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八百一十六章 派系  
   
第八百一十六章 派系

~~

葉辰一直把林軼揍得氣若游絲,只剩下一口氣吊在那里.林軼的聲音越來越弱了下去,一張英俊的臉已經不成樣子了.

"他應該已經受到教訓了,罷手吧."這時,虛空之中一個威嚴的聲音響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之後,葉辰心中一動,至尊聯盟的太上長老們終于出聲了!

想到林軼剛才暗算自己那一箭,葉辰照著林軼的臉又重重踹了一腳.

林軼痛叫了一聲,整張臉腫得像個豬頭,布滿了淤青,估計現在就算是林軼他親爹過來,也認不出來他了!

葉辰踢了一腳之後,就被一股溫和的力量迅速地推開,葉辰再也打不到林軼了.

再看林軼,只見一群護衛沖了上來,將他顫顫巍巍地攙扶了起來,此刻林軼鼻青臉腫,牙齒掉的掉,斷的斷,哪還有之前那英俊美少年的形象?直到吃下護衛喂的幾顆丹藥,他才緩過氣來.

"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林軼顫抖地指著葉辰,歇斯底里地大喊,他一直養尊處優,何曾被人如此暴揍過?

聽到林軼的叫囂,葉辰目光冰冷地看向林軼,冷哼了一聲,暫且先聽聽至尊聯盟的長老們怎麼說!

"住口!"虛空中傳來一聲威嚴的怒喝,一股浩瀚的力量鋪天蓋地鎮壓而下,令在場眾人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壓力.

林軼的叫罵戛然而止,直接被那股力量壓得跪在了虛空中.

"明,明祿太上長老?"聽到這個聲音之後,銀蛇聖堂諸人全都噤若寒蟬,臉上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傲慢之色,全都恭敬異常.

"林軼,你可知錯?"明祿太上長老冷喝了一聲,"你好大的膽子!與祖魔拼斗之時,竟暗放冷箭試圖射殺同門.你可知罪?"

林軼怔愣了一下,葉辰居然也是至尊聖地的人?

葉辰怎麼會是至尊聖地的人?如果葉辰是至尊聖地的人,修為又這麼強,他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林軼突然有一種深深被坑了的感覺,如果葉辰是外門的人,林軼將其射殺了也還好說,估計太上長老也不會深究,但葉辰竟然是同門,而且剛才放冷箭的事情又被逮了個正著.

臨陣暗算同門,在至尊聯盟里.那可是重罪!

嗎的!葉辰居然是至尊聯盟的,剛才他怎麼不說?

葉辰聽著明祿太上長老的話,心中略微感覺舒坦了一些,明祿不是來偏袒林軼的,看起來還蠻公正的樣子,這令葉辰對至尊聯盟有了一些好感.

"我知錯了,請明祿太上長老原諒,我並不知道他是我們至尊聯盟的人!"林軼屈辱地低頭道,雖然很不甘.但在太上長老面前,他也不敢放肆,他心里把葉辰罵了個狗血淋頭,要不是葉辰.他也不會惹來如此大的麻煩!

他卻是忘記了,這件事情根本是他自己先挑起的.

林軼心中冷哼,既然你是至尊聯盟的人,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就算你不知道他是我們至尊聯盟的人.在別人對付祖魔之時暗算他人,此等小人行徑,也是在丟我至尊聯盟的臉.罪不可恕!"明祿沉哼了一聲,冷然地道.

"明祿太上長老,林軼委實只是誤射,還請明祿太上長老開恩!"林軼有些慌亂了起來.

"還敢狡辯!現在再加上一條重罪,巧言令色,欺騙太上長老!"明祿怒喝道,壓迫林軼的氣息更為可怕,"林軼,數罪並罰,我罰你到執法堂杖責一千,在火靈爐中面壁一個月!"

聽到明祿的話,林軼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杖責一千還好,他應該還是熬得住的,但是在火靈爐里面壁一個月,那絕對是莫大的折磨,一般面壁七天,就足以讓普通侍神只剩下半條命出來了,一個月後他能不能出來還是個問題.

看到林軼的表情,葉辰猜測著,不知道那火靈爐是什麼東西,居然讓林軼如此懼怕.

"請明祿太上長老開恩!"林軼臉色慘變,再也不敢有任何驕傲之心,嘭嘭嘭不停地叩首求饒.

遠處的魏峰也是焦急萬分,他護送少主出來,沒想到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回去之後他肯定也不好過,但是太上長老的話,一言九鼎,誰敢反駁?

聽到明祿長老的處理,葉辰心里大為爽快,如果林軼暗算自己,至尊聯盟的太上長老還不重罰林軼,過于偏袒的話,那麼這至尊聯盟,不進也罷.

就在這時,另一個虛無飄渺的聲音傳來,音色細膩柔潤,是一個女人.

"明祿,這樣的處置,是否過重了."

"明鈺,那你覺得應該如何處置?"明祿冷哼了一聲,聽到明鈺對他的質疑,非常不滿.

"林軼他並不知道這個人是我們至尊聯盟的人,所以才出手,算不上射殺同門.而且,現在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同門之間,冤家宜解不宜結,不如讓林軼向那年輕人道個歉,回去杖責一千,至于火靈爐面壁一個月,那就算了,在火靈爐里呆上一個月,豈有活命的機會?"明鈺淡淡地說道,"如果林軼死了,林茂肯定不會甘休,到時候對那年輕人也不好.冤冤相報何時了呢?"

林茂是銀蛇聖堂的堂主,林軼的父親,銀雷星主!

葉辰算是聽出一些門道來了,心思電轉,至尊聯盟因為各個勢力分支實在太龐大了,明顯是分成了幾個派系.

明鈺太上長老應該是跟銀蛇聖堂一伙的,所以才會庇護林軼.

而明祿太上長老幫自己,可能是因為自己手中那塊銘牌!

明祿冷哼了一聲道:"林軼如此小人行徑,你居然還庇護他,簡直是敗壞我至尊聯盟的名聲!"

"明祿,你給我說清楚,我怎麼敗壞至尊聯盟的名聲了?"明鈺一改剛才淡然的樣子,不依不饒地質問道.

兩個太上長老爭執不下,不過明祿顯然是不想跟明鈺這種蠻不講理的人多做爭吵.

"林軼.你回去吧,不必理會他!"明鈺冷冷地道.

"是,明鈺太上長老!"林軼欣喜若狂,眼眸惡狠狠地瞟了一眼葉辰,帶著手下那些人"嗖"的一聲傳送出了試煉之地.

試煉之地沒有出去的傳送法陣,只要太上長老們施一下法,就能被傳送出去.

難怪林軼敢這麼膽大妄為,原來是上面有人庇護,有恃無恐!

葉辰惱怒不已,看來自己恐怕也要被卷入至尊聯盟派系的斗爭里面了.

葉辰不禁想起了彌鐸的那句話.一旦被打上他們派系的烙印,今後不管是為了派系的利益還是自身的利益,葉辰都會做出選擇.

現在葉辰對這句話有了更深的體會,如果他不站在明祿太上長老這邊,沒有明祿太上長老的庇護,那明鈺太上長老指不定會用什麼方法來對付他!

想要在至尊聯盟里面獲得足夠的權位,被派系所重視,被敵人所忌憚,就必須表現出足夠的實力或者潛力!

葉辰跟獅爺相視一眼.他們心意相通,都已經明了了現狀.

既然如此,那就向這些人證明自己的價值吧!

至少讓林軼這種小人以後看到自己都不敢妄為!

葉辰帶著獅爺一起,殺向了試煉之地的深處.越到深處,祖魔的數量越多,其實力就越強,不過葉辰和獅爺殺得興起.一路上祖魔伏尸遍地.

在永甯P墓深處,一顆較大的死星上,那里布置了一片白玉高台.一個身穿白色長袍,須發皆白,一派仙風道骨的老者,正盤坐在白玉高台之上,他的眼眸中綻放著道道精光,仿佛一切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這個老者正是剛才說話的明祿太上長老.

老者時刻關注著葉辰,捋著胡須,滿意地點頭.

"不知道他們從哪找來這麼一個弟子,侍神十重,還沒有領悟時空道紋之力,就已經這麼強了,天賦不錯,很值得培養,就是不知道他能否領悟時空道紋之力,如果領悟了,未來前途不可限量,如果領悟不了,那就有點可惜了,那頭獅子也不錯!"老者喃喃地自言自語.

而就在老者說話的時候,距離他數萬公里外的一顆死星上,一個身穿青色長裙的中年美婦,也在關注著一路殺伐的葉辰和獅爺,她秀眉緊鎖,俏臉含霜,有些不滿的樣子.

葉辰和獅爺天賦很不錯,不過最讓她驚訝的是,葉辰和獅爺的體質似乎有點特殊.

"不知道紫龍聖堂從哪里招攬來了這兩個後輩,天賦不錯的樣子!"明鈺輕哼了一聲,不過僅僅只是兩個後輩而已,還無法讓她多麼重視.

侍神若是無法領悟時空道紋之力,再怎麼強大也只是侍神而已,還不足以讓她放在眼里.

整個至尊聯盟共有三大派系,彼此之間實力均衡,互相掣肘,雖然偶爾有些矛盾,但為了維持至尊聯盟在天河星域中的霸主地位,他們始終保持著克制,從不讓矛盾激化.

這也是剛才明祿太上長老願意放過林軼的原因,以林軼的過錯,明祿太上長老一定要追究的話,那必定是死罪!

葉辰和獅爺一路殺伐,不斷深入,天空中成群結隊的祖魔和魔人不斷圍堵而來,卻還是被葉辰和獅爺生生從中撕開了一道口子,殺出一條血路來.

就在葉辰他們繼續往里的時候,隱沒在葉辰右手指尖的銘牌突然嗡嗡嗡地顫動起來,發出一陣微弱的光芒,那光芒指向某個方向.

葉辰心中一凜,想起了彌鐸說過的話,這是求救的信號,有人遇到了麻煩!

~~(未完待續..)

上篇:第八百一十五章 痛扁小人!(求月票!)     下篇:第八百一十七章 赤紅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