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058章 突破一星  
   
第058章 突破一星

何方看二叔臉色不善,立即道:"雖然狂狼幫兩次都沒從咱們這兒劫到好處,但可別忘了,我曾一拳打死夜光虎,救了那個帶頭的姑娘,當時他們千恩萬謝,還打聽咱們的住址呢,怎麼會反過頭來給咱們下毒?那當口把咱們十八人一網打盡了不是更利索?別忘了,那天他們可是來了五六十人呢.天時,地利,人和,都叫狂狼幫占據.還有什麼理由用投毒的伎倆害咱們?"

一聽這話,何江海不語了.何方的還真有幾分道理,不過,他可不會因為一席話就把狂狼幫當成朋友.當土匪的都是瘋子,你怎麼知道他們後來怎麼想?

一直不話的何江樹問了一句:"那不是狂狼幫所為,你認為是誰呢?咱們也沒得罪過誰啊!"

堂屋中又陷入了寂靜,不過何方的腦子轉動起沒完,他不由的想到了被自己打斷胳膊的麻景峰.隨後暗自一笑,看他們狼狽逃竄的摸樣,怎麼還會有時間,和精力去自己門口來投毒呢?就是想報複也沒有這麼快啊.

想到麻景峰的報複,他趕緊話鋒一轉:"跟你們個事,我去劉家莊相親的時候,跟青松城的麻家發生了一些沖突,我把一個叫麻景峰的人打傷了,怕他報複劉家莊,我就報出了咱家的名號."完他把頭埋進了褲襠,認為這事做的很魯莽.回來後光著急解毒救人了,把這事忘的一干二淨.

聽到何方這些,三位長輩都是一驚,心怎麼又和青松城的家族產生了瓜葛?但一想何方這孩子極有分寸,估計是有苦衷的.

"究竟怎麼回事?"何江海問道.

何方就把自己相親的過程和怎麼與麻景峰打架的原因都了一遍.

聽完後,三位長輩都深深的呼出一口濁氣,何江樹語重心長的:"這事不能你辦的有錯,但是欠缺穩妥.麻家雖然是青松城的家族,但咱家也不是省油的燈,自然不用怕他.但是你想過沒有,你打了麻景峰,麻景峰自知與咱家為敵有一定的難度,肯定會遷怒劉家莊的,到頭來,事還是越解越亂了.搞不好,劉家莊會有劫難!"

何方點點頭,他何嘗不明白這個,但事已經發生,不能挽回了.

"這樣吧,我派幾個伙子去劉家莊住一段時間,如果麻景峰帶人過來搗亂,伙子們一能幫上忙,再者也能及時回來報信兒.咱們兩家都不是外人,不能坐視不理.當然了,沒有事更好."

何方聽爹如此,難能可貴的笑了一下,:"還是爹想的周到,這樣咱們也能放心."

道了這里,堂屋中的氣氛才算緩和了一下.

何江海拍拍何方的肩膀:"照你話里的意思,你和你嬸嬸當下沒給劉蕊答複,就是想回來跟爹娘一聲,那麼現在你爹也知道了,那麼…就給劉蕊這丫頭個准信兒吧,你也老大不了,早娶個媳婦兒,你爹娘也能少操點兒心."

他話完,何江海與何戰樓均對視一眼,燦爛的笑了起來.

何江樹心,老二這話到我心坎兒上了,如果這孩子要成了家,我心里最後一點兒願望就實現了.不過心里這樣想,嘴上沒,他得聽聽何方的想法,畢竟他已經長大了,而且樣樣比自己差不了多少,就不能不考慮他的心思.

何方一聽這個,嘴角就哆嗦起來,頓時就感覺胸口更悶了,這件事只是他的一個借口,哪能當真呢?不能劉蕊這姑娘不好,只能自己有太多的事需要去做.

"咱家剛躲過一個劫難,凶手至今沒有蹤影,現在談論成親的事,恐怕不妥吧?"何方只能出這個理由了.

三個長輩一聽,何方話的有理,既然他這樣想,就先撂上一段時間吧,給劉蕊姑娘一個准信兒就成,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好吧,我叫人把你的意思帶過去,等過一段時間,我就帶著你親自下彩禮去,哈哈!"何江海笑著道.而何戰樓與何江樹也笑了.

至此家族中毒的陰霾才掃空了一些,不過可把何方愁的不行,心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啊,這麼拖著也不是辦法呀.不過現在根本沒有別的思路,只有到時候再了,船到橋頭估計會自然直吧.何方內心弱弱的想著.

完這件事,堂屋里的四人就散了去,但誰是凶手的事,都深深的刻在了每人心里.一時都不曾忘記.

轉過天來,何江海派了五個伙子去了劉家莊.

到了劉家莊幾個伙子把來意一,劉家莊的族人都非常感激.大呼何家莊仗義.

並且還了族中剛發生的中毒事件,劉家莊上下都暗自捏了一把汗,知道事的經過以後,暗歎,何方這孩子真是神人,劉蕊有福了.

劉蕊終于得到了何方的准信兒,自然激動的熱淚盈眶,不過也非常理解不能當下成親的事,畢竟人家剛躲過了一劫,需要調整心態.既然人家沒意見,成親還不是早晚的事?我等著不就得了.

這大姑娘被何方迷的不行,當天激動的半宿沒睡著.第二天起來掛著兩個熊貓眼,見誰都甜蜜的笑起沒完.

轉眼三天過去.

何方此時正在墳場吸納冥氣.墳場的上空依舊是一個淡黑色的碩大漏斗,不過比幾個月之前稀薄了不是一星半點兒,有些地方都透明起來.

何方閉著眼睛,意識又來到腦海之中,看著靜靜漂浮在腦海中的冥塔,心里一陣歎息.

心這麼好的一個寶貝,這麼好的冥技,可惜這天地間的冥氣也太少了一點.什麼時候才能打開第二層啊.唉,真有些期待呢.

時間一點點過去,就在天色將暗的當口,何方就感覺經脈內的冥氣幾近充足,就要切斷冥決,起身離去.

而就在這時,墳場上空的碩大淡黑色漏斗表面出現了一絲掙紮,有點即將崩潰的意思.何方臉色一變,就感覺吸納的冥氣越來越少,並且吸扯的力道也逐漸減了.

"難道這就要被我吸光了麼?"想到這里,他趕緊極力的催動冥決,頭頂拳頭大的淡黑色漩渦嗚嗚旋轉如飛,頓感覺吸納冥氣的力道增大了不少.

就是因為吸扯的力道驟然增加,本來就淡薄不堪的冥氣漏斗噗的一聲就四下潰散開來.

"不能放過一絲一毫!"

何方咬緊牙關,又把冥決運轉的快速了一分.只見即將就要消散無蹤的冥氣,又凝聚成了一個漏斗摸樣,不過此次的體型要了將近二分之一.

"給我吸!"何方低沉的了一句.不過他並不知道自己經脈中的冥氣現在已經飽滿了.

墳場上空的漏斗呼的就刮出了一陣陰風,隨即就奔著他頭頂的淡黑色漩渦而去.下一秒偌大的漏斗開始漸漸融合,漸漸凝實,最後就變成了一個粗如兒臂,漆黑如墨的冥氣柱體,噗的一聲順著淡黑色漩渦就鑽進了他的體內.

何方激靈靈打一寒顫,就感覺這道冥氣柱體竄入體內後,渾身的經脈一陣脹裂般的撕痛.就仿佛體內的冥氣要把他這具身體脹爆一樣.

"這是怎麼了?"何方臉色一陣猙獰,經曆過至尊冥氣灌體,自然不懼這點疼痛,但他心里震蕩起來,幾個月的修煉冥氣,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事啊,難道我把墳場上空最後一點兒冥氣吸乾淨,身體就受不了麼?

其實何方也太吝嗇了一些,他剛才體內的冥氣就已經飽滿.但猛然發現墳場的冥氣要自行潰散,自行潰散就代表著這里的冥氣快要干涸,這種況是他最顧忌的.因為沒有了冥氣就代表他修煉的速度會大幅度降低.

他哪里會允許?所以卯足了一口氣就將殘余的冥氣流盡數吸納了進來.不過你可別忘了,什麼都有一個度,就如同一個杯子,該盛多少水就盛多少,多一滴都能溢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何方會有經脈脹裂的感覺了.

何方感受著體內的脹痛,猛的就拔地而起,立即施展天冥十八變,嗖嗖兩聲,奔著旁邊的樹林就奔襲過去,與此同時,體內的一部分冥氣瞬間就滲入到了肌肉,骨骼,皮膚之中.下一眼一個淡黑色的金剛浮現而出.

何方奔襲時身體前傾,眼中幽光爆射,眼看就要來到一棵巨樹近前,他立即擰胯出拳,臂膀一晃七個淡黑色的拳頭乍現,轟的一聲就打在樹干之上.

'咔嚓’一陣巨響,巨樹攔腰而斷,碩大的華冠將密密麻麻的樹拍了個七零八落.

一拳轟出,他才深深吐出一口濁氣,體內的脹痛瞬間消失.畢竟,三種冥技一同施展可是極為耗費冥氣的.

而在這時,他臉色一陣古怪,細細感受了一下周身的況,各路關節一動,噼里啪啦的脆響不斷.

"突破了?!!!"何方把雙拳送到眼前,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後臉色通的狂吼一聲.

原來在不施展冥技的狀態下,他的實力是七星元者的層次,就在剛才,就在經脈腫脹不堪,並且及時的打出一記七冥拳後,他順利的突破了.現在不施展冥技的狀態下,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八星元者的層次.

"難道是剛才吸納冥氣時太過猛烈了才導致的突破麼?"

何方被至尊冥氣灌體以後,直接就到了四星元者的層次,接著在雙旗鎮的百金閣,吸納庚鐵中的精純冥氣,致使暴漲三星的實力.到底他這兩樣都不是修煉的時候增長的實力,屬于捷徑.

但今天他確實是通過正常途徑才突破的,這叫何方還有點兒陌生.畢竟這樣的突破經曆是頭一回.

"或許是剛才經脈內淤積的冥氣太多了,猛的使用鐵骨,將其滲透到了體內各個部分,一下就達到了臨界點吧.這樣的突破來的太他娘的突然了."何方興奮的大笑起來,畢竟增加實力確實是一件值得滿心歡喜的事.

不過在下一秒,他的臉色又沉了下來,歎了一口氣:"墳場的冥氣終于被我吸干了,難道這就要離開莊園,去外面尋找新的墳地麼?"這一刻,他變成了一只憤怒的鳥,暗自大罵:為什麼天地間冥氣這麼稀少,為什麼修煉元氣的家伙就可以安安穩穩的在合適的地方修煉,而我卻要天天跑到墳地里面.

何方糾結了一會兒,又感受了一遍周身的況,立即催動冥決,運轉冥氣.沿著七冥拳的路線,冥氣瘋湧到了自己的右臂之中,緊接著,分裂,分裂,再分裂…

何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做起了這些,好像冥冥中有個聲音在提醒他一樣,施展七冥拳吧,施展七冥拳吧.

猛然間他就感受到右臂中分解出來的冥氣流,他腦袋嗡的一聲,就如同被炸雷劈中,身子甚至還搖晃了一下,一臉驚駭的呢喃道:"怎麼…怎麼分解成了十四道了?"

上篇:第057章 找到毒源,懷疑狂狼幫     下篇:第059章 與二叔比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