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第一卷 第二二二九章 倉皇如狗  
   
第一卷 第二二二九章 倉皇如狗

這絕對是一個證道聖帝,東方旺瞬間就明白過來。再厲害的仙帝也無法將他束縛住,同樣再厲害的仙帝也無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橫跨了數個仙域。

而且東方旺還知道這美婦和墨月仙宗,甚至和葉默關系都不淺。不說墨月仙宗的那個女人看見這中年美婦過來,主動開啟了陣門,還有就是這個中年美婦稱呼葉默為葉仙友。

東方旺知道,今天他能不能活命就要看這個中年美婦是不是嗜殺了。這是第一次他感覺到自己魯莽了,他知道證道聖帝,但是從未聽說過仙界出現證道聖帝。不要說下天域,就算是上天域,他也從未聽人說起過證道聖帝。哪怕他不出去,在混沌星域,和去混沌星域的過程中也接觸過許多的仙人。知道證道聖帝絕對不可能隨便出現。

正因為他知道沒有證道聖帝,也沒有人能真正制得住他,他才如此囂張。可是他簡直是喝涼水也塞牙,仙界竟然出現了一個證道聖帝,這個證道聖帝還和他要攻擊的墨月仙宗關系匪淺,這簡直是吐血的事情。運氣差沒有關系,但是運氣也不能這麼差吧?

“你要滅掉墨月仙宗?墨月仙宗是仙界表率,從不倚強凌弱,你一個仙帝初期,憑什麼要滅掉墨月仙宗?”中年美婦和盧鳳打過招呼後,轉頭冷冷的盯著東方旺問道。

這中年美婦正是虞秀,受了葉默的大恩後,就留在了仙界看守仙界前往聖道殘界的通道。她從不喜歡殺人,這才沒有對東方旺動手。如果換成脾氣壞一點的塑道聖帝,早就一巴掌將東方旺化成飛灰了。

東方旺依然一臉憤怒的說道,“我一直在混沌星域**,我平生有兩大自豪,第一就是我有一個極為漂亮和愛我的妻子,第二就是我有最頂尖的仙靈根。”

虞秀特意用神識觀察了一眼東方旺,她看的出來東方旺沒有瞎說,至少東方旺的仙靈根是頂級的。因為東方旺的年齡絕對不大,這種年齡已經到了仙帝初期,仙靈根差才是怪事了。

東方旺更是恨恨的說道,“我妻子的父親卻極不喜歡我們在一起,我在混沌星域無視生死的**,就想要早曰晉級聖帝,然後帶我妻子去見她父親。讓她父親接受我,認同我。可是等我回來後,我卻發現我妻子硬生生的被人凌辱奪走,我,我……”

東方旺說到這里,眼里流露出一種憤懣到極點的悲憤,他知道在證道聖帝面前,自己的表現和一句謊話都可能會被眼前的聖帝看破。可是他對葉默的恨意是真實無比的,葉默在地球搶奪走了他一心一意苦戀的安芷琪。來到仙界後,竟然再次搶走了他一心一意愛戀的女神。

加上葉默滅掉了西唐,將他東方旺追的像一條狗一般的東躲**,這種滔天仇恨,他豈能忘記?

虞秀心里暗自點頭,她看的出來東方旺的仇恨是真的,沒有說假話。而且她還看的出來東方旺確實是有情傷的神情,很符合妻子被奪走的憤懣神情。

“我詢問之後,才知道原來將我妻子強行帶走的人原來是墨月仙宗的葉默,哪怕是神魂俱滅,我也要報了這個仇。前輩,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對手,要殺盡管殺,要讓我放棄對葉默的仇恨,絕無可能……”東方旺咬牙切齒,青筋畢露,顯然已經恨入骨髓。

虞秀淡然說道,“姑且不論你打聽來的消息是真是假,就算是葉默奪走了你的妻子,你也只能將怒火放在葉默身上,和墨月仙宗有何關系?

東方旺一呆,似乎明白了自己也不應該將怒火放在墨月仙宗身上。隨即情緒緩和了一些說道,“是,前輩,晚輩確實不應該遷怒別人,只是因為怒火沖心了,晚輩願意受罰。晚輩知道前輩在這里,我已經不能斬殺葉默這個惡賊。不過前輩在斬殺晚輩之前,晚輩想要見見晚輩的妻子。”

盧鳳厲聲喝罵道,“你說話乾淨點,我們葉宗主頂天立地之人,會搶奪你這猥瑣之人的妻子?我呸。”

虞秀淡然問道,“你去混沌星域**多少年了?”

東方旺呆了一下,一副下意識的表情回答道:“已經接近兩百年了,我不舍我的妻子,所以每過兩百年我必定要回去看看她。”

虞秀依然平靜的說道,“那葉仙友在兩百多年前就已經離開仙界前往聖道殘界了,聖道殘界一去將再無機會回到仙界,葉默仙友豈能去搶奪凌辱你的妻子?我看你是被人利用了吧?”

如果說東方旺之前帶著做戲,這次卻是真的呆住了,“聖道殘界,那是什麼地方?”

“聖道殘界是一個比仙界更高的界面,仙界的仙人到了仙帝後,大凡都會前往聖道殘界證道聖帝。”虞秀淡聲答道。

“錯了,錯了,我竟然被人欺騙,我好恨啊……”東方旺喃喃的說完,忽然撲通跪倒在虞秀和盧鳳的面前說道,“我東方旺竟然被人利用,**到狗身上去了,前輩責罰我東方旺,哪怕將我化成灰塵,我也絕無恨意。”

說完,東方旺根本就不等虞秀說話,直接帶起兩道刃芒將自己的雙臂劈下。同時將兩條被劈下的胳膊丟在了盧鳳面前,“我東方旺不分青紅皂攻擊墨月仙宗,這兩條胳膊白長在我的身上。”

劈下自己的兩條胳膊後,東方旺甚至連血都不止,依然跪在虞秀的面前說道,“我東方旺行事只憑本心,今天如果不是前輩來,我險些造成大錯,請前輩責罰吧。”

東方旺所做的一切,顯示了他是一個做事姓情直接,完全憑借情緒來的人。

虞秀歎了口氣,這東方旺姓子竟然如此直接,不過也太過魯莽了點。看見東方旺斷了自己的胳膊後,依然要自己處罰,虞秀心里已經沒有了要怎麼樣東方旺的想法,她看了看盧鳳說道,“你的意思呢?”

盧鳳知道虞秀雖然修為高絕,可是姓情非常平和溫婉,她趕緊回答道,“任憑前輩做主。”

東方旺跪在地上臉上一臉絕然,他看出來了虞秀的姓格,絕對不是一個好殺之人。而且對方已經相信了他,就不會再次仔細觀察他。此時他先行劈了自己的胳膊,任憑血流不止,已經先入為主。讓對方感覺到自己付出的夠多了,很容易放過他。

他心里已經暗下決心,這次如果不死,他必定要去那個聖道殘界證道,不證道就是螻蟻,這句話果然沒錯。他如此強悍的修為,在證道聖帝面前竟然連螻蟻都不如。等自己證道回來,他會要這個中年美婦明白,她得罪過什麼人。

虞秀心胸開闊,就算是東方旺不自斷雙臂,她也不會因為這種誤會來殺掉東方旺。現在看見東方旺如此形狀,心里也有些憐憫,隨即說道,“你起來吧,回去尋找你的妻子去。葉宗主頂天立地,不是你想的那種人。以後做事情,不可憑借一面之詞,多打聽一下。”

東方旺面色蒼白,依然躬身說道,“是,晚輩謹記在心。晚輩妻子一直說晚輩姓情急躁,晚輩一直嘗試去改變,只是這次晚輩妻子出事,晚輩實在是無法冷靜下來。”

虞秀點點頭,“你走吧,希望你可以找到你的妻子。”

“是,多謝前輩不殺之恩,晚輩將來必有所報。”東方旺說完,很是決絕的轉身就走,地上的兩條斷臂看都不看。

虞秀抬手一揮,東方旺的兩條斷臂落在了他的胳膊上面,嚴絲合縫的被接了上去,“斷臂帶走吧。”

東方旺轉身再次跪倒在地,“多謝前輩,晚輩這次去如果找不到晚輩妻子,晚輩將去聖道殘界潛心證道。將來和前輩一般,回到仙界,守護仙界。”

虞秀沒有多想,只是點了點頭,拿出一枚玉簡丟給東方旺說道,“這是仙界通往聖道殘界的虛空陣門,以你的修為倒也可以去聖道殘界了。你好自為之吧。”

東方旺接過玉簡,平靜無波的再次躬身施禮後,轉身迅速離開了墨月仙宗。

此時他只有一個想法,立即就去聖道殘界,然後去證道聖帝。他知道自己說的話和表情雖然對方暫時沒有看出來破綻,但是時間長了,那證道聖帝肯定想到一些不對。他必須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仙界,否則以那個中年美婦的能力,他在仙界根本就無處藏身。

他的實力現在還沒有辦法撼動墨月仙宗,就算是這中年美婦不出來,墨月仙宗的實力似乎也出乎了他的預料之外。那個護山大陣以他目前的實力,還沒有辦法單獨破去。

面對葉默建立的墨月仙宗,哪怕他依然**到了同階無敵的仙帝,還是和之前一般,倉皇的猶如一條狗似的逃竄。此時的東方旺,恨不得一口將葉默吞了,慢慢嚼碎。

看見東方旺離開,盧鳳這才再次躬身說道,“前輩請去我墨月仙宗坐坐。”

虞秀點點頭說道,“也好,不知道憶墨現在如何了?”

“因為前輩帶來的神晶,憶墨已經渡過仙王雷劫,此時在閉關穩固自己的修為。”盧鳳感激的說道,如果不是虞秀前輩帶來了許多的東西,墨月仙宗的**速度不可能這麼快。就是她也絕對不可能利用幾百年的時間,就從仙王初期到了仙王圓滿。

(第一更送上,請求一張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卷 第二二二八章 東方旺的怒火     下篇:第一卷 第二二三零章 廣元宮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