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024章 心動女生  
   
第024章 心動女生

"真是要投胎啊!"何方摸了摸鼻子道!

之所以這麼,是因為擔架上有一個蓋著床單兒的大肚子的婦人,這婦人不斷的搖頭哀嚎,看樣子是…難產!

但就在四人與何方擦身而過的刹那,這婦人雙手使勁一擰擔架兩邊的杠子,哀嚎聲戛然而斷,因為她直接昏了過去!

聽到沒了聲音,這四個人滿頭大汗的男子,被嚇了好大一跳.立即在這間客棧門口刹住了速度,此時這個位置,離何方不足三米之遙!

"素貞?"邊上的一個男子,扭過頭,看著擔架上臉色煞白的婦人,聲音顫抖的問了一句!

婦人這時已經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並且沒有呼吸了!

抬擔架的其他三個男子,看到這里,眼眶頓時就了起來,心,還是晚了一步!

而話的男子貌似是這婦人的丈夫,詢問了一句,看妻子沒有半分的動靜,他顫抖著嘴唇,眼淚就淌了下來!

"素貞呐,你語一聲啊?"丈夫淚流滿面的用富余出來的單手,撫摸著婦人的臉頰."孩子,還沒出世,你…你…你咋就先去了?"

著他一個大老爺們兒就在這人影如織的大街上嗚嗚哭了起來!

就普通老百姓來,生孩子無疑是生死兩茫茫的存在,稍有不順,孩子,大人全得交代,就是運氣好的,都只能活一個而已!

丈夫的哭聲,感染了那三個抬擔架的男子,三人眼眶中早就沁滿了淚花,想勸兩句,但是人已經去了,什麼也不頂用啊!

一時間這川流不息的街道中央,上演了一場,撒手人寰的人間慘劇!

何方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濁氣,心,人活著都不易啊!

就在他歎氣的時候,四周的行人逐漸的就圍攏了上來,畢竟現在正是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對這四個杵在路中央,抬著擔架並且嗚嗚哭泣的大老爺們兒比較好奇.

經過短暫的了解以後,眾人都明白了原來是產婦難產而死,在歎息其命苦的同時,又無可奈何起來,攤上這樣的事,誰能有辦法?還是那句話: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玩意兒不能強求啊!

隨著圍觀的行人越來越多,這條道路就逐漸堵塞了起來,後面的過不去,前面的也過不來,均納悶兒呢,這里三層外三層到底干嘛呢?看熱鬧就不過日子啦?

所以,就有人問了起來:"唉,我大哥,前面這是咋了?是不是有人在飯館吃霸王餐,被暴打了一頓,丟了出來?"他之所以這麼,是因為事發地點就在飯館兒正門不遠處!

"我看有可能吧,這飯館兒也忒狠了些,估計把人打的不行了吧?我聽有哭聲呢!"

由于聚攏的人群太多,所以各種版本得猜測,就一個接一個的出爐了,這也是社會最底層老百姓的特點.

丈夫依舊是一臉深的注視著妻子,想著與妻子共同度過的每一瞬間,但看到四周亂哄哄的人群後,牙齒咬的咯咯響,顫抖著單手,極為緩慢的將那張素白床單,慢慢的抻了起來,隨後溫柔的該在了妻子頭頂.

內心把抓柔腸,歎息:素貞走了,不能再被別人驚著!

既然人已經死了,那麼就該張羅著怎樣辦理後事.但現在一看,竟然被圍了一個風雨不透,其他三個男子立馬臉色不悅掛著淚痕沖四下喊道:"看什麼看,都散開,都散開!"

幾嗓子喊過,最里層的人群,趕緊下意識的就往後退,畢竟死者為大,人家什麼就是什麼,哪敢在這當口搗亂.但是由于圍的太緊,里面的這些人根本就擠不動了!急的光跺腳,就是出不去!

而就在這時,在推推搡搡的外圍,走過來一個妙齡少女.這少女一身粉白色的薄紗兒長裙,腰里系著一根翠綠的絲絛,恰到好處的將其優美玲瓏的身段兒勾勒出來!

一張精致的臉上五官錯落有致,不出的單純與潔白無瑕,那睫毛彎彎處鑲嵌著一對月牙似的眸子.眸子中亮晶晶的東西在不住閃爍.

她看到眼前的如同一只蜂巢似的人群,巧的鼻子皺了幾下,喃喃道:"前面發生什麼事了?"

而這時突兀的有人了一句:"哪是什麼吃霸王餐被暴打的,分明是產婦難產而死啊!"

這麼一句後,人群中再也沒有亂嚼舌頭的人了,畢竟人人皆有惻隱之心,別人死了親人,這里還在風輕云淡的扯閑篇兒,貌似是極為不道德的!

而聽到這一句以後,這少女月牙似的大眼睛猛然一亮,隨後臉湧現出來幾絲焦急,暗自鼓足了勇氣喊了一聲:"各位都讓一下,我.我是大夫,叫我過去看看!"饒是他鼓足了勇氣,但話到了一半兒臉先了起來!

這一聲喊的清脆至極,就如同一只剛出窩的黃鶯.

何方耳聰目明,聞聽到這聲音,下意識的就四下打量了一番,尋找聲音的來源,暗自思忖,這嗓音咋這麼好聽!

或許是這聲音著實吸引人,原本哄哄的人群,一下就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在尋找聲音的源頭,最後一扭身子,就看到在自己的腚後邊兒,站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剛才那嗓子就是她喊的吧?

看到原本背朝自己的人,皆轉了過來,像是看怪物般看著自己,少女臉色頓時變成了一塊布,臊眉搭眼兒的低下了頭,但是下一刻她臉上的焦急又起,拳頭攥的緊緊的,抬頭道:"各位讓一下好嗎?我是大夫,我看看還能不能救!"

人們疑惑的上下打量著她,那意思是莫要口出狂啊,人都死了,還咋救?

不過人們雖然都如此想,但是沒有一個再堵著路了,紛紛如同老鷹展翅般,向兩邊散去,留出了一條路!

人群的散開.被圍在最里邊的幾個行人,才擦了擦額頭汗水,撤離了出去,因為他們幾人實在快熬不住了,被死者的幾位家屬用那種刀子的目光注視了這麼半天,腿肚子都轉開了筋!

看到人群打開,讓出了一條路,少女明顯的有些局促,臉一鼓,卯著勁兒,就走了過去!

看到人群散開,抬擔架的三位,猶豫著跟那丈夫了了一句:"大哥,人死不能複生,你要節哀順變才好.眼下…操辦後事要緊.咱們…回吧?"

丈夫聽完了這句話,似乎剛從悲傷中,剛從以前的回憶中走出來,雙眼通的點了點頭,那樣子像是老了十歲一般!

幾人均錯了一下位置,後變前,抬腿就往外走,但是卻看到迎面走來了一個漂亮的大姑娘,這大姑娘的臉上明顯掛滿了焦急!

少女擋住了去路,看著已經被蓋住白床單兒得婦人,月牙般的眸子左右閃動了一下,二話沒,搶步過去就要掀床單兒!

"你要干啥?"由于被圍在了最里面,剛才少女的話,他們四個也沒聽見.看到有人膽敢打擾死者,丈夫,著一雙眼,就要暴走!

而何方通過已經稀疏的人群,將里面的事瞧了個透徹,尤其是看到那少女的容顏後,他那顆心髒,就如同被誰用手指捅了一下.

"咚——"

何方一臉花癡相,單手捂住胸口,眼珠子都差點兒沒飛出來,捫心自問:這世間竟還有如此女子?竟然比後山的甘泉水,還要純淨三分!是一朵清澈的蓮花啊!

他看到的景象確實是這樣的,少女本是一張精致巧的臉龐,再配上那份我見猶憐的羞意,著實惹煞了別人的眼球!

這一看,何方就目不轉睛起來,連去後院兒看管鐵礦的任務都忘在了腦後.

就這樣飯館兒門前,又多了一棵,掛著哈喇子的人肉拴馬樁!

聽到丈夫的呵斥,少女嚇的臉色有些發白,但是他那顆治病救人的善心,卻是支持著她,雖然在這一刻他膽氣有些弱,但還是將那對不是很飽滿的胸脯一拔,堅定的就了一句:"沒准兒她還有救!"

"好美!"飯館兒正門的人肉拴馬樁,吞咽了一口吐沫呢喃了一聲.

丈夫聽完,一雙眼瞪的如同牛蛋大,看眼前的大姑娘摸樣不像是在笑,顫抖著嘴唇:"你.你啥?"

旁邊三個男子,也紛紛驚駭的對視了一眼,臉上均寫滿了不可思議!

"不要在浪費時間了,如果在晚一會兒,就真的救不回來了!"少女明顯的比他們還要急,臉已經繃了起來!

丈夫,現在不知道該點兒什麼好,立馬手足無措起來,貌似還沒接受這個事實,他艱難的咽了一口吐沫,看了三個同伴兒一眼,那意思他的是真還是假的啊?

就在這耽誤的當口,飯館兒正門兒的人肉拴馬樁動了起來,瞬間就施展出了天冥十八變,眨眼的工夫就如同一陣風般,來到擔架近前.

"人命關天,死馬當活馬醫吧!"何方話的同時,眼神兒直勾勾的盯著少女!

人們差點兒沒嚇趴下,心這厮從哪兒冒出來的?剛才咋沒注意到他?

上篇:第023章 化元散     下篇:第025章 少女是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