了一句身後那名道元聖帝,他還知道自己不是葉默的對手。

奚姓道元老者當然知道少堡主的意思,立即上前一步,強大的界域瞬間就將葉默束縛住,同時抬手就向葉默抓了過來。在外人面前,少堡主的威嚴那是絕對要維護的。

葉默在被束縛住的同時,就感覺到周圍的時間一頓,他立即就知道這是時間法則。

時間法則被認為是所有法則當中最可怕的法則,這種法則極難領悟,一旦被領悟後,威力極大。

葉默因為一枚雷音歲月道果,領悟過時間法則,但他的時間法則都是自己琢磨的。現在看見別人的時間法則,竟然不願去掙脫,而是閉上了眼睛仔細感悟。一個普通的道元聖帝,葉默還真的不懼。

奚姓道元老者聽浦後忻說了葉默可能斬殺漠付的事情後,對葉默已經心生忌憚。漠付是魔族聖帝,修為甚至比他還要高。不過他最近領悟了時間法則神通,如果現在對付漠付,他倒也不會怕了。

為了震攝葉默,漠付一出手就是自己最強大的神通法則。當他看見葉默在自己的時間法則中,連醒悟都做不到,就知道自己高看了葉默。同時對浦後忻的話有些不以為然起來。

浦後忻在一邊旁觀,她同樣有些不解,為什麼葉默竟然連掙脫一下的能力都沒有。哪怕葉默掙脫不掉,可是至少會明白自己已經處于被時間法則之下了吧?難道她真的看走眼了?

“嘭……”奚姓道元聖帝的手掌已經抓向了葉默的脖子,在他的手即將觸碰到葉默的時候,卻感覺葉默的脖子忽然移了一下,下一刻他就抓在了葉默的肩膀上。

因為並沒有打算將葉默斬殺,所以這一下是奔著將葉默抓住的打算。別人看不出來這稍微的偏移是什麼,可是這奚姓道元強者心里且猶如明鏡一般的清楚。這是空間移動,強大無比的空間法則。

只有將空間法則理解到一定程度的大能,才能如此舉重若輕的將眼前的空間移動。

“嘭。”奚姓道元聖帝的手直接抓在了葉默的肩膀上,一種強大到極點的力量轟然而至,他就感覺自己的五指一疼,隨即一陣的咔嚓聲音出現。這道元聖帝明白自己的手指皆斷之時,就看見一只大腳踹在他的面門上。他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就直接被葉默這一腳踹飛。

(第二更送上!)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一九三章 影虛少堡主     下篇:第一卷 第二一九五章 震驚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