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137章 烏闖的演講  
   
第137章 烏闖的演講

第二天,五人早早起來,烏闖看到嫦曦與拓跋靈珊笑眯眯的:"昨晚休息的不錯吧?"

"昨天晚上算是把傷勢徹底養好了."拓跋靈珊笑意盎然的道.

簡鳴竹以風的速度沖了過來,連忙岔開話題:"來來來,吃早飯!"著從儲物戒中取出很多食物分發下去.當然了也有烏闖的份,做事不能太明顯嘛.

簡鳴竹雖然悶騷一些,但不會在這方面動心眼,因為那極沒水平.

當何方提著一柄森白凜冽的長劍到來時,四人全都怔了一處,原因有二,一是他手中的劍與之前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二是他身上的氣息又強大了一分.

自始至終何方給人的感覺就壓根兒沒達到元師境界,不過其發揮出來的戰斗力卻能趕的上二星元師,諸人佩服的就是這一點,不過誰也不知道他是如此做到的.

何方不做解釋,別人也不好問,只知道他是一個沒有達到元師境界的二星元師,或者更高一點.

他們幾人從青松城一路跋涉到此,並且也有過幾次,默契的戰斗,所以都對互相的氣息了若指掌,而今天何方的氣息竟然無緣無故變強了,那麼是不是……

何方感受著增加了一星實力的身體,心里有些遺憾,畢竟昨夜都到了關口,卻沒有冥氣了,不然現在就是十星元者了.

他明白,提升一星實力遠沒有將冥技升一級的威力大,不過在他看來,提升肉體的強度,也就是提升冥氣的儲備量.儲備量上去了,才就能更好,更持久的施展冥技,一晚上的失望與糾結後,他自我安慰的想到了這些.

何方看到這四位驚訝的看著自己,淡淡一笑:"我的那份早飯呢?"

簡鳴竹愣了一下,連忙遞了過去,猶豫了半天問:"突破了?"

一句話問完,嫦曦,拓跋靈珊也是一臉求知欲望的看著他,而烏闖的臉色卻肅然了許多.

何方歎了一口氣,臉上有數之不盡的遺憾味道:"突破了!"那摸樣就像一個一夜之間輸掉了自己所有財產的賭徒.

"哎呀,你子也裝上了是不?突破了你還這幅鳥樣?"簡鳴竹笑呵呵的用拳頭砸了咂他的胸口,這是朋友間的一種祝賀.

拓跋靈珊與嫦曦也對視了一眼,滿是驚喜,流露出一幅僅次于自己突破的摸樣.看得出來,一路上他們培養出了真正的友誼.

何方沖幾人笑笑,再也沒有話.

烏闖看他的摸樣不禁浮想聯翩,但卻想不到任何一個突破了卻高興不起來的理由.

他將額前的白發捋到耳後,眨著那雙桃花眼問:"你子究竟什麼實力?"

因為初次相遇時,烏闖問何方什麼實力,後者只給了他一個模棱兩可的答複:跟二星元師不相上下.

聽烏闖問,簡鳴竹三人也來了興趣,因為何方雖然實力強悍,但體表沒有一次外泄出元氣,這肯定不是藏拙,今天話趕到這兒了,都想把先前的疑惑解開!

這子究竟什麼實力呢?

何方嗤笑一聲,隨後用很尷尬的表出一句話,這一句話就將所有的人都雷到了當場.

"其實加上我昨夜突破後才是九星元者的實力."

烏闖眼角劇烈的哆嗦了一下,而簡鳴竹,嫦曦,拓跋靈珊則是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吐沫,認為這絕對不可能.

"是真的!我以前怕麻煩,一直就具體的過."何方一攤雙手道.

時間靜止了一秒鍾,下一秒簡鳴竹把眉毛擰成了麻花:"等等,在我家的時候我聽你過,你曾經將丹華劍派五星元師王克擊敗,致使定下三年之約,而後才走出鷂子山是不是?"

"對啊!"何方一臉無辜的道.

簡鳴竹臉色有些蒼白,深深的看了何方一眼,隨後面目表的一句:"額…咱們趕緊吃飯吧,吃完飯好趕路."

何方:"……"

嫦曦與拓跋靈珊著實驚駭了一下,九星元者擊敗五星元師,這是什麼概念?是修元大陸上的概念麼?拓跋靈珊也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隨後扭頭就走,只有嫦曦臉撲撲的閃現了一絲疑惑神態.

而這時的烏闖去驚呼了一聲,從上到下重新打量了何方一番,他九星元者的實力竟然能跟二星元師不相上下,這一點就夠駭人聽聞的了,但要能擊敗五星元師,貌似太扯了!

在這個團體內,他一直以實力最強者自居,但聽了何方的真告白後,一種深深的挫敗感自心底油然而生,如果沒有二級元獸,以他的實力估計不是何方的對手吧,因為他才四星元師而已.

"喂,不用這樣吧,我知道以前騙了你們,但那是無奈之舉呀."何方看到三人走後,連忙干笑著道.

烏闖這時候終于明白洪師叔為什麼要把長老令送給他了.

"兄弟,扮豬吃虎也沒你這樣的啊,太離譜了吧?"烏闖用調侃的聲音道.

不過他心里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與何方打好關系.這子真要成長起來,絕對是個極其恐怖的存在.

"額…以後別人再問我,我就實話還不行麼?"何方像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

"我之所以賴著你們一起去白鹿城,因為我真的順路,到了白鹿城我就立馬回宗派,我的也是實話"烏闖以為何方在指桑罵槐.

何方愣了一下,看他一臉欠抽的樣子,竟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昧著良心:"闖啊,我剛才那句話又不是沖你,你想太多了,如果真有興趣的話,那跟我去蓬萊山,去上古戰場耍耍."

烏闖眼睛一亮,但是聽到上古戰場後臉色猛然一僵:"你你去上古戰場?"

"沒錯,簡大哥,靈珊姐去白鹿城,嫦曦去蓬萊山,我去中岳州境內的上古戰場,我們正好一條線.額…雖然上古戰場的具體位置我還不清楚,但知道是在落日山脈中"

烏闖越發感覺這子的深不可測了,上古戰場的事在修元大陸上可不是誰都知道的.就是知道了,也沒有什麼人敢去,畢竟命只有一條.

"吃飯吧,吃完飯好上路!"烏闖根本不接茬兒,完了就扭著腚走到了藍焰獨角豹身邊,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不少肉類開始喂養,不過他心底竟產生了一絲向往與猶豫.

何方嘬著牙花子看著這四個人,心我把心里的實話都出來了,怎麼反應這麼大?唉,還不如一直瞞著你們呢.

……

路上,五個人又開始笑,仿佛剛才的事已經不存在,不過別人看何方的眼神都充斥一種怪異,只有嫦曦還比較正常.

"咦?你手中的劍怎麼回事啊?"嫦曦一臉驚訝的看著何方.

其實何方手里的骨劍早就被他他們幾個發現,但知道他真實的實力後,就給忽略掉了.

何方將手中猙獰凜冽的骨劍四下翻動,挽了數個劍花,點點白芒憑空浮現,絲絲陰冷的氣息彌漫,給盛夏已經不算太涼爽的早晨降了一下溫度.

這柄劍通體是骨白色,血槽中空,上寬下窄,並且沒有劍鋒,猙獰中透出一股厚重的意思.

"唉,我也不知道呢,早上起來,就成這個摸樣了,原來那層黑氣下面是這個樣子啊."何方作出一副疑惑並且恍然大悟的表,心你們不愛聽實話,那麼我就繼續謊話咯.

簡鳴竹看了那骨劍兩眼撇著嘴道:"誰知道你這家伙身上還有多少秘密!"顯然他還沒有從何方是九星元者的事實中醒悟過來,感覺腦袋暈乎乎的,被顛覆的認知還沒捋順.

拓跋靈珊比較感興趣:"拿給我看看."

何方沒有二話,遞了過去.

拓跋靈珊用青蔥般的指肚撫摸劍身,就感覺劍身上一陣冰寒,雖然沒有劍鋒,但她卻感覺這柄劍可以無堅不摧.

"這劍很邪惡!"烏闖沉吟了片刻,幽幽的了一句.

簡鳴竹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心再邪惡能勝過你?老大別裝了,裝久了會累的.

不過拓跋靈珊卻深以為意的點點頭,不知想到了什麼,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柄亮銀錘.

"我試試它的鋒利!"

何方饒有興趣的看著,心把你的錘子削爛了別怪我.

耳輪中咔嚓一聲,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起來,拓跋靈珊尷尬的看著一臉呆滯的何方,唯唯諾諾的:"沒,沒想到這麼不禁打啊,一碰,一碰就碎了."他原本以為這柄劍會削鐵如泥,但沒想到是這麼般不堪一擊.

何方看著已經斷裂成無數碎片只剩一把劍柄的骨劍,咧著大嘴有點兒想哭的沖動,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鋒利趁手並且'屬性相合’的武器,但沒想到叫拓跋靈珊給毀了.

不過下一秒他似乎明白了什麼,難道上面的精純冥氣被我吸光了,這劍就廢了麼?他清楚的記得堂主用這柄劍曾經輕而易舉的削折了自己的彎刀.

"額…碎了就碎了吧,我早知道它不結實."何方想通了這點笑著道.

拓跋靈珊有些不好意思,儲物戒烏光又轉,拿出一柄三尺長,二指寬,見棱見角,通體漆黑,浮雕著祥云圖案的鋼鞭.

"這個你先湊合使,你子是走剛猛路線,用劍也不合適."

何方雙手接過鋼鞭,入手沉重,起碼得三十斤以上.

嗚嗚兩聲,他上下揮舞鋼鞭,最後展顏一笑:"恩,還別比用劍順手多了,謝靈珊姐!"

拓跋靈珊笑意嫣然的點點頭,心這家伙端的淳厚無比,明明是自己先把他的劍弄壞的,現在反過來還謝我.哼,比簡鳴竹那個家伙好多了.

嫦曦與簡鳴竹也是笑笑,就在這時烏闖一句:"我看何方最趁手的家伙還是刀."

"沒事,沒事,什麼都行!"何方不在乎這個,畢竟他拳腳上的功夫比較厲害,用兵器只是省點力氣而已,真正打起來,還得使用冥技.

他不禁這樣想,要是給我一套能使用兵刃的冥技就好了,不知道二層里面給自己預備著什麼好東西.

下山這麼多天了,每到吸納冥氣的時候,何方都用意識去看看那尊冥塔,不過二層的門戶堅硬如鐵,根本打不開,他現在只能期望早點兒找到上古戰場,然後達到元師境界,希望那時候就是打開第二層的時機吧.

不過簡鳴竹可不干了,何方最適合用刀,那不就是變相著靈珊的不是麼?

"喂,我烏闖,你怎麼知道何方適合用刀?你不裝能死啊?"

烏闖聽到這話,臉上的放蕩不羈瞬間退去,異常的平靜,桃花眼中也沒有閃現憤怒,有的只是一種叫做向往的神色.

"你我裝,那我試問一下,這個世界誰不在裝?誰又不想裝?其實我們都在裝,就看誰能裝圓了,裝像了,然後披荊斬棘的邁過那道門檻兒,到那時候我們就成為了傳中的……性中人!"

上篇:第136章 突破到九星元者     下篇:第138章 進入白沙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