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227章 貌似高手  
   
第227章 貌似高手

下午的官道愈發清冷下來,烏闖額前的白發被徐徐冷風吹拂,那雙桃花眼中滿是殷切,滿是求知的欲望.

嫦曦心事重重的搓著衣角,不過也時不時的偷眼看何方一眼,摸樣有些糾結.

何方歎了一口氣,目光飄渺而憂郁,淡淡的道:"鬼谷酌華像的那個人曾叫我悔恨過,傷懷過,她是我第一個相親對象,名叫劉蕊,劉家莊人士!"

烏闖一驚,知道當年鷂子山發生的某些事,眉尖蹙起滿臉嗟歎的意味,:"世間還真有如此相像的人?"

"有的,要不然我能這麼沖動,就帶領你倆將那波人殺的屁滾尿流?"何方神有些落寞,配合著蕭索的天氣就生出了一股滄桑的柔.

烏闖什麼時候看見過他如此摸樣,似笑非笑道:"咱們經曆了如此多的坎坷,現在終于來到了中岳州,每個人的實力都有所提升,但我卻發現了一個更尖銳的問題."

嫦曦與何方全都豁然抬頭,想聽聽這位放蕩不羈裝逼男的論.

"我發現你子厚重了一些!"烏闖得意洋洋的出這句貌似很難懂的哲理.

何方雙手一攤,不解的問:"俺山里的孩子腦袋瓜不好使,麻煩裝逼兄的詳細一些."

嫦曦低頭輕笑,大眼睛像月牙.

烏闖毫不在意,搖頭晃腦的道:"厚重這兩個字其實很好理解,白了就是你長這麼大終于有了沉澱!什麼是沉澱?沉澱就歲月的積攢,就是那些撕心裂肺不堪回首但你又要忍不住想起的往事!"

何方渾身一震,清秀的一張臉上滿是緊張之色,他心中有些亂了.

烏闖呼出一口霜氣,將雙手背負在後腰上,將胸脯一拔,踱著步子道:"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要經曆多少次偶然相會又彼此行色匆匆的擦肩而過?有誰會見證那些消逝的美,那些失落的愛,那些銘刻在每個人靈魂最深處成為曆史永琲滌O憶?"

嫦曦已經聽傻了,不明白烏闖為什麼會出這些,不過明顯的發現何方現在的摸樣十分古怪.

他緊緊攥著雙手,眼神堅定且犀利,然後緩緩抬起頭,看著烏闖那張似笑非笑的臉,了一句話:"你了這麼多,是不是想告訴我,人生太過匆匆,我們應該珍惜眼前,不要再被往事牽盼?"

烏闖又深深的呼出一口白色霧氣,那霧氣幾乎凝結成了一道雪白色的長劍,他賊兮兮的跟嫦曦道:"誰山里的孩子腦袋瓜不好使?我看挺聰明嘛."

完不再理會兩人徑自翻身上馬.

何方猛然哈哈大笑,一把拉過嫦曦狠狠的親了她臉蛋一口,大聲對烏闖道:"第一次發現你子的話是這麼有道理,對!我不能總是緬懷過去,劉蕊去了,我不能看見一個長的像她的人就忘了自己姓什麼,我得珍惜眼前的幸福!"

嫦曦大囧,拳頭如同雨點兒砸下,嬌嗔的嚷嚷道:"你這個登徒子!!!"

烏闖咧嘴嘿嘿一笑:"兄弟,咱們以後的路還很長,來吧,一起踏上征程吧."

"好的!"

隨即何方,嫦曦全都跨上各自的駿馬,不過就在他們准備策馬揚鞭而去的時候,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了過來:"剛才怎麼回事啊?人家睡個覺都被吵!"

這話中滿是沒睡醒的味道,何方三人渾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連忙四下張望,哪有半個人影?

"誰?"烏闖已經笑不出來了,四周沒人,這聲音是誰發出來的?

何方與嫦曦趕緊催馬聚集到了一處,拽著缰繩在原地轉圈兒,眼珠不錯的打量著整條官道的各個角落.

這條官道不算寬闊,干硬的泥土路面,兩側滿是高大的松柏樺樹,並且在道路兩旁岔道無數,就好似一張蜘蛛網般四通八達!

但身處這麼一個顯而易見的空曠地方,神龍見首不見尾,光聞其聲不見其人貌似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嫦曦大眼睛中滿是驚駭,招呼何方與烏闖:"你們看,那顆樹上有個人影!"

只見離他們幾十米外的一棵樹杈上躺著一個圓滾滾,身穿紫色長袍的人影.

那棵樹並沒有在官道的兩旁,而是在一條岔道上,雖然距離何方三人不近,但其十分繁茂,格外顯眼!

"奶奶的,大冬天跑樹上躺著去了?"烏闖跟何方對視了一眼,滿臉的猜忌!

何方目光一凝,沉聲:"這才離著幾十米遠,剛才咱們與那公子大戰時,竟然沒有發現這個人,他真是一直在樹上睡覺?"

嫦曦將捋了捋額前劉海兒,脆聲道:"可能那個家伙睡的太死了,咱們打架的時候他都沒醒過來."

烏闖與何方滿臉上就就寫了兩個字:不信!

剛才鬼谷家的兩姐妹吹動樂器發出音波攻擊,將數個元者大漢震的抱頭吐血哀嚎不止,自己這邊黃金地火龍大發神威,發出金色火焰連殺數人.

試問一下,這麼大的動靜,就是離著幾百米的距離也能聽見吧.

剛才那些慘叫可是非常淒厲的!

"不對,樹上的那人明顯不是聾子,要不然他也不會剛才太吵!"何方舔了舔干涸的下唇道:"走,咱們過去看看!"

烏闖眉頭微蹙道:"我看他像個高手!"

片刻後,三人催馬就來到那顆大樹下方,何方半仰著頭問:"這位朋友怎麼在樹上?"

烏闖的儲物手鐲光彩不斷閃爍,他能在第一時間取出萬獸袋!

樹杈顫抖起來,一陣吱吱作響後數片早就枯敗的殘葉飄零而下,那個圓滾滾身穿紫色長袍的人影終于坐了起來!

看到這人的摸樣後,何方瞳孔急縮,至于烏闖渾身都顫栗起來,滿臉驚恐的壓低聲音:"這個胖子實在太他媽猥瑣了!"

何方額頭冷汗也淌了下來,只見樹杈上這位,面如冠玉圓如大餅,像一輪滿月銀盤.

肉呼呼的鼻子,雙唇潤而凝厚,嘴角掛著透明的涎液,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雙豆粒大,滿是精光流轉的眼睛,當然了,這雙眼睛還保留著稀松狀態,因為他剛剛睡醒.

光目測而定,這個胖子的體重應該超過二百五十斤,不過這麼重的分量壓在那根十分苗條的樹杈上竟然還會有鴻毛般的飄逸之感,難道他不怕掉下來麼?

"這人長的太胖了些!"嫦曦抿嘴低笑.

一個摸樣滑稽,嘴角掛著口水的胖子坐在一根樹杈上,在這個初冬的下午是一副多麼令人啼笑皆非的畫面.

胖子發現樹下面不知什麼時候多出了三個腦袋,剛才好像有人問自己為什麼要在樹上?

他用圓錐體如同一根根棒槌好似的手指將嘴角的涎水擦淨,然後使勁眨了眨那雙豆粒大在烏闖看來是無比猥瑣的眼睛,詫異道:"咦?你們三個是誰?是要掏鳥窩麼?"

烏闖氣的牙根兒都酸,心我們問你為什麼在樹上,什麼時候要掏鳥窩了?

"朋友,我們是想問你,你在樹上做什麼?是在睡覺麼?"何方看這個胖子的年紀不會比自己大多少,剛才懷疑這個家伙是個高手,貌似有點兒不准確呀.

何方算是一個妖孽了,十八歲的年紀擁有著四星元師的實力,這個胖子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脫離了常理吧?

因為就算他在娘胎里修煉元氣,到了現在也絕不會超過地元師的境界.

"我趕路太累了,就爬上來睡了一會兒.你們三個是什麼人呐?"胖子好像恢複了清明,胖臉上的笑容如同潮水滾來,將眼睛封死了.

"我們是過路的,看你在樹上睡覺就過來問問."烏闖還在看著那根顫顫巍巍上下起伏的樹杈,真不明白它怎麼還不斷!不過心里已經認定,這個胖子應該是個高手,起碼比自己三人都要強.

但具體強在哪里他不知道,僅僅是直覺上的感知!

胖子這回仔細的打量著何方三人,用棒槌般的手指搓著下巴上的大白肉,猛然間他驚呼一聲:"你們三個的實力都很強啊,這位仁兄已經到了五星元師,不簡單,不簡單!"

烏闖與何方對視一眼,就算不願意承認他是高手也不行了,因為只有實力高的人才能一眼看出他人的實力強弱.

"這個胖子應該不會超過二十歲,我根本感應不到他的實力范疇!"烏闖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何方面色發苦,心自己估計錯了麼?難道他真是從娘胎里就開始修煉元氣的?

連烏闖都感應不到對方的實力,那就不用再懷疑了,這個胖子的確是個高手.

"跟朋友比起來,我們這點兒實力是不夠看的."烏闖仰著腦袋干笑道.

既然對方是高手,那還是應該放低自己的姿態,兩句場面話然再悄然離去.

胖子一愣,迅即搓了搓肥厚的臉頰,笑眯眯道:"我的實力很強麼?"

何方立馬會意,知道這種高手都喜歡阿諛奉承,現在正是捧臭腳的機會,當下挑起大指稱贊:"朋友乃不世的高手,當之無愧的豪傑!"

話音剛落,就聽咔嚓一聲,胖子屁股下的樹杈終于折斷.

"媽呀,快接住我!"

咚——

地面顫了三顫,那紫衣胖子在下一秒就被摔了個仰面朝天,險些背過氣去.

烏闖與何方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吐沫,嫦曦把一張忍俊不禁的臉湊過來笑道:"這,這也算是高手?"

(求花花,又一個猥瑣的家伙出世鳥)

上篇:第226章 看見這張臉,真好     下篇:第228章 無聊的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