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無雙冥仙 第246章 主動坦白  
   
第246章 主動坦白

第二天清晨,落家會客廳中又人滿為患了,其中水家家主水聽濤赫然在其列.

因為落家與水家的兩位少主到了今天還沒回來,他們人多勢眾只面對三人,戰斗應該會十分短暫,也就是與落福應該得前後腳進入朝天,可現在左等右等都沒回來,時間已經過去四天了.

所以水聽濤又來到了這里,他倒不是擔心兩人的安全,只是他們已經打算好了要去波家拜會,沒有長子跟著估計不美,畢竟兩位少主當時都追求過波家的姐.

"我落兄,你看這兩個孩子遲遲不回來,咱們還要不要去波家拜會了?"水聽濤干瘦的臉上滿是不耐煩之色,先前這個提議他就不贊同,人家中了火毒你都沒去,現在好了到舔著臉去拜會,不是請等著看人家臉色麼?

落沉元面沉似水,貌似也有了焦急之色,歎口氣道:"再等等吧,沒准兒兩個孩子在什麼地方給耽誤了."

"這恐怕不妥吧,眼瞅著波家姐身體痊愈的事就要放出風去,咱們既然要拜會自然不能太晚不是?兩個孩子真要有什麼事耽誤了,咱們得等到什麼時候?"

落沉元淡淡道:"水老弟你還沒吃飯吧,咱們共進早餐如何?完了再這件事."

"我落兄啊,我來這里是吃你的早飯的?到底怎樣你得給我准主意呀."水聽濤無奈道.

落沉元深吸了一口氣,沉吟了片刻才道:"既然話都道這份上了,咱們就不等兩個孩子了,明日咱倆一同去,這樣總行了吧?"

水聽濤道:"依我看,這事咱們就不應該去,看波家的臉色不是給自己添堵麼?"

"誒?水老弟你這麼個聰明人為什麼總糊塗話,那天晚上我不把事都交代清楚了?雪中送炭咱們不做,裝聾作啞也無可厚非,但這錦上添花的事還是要刻意為之的."

水聽濤臉上生出了一絲譏諷之色,暗忖道:"這個老狐狸是想不留痕跡的跟波家作對啊,用這種錦上添花的手法惡心人!

"好吧,明日咱們一同去,到了波家你主,我可不想語,看見他麼就煩."著他站起身來就要走.

落沉元道:"真不吃早飯了?"

水聽濤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我早上不吃飯,謝謝!"

就在這時,一個下人倉皇的跑了進來,惹得會客廳內的人一陣惱怒.

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訓斥道:"你個狗奴才,是天塌了還是地陷了,了多少次,我們在談論事不能被打擾,你是豬腦子?"

這下人渾身抖若篩糠,嚇的冷汗都冒了出來,把腦袋垂在胸口,口吃道:"的知罪,但是,但是……"

"有話快,有屁快放!"

落沉元與水聽濤感覺事有些古怪,一般他們這樣的家族規矩極多,沒有允許,下人闖進會客廳簡直找死.他既然進來了,肯定是有大事發生了.

"波家,波家的人就在咱們府外,有要事相商!"

會客廳中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波家可從來沒有到過自己的地盤兒啊,怎麼今天就來了?還有要事相商.

"落兄我看這其中有古怪啊,往常波家從沒用正眼瞧過咱們兩家,今天主動上門,事出反常必有妖!"水聽濤道.

先前那訓斥下人的三十多歲男子:"要不然就老家主您不在!"

落沉元狠狠的瞪著他:"吃的燈草灰,放的輕巧屁,還別人是豬腦子,我看你也不靈光."

男子噤若寒蟬一句話不敢了.

落沉元扭頭跟水聽濤:"究竟是什麼事只有見了面才知道,走吧,正巧你趕在這兒,咱們一同去迎接."

水聽濤面色為難道:"那咱們提不提波家姐痊愈的事,咱們可還沒登門呢."

"這個自然要裝作不知道才好,我堅信他們不是為這事兒而來,要不然波家的氣量也太了,況且咱們也沒有如膠似漆到那種程度."

"好吧,就依你!"

隨後兩人攜一干族人就湧出了會客廳,直奔府外走去.

要落家雖然比不上波家,但府邸內依舊恢弘大氣,光層層遞進的院落就不下十數個,並且房屋精致,朱欄碧瓦飛閣流丹,中岳州本就多山川,氣候不算太過惡劣,所以偌大的一個落府中,各種時節不同的花草樹木已經蓬勃散發著生機,在這里生活宛如到了神仙妙地一般.

不多時就來到府門外,只見對面站著四人,其中兩人自然認識,正是波藍月與波宗仁,至于另外兩個就不是那麼眼熟了,一個面賽鑌鐵的大漢,一個渾身髒兮兮的乞丐打扮.

不過他倆能跟在波家兩兄弟身側,足以明有過人的地方,並且仔細觀察這兩人身上的氣息,不難發現他們定是不可多得一流高手.

奇怪的是,波家兩兄弟上門,為什麼要帶上兩個高手?他們不是波家的人吧?

電光火石中,落沉元與水聽濤就思緒良多,不過下一秒全都笑意盎然起來.

落沉元拱手道:"哎呀,沒想到是波家兄弟到了,真是有失遠迎,來來來,里邊請."

水聽濤也是笑眯眯道:"波家的兄弟,咱們有日子沒見,別來無恙啊."

他倆的輩分比波宗仁和波藍月都要大上不少,稱呼一聲波兄弟已經是最大的抬舉,叫起真來他們可是叔侄輩分.

波宗仁與波藍月沒想到水家的家主也在這兒,正巧今天省的麻煩了.

"兩位老家主客氣,我們兄弟來就是幾句話,沒有太重要的事."波藍月姜黃的臉上閃現了一股意味深長的表.

落沉元看他樣子,心中就是一凜,只有繼續答道:"波家兄弟太客氣了,就是幾句話還親自跑一趟!"完身子一轉側身作出請勢.

波宗仁與波藍月也不客氣,招呼鐵戰與洪丐,大搖大擺的就走了進落府.

水聽濤低聲道:"看到沒,今天估計得有點兒事發生呢,咱們可得謹慎."

落沉元冷笑道:"哼,什麼話我也能給他擋回去,來我府上擺姿態真是做春秋大夢!"

待進入會客廳後,只剩下水聽濤,落沉元,還有那四位!

六人各自端坐在梨花硬椅上,誰都沒有碰手邊茶碗,就這麼笑眯眯的互相看著.

落沉元作為主人,主動話:"敢問是波家兄弟來這兒,究竟為了什麼事,呵呵,咱們相處多年有話盡管開口,我們都聽著."

波宗仁與波藍月對視一眼,心中暗罵:這老狐狸話從來都是滴水不漏,但做出的事就不是那麼地道了.

"呵呵,此事來也簡單,正巧水家家主也在這兒,我就直了吧."波藍月道.

水聽濤聞,干瘦的臉上就是一僵,怎麼跟我水家還有瓜葛了?于是他趕忙笑道:"這話我聽著糊塗啊,還望波家兄弟講明."

洪丐與鐵戰不動聲色的看著,一句話不,因為波家已經把事攔到了自己頭上,他們可不會亮出萬獸宗的身份,這樣的話就不好玩兒了.

波藍月給波宗仁打個眼色,後者干咳一聲,面色冷峻道:"你們兩家的少主近日出門是不是還沒回來啊?"

落沉元與水聽濤聽完均滿臉驚駭的對視一眼,萬萬沒想到他們來這兒是這個話題.

落家與鬼谷家曾經為了上古戰場的某些寶貝結過仇隙,所以落家少主在路上碰到了鬼谷家的人自然要殺無赦,不料卻被人救下並且吃了大虧,隨後偶然遇到水家少主水飛雙,然後他們兵合一處,將打一家,卷土重來去報仇了,雖然現在遲遲未歸,但這事兒怎麼就傳到了波家的耳朵里?

要是鬼谷家上門這句話還有可原,叫波家人出來就有點兒南轅北轍,啼笑皆非的意思.

"兩個孩子是沒回來,不知你問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們波家人看到他們了?"落沉元搖頭苦笑,一臉的不解.

波宗仁一擺手,那意思你別虛假意的裝蒜玩兒了,冷冷道:"我們來就是想告訴你們,別等他們了,他們不會回來了."

一句話無疑平地炸雷,會客廳中當下就寂靜了下來,落沉元與水聽濤直接就站了起來,因為他們明顯的發現波宗仁眼中滿是猙獰,滿是幸災樂禍!

"你們到底想什麼?兩個孩子究竟怎麼了?"落沉元低沉的道,語氣十分急促,到了現在他終于發現了一點兒端倪,並且心中出現了不安的緒.

水聽濤也是一臉鐵青之色,就這麼冷冷的注視著面前四人,一語不發.不由想到兩個孩子沒回來難道是波家的人在作怪?

想到了這里,就不難想到他們兩家對波家的態度,波家姐沒中火毒時,落幕白與水飛雙成天登門拜會,雖然共同追一個姑娘,但兩人的關系還是很好的,畢竟他們如此做不是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愛,是為了一些別的東西而已.

但等她中了火毒後,落水兩家全都裝聾作啞起來,不再提及此事.

可萬萬沒想到,波家姐竟然能莫名其妙的痊愈.並且在這個當口兩位少主在朝天城外遭遇了那件事,現在遲遲未歸,波家到提前找上了門,最主要的是他竟然不用等了,兩人回不來了.

這句話已經通俗易懂到了一定程度,所以落沉元心中的不安緒已經演變成了驚慌.

難道他們死了?

波藍月,波宗仁看到他倆表,心中暢快的無與倫比.鐵戰與洪丐的嘴角也勾起了弧度,暗歎,這麼做他奶奶的有點兒仗勢欺人呀,不過誰叫那兩個王八犢子想殺何方烏闖呢,死的不冤!

不過他們一直很納悶兒,何方幾人憑什麼就能反敗為勝,因為進過了解,水家少主可帶去了不少人,並且他本身也是十二星元師的境界,烏闖的元獸已經被金蓮花鳳麒殺死了啊.

究竟如何反敗為勝,何方三人當時在波家就沒詳細的,而別人也沒問,所以就成了謎團.

這時波藍月笑眯眯的道:"你倆也別動怒,我實話實,你們那兩位少主連同一干手下全都死了,今天來我們來這里,就是這件事,因為殺死他們的不是別人,正是我們波家!!!"

(花花使勁砸吧.哇咔咔)

上篇:第245章 長老駕到     下篇:第247章 這就是道理